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冯玉祥将军与我的忘年友谊

    冯玉祥将军与我的忘年友谊

      □文/ 陈禅心  陈季衡/整理

    1.jpg

      1948年冯玉祥在美国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

    2.jpg

      陈禅心像

    3.jpg

    4.jpg

    5.jpg

    6.jpg

      1982年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同志在“纪念爱国抗日冯玉祥将军一百周年诞辰大会”时说过:“冯玉祥将军是很值得我们怀念的人物。他一生相当长的时间为国家和人民作了许多好事。他也是我们中国共产党长期合作的朋友。”

      冯玉祥将军,字焕章,一八八二年(光绪七年)九月出生于河北省青县兴集镇,老家在安徽省巢湖县。他是一位身经两朝(清、民国)、数代(从光绪、宣统以至袁世凯、蒋介石)的传奇性人物。他出身贫寒,然而自幼怀有雄心壮志。他亲手培植起一支能征惯战的西北军,由一位混成旅的旅长最后成为一位率领几十万大军的威武统帅,曾经称雄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旧中国。在中国近代与现代历史上的许多重大事件中,都存在着他的重要影响。

      冯将军与我的忘年友谊产生于抗日战争时期1942年的重庆。

      由于我经常在《中国空军》杂志、武汉《民族诗坛》等国内外有影响力的刊物上发表《抗倭集》诗歌,稍获名气。就为我1938年10月5日以后由长江三峡撤退入川到重庆、拜谒久已敬仰的抗日爱国将领冯玉祥和中国文豪郭沫若、于右任、董必武、林庚白诸前辈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抗日战争时期,冯将军身居高位,是当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他把自编的歌曲《吃饭歌》《新兵歌》《国耻歌》《爱国精神歌》《军纪精神歌》《打靶歌》等当成基层官兵经常诵唱的教材,对于文化程度不高的官兵是一种提高思想觉悟、振奋爱国抗日热情、激发杀敌报国斗志的非常有效和巧妙的教练方法。

      抗日战争时期在重庆的几年里,冯将军在施展抗日军事才能非常困难的条件下,发奋著书立说,撰写了抒发抗日情怀和个人意愿的许多文章与日记,也写出了许多首触景生情、随感而发的诗歌。他谦虚地称自己的诗歌为“丘八诗”。他满怀爱国爱乡爱民的激情写出的大量诗歌与文章实事求是,文字朴素流畅,通俗易懂。

      冯将军不但善于用兵,且能诗善画。当时担任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的郭沫若先生曾经赞扬他说:“焕章先生(冯将军的别号)以抗日名将而能诗善画,诗名妇孺皆知,而绘画却不轻易动笔,然其国画之超脱,实有飘飘欲仙之意。”

      在重庆将近五年期间,我陆续发表抗日长篇史诗《抗倭集》(集唐),宣传中国人民神圣而正义的抗日战争,所以屡次蒙受郭沫若先生的亲切教诲,往来密切。1939年2月8日,时任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的郭沫若先生(少将军衔),为《抗倭集》题写了一幅书名与一篇评价很高、言简义赅的序文。

      郭沫若、柳亚子两位中国文豪诗家共同称誉我为“爱国诗人而兼唐诗集句圣手”“中国抗日空军诗人”。

      通过郭沫若先生的引荐,在重庆的抗日诗坛诸位前辈赞同香港陈孝威将军、重庆“抗倭老子军”倡起人张仲仁老先生的提法,都异口同声地称呼我为“中国抗日空军诗人”。当时中国抗日空军界能诗善赋的志士少见,我自然而然地被重庆诸位前辈习惯地称呼,由此弥补了当时“中国抗日空军诗人”的一个缺额。因为当时重庆诗坛公认:时任国民政府军委会副委员长的冯玉祥上将为“中国抗日陆军诗人”(他自称为“丘八诗人”),又称德高望重的原国民政府军委会海军部部长萨镇冰将军为“中国海军抗日诗人”(福建省福州原籍)。由于这一种在重庆抗日文苑诗坛上蜚声一时的“中国抗日陆海空三军诗人”的雅号,加上郭沫若先生的热情引荐,出生于“文献名邦”福建省莆田县、位卑职微言弱年轻的我,在一九四二年五月荣幸地拜谒了身材高大魁伟、声似洪钟、正气凛然的冯玉祥将军。

      那是由冯将军欣然作画而特地邀请中国文豪郭沫若先生题诗引起的。冯将军为柳非杞先生画了一幅《骑驴看梅上阵抗日图》,画上有一个人骑驴稳步前进,悠闲地看着梅花。他自题:“许多人们好乘马,惟有此翁爱骑驴。只要铲走日本鬼,无论如何皆欢喜!”

