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仙游山,木兰溪源头的生态旅游

    仙游山,木兰溪源头的生态旅游

      □林春荣

    1.jpg

      01

      时间如同木兰溪的流水,在一个叫莆仙的山川间流淌,它带走了无穷无尽的往事,也沉淀了无数的历史与人文,层叠分明地布满在古老的村庄、斑驳的小镇、迂回曲折的小巷、深深浅浅的‘梯田,正是河流与时间,犹如命运之中的两面,柔韧地结合在每一块风生水起的土地上,也结合在每一个姓氏家族跌宕起伏的族谱上,也结合在每一个人漫长而又短暂的一生砥砺前行、筚路蓝缕、身不由己的命运之途上。在辽阔而又壮美的大自然中,河流是最具灵性的,它是人类生命的源头,也是我们共同命运的开端。

      仙游山,是一个地理的概念,她是一片山脉纵横、山峰耸立的山区,她也是一个美丽而又清新的地名,是仙东、仙西、仙山、黄坑头、木兰溪源头共同的名字。仙游山,是一个人文的概念,她是木兰溪的源头,莆仙五百万人民永远的母亲河,肇始与发源的地方,她是莆仙籍文人心中永恒的乡愁,千回百转,跌宕起伏,她是诗歌中最秀的押韵,是散文中最抒情的字里行间。她是画家长幅巨卷中的远山近水,是音乐家音符里的眷恋与回眸,每一节跳动的都是千般的依依、万般的不舍。

      仙游山位于莆田市行政区的西北部,隶属西苑乡仙山、仙东、仙西三个行政村,太安、横硎、熊宿、岭头、邦山、洋头、后郑度、仁山、半亭、高其头、上园顶、牛溪隔、半林、坑西、大坪、桥外、黄坑头、桥头、新厝等二十三个“角落”,“七乡十六角"这个流传在仙游山民谣,证实着历经风雨之后的二十三个自然村。仙游山有六十平方公里,主要是山地、山谷,山区平原狭小,二十三个自然村座落在一块块山间小平原和略显平坦的山地上,背山面溪,倚山依田,以环形地村落簇拥着一块数百亩的田野,从山间汇流而下的小溪,丰盈而又无形,生动而又沉默,把每一个村落打润得生机盎然。

      木兰溪,是流经莆仙大地上的主要河流,是莆仙五百万人民共同的母亲河,是一条浸透莆仙人乡愁的河流。木兰溪,发源于仙游山的戴云山脉,从仙西的黄坑,仙东的仁山寨那条潺潺流动的小溪,逶迤在仙游山的村落,或在房前屋后无声地流淌,或在山间田野细声地经过或在山谷低沉而又眷恋,喧哗而又繁忙,那清澈的水声溢满了山间的每一个角落。

      仙游山有众多纵横的山脉,或高或低的山峰,茂密的森林,丰盛的草丛,把一条木兰溪的源头全部装进绿色的水库中。覆盖率最高的森林,植被最茂盛的草甸,仙游山用大自然之美一寸又一寸地包围起木兰溪源的六十平方公里山地。这里的每一座山都是层林尽染的美丽风景,这里的每一条小溪都是水草虚掩的生态水源。这里的每一缕山风,透明而又干净,这里的每一阵雨,明亮而又纯粹。木兰溪的源头,是生态环境优美的“世外桃源”,是一幅自然与人文相互渲染的人间胜景。辽阔的仙游山,不只是一座座伟岸而又绿色苍茫的山峰,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宝库,是忽高忽低的绿色屏风。广阔的仙游山不只是木兰溪的源头,一条条不知名的小溪,汇积了每一座山的泉水,从每一座山的山坡或山脚,穿过丛林,穿过野草,穿过村庄,穿过田野,把所有的山泉汇聚在源头的那一条木兰溪里,让木兰溪一年四季都有丰沛的水源从这里向远方奔去,向平原、向大海奔去。

