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接地气,知民心——《莆田民间歌谣》序

    接地气,知民心——《莆田民间歌谣》序

      □王顺镇

      民间歌谣常为文人所轻,而有识之士重之。

      周朝为何有800年天下?那是因为有“井田制”,“井田制”让老百姓真正实现“耕者有其田”,所以亚圣孟子赞曰:有恒产即有恒心。“恒产”就是固定的生产资料,“恒心”指稳定的生存原则,二者相连,成为天下稳定的法宝。其二是周朝统治者非常重视世道人心。庄子曰:“夔怜蚿,蚿怜蛇,蛇怜风,风怜目,目怜心。”怜者,爱也,这里引申为羡慕,这是庄子对人心变化的迅速发出的惊叹。人心如风最难琢磨,最为复杂多变,所以,以“风气”概之。“风气”即世道,故曰“世道人心”,现代人也称它为“地气”。

      为了长治久安,周朝的统治者定期派官员到民间“采风”。所谓“采风”,便是搜集民间歌谣。人心难测,但借民间歌谣可观。民间歌谣出自老百姓肺腑,那是老百姓喜怒哀乐的真实写照。根据这些歌谣,可以推测世道人心,然后让朝廷的制度、政策、法令作出相应的调整,使之接上“地气”,以求相安无事。接“地气”是长治久安的好办法,否则一切法律便成一纸空文,强制推行,无异于“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于是,有了《诗经》。华夏文明以诗闻名于世界,中国是诗的国度,而《诗经》是众诗之源,是经典中的经典,《诗经》的主体便是民歌。《诗经》之后乃有汉乐府。乐府原本是汉朝官方主管音乐的官署,《汉书·礼乐志》说,“至武帝定郊祀之礼……乃立乐府,采诗夜诵。有赵、代、秦、楚之讴。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多举司马相如等数十人造为诗赋,略论律吕,以合八音之调,做十九章之歌。”可见乐府的任务主要是“采诗”,也就是收集民歌,包括歌辞和乐调。《汉书·艺文志》也说,“自孝武立乐府而采歌谣,于是有代、赵之讴,秦、楚之风,皆感于哀乐,缘事而发,亦可以观风俗,知薄厚云。”

      这种设立乐府广泛收集民间歌谣的制度,延续到魏晋南北朝,时间跨度约800年。这800年历史遗留下来的乐府诗,是中华文学宝库中璀璨的瑰宝,文学价值直追《诗经》。乐府诗中的许多篇章直接发自平民的肺腑,叙述他们的亲身经历,反映他们的真情实感,直接率真,明丽深沉,异彩纷呈,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而文学艺术的至高境界便是“自然”。“自然”,是民间歌谣的本色,接“地气”是万物生存的法则,一直想远离“地气”的是沉渣,泛起的沉渣!

      眼前放着一本《莆田民间歌谣》,莆田市群众艺术馆编,很厚,大开本,461面。这很是让人心动:这个工作量有多大?要知道现在捞一首民间歌谣有多么的难!但如果见难思退,那么民间歌谣便将在我们这一代消亡了!

      我家三姐,曾经能背诵《陈三五娘》长篇叙事诗,约有五、六万言,语言形象而生动,几年前我曾听她吟诵了几十句,觉得非常好,那是故事的结尾部分:陈三、五娘还有益春,被官府追捕,四处逃亡,五娘逃到洪家门口的井边,把鞋子脱放在井边,做投井身亡的假象以求脱身,没想到陈三到此,看见五娘的鞋子,认定五娘已然自杀,便欲投井殉情,五娘遥见惊呼欲阻,已来不及,自己终于也投井自杀;益春最后从洪家大院出来,见悲剧无可挽救,也想殉情,但念及自己腹中已有陈三血脉,只得在洪家寄身苟活下来……那时三姐尚能背诵全诗,现在89岁了,仅记得数句而已,可惜!以前她还背得一部《陈靖姑》长篇叙事诗,如今也忘得差不多了。我们这个文献名邦,有多少民间文化消亡了?

      万幸的是,眼前有这一本厚重的《莆田民间歌谣》在,真是大慰人心,文友们付出艰辛的劳动,实在令人肃然起敬,而在他们身后默默支持的文化主管领导,更是非常难得。

      最后还要说一下民间文学的编辑工作。莆田民间文学的编辑的难点是方言的规范化。现在的莆仙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以古中原为中心的汉人移民过来的后代,所以说莆仙方言其实就是古汉语,所谓莆仙方言的规范化,其实就是古汉语化。现在的莆仙方言语汇,不是“土话”,至少有百分八十以上是古代汉语,只不过现代的莆仙人已经找不到“那个”相对应的古汉语词语,只好用别字或同音字来替代,果真变成了“土话”。所以,要让“土话”回归“反正”为正宗的汉语,务必找回“那个”相对应的古汉语词汇。所以,编辑首先要通晓古汉语方可,同时还必须博览古籍,因为那些对应的古汉语词汇,随着时代的变迁,还不一定能够通用下来,有的中途就改变字义甚至消亡了。可见,方言的“反正”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犹如大海捞针,毕其功于一役是不可能的。重要的是,大家都尽力了,书出来就好,功不可没。只有书在,将来才有可能更正,补充,完善。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