      郭沫若先生为冯将军题写了《骑驴看梅上阵抗日图》的诗歌以后,还一挥而就书赠了他为冯将军《骑驴看梅上阵抗日图》的题诗如下:

      “有马借人乘,有驴独自坐。骑去看梅花,板桥容易过。

      骑去上战场,枪炮容易躲。

      何必如龙始足豪,须知马大小显小。

      其进锐者其退速,何如进退如一慢慢跑?

      视死能如归,看花上阵两都好!”

      我双手捧着郭老的佳作墨宝如获至宝,返回住寓,当即集杜甫之句作诗一首《咏爱国骅骝·奉酬郭沫若先生书赠他为冯玉祥将军所题<骑马看梅上阵抗日图>的诗歌,兼呈中国抗日陆军诗人冯玉祥上将》

      “天用莫如龙,地用莫如马。下马古战场,谁是长年者?

      焉知李广未封侯?似君须向古人求。

      气卻西戎回北狄,终南渭水寒悠悠!”

      第二天,我带着郭老书赠的题画诗歌墨宝和自己的集杜诗《咏爱国骅骝》,兴致勃勃地去拜谒居住在重庆后山的冯将军。冯将军衣冠朴素,身材魁伟高大,手掌厚大而有力气,和蔼可亲的他紧紧地握住我这一位忘年抗日诗友的右手,我感到有点疼痛。可能是郭沫若先生事先的热情介绍,以及他听到了重庆抗日诗坛诸前辈对我的评论,看起来冯将军对我的情况很有了解。他对我的唐诗集句《抗倭集》爱国史诗独树一帜,颇感兴趣,大加赞扬。

      冯玉祥将军曾经有条有理地对我说:“你的集句史诗《抗倭集》,灵活而巧妙地运用唐代诗人的成句,能够生动而形象地表达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军民抗日战争的许多英雄事迹,句句是情,绝不重用,字字是史,不失其真;每首佳作,鼓动人心,七古格律又是那样严整无懈,一如己出,所谓‘古为今用,推陈出新,天衣无缝’。现在被重庆诗坛诸位老前辈公认为‘中国抗日空军诗人’,是名符其实的。象你这种作诗集句的高超造诣,如果不是把《全唐诗》背诵得滚瓜烂熟,是不可能得心应手、运用自如、吻合现代抗日战争一系列的重大历史事件与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事迹。

      1939年2月8日,郭沫若先生在亲笔为你《抗倭集》所题写的序文中,称誉你为‘爱国诗人而兼集句圣手’。不辜负郭沫若与柳亚子、于右任、董必武、陈树人、张仲仁、林庚白、陈孝威(香港)、卢冀野诸位老前辈对你所寄托的一片期望!”

      我仔细聆听了冯将军这些有根有据、层次分明、殷切期望的谈话,精神倍加焕发起来。

      冯将军见此哈哈大笑起来,说:“试看古今诗人名士和帝王将相,其出身不在贵贱,职位不限高低,只要他有独特的才华和爱国的行为,就可以扬名于世,无可隐讳。例如: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原是食不果腹的放牛娃,出身贫寒,事业成功以后却可叱咤风云,发号施令。现代上海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王云五先生并非科班出身,却能著出分量很重的中华字典,其功不同凡响。”我说:“咱们职位悬殊,年龄悬殊,但是以诗交友,讲话投机,算是忘年的莫逆之交了。”他听了哈哈大笑,赞同地点了点头。我与冯将军第一次相见就在爽朗而愉快的气氛中结束,因为他还有重要的外事活动。

      为了记叙我首次拜谒德高望重然而平易近人的冯将军的经过,我曾经创作了《老将行——中国抗日疆场需要文韬武略的冯将军施展才华》一诗(集马戴之句)寄呈冯将军,为他具有雄才大略而尚未受到当时国民政府的重用打抱不平。拙诗云:

      “壮年俱欲暮,少者还长征。此意竟谁见?功高业未成。

      走马赴边州,霜霰戎衣月。 勤苦事中兴,沉忧更销骨。

      可惜宝刀闲,白日坐将没!”