      仙游山、木兰溪源头、黄坑头、仁山寨,六十平方公里的绿水青山,构成了山、溪、湖、草、木的自然生态圈,为打造木兰溪源头的全域生态旅游留下了不可多得的自然资源。

      02

      远处于深山密林之中,仙游山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并没有被人所熟识,倒是不远处的九座寺和无尘塔,那些禅声禅影一直在地方志上,让人耳目一新。作为木兰溪源头,在地理上的黄坑头一直在莆田人的追思中沉淀了几多的向往,一直在我们的心中矗立起远山近水的乡愁记忆。

      唐朝李吉甫撰著《元和郡县图志》中,有关仙游山的历史记载:“仙游山,在县西三十里,县因以为名。”仙游自公元699年析莆田县置清源县,后因泉州由南安郡改为清源郡,郡县同名,取仙游山之名于公元742年改为仙游县。仙游山、仙游县这些人文记忆或已积淀了一千二百多年,或已把仙游山的人文历史推前了几百年,让我们的文化寻找有了更坚实的答案。

      仙游山的人文历史或因地处偏僻,或因时间久远,或因天灾人祸,所存的文字材料不能真实,清楚地说出仙游山的往事。为了让仙游山的人文历史具有鲜活的文化遗存,二次走进仙游山的村村寨寨,走遍了十六个自然村的每一个角落,在十几座庙殿祠社里,阅读过一副副对联,详细看过梁柱牌刻,生怕错过些许的文字,而让那些有着历史痕迹的文物遗失在时间的河流之中。在我不停的努力寻找中,二十座残垣断壁的官宅府第,沧桑而又古旧,呈现在仙游山的许多角落。这些规制不一的古代官宅,已经历经二三百年的暴风骤雨,如今能以这样的风貌留在仙游山,是仙游山人共同的文化财富,也是全体莆田人灿烂的集体记忆。

      座落在高高的山脊之上,仙游山的仙狮祖殿,是整座仙游山人文历史可以追溯的起点,关于仙狮祖殿中张仙公的传说与故事也十分丰富,但创建于宋绍兴九年(1139年)的仙狮祖殿的确是仙游山历史最长的古殿,在近九百年沧桑岁月里,仙狮祖殿就像是仙游山的风水宝地,以其神灵的烛香,氤氲这一方的山山水水,保佑着仙游山子民们长年累月的岁月静好。仙狮祖殿的开始也就是仙游山人文的开始,在我可以想像的历史场景里,千年的山村散落着数十座炊烟萦绕的瓦屋,早晨,鸡鸣犬吠,黄昏,鸟飞云飘。春天里,梯田里禾苗青翠,虚掩着溪水细流无声,周围的山脉草木茂盛,繁花似锦。秋天里,金黄的稻穗散发着浓浓的谷香,在不时泛起的读书声里,沉醉了山脉此起彼伏的灿烂山色……

      尽管仙狮祖殿旁那几千年的水井,湮灭了岁月的深处。那井清冽的泉水曾经牵动着仙狮祖殿周围仙游、永春、德化三个县乡民趋之若骛的迷信与崇拜,因为那泉水是一井中药般神奇的疗效。如今,在山腰的一处泉水替代了那口古井,依然以神奇的功能让十里八乡的村民们信服。仙狮祖殿焕发了昔日的光辉,仙游山一定会重新走进历史辽阔的视野。

      仙游山进入历史与人文的序列,是因为仙游山海洋尾纪氏人家在海洋尾那块古老而又沧桑的神道碑上,纪用用他一生的读书进仕证明了仙游山灿烂的人文记忆。“瑯琊始祖奉祀纪公墓道 纪用立”,纪用用那方正的大楷为仙游山留下了古老的文化指示,也为纪氏家族在仙游山、在仙游、在莆田的散枝开叶留下了最初的文化记忆。

