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莆田最后一名进士张琴

    莆田最后一名进士张琴

      张琴(1876-1952),字治如,晚号石匏老人,福建莆田人。

      清光绪三十年(1904)登进士第。授翰林院编修。

      清代书法家张琴的一副对联民国元年(1912),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琴被推选任参议。次年,当选为国会众议院议员,赴北京任职。时袁世凯阴谋复辟帝制,他和友人创办《亚东新闻》,发表“反袁”文章,后编为《张琴反袁社论选辑》。民国三年,国会被袁世凯解散,他回莆主持教育。民国五年,黎元洪任大总统,恢复国会,他仍任众议院议员。次年,国会又被督军团解散,他离开北京,赴广州参加非常国会,任护法国会众议院议员,选孙中山为大元帅,实行护法。民国八年,他重到广州,参加改组的中国国民党会议。民国十一年,第二次恢复国会时,他再任众议院议员。

      张琴曾先后任涵江崇实中学堂教员,官立兴郡中学堂监督(校长),莆田国医专科学校校长兼授医学史。

      民国三十八年(1949),人民解放军南下福建,在中国共产党闽中游击司令部授意下,莆田成立防护团,琴任主任。

      琴能文,诗、书、画皆工。著有《桐云轩声画集》、《桐云轩读(尔雅)》、《六书考源》以及《南山志》(二卷)、《莆田县新志》(四十卷)稿等。

      张琴约于民国十七年(1928)前后,着手纂写《莆田县新志稿》。

      对《莆田县新志稿》,陈长城先师有按语,略云:莆邑立县于唐,邑志肇修于宋。乾道间郡守钟离松修,凡七卷。绍熙三年郡守赵彦励又集郡士成书十五卷,俱名《莆阳志》,著录宋史艺文志。已佚。明则彭韶景泰《莆阳志》凡十卷,周瑛谓为未成之书,然万历间陈氏世善堂书目录之,意其稿具而未刻也。次则弘治《兴化府志》五十四卷,周瑛、黄仲昭同修,(康按:陈一作黄仲昭、周瑛同撰)天一阁有原刻本,邑中流传者俱同治重刻本。次为万历甲戍《兴化府志》三十六卷,康大和修,流入日本内阁书库。次为万历癸丑《兴化新志》五十六卷,陈经邦、林尧俞同修,有两序见于乾隆志。盖莆为府治,故其事附府志以传也。其别为县志者,始康熙间林粦焻、朱元春同修,北京图书馆有之。次为乾隆志,廖必琦、林黉同纂,盖踵康熙志以后事,而己于旧志无所增删,且仍用旧板,故行格亦相同。光绪间知县潘文凤重刻乾隆志……其后道咸间林扬祖又修,稿具而未刊行。到五十年代后尚存有稿本及钞本二十余册,内容亦无甚创见。最后则为张琴斯志,断限至抗战胜利之时,于保存史料不无裨益也。

      按:(1)张琴的《莆田县志稿》,一作《莆田县新志稿》,一作《莆田县志》。(2)张琴修《莆田县志稿》的时间,一作约于民国十七年,一作于民国三十六年。(3)张琴的《莆田县志稿》,未刊行;福建师大图书馆和福建省图书馆均收藏有传抄本。

    ——————————————————————————————————————————————

      莆田最后一名进士张琴

      莆田地灵人杰,历代进士就有2345人,而最后一名便是晚清末科进士张琴。但他思想开明进步,拥护孙中山共和革命,反对专制黑暗统治,堪称莆仙近代民主革命先驱。

      张琴,字治如,号桐云轩主人、石匏老人,生于清光绪二年(1876年),莆田城内太平街十八张厝人。他好学博闻,多才多艺,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考中举人,次年应聘在涵江崇实中学堂任教。光绪三十年(1904年)又一举考中进士,成了兴化科举史上最后一科进士。

      张琴思想开明,尤重视家乡近代教育事业发展。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他与兴化知府赖辉煌、兴化书院院长涂庆澜、刑部主事陈谟等,发起创办莆田一中前身———官立兴郡中学堂,并亲任监督(校长)。宣统元年(1909年),张琴奉诏进京,任翰林院编修。次年,又接任京城闽学堂监督,并兼任孔教大学董事长。

