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林龙江与韩愈

    林龙江与韩愈

      □林劲松

      同样是孔子之道,林龙江先生与韩愈看法是截然不同的。宗教文化出版社2016年版《林子三教正宗统论》有篇《续稿文类》,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了澄清:

      林子曰:“途人之心,皆孔子也,故宗孔子者,宗心为要。慨自孟轲没,而孔子之道不著,或求孔子之外,而不原于心者有之;或知求孔子之心,而不识心之本体者有之。剽窃分门,互相同异余窃惑焉。余惟信余之心,以信孔子尔。盖余之心,即孔子之心;而孔子之言不过发明余心,而先得余之所同然者。至于入孝出弟之常,仕止久速之大,处事接勿之方,揆之吾心,皆有天则。况孔子之言,足以为万世之法程,吾心之印证者乎?”(该书886页)

      在这里,“不著”是说孟子死后孔子之道出了偏差,原因在于学习孔子理论不得法,并没有说尧舜禹之道失传了。这是因为孔子之道之外,还有其他之道,例如法家,却是越战越勇,为秦统一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韩愈在《原道》却不是这样,他说:“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荀与扬也,择焉而不精,语焉而不详。”还有的呢?韩愈却没有去研究。

      论作品问世时间,春秋战国时期,传承尧舜禹之道,《道德经》最早,遥遥领先,然后是诸子百家粉墨登场,谈谈各自学习老子哲学的心得体会。这说明老子是师,是东方哲学思想的开路先锋。这是因为历史研究恰如架桥修路,桥架起来了,路修好了,人们往来也就比较方便了。所以,论师生关系,他们都是老子没有见过面的弟子。所以,孔子之道出了偏差,并不等于其他学派之道也成了问题。

      但是韩愈却说:“老子之小仁义,非毁之也,其见者小也。坐井而观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彼以煦煦为仁,孑孑为义,其小之也则宜。其所谓道,道其所道,非吾所谓道也。其所谓德,德其所德,非吾所谓德也。凡吾所谓道德云者,合仁与义言之也,天下之公言也。老子之所谓道德云者,去仁与义言之也,一人之私言也。”你说,他有没有胡说八道?究其原因,韩读书没有认真,读孔读老都没有到位。这是韩发生否定一切的根本原因。

      而且,儒法不分家,孔子就是这样的。据《史记》记载,孔子代行鲁国宰相时,依法治国,鲁国兴了,连邻国齐都害怕它。于是,齐施行美人计,对鲁王进行软硬兼施,鲁王顶不住压力,几天不上朝。孔子见状,摇摇头,离开了鲁国。后来,孔子创办私学,用六经做教材,传承尧舜禹之道,有着自己特色,显然是因为他牢记鲁国改革失败的历史教训。

      又如,战国后期两名著名的法家人物韩非子和李斯都是荀子的学生。母以子贵;师以徒贵。但是韩愈却说他“择焉而不精,语焉而不详”,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再例如战国初期,孔子的再传弟子魏文侯任用李悝变法,施行尽地力之教和平籴法,“但行数年,国以富强”。司马迁认为让孔子名闻天下的是子贡,因为他是春秋时期著名的大商人;我却认为是子夏,他的学生魏文侯改革,引起了各国的学习和仿效,施行改革成为了历史发展的新潮流。这说明孔子之道在部分人那里出现偏差,但是从整体上说来,尧舜禹之道并没有失传。

      以上诸例子说明,把儒与法对立起来是极端错误的。正因为如此,我以前写《新宋论》则称王安石是“宋朝中期孔夫子”。因为这是基本常识。

      林龙江先生的书,我是于今年十月四日才拿到的。宗教文化出版社今年四月刚刚出版的《夏午真经》到了我的手,一看,林龙江先生在那时就投入了挽救国宝的实际行动,觉得这是中国社会科学史上的一件大事,应该引起学术界的重视。于是,2020-10-13莆田文化网发表了我的《尧舜禹之道不可丢——三一教的安民告示》;接着,10-22发表了《林龙江先生独到见解》;10-28发表了《初生牛犊不怕虎》;11-5发表了《“得一论”显示了三一教主哲学思想核心》;11-9发表了《三一教道德规范教育》,不到四十天,就发表了五篇。这是因为我这些年研究的刚好是《论语》和《道德经》,逐步“开发”这两部经典著作,进行古为今用,研究宋史。