      纪氏入仙游山始祖是在南宋初,从那本古旧的有些破损的族谱上,我发现了纪氏家族在这一方穷乡僻壤的定居与繁衍,纪氏一族或因为仙游山的山水与风水,或因为远离繁华与喧嚣,独自守着一方辽阔的平安岁月。纪氏一家在这里生活、劳动,开山垦田,筑屋起厝,至今近九百年的时间,已经繁衍了二千多人纪氏后裔,这不能不说是纪氏一族的奇遇,也是仙游山美好岁月的证明。

      从清乾隆年间编纂的《仙游县志》卷之二十九选举,纪用登宋嘉定元年(1208年)郑自性榜进士,官江西九江府通判。这一榜共有9人兴化军籍进士,其中莆田县6人,欧阳伟、林汝酉、王太冲、郑冲之、黄棨、刘用行;仙游县3人,纪用、许彦为、陈珙。这九个人官职平平,大多是知县、都务,纪用的九江府通判,从五品或正六品,应是一个不错的仕途归宿。

      在仙游山,纪氏为此地的人口第一家族,也是文化最灿烂的家族,或许纪用为这个家族注入了诗礼之基因,镶入了四书五经的源代码,纪氏一族在仙游山蕴藉了浓浓的书香墨香,从而遗传了整个家族的读书之血脉,也感染了其他姓氏家族的门风与风气,仙游山因为文化才这样生生不息地茂盛、繁荣、宁静……

      03

      仙游山的美丽与壮丽是在一年四季之中的,春夏秋冬任一个季节走进仙游山,你都会感受到仙游山的恬静、安然、生机蓬勃,都会从浓厚的人文积淀中感悟到仙游山苍茫而又壮美的自然景观,又能从仙游山群山环绕、溪水长流、田园层叠中领悟到土墙瓦屋的山村淳朴之美,人与自然间的和谐之美。

      明朝弘治年十六年(1503年)周瑛、黄仲昭纂著《兴化府志》中仙游卷之户纪三,“文贤里,管内人户合为一图,为市一,为村三十六,为坊二”。仙游山是文贤里三十六村之一,仙游山从地理、地名、人文已经积淀了浓厚的文化土壤,让后人的寻找与发现有了最可靠的前行。

      木兰溪源头,群山簇拥的黄坑头,是春天去仙游山的绝好时节。那个时节,绿草茵茵,每一片草丛泛动的绿意尽是生机蓬勃的青翠与苍绿,在绿草依依的源头,溪水的清澈,直至透明,浸透着每一颗心最美好的邂逅。而在源头的山坡上,那两颗百米高的百年古树,携手矗立在木兰溪的源头,以无限的生机与蓬勃蕴含着这条伟大的母亲河所流淌的土地上,仙游与莆田兄弟们相望守助在这条蜚山兰溪、壶山兰水的文化记忆中。那一面永恒在莆仙人心中灿烂的风景就叫:源头树景。

      在木兰溪源头,还有大自然的地理特征而形成的三个湖泊,被一堵隐没在水中的堤分隔成三个晶莹透彻的山间湖泊。为什么这么细小的水塘在我的笔下却成为湖泊呢?因为这些湖泊在每一个季节都如一面水镜般宁静与安然,把天空、流云,甚至身影、人声,一览无余地留在浅浅的湖泊,令人陶醉。这里也应该有一个美丽的景名:湖泊叠翠。

      在大约二平方公里的木兰溪源头,从山间而下的泉水,经过这三叠湖泊之后,一条已经蓄满水声的木兰溪欢呼着诗与远方,奔腾在山间一条或深或浅的山谷,穿过黄坑头依依不舍的目光,清澈、生动、鲜活、长流,把木兰溪源头所有的鲜嫩的生命之源庄严而又自然地铺陈在黄坑头,叙写在仙游山。

