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九仙赐梦与才子郑炳晃轶事

    九仙赐梦与才子郑炳晃轶事

      九仙赐梦与仙游县首届政协委员、省文史馆员著名才子郑炳晃的才气横溢轶事,无疑是百年来为仙游人所津津乐道的一段佳话。

      郑炳晃是现代仙游著名的传奇式“神童”才子,也是仙游科举史上的最后一科秀才。郑炳晃系榜头东桥人,他的诗文极佳,能七步成吟,出口成章。我曾经亲耳听熟悉他的老一辈给我描述郑炳晃的两对即兴创作对联的轶事,可见其国学功底之雄厚与创作才思之敏捷。

      话说清代光绪年间当年与郑炳晃一道考中秀才的有一个是他的表亲,比他年龄大很多,比他多考了好多届,屡屡名落孙山。尽管如此,他的表亲还是发誓要学西汉大军将霍去病“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也就是下定决心考不中秀才决不成家立业!那可真是将其家境殷实,老早就想抱孙子的老父亲给急坏了。而意想不到,居然这次与小布丁点的郑炳晃一起赴考,竟然一同考中秀才,成了老幼同窗的年兄了。那个表亲难免是既高兴又尴尬。而那个表亲的老父亲可想这是天赐良机,恨不得一手操纵让老儿子立马结婚!而据说那个老儿子秀才却偏偏还要得陇望蜀,再接再厉待考完举人才肯结婚。为此,老父亲一时间干着急没有办法,只好到九鲤湖祈梦,请求九仙公为他破解难题。想不到,九仙公竟然梦示他老人家去找那个跟他老儿子一道赴考的最好同窗年兄,自有办法劝说老儿子立马结婚,以了却老人家一段心愿。于是,那个老父亲绞尽脑汁,在他儿子同窗学友中间韩信点兵似的寻思了好几天,最后才半信半疑地找乳臭未干的小炳晃想办法劝说老儿子结婚。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不知道当时乳臭未干的小炳晃,究竟是花费了多少口舌,谈到了具体什么利害关系,抑或是用上去什么魔力?只见他用不上半天功夫,就把那个秀才年兄给说的哼哼唧唧的时不时地点了点头。不过,那个老秀才年兄还是有个前提条件,就是非要小炳晃当场为他撰写两幅结婚的对联,看他所写的对联内容是否令其心悦诚服,才算够人生知己与肝胆朋友一场。老秀才刚刚说完,小炳晃便马上爽快答应,只见他站起来咳嗽了两声,背着小手,踱步走了一圈,就叫那个老秀才年兄给他听清楚了,好好记着:第一副对联曰“老树盘旋堪息影,清溪相映不流尘埃。”第二副对联曰“暂把诗书调琴瑟,聊将脂粉饰文章。”这下可把老秀才年兄给彻底征服的五体投地,顿时,他不但兴高采烈地应允了下来,而且迫不及待地要小炳晃快快答应到时候一定要亲自给他写好对联,并且还要亲手给他贴在门窗上。于是,老秀才年兄的老父亲多年的心病,顷刻间烟消雾散,简直是无异于喜从天降!从此以后,小炳晃踱步一圈,咳嗽三声,做两副对联,解除老大爷心头痼疾,成全老秀才一段良缘的轶事,便不胫而走,至今传为佳话。前不久,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原副院长郑金床,还一字不漏地和我谈起以上那两幅妙趣横生、才气横溢的对联时,还为之感佩不已。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郑炳晃考中秀才时才十三岁,当时官方报喜上门,全家人慌忙着到处找他,发现他竟然还在和孩子们在比赛跳“粪池”,于是,他叔叔喊“狗在(相对于北方人叫‘狗仔’),你中秀才了,官方报喜上门还不回家?”这一喊话不要紧,却把跳的正欢的小炳晃“狗在”,突然回过头来时,却“扑通”一声落到“粪池”中。从此,我们榜头老家人便把:“狗在跳粪池,极好只平扯”当作教训孩子别再做冒险而又无益的事情之“口头禅”,至今还在广泛流传。

      郑炳晃的国学知识无疑是全县之翘楚,而传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对现代数理化也颇为熟悉,只是其所用的教学运算法与新式教法不同。曾经学生对此有疑问,而他又急于一时难表达清楚,干脆在课堂上跺脚为学生发誓曰:“我这样算是真的对,我要是不懂骗你们的话,我会马上死掉的!”至今也传为佳话。不过,对此我倒是存有疑问。因为我曾经听说过,郑炳晃还是一个并不墨守陈规的老学究。他还曾经到福州省城读过当时清代末期最为先进的优等师范学堂,接受过西方科学教育,并且品学兼优,还受过大名鼎鼎的宣统皇帝老师、时任校长的陈宝琛的亲自把盏奖赏。除此之外他对天文地理也很熟悉,对风晴雨露,预测如神,常常用其所学为乡亲们指导农事,颇受农家爱戴。他的象棋博弈术,在仙游也享誉颇隆,我年幼时曾常见外祖父与他博弈,称他为老师,誉其为“东乡象棋博弈之翘楚”,并谓其仙游一大才子。同时,作为旧时代科举出身的秀才,他的传统书法功力虽然没有他的老师方正那样过硬和出类拔萃,但是毕竟也算比较可观。他曾经还不无得意地为自家大厅书写楹联曰:“怡情棋半局,传家砚一方”。可惜的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大清洗,现在郑炳晃的手迹无疑已成凤毛麟角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多年前,无意间我竟然在县政协老主席郑元畏先生处,惊喜欣赏到郑炳晃先生题赠郑元畏先生的“七律诗”墨宝一帧。尽管沧桑满纸、斑驳陆离,然而,仍然遮掩不住那一代才子光彩照人的文采风流,其遒劲潇洒的的书法更是格外的引人入胜,当时,我就马上想办法给他拍照下来,用以入编我和友人主编出版的《仙游古今书法选》中。并因此而得知郑炳晃先生与郑元畏先生父子有二代师生之谊,也正因为如此缘故,让我们后辈书法爱好者,尽可从其文化大革命前写给郑元畏先生的“七律诗”墨宝中,领略其一代大才子郑炳晃先生的书法风采之一斑。(陈德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