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龙纪寺:蔡襄题诗赞美的汉代古寺

    龙纪寺:蔡襄题诗赞美的汉代古寺

      □张金达

    1.jpg

      龙屺院,也叫龙纪寺,《兴化县志》载:“龙纪寺,在县西来苏里(古时兴泰里)何岭之东,唐昭宗(公元889年)敕额曰龙纪寺。”《八闽通志》载:龙纪院宣德年(1426-1435年)重建,在县东北兴泰里。九鲤湖寺侧蓬莱石上的题刻,“龙纪寺南有湖曰九鲤,水石之胜……”系宋元佑三年戊辰(公元1088年)九月十一日邑令吴千无求记。可见在古人心眼中龙纪寺乃是九鲤湖名胜景点群中的一胜,其景其名的由来也与九鲤湖传说紧相连结。说的是汉时何氏九兄弟避居九鲤湖修炼得道成仙,跨神鲤,鲤化龙升天时,龙腾飞经此即屺而后直上重霄,此屺故名龙屺,后人于此建庙,方有了“龙屺院”。当时寺内供奉着释迦牟尼和十八罗汉。故《仙游县志》载:“龙纪寺又名罗汉岩,在何岭东。”

      龙屺院历史悠久。据白莲塔碑刻载:寺始建于西晋永康(公元167年)年间,至宋绍兴年间,僧慈信凿池于寺中,池里种植白莲花,又筑亭其上,供人游览欣赏,邑侯邱铎特地亲赐“莲社”匾额,招集四方儒士于此赋诗作词吟唱,此后这里便渐渐地成了仕子儒生的结社联吟之所。宋端明殿学士蔡襄为其题了《龙屺院僧室诗》:“山僧九十五,行是百年人,焚香犹夜起,喜酒见天真,生平持定戒,老大有精神,须知不变者,那减故时新?”当时的兴化知县梁录的《九鲤湖记》载:“今之游(九鲤湖)者,皆以寺(龙记寺)为宴息之地,寺僧不胜其扰矣。”到了明弘治乙丑年(公元1505年)户部尚书郑纪告老返乡后在龙屺院倡建了“耆乐会”,聚集了退职官员老人11人。

      郑康,字恒泰、号抑庵、别号抚松,官华司训迁赣州教授,年61岁。儒商仕子,群老众耆,在此欢聚,难能可贵,他们以探龙穴为名,在此寻欢作趣,即者当场吟诗作对,郑纪也吟了首《耆乐诗》:“仙谿诸故老,结社探龙穴。貌古操孤高,神清骨奇绝。野服襟朝簪,群然如玉立。宾梅八十四,一座尊无敌。薛老相追陪,后生两岁隔。倦飞少参岳,年已七十六。畏庵嘉庠师,春秋后两阅。东园老尚书,七十二辞禄。竹居养高人,少予十二月。淡轩亦如之,温严老泮博。兰窝竹居俦,今年方七十。拙庵倦飞弟,兄年长其八。云岫兰窝徒,六十六还续。抑庵花蓉归,前年周六甲。合十有一人,九百岁些缺。间月开社筵,杖履远来集。相谓不呼官,序坐唯齿列。野巅杂前陈,鱼肉不逾约。酒戒晋荒狂,诗破唐律格。举止关伦彝,论谈归典则。人生年至耆,耆年又能乐。不是慕高名,聊以全晚节。仙冕与洛阳,千年同出色。”同时还提出了九鲤湖可以作为文化休闲,颐养人生之地的前景。郑纪的诗,既道出了龙屺寺耆乐会之乐,也称赞了龙屺寺之美。有资料表明,古代的龙屺院,兴旺时僧侣一度间达数百众,终年于此作文习武,一旦有人前来作恶扰乱,众僧齐心协力,充当“卫士”,全力呵护免遭歹徒侵扰,促使九鲤湖寺务的繁荣发展。因之,古代许多名人,每提及九鲤湖,总要谈到龙屺院。