      我与冯将军成了忘年交后,他有两次约我登上重庆市后山,呼吸新鲜空气,啸傲林泉,吟咏为乐。声音宏亮的冯将军曾经满脸怒容、斩钉截铁地说:“目前抗战虽然处于艰难阶段,但是,有爱国抗日的我陆海空三军官兵正面战场的浴血奋斗,有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新四军友军在敌后的艰苦抗战,有全国不甘当亡国奴的四亿大众和海外爱国侨胞的热情支持,经过顽强而持久的抗日战争,我们必定能够取得惊天地、泣鬼神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小小的东洋鬼子必败无疑!”

      我在1941年12月22日因为声援南充航空48站士兵反抗上司尅扣军饷被黜罢官的不幸遭遇与见义勇为、伸张民族正气的善举,赢得了冯将军的极大同情和热情赞扬。共同的命运使我们两位陆军与空军诗人的心连在一起,真是同命相怜,所以我们敢于互相倾吐内心的真话!

      在与冯将军相处的日子里,我感到他是一个非常守信用的伟人君子。1942年8月22日有一次相约登山游玩,我因事牵绊迟出,他竟然登门见访。为此,我曾作《“中国抗日陆军诗人”冯玉祥将军见过小寓二首》诗歌(集杜甫)表达我对他的军事才能和伟大抗日抱负的钦佩!拙诗云:

      (一) 先锋百胜在,一剑搃兵符。

      未开细柳散金甲,早据要路思捐躯!

      (二) 衣冠八尺身,临风看去尘。

      卜筑应同蒋诩径,金章紫绶照青春!

      现摘录我收载于《沧桑集》(上卷)的五个诗题计12首诗歌,记叙我与冯将军结下的忘年诗谊如下:

      中国抗日陆军诗人冯玉祥将军见过敝居二首  (集杜甫)

      (一)  吟诗正忆渠,仰看八尺躯。

      时危安得真致此,缓步仍须竹杖扶!

      (二) 人见幽居僻,衣冠八尺身。

      呜呼烈士多慷慨,正思戎马泪盈巾!

      奉怀抗日陆军冯玉祥、海军萨镇冰将军诗人四首  (集唐)

      (一) 寓兴皆非有所期(李建勋),吟情万古有谁知(伍乔)?

      君能礼此最下士(李白),白首垂丝恨不遗(刘长卿)!

      (二) 盟誓边庭壮我军(李洞),逢君谁肯不酬君(周昙)?

      一呼三军皆披靡(李白),要使嘉名海内闻(李中)!

      (三) 示信将为教化先(周昙),一条藜杖卓寒烟(李洞)。

      言诗幸遇明公许(左偃),便觉身轻欲上天(崔道融)!

      (四) 东邻不事事西邻(周昙),交侣平生意最亲(柳宗元)。

      终日相思不相见(刘禹锡),不知忧国是何人(吕温)?

      “中国陆海空三军诗人抗日歌”寄赠“陆军诗人”冯玉祥、“海军诗人”萨镇冰两将军    (集唐)

      自古英雄尽解诗(林宽),新恩委寄好开眉(李中)。

      无端戌鼓催前去(罗邺),不动旌旗动酒旗(高骈)!

      重庆后山即景呈冯玉祥抗日将军傚古体四首  (集李白)

      (一)早起见日出,饥鹰鸣秋空。石壁老野蕨,长歌迎松风。

      (二)水石日在眼,云间吟琼箫。尔恐碧草晚,红颜随霜凋。

      (三)猛虎啸洞壑,孤舟无端倪。粉色艳日彩,清湍鸣回溪。

      (四)水影弄月色,春芳辞秋条。欲去不得去,何当凌云霄?

