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小师妹

    小师妹

      □游荔生

      秀屿大道,梦想的大道,从胜利走向胜利的胜利大道,许多美丽的风景,演绎闪闪发光的中国梦。鳌城小区,2020年底,附近又房地产开发,已经有人气了。秀屿大道,美丽的、阳光的、有梦想的,开始了新的无限精彩的故事。

      2021年新年,新时代,新生活,新梦想,新岁月。在四新,我写一本小册子《秀屿大道》,向岁月致敬!

      岁月,平凡的,又有故事。上前天,听《万里长城永不倒》,我想起一些事,昨日重现那些个朦胧的记忆。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电视机,电视剧,主流的家庭文化。连续剧《霍元甲》,荡气回肠的情节,积极向上的精神,风靡全国。我在笏石四新村看的这个电视剧,非常精彩,印象深。

      那时,刚刚开放的中国,在“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的歌声中,振奋着精神,开始了春天的故事,开始了中国梦,开始了中国特色的自信的创造。《霍元甲》,有故事,有作用。我、《霍元甲》、四新,“小师妹”,米雪,有缘的。

      那时,我在笏石四新小学代课。1983年的秋天,廉纤的毛毛细雨,在天气还没有大变以前,欲冷未能的时节,还是霏霏微微落将下来。一个小小学校,位置一般,一些个房子,被如烟如雾雨丝织成的帘幕,一起把它蒙罩着了。那时,我的心情不太好。幸好,有米雪的《霍元甲》可以调节。

      《霍元甲》,经典剧集。天津静海县,霍、赵两武林世家,因争执谁是秘宗拳的正宗,举行比武。霍家四子霍元甲,从小体弱多病,父亲让他弃武从文,但元甲旁观父兄练武,自研出“迷踪拳”,并在比武之日,使出“迷踪拳”打败了仇家。

      陈真,拜师霍元甲。不料,师徒在火烧龙海生烟馆后,被迫逃离家乡。龙海生,一头油光发亮的头发,我印象深,反派角色,表演颇受好评,神形兼备。

      来到天津,霍元甲战胜日本浪人,招致追杀,与米雪远走京城,日本间谍派人跟踪而来……在京城,霍力克俄国大力士,成为洗雪东亚病夫之耻的民族大英雄,并成立了精武门。不甘服输的俄国人,勾结龙海生,恃机下手,险象环生。诡诈恶毒的日本人,出尽毒计……陈真觉醒,怒恨报仇,力保精武门……

      《霍元甲》播放的时候,万人空巷。四新村,大部分人家里没有电视。有电视的家里,卖票。《万里长城永不倒》一响,大人小孩,手里什么事,马上停下。那时,我吃饭,心不在焉。饭后,去田野散步,一面采摘那些杂色不知名野花,一面试去想象《霍元甲》下一集,可能发生的一切事情。

      时至今日,《万里长城永不倒》,依旧在我心目中,拥有崇高的地位。每次听到这歌,我都会浑身发抖。TNT一般的声音,就是不一样……“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主题曲响起时,那个激动啊。在没有追星族的时代,霍元甲无疑是偶像。一招一式,都被参照模仿,密踪拳、霍家拳,使许多人痴迷。

      不过,我对《霍元甲》的米雪,最入迷。她美丽娇憨,令人难忘。“绝代风华,高贵典雅”的米雪,创造了一个美丽的神话。米雪,还有赵雅芝,那个年代大学生的“梦中情人”,经典的绝代双骄!

      米雪美,如果说女人是绚丽的花朵,米雪是花花世界中最美一朵。她的秀发闪耀着光辉,她的美目尤如夜空中闪烁的星辰,她的身材如同微风吹拂的杨柳,她就是心中的最美女神。

      那时,我的母亲在笏石镇工作。笏石镇里,有一个与我岁数差不多的年轻的女干部,林美霞,林妹妹,像米雪。“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听这一首歌,才发现,我一直喜欢林美霞。

      岁月如梭,转眼已过去多年,生命中,那些曾经唱过的歌、做过的梦,总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缓缓地流过。笏石镇的林美霞,平凡的,会让我做起“米雪梦”,实在是莫名其妙。我在日记里记她,那样,好像可以让明天的阳光更灿烂似的。

      周末,回笏石镇。美霞上楼梯时,楼梯照样轧轧的响。从这响声中,就可知并无什么意外事发生,可我的心在跳。一切,都照样。尤其是食堂厨房中,在调羹和味时,那些碗盏磕碰声音,以及那点从楼口上溢的扑鼻香味,更增加凡事照常的感觉。

      我不免对于“米雪梦”,觉得有点相信不过。其时尚未黄昏,笏石镇小院子十分清寂。笏石街许多细语声音,也听得很清楚。秋天,院子内花坛中一大丛珍珠梅,脆弱枝条上繁花依然如雷。而我的心,以及世界上一切,都俨然为“米雪梦”而存在。

      我,好象在有所等待,可不知,明天要来的是什么。而,《霍元甲》的米雪,完美地演绎出一段尘世里的童话。米雪,从遥远的梦幻中走来,秋风吹拂着她飘逸的头发,眼底如一潭清澈的泉。飘渺而圣洁的仙境,美丽而优雅,悠然而璀璨。

      从此时时春梦里,应添一树女郎花。“米雪梦”,有意思啊。今天,三十多年过去了,时间流过去了,许多色香悦人的花朵,在渐渐融解风光中逐次开放。而林美霞,米雪,“梦中情人”,早就过去了。因为写散文,我记起了些往事。

      1997年夏天,莆田八中一些老同学,一起去湄洲岛旅游,林美霞、我,都去了。以后,偶尔,我碰到她,我从聊天中,感她依然纯洁的气质。

      米雪,“梦中情人”啊!旭日生,夕阳照,我自笑看潮起潮落,人生无常。风雨欲来,任庭前花开花落;凭栏远眺,看窗外云卷云舒……她似一阵春风,带来无限的清凉;她似一道彩虹,留梦清澈的笑容……

      林美霞,美丽的、谦虚的。她,黄石水南人,莆田八中毕业的,“小师妹”。她也爱黄石的。林美霞这个名字,还让我想到了湄洲岛、妈祖庙、美丽莆田、海滨、日出、霞光万道、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我写过一篇朗诵散文,与这个名字有关。

      平平淡淡才是真。平淡的生活中,有故事。我不知道林妹妹,今天如何,也许是完美的生活吧。新时代在前进,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努力,跟着前进。“小师妹”,美丽的记忆啊!

      了人有意如迷意,只在迷中迷不逢。记忆中,米雪,“梦中情人”,一个风情万种的“梦中情人”,活生生的呈现在面前,也让《霍元甲》充满柔情一片,真迷人。《霍元甲》,好,经典,我发自内心的喜欢。

      《霍元甲》的人物,也留给了我太多遐想的空间。今天,我写一点点文字,对《霍元甲》致敬。我相信,从自信的中华文化的层面解读,《霍元甲》也不失为足可以感动几代人的优秀作品。2021年新年,我再一次深深的向《霍元甲》致敬,愿它永远闪烁光芒。

      我也向米雪致敬。向岁月致敬!年年村口新花发,不记曾经迷几人。2021年新年,新时代,新生活,新梦想,新岁月。四新。写一本小册子《秀屿大道》,20篇散文,里头有一篇《小师妹》 ,向“梦中情人”致敬!

      Hello,美霞。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