      龙屺院风光如画,令人留连忘返。寺后山峦颠连起伏、凝碧叠翠、苍松古柏与竹林掩映寺院,幽雅而清静,可惜那是过去的事了,至今茂密山林已不复存在,只留下惋惜和遗憾。后来修建这座寺院,丰姿犹在,寺院西山的一条蜿蜒小渠,在日照下,极似银蛇飞舞而下,又如银练把寺院与兰天紧紧相连,渠水潺潺,如歌如泣,渠水清冽甘甜。再看寺前,宽广的块石铺砌的道路依然,墙堑残迹垒垒可见,原先寺院前的二座高雅雄伟的四层古石塔(约高4米许),现在只剩了一座,再也没有当年双塔对崎的壮观了。然而,知情者都知道这塔叫白莲塔(县志有载),因其耸立于白莲池中而得名。如今白莲池也随同寺院的兴衰而改变了原貌、泥沙淤积,土石填平,唯留下了一处小储水池,供僧尼垦植之用,龙屺院门前白莲池东向,有座古朴典雅的“惠爱古桥”(宋知县邱铎建)。古桥的小涧外,则是半月形的放生池。池占地二亩多。据说当年的白莲池与放生池相毗邻,池畔建有“莲社楼”、“琉璃台”和“观澜轩”,堤上杨柳成荫,古涧水清见底,鱼虾嬉戏,……遥想当年,白莲塔与池中白莲绿叶,翠柳扶疏,小涧欢唱,游人哗然,岂不构成了一幅绝妙的山中画图?

      曾一度间有着格外辉煌的龙屺院,其遗址至今犹在,其涉地之大,足以叫人联想到当年寺院的建筑规模之宏大壮观。或许是我过于多情善感,因而每每来九鲤湖,总要来到龙屺院遗址旁,看一看这里的残垣断墙、碎瓦剩片,看一看这里的石磨、石锥、石板、石条、石椅、石桌,乃至每一块石片……,龙屺院古建筑虽已倒塌了,但是当年的7个长方形的喂马石糟尚还依在,上刻“至元甲申年立”(公元1284年)、“住持沙村立”等字样的记载。寺前西侧有幢羽化塔,造形独特肃穆,保存完好,寺后西侧有座舍利塔,占地亩余,结构古朴大方,有宋明时期的石板石质结构。一块墓碑明显是后来修补的,石质和古建筑大不相同。古寺院的擎天大石柱,长3米、直径60公分,有好多块条石柱竟被搬到大樟溪铺桥去。更遗憾的是,寺中的许多极富有时代特色的古建筑物,随着斗换星移、寺院的兴衰而散失了。如过去寺堤东侧有块2米多见方的练功石,土改时尚在,可现在却无影无踪了。

      龙屺院地处莆仙交界,又是兴泰地区向南通往莆仙要冲,北到永(泰)、德(化)、福(州)的古大道要塞,是游客来九鲤湖必经之驿站。地理条件优越,青山绿水云雾缭绕,进可攻退可守,有充分的回旋余地,曾是兵家必争之地。宋朝农民军首领林居斋,在兴泰举旗起义,屯兵10万众,踞守何岭关,分一支队伍驻扎龙屺院,把守住龙屺院要隘,严防敌兵从大搝隔偷袭;明代南安县洪濑农民首领吴应龙自立王位,队伍从南安拉到龙屺院驻守龙华寨;1947年中共地下党戴云游击纵队成立,黄国璋、罗迎祥、林汝楠率队驻龙屺院经九天关,开赴戴云山,在南安诗山遭国民党大兵团围剿,罗迎祥参谋长壮烈牺牲,又把游击队拉回龙屺院休整。林汝楠副司令与当地联络站李元煌(别号九妹)更换衣服事,至今还传为佳话;1949年春闽中游击队鲤湖负责人张子英也率队驻此;1949年6月闽中游击独立分队把守何岭关,国民党调集了残兵败将妄图进剿兴泰游击区,游击队借助何岭关要险,致使敌人无法攻进。于是最后才改变把队伍从龙院大搝隔上去偷袭游击队。由于游击队及时地得到了情报,幸免于难。

      龙屺院自古隶属九鲤湖风景区,是一处名驰海内外有待开发的旅游胜地,随着九鲤湖的开发,必将再展雄风,为九鲤湖增添一大景观,发扬光大,引来更多游客,促进仙游经济的繁荣。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