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九鲤湖九漈最奇处

    九鲤湖九漈最奇处

      □卢永芳

      仙游九鲤湖以祈梦闻名于世,其风景则以飞瀑称绝,素与武夷山、玉华洞并称为福建三绝。至于综观九鲤湖九漈瀑布,其最绝者,莫过于第四漈“玉柱漈”,一直为世人所推崇。然而,早在明代,因交通不便,游览路径不通,大文学家王世懋仅走至第三漈,就挥毫题下了“九漈最奇处”的赞语,至今传为美谈。

      王世懋是江苏太仓人,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进士,曾在南京为官,与汪道昆(字伯玉,号南明,歙县人。嘉靖二十六年进士)过从甚密。一日,他在汪道昆府中遇到莆田人黄天全(汪道昆门客),相谈甚欢,竟为朋友。后来,王世懋被提拔为福建提学,不久改为福建参政,其官衙恰好在莆田。这时,汪道昆得知讯息,立刻修书给王世懋,信中列举了现有《九鲤湖志》的“猥杂苟简,颇为世所揶揄”,建议邀请黄天全出手重修《九鲤湖志》。对此,王世懋也十分认同,遂欣然写信给仙游县令徐光利,要求重修《九鲤湖志》,并推荐黄天全为主编。

      值得一提的是,徐光利,浙江开化人,明万历十二年(1584),由贡士担任仙游县令。他在仙游主政三年(万历十二年至十五年),为人“贪鄙操切,为民讼去”(摘自叶和侃《仙游县志》)。由是可知,徐光利是个贪鄙之徒,官声不佳,最后被仙游人民告倒而去。这种人极善钻营,他见长官王世懋推荐莆田人黄天全到九鲤湖修志,二话不说,立刻付诸实施。因此,黄天全成为继莆田人陈言之后,主持重修《九鲤湖志》的重要人物。

      万历十四年(1586)春,王世懋听说仙游县令徐光利雷厉风行地落实他的建议,心下大喜,遂想亲自到九鲤湖游玩一番。当时,黄天全已七十高龄,且先一个月多的时间到九鲤湖专心修志,至于修志进度如何,外人尚难得知。因此,王世懋想借游九鲤湖之机,顺便查看修志进度。同年二月初一,本来是登九鲤湖的好时机(初一好烧香),但因有雨,且王世懋所选取的得意门人王湛(字汝存,闽县人。博学有伟才,尽通百家之言。文尚声华,万历中岁贡,有《王生集》)说要来莆田看望他,竟还没到,只好推迟了进山时间。初五日,王湛总算来到莆田。翌日,王世懋就携王湛上路,一起登临九鲤湖。途中,王世懋有感而发,乃作《春谒九鲤湖,晨入高山,云雾中示王生》诗三首,其诗曰:

      其一

      峦巘插诸天,攀高杖屦悬。

      云间青度鸟,洞口绿含烟。

      秀色盈堪把,幽情尽可怜。

      登临看不尽,选石厕群贤。

      其二

      无论仙源好,山行亦壮哉。

      斫云前径出,排石暗泉来。

      幽涧花偏媚,深林鸟不猜。

      轩车任超忽,未梦已天台。

      其三

      春云结层巘,岚气湿征袍。

      响吹湍声合,悬旗树色高。

      精应通九漈,梦岂在三刀?

      赤鲤谁迎致,门人善楚骚。

      再说仙游县令徐光利听说长官王世懋要莅临九鲤湖,连忙先期赶到九鲤湖做好接待工作。后来,王世懋与王湛抵达钟山境内时,只见徐县令与黄天全已经郊迎几里,将他们迎至迎仙馆内歇息,极尽款诚,诸如备办祭品等,早已置办妥当。于是,王世懋一行先到九鲤湖水晶宫烧香祈梦去了。据王世懋《游九鲤湖记》介绍:“水晶宫者,九仙所宅也。余时意交于神甚虔,拜而命诸生读所为祝词,毕,复默自祷,大都如石竹山旨而语加详。”由是可知,王世懋祈梦之虔诚。随后,他们尽情游玩,王世懋亦有诗作,标名为《游九鲤湖与黄山人全之、王茂才汝存饮石间》,共两首,其诗曰:

      其一

      竹杖匏樽九漈头,狂呼赤鲤佐遨游。

      春深白雪骄常在,天倒银河莽自流。

      石壁云中飞鸟绝,波涛地底蛰龙愁。

      醉来双舄能成梦,踏遍仙人十二楼。

      其二

      一曲潆洄万象分,九霄疑下九何君。

      垂珠堕峡难成水,屑玉飘空半作云。

      骨立群峰多凤翥,光摇五色自龙文。

      惟应浊酒驱凡态,遮莫春雷醉里闻。

      其时,仙游县令徐光利见长官王世懋游兴正浓,遂请求题诗勒石,以纪其事,传于永久。王世懋见徐县令奴颜卑膝,毫无文人风骨,本自生气,但见他说得有理,也不好拒绝,竟至同意。于是,王世懋便在九鲤湖留下了两处题刻,一为题字,文曰“九漈最奇处”;二为纪游题刻,文曰“万历十四年春一月(或为二月之误),吴郡王世懋偕莆山人黄天全、福诸生王湛来坐此”。不料,其中竟无半字提到仙游县令徐光利,可见王世懋对徐县令之忽视(或者鄙视)程度了。

      事实上,王世懋鄙视徐光利也是有诗可证的。那时,王湛作为诸生(秀才),并无官位,只是跟着王老师而已,也受到仙游县令礼遇。因此,他见仙游县令向自己老师求字时,曾写下了《仙游令徐君欲乞王老师诗文勒石赋赠》一首,其诗曰:“谪仙应慕列仙群,故就仙山宿白云。望气不缘逢令尹,何人能乞五千文。”虽然诗中盛赞徐县令求字之功,但王世懋偏偏不在题字中点到仙游县令徐光利的名字,这恰好证实了王世懋对徐县令是轻视的,鄙夷的。

      而今,王世懋的两处题刻仍在九鲤湖石壁上,而徐光利被仙游人民“讼去”丑事也被历史记录下来。由此可见,王世懋颇有先见之明,同时也告诫后人题字应该郑重其事,否则难免遗臭万年。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