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碧血丹心遇雷火

    碧血丹心遇雷火

      □刘爱红

    1.jpg

      聚族而居的古厝,内有徐元昌烈士故居

    2.jpg

      韩永藩烈士遗像

    3.jpg

      徐元昌烈士遗像

    4.jpg

      厅堂右侧房间为徐元昌烈士生前居住处

      1930年4月,邓子恢来莆指导革命,成立闽中特委会,辖莆田、仙游、福清、惠安、南安、永春、安溪、永泰等八县。8月,特委在白沙东泉召开扩大会议,重整红军武装。9月,反动军队围攻忠门月洋坡根据地,根据地受严重摧残。同月,特委由沃柄根据地转移到新县外坑乡。12月,特委在外坑下瑶村召开第二次特委扩大会议,决定发动群众进行反霸抗捐抗税斗争。7日,在外坑宝德宫成立外坑乡苏维埃政府,烧毁地主田契,准备分田给农民。这极大地触动了反动当局和地主阶级的利益,军阀林寿国虎视眈眈。

      同年的12月,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在常太这块红土地上,三个常太人韩永藩、徐元昌、方东民三人聚在一起吃“黑酒”。所谓“黑酒”,相当于古代的歃血为盟,体现的是江湖侠气之外的忠心义胆,永结一心。在那特殊的年代,吃黑酒发誓永不背叛同志,具有无形的震慑意义。三人取来鸡血,往三碗农家自酿米酒里注入。各自用手指搅了搅后,三人端起大碗,砰砰几声,三个碗响亮地碰在一起,口中大声念道:“现今搞地下党,谁当叛徒,雷打火烧!”随即,一饮而尽,各各甩碗。端的是豪气干云。三人都很激动,眼眸里闪着晶亮。桌上的油灯火苗晃了又晃。

      谁知,第二天,方东民就叛变了。

      为了革命的需要,次日,韩永藩偕同徐元昌到涵江地下党联络站文墨斋书店取款购买传单,准备经三江口船运带往外坑革命根据地。这是特委为发动群众进行反霸抗捐抗税斗争,印制的大量传单。由于方东民的告密,两人刚将传单装上汽船,仅离开岸边几十步远,就被紧随其后的特务追上,在汽船上不幸被捕。

      叛徒的出卖令我党失去了两位优秀的领导干部,给革命工作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中共莆田市委党史人物》等史料有如下介绍:

      韩永藩(1902—1931),又名韩国藩,化名陈应祺、李应葵。莆田县常太乡(今城厢区常太镇马院村)人。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7年7月由莆田省立第十初级中学毕业后考入省立第四师范学校,积极参加学生爱国运动。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7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是莆田常太地区早期的党员之一。1928年8月10日在城关学校组织莆田青年“反帝大同盟”,领导学生运动。积极组织学生反对国民党包办全国学生代表大会,反对莆田学校当局的压迫和奴化教育,开展罢课择师活动,组织学生到农村、商店、车站、工厂等发动罢耕、罢市、罢工斗争。同时在城关对部分党员进行秘密军事训练,为广业里工农自卫队、江口游击队的建立培养军事骨干。1928年12月当选共青团莆田县委书记。1930年春末补选为中共莆田县委委员,分管共青团工作。除了在城关、涵江等地加强团支部的建设外,还在外围组织了学徒联合会、少先队、儿童团、学生同盟会等许多群众团体。同年10月任莆田总行委委员,往返于莆田、仙游进行武装暴动的准备工作。党团组织分设后,任共青团莆属特委负责人。1930年12月偕共青团干部徐元昌到涵江地下党联络站文墨斋书店取款购买物品,准备带往外坑革命根据地。途中被特务探悉,在涵梧汽船上不幸被捕。在狱中坚贞不屈,1931年1月在莆田城厢南门外英勇就义。

      徐元昌(1905-1931),又名徐元磐。莆田县常太乡(今城厢区常太镇金川村)人。1927年考入省立第二高级中学,在校期间积极参加学生爱国运动。1928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中共莆田县委秘书、共青团莆田县委委员,参与组织和领导莆田的学生爱国运动。1930年12月随同共青团莆田县委书记韩永藩到涵江地下党联络站文墨斋书店取款购买物品,准备带往外坑革命根据地。途中被特务探悉,在涵梧汽船上不幸被捕。在狱中坚贞不屈,1931年1月在莆田城厢南门外英勇就义。

      两人是同时就义的,他们视死如归,表现了共产党人的英雄气概。碧血丹心照汗青!他们的英名永垂不朽!

      笔者一行在金川村采访时,徐元昌后人介绍上述吃黑酒及赴涵江的一些细节。并作了补充——

      徐元昌被捕仅6天即惨遭杀害。其时女儿刚3岁,邻居叫徐元昌妻子秋赶紧外逃躲避。徐的遗体由大哥徐元模运回,墓葬在南萩芦山上。而后兄嫂将其女儿玉妹培养成人。农家培养学子不易,嫂子顶山妹曾多次远途跋涉,从常太挑柴挑米赴城里供元昌读书。因过去学生在莆读书须自己出柴火,米自带用于炊饭。家人历尽艰辛的培养,换来痛彻心扉的天人永隔。

      再说叛徒方东民,常太乡(今常太镇渡口村)人,刚喝完黑酒起誓即无耻地背叛革命,出卖同志。不久,他二次结婚,娶的是妾。当晚,其房突遇雷电夹击。婚房油灯着火,方东民被火活活烧死。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