      宣统三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推翻清廷帝制统治。次年,民国建立,孙中山任临时大总统。同盟会亦改组为国民党。张琴坚决拥护孙中山革命思想,被推选为参议。民国2年(1913年),又当选为国会众议院议员。

      时值袁世凯阴谋复辟帝制,张琴与在京爱国人士创办《亚东新闻》,亲任主笔,频频发表文章抨击,揭露其刺杀宗教仁恶行。袁世凯恼羞成怒,将其拘留,报纸亦遭封杀。民国3年(1914年),袁世凯解散国会,张琴回莆办教育。

      民国5年(1916年)袁世凯被迫取消帝制,郁郁而终。黎元洪继任总统,恢复国会,张琴复任众议院议员。次年,国会又遭督军团解散,张琴愤而离京,南下广州参加国民党等召开的非常国会,任众议院议员,选举孙中山为大元帅,护法讨递。民国8年(1919年),他参加改组后的中国国民党会议,反对北洋军阀暴政。民国11年(1922年),北京国会再度恢复,他续任众议院议员。

      民国14年(1925年),张琴返回故里,专事著述,民国17年(1928年)着手编撰《莆田县志稿》,共达40卷。他还将自家祠堂改为“私立莆阳图书馆”,将在京多年搜集的经、史、子、集和历代名著善本陈列馆内,供人借阅。民国23年(1934年),他与涵江商会会长陈杰人等创办莆田国医专科学校,并任校长,兼授医学史。民国31年(1942年),莆田县警察局长伊扬铭暗中以米资敌,竟在沿海涵洞旁滥设碾米机,导致洪水入海,农田无法灌溉,酿成大旱。张琴愤怒发表《苦旱书情》、《米机泄水》等诗文抨击,反响巨大。伊扬铭因此丢官,碾米机一并撤去。

      民国38年(1949年),人民解放军南下,张琴视共产党为救星,任莆田防护团主任,迎接解放。1952年,张琴因病逝世,时年76岁。

      张琴学识渊博,诗文书画皆工,著作等身,存世作品有《桐云轩画集》、《桐云轩诗文集》、《莆田县志稿》、《六书考源》、《帝国共和主义论》、《南山志》等。中共莆田党组织创始人陈国柱赞其诗“措词典雅,诗外有诗”,“近代以来,莆田一人而已。”留 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莆田末科进士张琴

      张琴(1876-1952),莆田城厢人,光绪癸卯年恩科举人,甲辰年登进士第,钦点翰林院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1912年被推举为国民党参议,1913年当选中华民国国会议员,为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

      民国初期,先生思想之进步,才思之敏捷,政治目光之锐利,政见策略之卓识,民主共和意识之强烈表现无疑,为建设民主共和国度,积极参政议政,表露出其作为一名中华民国国民渴望民主和平、强国富民的爱国情怀。民初,先生在国民党内外声誉斐然。

      先生尊孔崇儒,重教兴学,对近现代莆田文化卫生教育事业的发展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

      诗书画印   艺称三绝

      张琴先生学问渊博,才情横溢,诗文与书画篆刻兼工。

      其诗宗唐宋,兼擅近体及长歌行,诗风质朴典雅,自然俊朗,弦外有音,韵外有致,有小诗抵作万龙吟之势。内容大多以反映时代风貌为主,举凡朝政大事、军阀混战、国家危亡、民生疾苦等等各种社会现象,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映,也有不少登临咏怀之作,借名胜古迹以抒发胸中块垒。其诗文有“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的特点,又有诗圣遗风。革命老前辈陈国柱评其诗:“措词雅典,诗外有诗,句中有句,极尽吟咏之能事。”

      其书擅四体,真行篆隶兼备。楷书端庄秀丽,笔力雄健,大、中、小楷具丽。行书在欧虞之间,篆隶古拙朴茂。

      其画以山水为多,亦作梅兰菊竹。师造化而法心源。在张琴看来,绘画并不是文人雅玩,而是性灵的真情流露和生命的自然呈现,张琴尝自谓:“盖不以艺事视画而以性命视之矣。”其山水描绘祖国雄奇壮丽的山川和名胜古迹,记述自己辗转流漓的生活,寄托其对祖国美好河山的热爱之情。笔意苍劲,尺幅寸缣。设色秀丽典雅,且每画必题诗,继古开今,讽托寓意,辞约旨宏。诗、书、画在其画作中完美融合,堪称三绝,其同年翰林民国国府主席谭延    曾题张琴画集曰:“多君艺事三才绝。”

