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尾牙”的鞭炮声

    “尾牙”的鞭炮声

      □沙尘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家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这首诗中国人已经读了千年了,和许多唐诗宋词一样,并不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在人们的心中淡化了,始终蕴含着一种浓浓的极具生活感染力的诗意、年味,折射出一幅万家喜乐、万家迎新春的热烈画面,让人萌发了许许多多温馨而又美好的联想。所有的寒意,所有的困苦,都会在那些充满暖意的联想中消遁了。透着一种新意、一种热情、一种含着灿烂阳光的春光、春色、春的喜讯。明年会更好,在爆竹声中,在新桃换旧符时,人们似乎总是会本能地怀着这样的一种美好念想。

      北方新岁的感觉来得比较早,腊月初八吃完“腊八粥”后,在人们的感觉中就进入了大年,处处透着一种过年的气息。我们闽中地区,一般要等到“尾牙”的鞭炮声响起、吃了“尾牙”后才开始让人感到大年的氛围日浓一日。

      寒流已过,风中透着一丝丝暖意。天空一片无边的湛蓝。可能是为了恢复曾经的“梅林之峰”,梅峰寺后园种上了许许多多梅树,梅花的清香,在明媚的阳光下、在风中荡漾着、交融着,迎春、报春。多好的日子啊!

      “尾牙”,无疑是吹响了大年的前奏曲,一年中最美好的日子来到了。记得少时曾听老辈人说过,一年辛辛苦苦,就为了过年那段日子。年过不好,一年就白干了。这,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普遍心态、普遍现象,几乎每个地方都很重视过年,都充满了喜庆与欢乐。别的节日不休息可以,春节是一定要好好休息、好好玩的,不然这一年辛辛苦苦干什么呢?据说,北京有外来打工者好几百万,平时回家不回家无所谓,过年是一定要回家的,增加几倍工资都缺乏吸引力。过年那些日子,牛奶、报纸没人送了,蔬菜没人卖了,保姆回家过年,主人更是手忙脚乱,这也不便那也不便。

      “尾牙吃欢喜,头牙吃去死”。这句俗语流传可能有百年以上了。我是在少儿时听父亲说的。因为家贫,父亲很小时就去了一家鞋铺做鞋。那时候劳动力不值钱,只管饭,没工钱。父亲说,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就盼着“尾牙”,这天,老板会办酒席请大家,酒足饭饱后还给大家发红包,可把人乐坏了。那年月多饿啊,一顿“尾牙”实在是太诱人了。虽然不会第二天就放假,但接下来的日子,几乎是半做半玩,老板也不会说什么,不会像“尾牙”前那么板着脸。“头牙吃去死”,一般来说“头牙”是不会做的。在大家的感觉中,“头牙”意味着大年三十、初一、初四初五做大岁、初九天地生、十五元宵,所有欢乐的日子都过去了,不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漫长的、艰辛的日子从那天后开始了,要等多久才又到“尾牙”啊!

      父亲去世已许多年了,当年讲“尾牙”的神情、语气犹在眼前,恍如昨日。想来,年复一年,岁月匆匆,真快啊!新世纪的第一个春节,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特别深刻的记忆,感觉好像特别不一样,文化造势、声势、气势,特别隆重、热烈。现在看回来,“十年一觉扬州梦”,梦一样短暂,好像也没经历多少事,怎么就过去了十四年?真是白云悠悠、白驹过隙。

      离大年三十屈指可数了。随着岁月的流逝,对过年的感觉自然非少年时代同日而语,但仍然是不错的。几乎不用干常日所干的事,精神彻彻底底地放松下来,与放寒假的儿子一齐去乡野游春,看历史文化遗迹。如果天公不作美,春寒料峭,冷雨敲窗,就和家人一同看电视,说说笑笑,或拉上窗帘,躺在暖暖的被窝中,听雨声、看书,精神遨游入另一个世界。

      少年时代盼过年,吃穿是其中的一个很主要的成分。那时候普遍贫穷,物资匮乏,肉凭票供应,一个月一人一斤,并且由于每个人每月仅供应三两油,远远不够用,买肉的时候大都买肥肉回来熬油,很少吃肉,所以普遍有馋肉的感觉。过年时,供应肉、供应带鱼等,量也较常日多,可以痛痛快快地满足一下常日清汤寡味的口腹。“尾牙”后,家家差不多都开始进入筹备期,渗糯米、黄豆,天还黑着,就要去后门大埕头排队舂米、磨豆腐等,接下来蒸红团、“地瓜饼”、炸肉、炸带鱼、炸豆腐……

      至于穿,那年月真是贫穷啊,居然“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特别是我们这些孩童,个个望眼欲穿地盼着过年穿新衣。大年初一穿上新衣后,尽管那个年月的服装款式很单调,但总会喜气洋洋地和邻家孩子比比谁的款式好看。那是一种气氛,孩子们总要聚在一堆热闹热闹。如今又有几户人家会特地为“初一早”添置新衣服?有几个人还有“初一早、穿新衣”这个概念?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现在期盼过年,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比如远方的亲人回家、央视春晚、视觉感觉异于常日的游春等。

      “尾牙”到了,搁下烦恼,走进轻松和愉悦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