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明代莆田抗倭烈女

    明代莆田抗倭烈女

      据清乾隆《兴化府莆田县志·列女传》记载,兴化府城沦陷后,城内女子和男人一样同倭寇进行了悲壮的斗争,表现出了宁死不屈的精神。志载:“梅峰寺前,有一女子,手足钉于壁以死,云‘抗贼不屈者’。有西门女子者,匿西门涵窦中。贼得之,据地坐不起,贼怒而刺其喉……贼往西洲邱家,有红衣女子,容色甚丽,贼见而喜,强欲侵犯。女子忿色厉声,贼怒刃之,大骂不绝而死。水关头边一女子,贼执之,骂贼,断其舌,复寸寸斩之。贼在沟头将杀一男子。有一妪固抢持,云其夫也。贼竟夺而杀之。妪拊尸果血哭。移时,贼亦杀之……”上述记载,令人触目惊心。

      和同时期的欧洲海盗一样,日本海盗盘踞兴化府城之后,四处烧杀抢掠,大施酷刑,人民群众因反抗斗争而被活活打死、被活埋的,多得难以统计。有首莆田民间歌谣唱道:“贼倭寇,罪滔天,贪我财物,焚我市廛,杀人如草芥,九死无一生……”在敌人的屠刀之下,莆田许多女子不畏酷刑,勇斗顽敌,显示了兴化儿女的英雄本色。这里试举数例。

      郑氏,林承芳妻。府城沦陷之后,丈夫被倭寇活活打死,住房被烧毁,郑氏被抓走。倭贼劝降,要她归顺,不从。“贼怒,割其左耳,骂声甚厉。贼复割右耳,又骂。贼大怒,割其鼻,逐之。”

      游氏,庠生周大佐妻。倭乱被执,贼责赎金。系至谯楼前,露刃临之,游无惧色。值他贼过,欲以金代赎,游骂愈厉,遂被害。

      黄氏,参议大廉女,为陈复良妻。城陷时,年方十七。贼将逼之,黄哭骂前夺贼刀。贼怒,拽之出。黄且指且骂,贼劈之,五指俱落……兴化府城陷落后,莆田女子面对顽敌,还发扬舍己救人的精神,千方百计让自己的亲人脱险,有的抱着孩子从城墙上跳下去,舍身救子;有的把男孩藏在鸡栖中,覆以麦草,自己投水自杀;有的临危不惧,上虎口抢救自己亲人脱险……陈氏,黄河妻。壬戌之变,河陷贼中。贼质以索钱。陈氏遍告宗人无所得,乃自入贼围。告贼放夫出乃可得钱,请以身代质。逾旬,而夫不至,贼以为绐己也。遂引出,割其乳,立毙。

      林氏,雍士宪妻,居南门外。倭寇之城,士宪母卧病,林氏不忍弃去。贼将杀其姑,林请代。贼见其色,悦之,免姑而获林。驱,不行,绳缚以行。至城河,林绐曰:“愿自行,不用缚也。”贼信而解之,遂投河而死。

      另有一女子躲藏在涵洞中的一女子被抓走,面对强敌,她不仅据地不起,还义正词严地怒斥贼寇,揭露他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倭寇竟凶残地挥舞大刀,往她的喉部刺去,真是惨不忍睹!

      以上种种,被古代的方志学家编入《列女传》。(林劲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