      除此之外,张琴还涉足篆刻,从他存世不多的篆刻作品来看,其印取法汉印,用刀稳健,深得汉印浑穆古雅之趣。

      敏而好学    科场酬愿

      张琴少小聪颖,六七岁时,就在其母的指受下诵读《孝经》。受其父奉三一教影响,他年少素食。因家境贫寒,13岁那年才奉慈母之命入私塾,边工边读,闲暇之时为母灌园卖菜。其父迫于生活的压力,希望张琴能随他学习造箭,掌握一门技术,认为“吾家世代少显达,读书岂能救饥寒焉?”而其母态度毅然,“吾欲儿读书,为明事理,即便不成名,倘舌耕也能糊口,况未必无闻耶。”其母教子甚严,在母亲的督促下,张琴从小就养成了专心笃学的态度。居仅三椽,穷阎漏屋,然明夜读,废寝忘食。

      成年后的张琴,更加刻苦自励。他遍访名士,与友人结壶兰文社,以友为师,亦友亦师,学业从此大进。尤其是与关陈谟、林君翰两友的交游,因年纪相仿,最为契厚。光绪乙未年,县学岁试,陈林两君获一、二名,先生列后;院试,先生夺魁,两学君居后。时人誉为清末莆田“三才子”,名噪全邑。

      光绪癸卯年恩科乡试,张琴中式第68名举人,之后应聘于涵江崇实中学任教。甲辰三月他参加河南贡院举行的会试,中式恩科第170名贡士。光绪甲辰年(公元1904年)恩科殿试,他得中二甲第86名进士。因清庭于次年(1905年)永废科举,此科殿试所取之270人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科进士,所以张琴在莆田有“末科进士”之称。

      与时俱进    重教兴学

      清庭规定,凡新科进士须入进士馆肄业,听候任用。他入馆数月,以丁母忧请假回乡。那时各地因废除科举而纷纷设立中学堂,莆田夙称“文献名邦”,兴学尤不容缓。1905年10月,接江杏村御史自京城来电催促设立中学,张琴先生以电文转呈兴化知事赖墨樵,并与他商讨召集莆仙乡贤,筹募办学经费,以擢英、尹安两书院学租为常年校费,择址擢英书院为创办新式学堂校址。创校伊始,张琴被推为主董,着手按新式学堂格局改造擢英书院。先生不遗余力,勇担责任,到1906年,一所有新学堂设施的官立兴郡中学成立。从此,莆、仙、惠、永、德五地有新式中学堂。新校诞生,先生被推为监督(校长),主持学校全面事务。在先生主持下,这所新学堂实行新式教育,注重德、智、体全面发展,开设具有现代学科内容的教学课程。先生还兼任作文、修身、图画的教学,晚上常常住校监习。如是寒耕暑耘,夕寐宵兴地教学约4年,为莆田文教事业发展和人才培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不久,这所学堂为莆田培养出许多出类拔萃的人才。

      1909年(宣统元年),先生晋京授职,先是朝考钦定为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翰林院编修。后又擢翰林院侍讲学士。王锡藩荐博学鸿词,是年未召试。同乡公推先生接替江春霖京师闽学堂监督之职(约1910年)。不久,闽学堂因经费困难而停办。钟燕飞

    ——————————————————————————————————————————————

      末代进士张琴的追求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张琴赴沪。

      1912年8月,中国国民党在北京湖广会馆召开成立大会。孙中山被推为理事长,张琴与阎锡山、李烈钧、褚辅成、于右任、谭延    、赵炳     等30人被推为参议。1913年4月,张琴当选为国会议员,担任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宣布复辟封建帝制。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被北洋军阀头子袁世凯夺取。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全国反对袁世凯复辟的斗争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1915年底至1916年云南等省率先组织护国军,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维护中华民国民主共和制度。张琴在报上发表文章宣扬蔡锷、李烈均的“护国运动”。 随后各省相继独立,当了83天皇帝的袁世凯在忧愤中去世。当时社会人号称:张琴一支笔可抵30万大军。护国功成,蔡锷将军病逝,张琴作挽诗一首,表示深切的哀悼,并作长篇叙事诗《凤仙曲》记述蔡锷与小凤仙萍水相逢的“感情”及潜回云南举义的情景,表达先生对反对复辟,争取民主共和的英雄的敬慕之情和忘却的纪念。

