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林元伯的妈祖缘

    林元伯的妈祖缘

      □陈金狮

      在湄洲岛最高峰上,屹立着一尊高14.35米的妈祖石雕像。那头戴冕旒、身着霞披的妈祖手持如意,面容慈祥,仪态端庄,每天都吸引着成千上百的游客来此瞻仰。

      妈祖出生在莆田,她的名字和救难济世的事迹几乎家喻户晓。随着历代帝王的褒封,她成为举世闻名的海上女神。妈祖信俗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

      然而,在上世纪“文革”期间,妈祖信俗却遭到禁锢,妈祖祖庙也当作“四旧”之物,拆得干干净净。那原址上一片荒芜,除了丛生的杂草,难觅一条道路。

      1972年,还未到而立之年的林元伯调到莆田县对台办任宣传干部。能从乡下进城工作,林元伯可不曾想到,这是一项全新的工作,喜悦之余他感到责任重大。那时候,与台湾一水之隔的湄洲岛是他最常去采访的地方,由此他与湄洲岛结下了不解之缘。渐渐地,他相熟了岛上的不少居民,还了解到许多台湾同胞的祖籍是福建,在台湾还建有许多座妈祖庙,有三分之二人口敬仰妈祖,即使新中国成立后,仍有不少渔民冲破台湾当局的禁令,驾舟前来湄洲拜妈祖。这使林元伯心里很是感动,每当陪同京城、省城来的媒体记者上岛采访,他总会向他们讲述妈祖的故事和祖庙对台湾的影响。

      有一次,林元伯陪同省对台办的同志上岛,在祖庙遗址和驻军战士挖的坑道上,他说起祖庙不该被拆,得到某种鼓励。之后,他不断地向中新社、福建台撰写有关湄洲岛上的新闻。有一年,他采写的4篇新闻稿全被中新社采用,因此莆田县的对台宣传一下子跃为全省头二名。

      1981年农历三月廿三,妈祖诞生日,虽然祖庙成为废墟,但仍有四千余沿海各地的渔民和香客来到湄洲岛。他们自发聚集山上,向安奉在佑德祠(父母祠)里的妈祖神像进行祭祀。这一天,林元伯也赶来湄洲岛。他看到祠内外锣鼓喧天,香烟缭绕。在祠前广场上,有支文艺宣传队在演出,而更多的人则涌向“牛头石”南面“观澜”石壁前观看海潮,那是莆田廿四景之一的“湄屿潮音”。在熙熙攘攘的游人香客中,还有不少头梳帆式发髻、身着浅蓝旗袍和上红下墨宽腿长裤的湄洲女。林元伯上前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当地的妇女是以这种妆饰来纪念妈祖的。

      在岛上,林元伯采访到一位年过半百的妇女,说丈夫于1952年被抓去台湾当兵,至今仍孑然一身,今天一早她特地来此祷告,就是祈求祖国早日统一,亲人早日团聚。老妇的一番话深深触动了元伯,他知道在进香的人群中,还有多少这样的女人,因海峡的一道樊篱而把亲人阻隔了三十余年。这天虽然没看到台胞来岛,但他相信,尽管台海人为隔绝,而两岸人民对妈祖的感情依然保持,还会分别在当地的妈祖庙中,用自己的方式表示对妈祖的敬仰并向她祈祷。他感到自己作为一名对台的宣传干部,就非常有必要把海峡两岸人民同根同源的妈祖信俗传播出去。回去后,他立即铺开稿纸,把妈祖的出生、传奇及在岛上的所见所闻写成一篇三千余字的通讯,以《湄洲岛上妈祖庙》为题寄给《中国建设》杂志社。这篇通讯很快在《中国建设》第九期的“海峡两边”专栏上刊出。

      那会儿,“文革”风波刚平息没几年,岛上一个叫“阿八”的渔家女和另两位姐妹壮着胆儿趁着月色,偷偷在祖庙遗址上垒石扎基重建妈祖寝殿,接着又有几位村干部也加入了修殿队伍。可没有想到,阿八等人偷偷干了几年,眼见寝殿已渐现原有轮廓的时候,却被认为是“迷信活动”下令拆掉。

      寝殿的复建一度暂停下来,阿八等人心急火燎,找到林元伯诉说此事,恳求帮忙。于是林元伯去找分管的副县长黄波生,说湄洲祖庙原来就是县级文物,现在群众自己集资修复是理所应当。黄波生嘱林元伯拟稿,向福建省政府打报告,阐述纪念妈祖的意义。此件以莆田县政府的文件上报,时任福建省委第一书记的项南看到后,于1982年5月29日作了“暂缓拆庙”的批示。

      林元伯的《湄洲岛上妈祖庙》一文发表后,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1982年10月,人民日报记者常莉和路透社记者童古·丽珂来到莆田,提出要到湄洲岛上看妈祖庙。于是县委对台办就让林元伯陪同这两位记者乘船上岛专程采访。同年底,中新社总社的一名女摄影记者也来到莆田县采访,县对台办又让林元伯全程陪同。两人登岛来到祖庙山后,林元伯就滔滔不绝地介绍起妈祖的事迹,又谈起这座破落妈祖庙的来历及与台湾的渊源关系,并指出世界各地的妈祖庙都是从湄洲这座祖庙分灵出去的,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记者职业的敏感让这位中新社记者认识到,湄洲岛上的这座妈祖祖庙涉及海峡两岸同胞的共同信仰,是沟通两岸人民的重要桥梁,务必要得到保护。她回京后,详细整理了一份有关湄洲妈祖祖庙与台湾渊源关系及当前祖庙处境的报告,通过中新社总社向中央发一份内参。这份内参引起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立即批复给福建省委书记兼福建省军区第一政委的项南同志。项南看到这份内参后,又于1983年3月作了“可以修复祖庙”的批示,随后又让驻军和军事设施撤出湄洲岛。

      驻军撤出岛后,岛上民众组织成立了民间妈祖庙董事会,由阿八任董事长,并继续复建祖殿。当中新社记者陈国民在林元伯陪同下到湄洲岛采访时,看到岛上民众尽管生活贫困,而对妈祖敬仰依然笃定,每天都有许多人到祖殿拜妈祖,而妈祖董事会的董事们都坚定表示,一定要想方设法重振妈祖庙的威风,要把湄洲岛建成海峡两岸民众心中的圣地。

      1985年,林元伯调到湄洲日报社任总编室主任。随着海峡两岸的“三通”,林元伯有幸参加1997年湄洲妈祖金身首次巡游台湾护驾团。这位曾经担任对台宣传工作十多年的资深记者,这回真的踏上了台湾宝岛。他亲眼目睹了妈祖金身在台湾所到之处,人流如潮,万头攒动,道为之塞,顿时心潮澎湃。

      时间如流水般过去了几十年,如今湄洲妈祖祖庙的建筑群犹如海上布达拉宫,而每年在祖庙天后广场上举行的“妈祖祭典”更是庄严壮观。然而,岁月的风霜却把当年血气方刚的林元伯染成了白发老人。这位年近八旬的老记者,从不对人说起那段为寝殿复建鼓与呼的往事,也鲜有人知这段往事。往事如烟,淡在逝去的岁月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