      晓登重庆后山再逢“爱国陆军诗人”冯玉祥将军  (集孟浩然)

      高高翠微里,我辈复登临。坐看霞色晓,云度绿溪阴。

      俱怀鸿鹄志,今见鹡鸰心。与君园庐并,未有世人寻!

      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我与冯将军握手说话,必须仰头上视,无法平视而语。

      在福建莆田时刻关心中国抗日战争形势的我曾兴高彩烈地创作三个诗题,择其二:

      “灭虏歌”寄慰国共两党抗日将领朱德、彭德怀、萨镇冰、冯玉祥

      将军,兼嘲日本军国主义者  (集唐)

      万群铁马从奴虏(吕温),大振威名降北虏(白居易)。

      卷旆生风喜气新(张仲素),六合茫茫皆汉土(李玖)。

      幽禽忽至似嘉宾(刘禹锡),为报关东灭虏尘(刘长卿)。

      穷兵黩武今如此(李白),何必流离中国人(张渭)?!

      侵华日军总司令岗村宁次向我国递交投降书,寄慰国民革命军

      全体抗战将士与冯玉祥、萨镇冰、朱德、彭德怀诸将军二首 (集唐)

      (一) 惯习干戈事鞍马(耿津),男儿终久要功勋(姚合)。

      百战沙场汗流血(唐彦谦),威声直到海西闻(王建)。

      (二) 汉家大将才且雄(王维),旌旗日日展东风(黄滔)。

      自言汉剑当飞去(李贺),青史编名在箧中(窦群)!

      一九四八年九月一日,冯将军由美国纽约乘船绕道欧洲回国,准备应邀参加北京中共中央筹备的新政治协商会议,不幸轮船失火,冯将军过早去世了!噩耗传来,举国震惊;故交知友,哀痛地赋诗著文,悼念他为追求光明的新中国而奋斗不懈的一生!

      这真是黎明之前的黑暗、胜利曙光在望之际的雄才俊杰牺牲!我在福建莆田曾经集唐诗一首痛悼抗日忘年诗友冯玉祥将军:

      闻冯玉祥将军在苏联黑海轮船上遇难  (集韩愈)

      譬如亲骨肉,才命不同谋。醉死岂辞病?饿死余尔羞。

      触事得谗谤,波涛怒相投。我已自顽钝,深居疑避仇!

      正如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郭沫若先生为抗日爱国将领冯玉祥先生所作的悼文和悼诗所云:“从人民的队伍中来,经过将近七十年的奋斗,又回到人民的队伍中去。这是冯玉祥将军一生的伟大成就。”我情不自禁地赞道:冯将军“魂绕中华日万周!”

      1986年3月27日,年已75岁的我光荣地被福建省人民政府特聘为“福建省文史研究馆员”!之后,我又创作三个诗题缅怀冯将军:

      邓小平主席发表讲话,纪念抗日爱国将领冯玉祥百年诞辰(集杜甫)

      黑鹰不省人间有,俊才早在苍鹰上。

      亦未抟空上九天,快剑长戟森相向。

      在汝更用文章为,观者如山色沮丧。

      顷来目击信有徵,塞曲三更歘悲壮!

      浪淘沙·缅怀“中国抗日陆军诗人”冯玉祥将军二首

      (一) 绝代军功绝世姿,吟鞭画笔屈雄师。

      狂澜不拨无情火,忍使骑鲸费百思!

      (二) 忘年倾胆下交时,披雾寻山结想奇。

      陆海两军失诗将,低空剩却片云飞!

      浪淘沙·缅怀中国抗日将领冯玉祥(焕章)、萨镇冰(鼎铭)两将军三首

      (一)   诗国三军占一军,独留老眼瞰青云。

      琼楼记否当年事?海陆同收翰墨勋!

      (二)   战火烧天遇合奇,三军誓志共匡时。

      若闻尘世沧桑事,别咏佳章玉阙知!

      (三)   柳、郭风流亦我师,幽冥久隔苦凝思。

      相逢为报长鬚白,恰似于翁在蜀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