      1917年6月,黎元洪解散参众两院后,国会议员纷纷赴沪,试图恢复国会。随后张勋复辟,段祺瑞执政,不但不恢复旧约法反而拼新凑国会。在孙中山的号召下,张琴和其他国民党议员一道南下广州,商讨召开国会问题。8月25日,非常国会在广州召开。会议通过《非常组织法大纲》,并决定成立军政府。还通过《中华民国军政府组织大纲》,9月1日,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张琴参加了这次“非常国会”,并与于会人员合影留念。

      1923年国会第二次修改《国会组织法》。围绕《国会组织法问题》,张琴与褚辅成、汤漪等赞成的一方和徐际恒、黄佩兰等反对的一方进行了激烈的辨论。最终赞成一方的意见被采纳,宪法会议得以召开,继续讨论《天坛宪草》,10月,曹锟颁布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正式宪法典《中华民国宪法》,尽管这部《法典》并不完备,且被草草通过,但极大地推进了中国社会的民主进程。这里凝结了张琴先生的心血与汗水。

      1913年(民国二年)5月1日,张琴与李安陆、陈鸿均、余葆光、方育等改组重出《亚东新闻》报,并任主笔。时国会开幕阅月,张琴坚持“新闻以社会需要,监督政府,指导国民”之办报宗旨,用“持儒”笔名,每日撰写社论,评点时事,针砭时弊,不避权贵,仗义谏诤,慷慨陈词,先后撰写了《袁世凯当悟矣》、《关于宋案组织法庭之研究》、《司法界之悲观》、《为大借款事告商界同胞》、《余之共和国总统观》等24 篇社论,对袁世凯指使刺杀宋教仁案、擅自同英法德日俄五国银行签订二千五百万善后大借款案、中俄条约案以及内阁与议会之种种黑幕,加以揭露抨击;对当时议会政治亦大声疾呼,指陈利弊;尤其痛斥袁世凯种种丑行,言词激烈,揭露无遗;遂为袁世凯所忌。同仁皆危之。袁遂佯以议事招先生入府,委命福建教育司长一职,以示笼络。张琴早知袁某异志,坚辞不就。气得袁世凯大骂:“‘书呆子’不去福建为官,徒以秃笔喷人何?”。之后,袁世凯不顾《国会组织法》中对国会议员的保障条款,派出军警肆意逮捕甚至杀害国会议员,许多国民党议员先后被杀。1913年7月,张琴、汤漪等8名议员被捕,《亚东新闻》报馆被封,舆论哗然,后经友人营救,张琴才得以获释。

      1914年,袁世凯解散国会,张琴回莆重任兴郡中学校长,并在城内旧驿站成立国民党兴化支部。

      中国历来重视儒家思想,注重以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核心思想来治理家国,教化天下君、臣、父、子。“天下大事,以兴邦为首;天下大智,以定国为最。”辛亥革命后,新生的中华民国面临着社会、政治、经济、信仰的危机,社会败象滋生。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的旧时代知识分子认为西方民主制度未能解决中国现实社会的问题,众多的社会败象急需传统道德来补救。也由于当时信教自由第一次在宪法上得以确立。尊孔代表者尝试把孔子的儒家思想改造成“孔教”,制定了一些礼仪,让国人像信教一样信奉孔教。试图用改造了的儒家思想的“孔教”来救治民初社会败象和重建社会道德秩序。各地“孔教组织”纷纷设立。尊孔代表者还于1913年向国会递呈定“孔教”为国教的请愿书。

      1916年第一届国会恢复,定国教问题又成为制宪的热点。康有为、陈焕章等再次向国会提出定“孔教”为国教的意见书。有儒学思想精神的张琴议员与陈焕章等人组织参、众两院中坚持定国教的一百多名议员,组成“国教维持会”,大力活动,大造声势,力主定“孔教”为国教。1917年会议进入二读阶段,讨论国教问题,议员们有九种修正案,张琴的修正案:“中华民国人民,以固有之‘孔教’为国教,其他各宗教之传布,均以法律保护之”。由于“孔教”理论的分歧,“孔教会”组织的分裂,以及国内其他教派的反对和新文化运动的兴起,请定“孔教”之事则不了了之。

