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涵江地名“林柄”、“直奎”读音解诂

    涵江地名“林柄”、“直奎”读音解诂

      □陈文凤

      涵江国欢镇有一村庄名叫“林柄”,当你看到这两个字时,会怎么读呢?如果你不是附近几个乡村的人,大概都会文读(莆仙方言分文读与白读)成línbin(上声)或níebin,如果真的这样说,可能连当地的大多数人都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因为当地及附近的人都白读成“罗坝”。也许依此,涵江区志·方言》第二节《地名特殊读音》是这样说的:“林柄,本字疑为‘罗坝’”。涵江区档案局编的《涵江村名》却是这样说的:“古时有一村庄名曰后镜罗村,后村庄被灭。林柄村和后镜罗村交界,古名‘罗坝’。‘罗坝’因莆仙方言而转为林柄。”此处倒是说林柄古名罗坝,但关于转音的说法甚为牵强。

      其实“林柄”的莆仙话发音本就与“罗坝”谐音。“林柄”的发音怎么就酷似“罗坝”呢?原来莆田话“林”有三个读音,作姓氏时读“níe”,文读时读“霖”,白读时读“罗”。如树林就白读成“qìu罗”。白沙镇有一片山林叫五里林(近处有个自然村也叫五里林),是平原通往山区的必经之路,可谓大名鼎鼎,人们都把它说成“五里罗”。事实上莆田很多带“林”的地名、村名中的“林”都白读成“罗”,如“顶上林”和“下上林”就说成“等绍罗”和“鸭绍罗”,此可见“林”可白读为“罗”是明白无误不容置疑的。

      我们弄明白了“林”在此处的读音,再来说“柄”的读音。“柄”的原义为器物的把手,古代写为“欛”,欛的读音如声旁“霸”。 “林柄”的原始写法为“林欛”,相信对其中的“欛”字,人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发错声的。而“罗坝”中的“坝”的繁体字是“壩”,也发“霸”音,因此“林柄(欛)”的白读音不是如“罗坝(壩)”还会是什么?这就消除了《涵江区志》中因为不知 “林柄”的白读音,而怀疑其本字为‘罗坝’“的疑惑。还有《涵江村名》关于”罗坝“是原名,”因莆仙方言而转为林柄“的说法在现实中也不可能存在,因为”罗坝“本字明明白白,文读白读一个样,一看就知怎么读,肯定不会说错。而”林柄“就不一样了,可有多种读法,之所以白读成”罗坝“,如上面一样得说上许久。无论什么人都希望化难转易,哪有将易反过来转难的道理?

      接着,我们再来说说”集奎“。”集奎“村在涵江区白塘镇,也因为读音的缘故《涵江区志》是这样说的:”集奎,本字疑为‘直街’“。不用想,之所以这样怀疑,肯定是因为”奎“的读音。其实,在莆仙话中 ”奎“、” 街“的发声都如”鸡“, 其声旁相同都是”圭“,。这样声旁的字还有桂(桂花。)、挂(挂灯笼。)、鞋(皮鞋。)、鲑(独鲑。一种鱼。)、刲(柴刲。砍柴刀。)硅(氯化硅。)等等。又因为”集“与”直“谐音,故”集奎“说起来听着像”直街“,以至《涵江区志》将”集奎“的本字疑为”直街“。

      或许你对”奎“说起来像 ”鸡“的发音还有疑惑,那么我们再翻开《涵江村名》448页”新开河“条目看看吧:”20世纪20年代由‘新华兴船务行’老板余振民(头奎尾)集资新挖一条能让沟船通行的河,叫做新开河。“”头奎尾“是当时人们对余振民的尊称,此中的”头奎“即我们平常所说的意为领头人、为首者、领导的那个词。如果你不知道”奎“的读音如”鸡“,当你看到”头奎“一词时或许会莫名其妙,如果你知道”奎“的读音如”鸡“,那么你就会恍然大悟,原来”头奎“是这样写的呀!

      或许你又会问,”头奎“如何理解为”领头者“?请听我解释。大家应该都知道吧,魁星是我国古代神话中指主文运、文章兴衰的神,魁星又称奎星。清代学者顾炎武《日知录》卷三十二说:”今人所奉魁星,不知始自何年,以奎为文之府,古立庙祀之。乃不能像奎,而改奎为魁。“据此我们可知魁星由奎星而来。魁星又指北斗第一星,奎星又指二十八宿西方白虎七星中的第一星,奎、魁都含有为首、第一的意思。说到这里,说”头奎“就是头头、领导者该不难理解了吧!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