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87岁老兵林金章:曾经7天7夜没喝过一口水

    87岁老兵林金章:曾经7天7夜没喝过一口水

    5.jpg

    2.jpg

    3.jpg

    1.jpg

      秋冬之交的一个下午,记者走进市光荣院,87岁高龄的老兵林金章讲述了在朝鲜的峥嵘岁月,两年零九个月硝烟弥漫的战斗场景,深深地烙在他的记忆深处——

      在市光荣院二楼,记者见到了林金章老人。他的背有点驼,头戴一顶迷彩帽,上面别着一枚红五星。卧室里,老人正在观看近代革命题材电视剧《铁血红安》,他笑呵呵地说:“平时没有什么事情做,我喜欢看些革命电视剧!”

      在电视柜旁,林金章把曾经获得的10多枚勋章用一个玻璃框裱着,详细地标明每一枚勋章的年份、名称:1950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纪念”、 1951年“人民功臣”章、1951年“朝鲜金日成纪念章”、1953年“‘和平万岁’抗美援朝纪念章”、1954年“中朝友谊纪念章”……看到记者要拍照,老人赶紧从抽屉拿出新勋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像一个孩子一样高兴地说:“这枚一起拍进去吧。”

      没水喝   干粮都吞不下

      1933年3月,林金章出生在西天尾镇三山村的一个贫苦家庭,4岁时就失去父亲。16岁时,加入闽中游击队;第二年,他报名参军,在当时县大队独立营服役,后并入福建军区警备第五团;1952年,林金章所在的部队编入志愿军,奉命参加抗美援朝战争。

      70年前,当林金章和战友一同跨过鸭绿江时,心里就涌上一个念头:誓死保家卫国。

      回忆起70年前刻骨铭心的经历,林金章心绪难平。

      林金章先后经历了上甘岭和汉城两大战役,其他的小战斗那是不计其数。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开始。美国的飞机每天都在不停地到处盘旋,时不时地投下燃烧弹,最多的时候,燃烧弹就像雨水一样密集,轰炸声不绝于耳,到处被炸得面目全非。空前惨烈的上甘岭战役,在当时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火力密度的最高纪录。在仅4平方公里的阵地上,“联合国军”先后投入6万人的兵力,倾泻了190万发炮弹和5000枚航弹,最多的一天达30万发。

      那个时候条件十分艰苦,制空权不在我方,另外,后勤补给线被敌机炸毁,导致补给运输无法及时跟上,战士们经常缺水少粮。曾经有一次,志愿军藏身山洞,7天7夜没喝过一口水,干粮都吞不下。大家就挖雪取水喝,扒树皮、挖草根充饥,有时候也去抢敌军的补给粮。林金章说:“敌军往往在清晨时分空降士兵、空投补给粮,志愿军就趁空降兵刚落地眩晕的3-5分钟内,用步枪一个瞄一个准地击毙,然后以尸体作掩护冲过去抢粮食归队。”

      由于战争,朝鲜民众多数无家可归,志愿军在打战之余,就和朝鲜人民军一道,帮助民众挖沟道、调水、挑水、砍柴……民众看到志愿军没有吃的,就把鸡蛋等能吃的食物全给志愿军送去。作战时,志愿军运用灵活的战术与美军周旋,用“小兵力”包围“大兵力”,基本上都是利用晚上打,取得了一场又一场战斗的胜利。

      瞒着母亲入朝作战   荣立4次战功

      当年,林金章是瞒着家人,偷偷入朝作战的。

      刚开始,林金章是一名坦克兵。有一次,他想打开坦克舱盖透个气,一颗子弹无情地击中左手无名指。在另一次战斗中,一颗炮弹落在林金章身旁不远处,弹片击中其后背,剧烈的疼痛让其瞬间失去意识,等到醒来时,林金章才发现自己在后方野战医院里,他的左耳受巨大爆炸冲击的影响,导致听力下降,长期需要靠佩戴助听器与人沟通交流。至今,林金章的手指、膝盖等处还残留着在战斗中受伤的痕迹。

      在侦察排时,执行任务一般是10多个战友一起出动。雪天侦察,往往身上要披着白色的被子,头上戴着杂草来隐蔽自己。侦察兵容不得一丝马虎,他们得用望远镜时刻关注着敌军的一举一动,“哪里有雕堡、对面盘踞着多少敌兵、有多少门炮……”侦察兵都要及时地把侦察到的敌情向上汇报。冰天雪地中,林金章的手脚都是冻疮,有些都冻烂了。他的手脚现在还有当年受冻留下的伤痕。

      在朝鲜战场上,林金章从一名战士到班长,再成长为一名侦察副排长。他冲锋陷阵、英勇杀敌,先后荣立4次战功,荣膺6枚勋章。

      “母亲后来知道我在朝鲜打战,天天在家忧心不已,在生了一场大病后,不久就离开人世。”老人的脸上掠过一丝哀伤。这件事让林金章愧疚一生。

      发挥余热  安享晚年

      1957年,林金章复员转业到大田县钢厂工作,后来调回家乡莆田。1999年5月23日,孤身一人的他第一批被安排入住市光荣院。他说,从退休至今,自己已在这里生活了22年。

      退休的早些年,林金章放弃休息时间,把入朝作战的亲身经历,一笔一画地写出来。在老人的卧室床头柜上,至今还保留着那些年他去学校、部队官兵和机关企事业单位等开展爱国主义宣传教育的手写演讲稿,厚厚的一叠。因为现年纪已高,他才停止外出宣讲。林金章说:“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我,把我安排到光荣院安享晚年,做些宣讲发挥余热也是应该的。”

      在光荣院居住的这些年,林金章先后几次自己掏钱帮助其他老复员军人度过难关。他说:“大家都是从战壕里出来的,战友间遇到困难,一起想办法迈过这个坎,是必须的。”晚报记者 黄凤珍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