      1919年(民国8年),张琴参加改组后的中国国民党会议,反对北洋军阀暴政。1923年,时任北洋军政府国务总理的张绍曾,拟任张琴为教育总长,因当时对尊孔有争议,张琴亦称谢不就。同年,教育部批准设立孔教大学,陈焕章任校长,张琴、林纾被聘为孔教大学讲师。 钟燕飞

    ——————————————————————————————————————————————

      张琴:跨越新旧时代名士

      张琴(1876-1952年),字治如,号知庐、天马山民、桐云轩主人等,晚号石匏老人,笔名持儒,城厢人。系莆仙历史上跨越新旧时代著名人士。

      张琴少小聪颖,因家境贫寒,13岁方入私塾,边工边读,废寝忘食。成年后更刻苦自励,学业大进,与关陈谟、林君翰并同誉为莆田“三才子”。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乡试,张琴考中举人,后应聘涵江崇实中学任教。次年,先后考中贡士,进士。后清廷废科举,张琴便有“末科进士”之称。

      此后,入进士馆候任。数月,以丁母忧请假回莆。他发起召集莆仙乡贤,创办官立兴郡中学(莆田一中前身),兼任监督(校长)。学校实行新式教育,注重德、智、体全面发展,开设现代教学课程,还兼任作文、修身、图画教学。寒耕暑耘四载,为莆田培养不少人才。

      清宣统元年(1909年),张琴赴京,授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翰林院编修。后擢翰林院侍讲学士,同乡又公推他接任京师闽学堂监督。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次年8月,中国国民党在京成立,张琴等30人被推为参议。1913年4月,张琴当选国会议员,任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

      1913年5月,张琴任《亚东新闻》报主笔。他常撰写社论,评点时事,针砭时弊,仗义谏诤,先后撰写24篇抨击袁世凯指使刺杀宋教仁、中俄条约,以及内阁、议会种种黑幕。袁世凯以福建教育司长官职笼络,他坚辞不就。袁大骂:“书呆子!”1913年7月,张琴等8名议员被捕,《亚东新闻》报馆被封。后经友人营救,才得获释。

      1914年,袁世凯悍然解散国会。张琴回莆重任兴郡中学校长(当时已改名为省立第十中学),并在城内成立国民党兴化支部。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复辟帝制,云南等省率先组织护国军讨伐,张琴即发表文章支持。1917年8月,张琴和其他国民党议员一道南下广州,成立非常国会,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军政府海陆军大元帅,讨伐北洋军阀段祺瑞。1923年,第二次修改《国会组织法》,张琴积极参与。后又参与讨论,通过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法典《中华民国宪法》。1926年,张琴从军北伐,任杜起云师长秘书。

      1930年,年过半百的张琴辞归故里,主持编纂《莆田县志》。此多达34卷36册,自清乾隆“廖志”成后,二百余年未有续者。他足不出户,夜以继日,呕心沥血,历时16年,为莆田文史事业作出贡献。1933年,他将自家“通义祠”改为“私立莆阳图书馆”,把在京多年搜集的典籍、先贤名著,以及碑帖、书画等善本一一列出。供人阅读。1935年,又与涵江商会会长陈杰人等创办莆田国医专科学校,并任校长,兼授医学史,培养医学人才。

      1943年,莆田县警察局长伊杨铭暗中以米资敌,在沿海涵洞旁滥设碾米机,导致雨时洪水无法入海,造成涝灾,晴时农田无水灌溉,出现旱灾,民怨载道。张琴愤怒发表《苦旱书情》、《米机泄水》等诗文,抨击揭露其祸国殃民,反响巨大。伊扬铭因此丢官,米机一并撤去。

      他还积极撰文,号召全国知识青年投笔从戎,奉献力量。

      张琴学问渊博,才情横溢,诗文、书画、篆刻兼工。其“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其书法真、行、篆、隶兼备;其画以山水为多,亦作梅兰菊竹,每画必题诗,诗、书、画有机融合,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曾题曰:“多君艺事三才绝。”此外,还涉足篆刻,用刀稳健,浑穆古雅。

      1949年,人民解放军南下。为迎接解放,张琴被推为莆田防护团主任,致力维护莆田社会秩序。1952年,因病逝世,时年77岁。钟燕飞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