      《佛经》我虽然没有研究过,但是读了《夏午真经》,我有了新的看法,这就是纳入尧舜禹之道的轨道。例如,到了宋代,观音菩萨由男子变成了大孝女,是因为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所以,我称之为“宋化”。佛教从汉时传入中国以后,发展的过程是该教逐渐纳入尧舜禹之道的过程。正因为如此,中国和尚、尼姑爱祖国,爱家乡,在国家存亡关键时刻,他们都会挺身而出,奋不顾身,保家卫国。这就是说,外来宗教要想在中国得到发展,都要纳入尧舜禹之道的轨道,否则就难以长期存在。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对三一教的创立是持肯定的态度,林龙江先生这样做,有利于团结大多数。那时,莆田面临的大局面是抗倭斗争,莆田、仙游两县人民只有团结大多数人,才能赢得胜利。后来,莆田城赢得“壶兰雄邑”光荣称号,三一教的创立功不可没。

      相比之下,韩愈说话却没有分寸。在《原道》中,他说:“周道衰,孔子没,火于秦,黄老于汉,佛于晋、魏、梁、隋之间。其言道德仁义者,不入于杨,则归于墨;不入于老,则归于佛。入于彼,必出于此。入者主之,出者奴之;入者附之,出者污之。噫!后之人其欲闻仁义道德之说,孰从而听之?”

      有比较,才能鉴别。林龙江先生所以会得出“途人之心,皆孔子也,故宗孔子者,宗心为要”的结论,是因为林龙江先生是以孔子为榜样,坚持两个第一:读书第一,修身第一,收到了好的效果。所以,他将心比心,感到路上遇到的人都是孔子。所谓三一教心法就这么回事。拙作《读书与修身》说:“朱熹说:‘中年以后 之人,读书不要多,只少少玩索,自见道理。’这是古代 的‘读书无用论’! 或者是实话实说,朱熹在介绍自己的读书经验。但是, 这个经验却行不通。他的代表作《四书集注》错误多,大 多数是摘抄他人的,人云亦云,人家错了他也不知道,抄 下来推销给读者。例如,‘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宪问》)孔子的话言简意赅,通俗易懂,短短的一句十 二个字,就把自己办学方向阐明了。但是,在《四书集注》 里,朱子却说:程子曰:‘为己,欲得之于己也;为人, 欲见知于人也。’笔锋一转,‘为人’变成哗众取宠的 了。又说:程子曰:‘古之学者为己,其终至于成物; 今之学者为人,其终至于丧己。’愚案,圣贤论学者用心 得失之际,其说多矣,然未有如此言之切而要者。于此明 辨而日省之,则庶乎其不昧于所从矣。这真是下笔千言 离题万里,变成了戏说《论语》。试想,朱熹中年以后要是 仍然像青年时代那样勤奋好学,认真读书,那么,到了晚 年出版《四书集注》时,也就不会盲目摘抄他人的许多错 误言论了。”所以, 修身、读书平起平坐,密切联系,相互相成,缺一不可。这篇文章发表于《莆田晚报》2015年10月24日。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方面,我和林龙江先生的观点不谋而合。你说奇怪不奇怪?

      究其原因,学习和研究历史的过程也是修身养性的过程。本人读书,首先接受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从1951年读小学开始,一直到大学,都是这样的。1968年10月,离开母校,去部队农场接受再教育,农场首长把《毛泽东选集》四卷合订本发给我们,让我们白天下地劳动,晚上学习毛主席著作,度过了不平凡的岁月。一年半后离开农场,去学校教书,我又去买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积极响应毛主席“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的战斗号令。在历史研究中,毛主席制定的“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的方针政策我也是照办。一句话,我们这一代称得上是党和毛主席亲自培育的新型的知识分子。

      而且效果显著。1963 年秋季,笔者到福建师院历史系本科学习,接受专业训练, 20 年后即1983 年底,笔者应用马克思的人口变化规律理论研究历史,发现1368 年明朝建立以后中国人口发生了规律性变化。于是,有体会就动笔,写出《试论明清城乡人口的变化》一文,提出了中国资本主义“明建立说”。后来这篇拙作被采用,发表于《中学历史教学》1986 年第四期上。许多专家学者研究了一辈子都不能解决的问题,我接受新学校教育,20年就大见效。从此,研究成果源源不断而来,著有《上个千年中国巨变》、《新宋论》、《兴化军史稿》、《孔子教学特色新论》、《劲松说道德经》等。今年十月四日(古历八月十八),我的老婆去区三一教活动中心阔口开会,带回了《夏午真经》,让我增长了许多新的知识。这就是我近来介绍林龙江事迹文章写了一篇又一篇的原因。

      综上所述,林龙江先生与韩愈的差别,主要是学风问题。韩愈理论脱离实际,想当然,自以为是,信口开河;林龙江先生则是理论联系实际,述而不作,慎之又慎,并以孔子为榜样,坚持读书第一,修身第一,最终拥有了过硬的本领。所以,称林龙江先生是圣人、神仙或佛都可以;在中国历史上,他就是这么一个伟大的人物。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