      仁山(旧称大路尾)是仙游山的十六角头之一,是仙游山戴氏最初落脚生活的地方。那是明嘉靖年间,为了躲避山外的倭乱,戴氏先人翻山越岭,来到仙游山,在此筑家垦田,莆阳戴氏也是一脉的书香门第,仙游的戴氏始祖以“公好诗书,心向圣人”,取村名为“仁山”,并以“以至诚为道,以至仁为德”,创建厚德宫于村西。古老的厚德宫或因为历史的风云而变迁过,但守望厚德宫的那几棵百年柳杉树,依然用繁枝茂叶簇拥着千年古道,为厚德宫打开了一面生命灿然。这里应该有一个美好的景名:厚德烟宫。厚德宫和古老的仁山村落,以其天然而又人文的景观为所有人的寻找,留下了美丽的回忆。

      仙游山,夏天最好的去处,不仅仅是仁山与厚德宫,还有那座远卧在山巅的仁山寨。一条通向仁山寨的山路,崎岖、狭窄、陡峭,一条小溪流就在路的这边与那边的中间断断续续,一路上的草木茂盛,一路上的清水细流,一路上的山坡山崖,让人既惊险又惬意。仁山寨并不遥远,从仁山村往上攀爬,大约十几里的山路,据戴氏后人的口口相传,那是戴氏先人为了躲避土匪而开辟的一处安身立命的山寨,些许的艰难与危险那是必然的,不然,如何能躲过匪患的威胁。

      仁山寨的确是一个风景优美的“世外桃源”,那些形似拉萨布达拉宫的古建筑,给予整个山寨无限的生机,或许几十年前为了躲土匪而筑建的瓦屋不见了,只有这座“布达拉宫”的旧建筑足以让我们的心事有了躲避风雨的场所。仁山寨不只是一个美丽的山寨,是一块春耕秋实的山巅平原,是一池碧波荡漾的湖泊。这宁静的有些寂寞的湖,已经装下了半世局促而又压抑的奔波与疲惫。此时此刻,坐在湖泊,倾听山风吹过的风声,是何等惬意,又是何等美好!

      仁山的平原、小溪、瓦屋、草篱竹笆,厚德宫的烛火香烟,古柏簇拥,楠木茂盛,十里山路的蜿蜒,仁山寨的老建筑、湖泊、草长莺飞的夏天,构造了一幅人间美丽的胜景。

      夏天,仙游山以一幅全域旅游的胜景等待着你。

      04

      美丽的仙游山,一直在山间的远处,在心灵的近处,那跌宕起伏的山脉,或高或低的山峰,那层叠的梯田,平整的水田,那三月金黄的油菜花,九月浅红的稻田,一直牵动着每一颗向往仙游山的心灵,牵动着每一双跋山涉水的脚步。

      秋天,在仙游山一定要走一段千年的古驿道。白鹭岭古道是仙游山通向度尾的一条古道,有近五千个石磴铺成的。千年的时间茂盛了山间无数的草木繁荣,迎来送去多少面行色匆匆的面影,千年的暴风骤雨,泛白了一块块在林间里沉默的石块,洗旧了整座仙游山人沧桑的心情。在这条古老的驿道上,他们的先祖曾为了生计,一往无前地走出大山,走出古道,去陌生的远方寻找功名、养家糊口的希望,也有若干人衣锦还乡,驮着一队队瓦片、木料、砖头、条石,归乡筑屋造房。还有一些故人一去不复返,如同飘落的树叶沉没在时间的海洋,无声无息……在这里,古道寂影永远是仙游山一面恒定的风景。

      仙狮山下的仙狮祖殿,面向仙游山的七乡十六角,是眺望仙游山最好的地方。仙狮祖殿背后的山若狮若虎,蕴含着无穷的遐想,也包含着无尽的想象,祖殿的历史足够为打开仙游山的人文留下可以怀念的记忆。仙狮望远无疑是寻找到仙游山最好的风景!站在仙狮祖殿前宽阔的土埕上,只见群山起伏、山林虚掩、瓦屋错落、田野分至。只见丝缕的山烟萦绕在每一个乡村角落的天空之上,那些若隐若现的山村更显得神秘而又美丽,山坡上的森林仿佛生出乳白的烟雾,飘动在半空之中。只见远远的水库或已成为湖泊,放上了所有眺望的目光,清澈的泉水已打湿了秋天的梦幻。

      秋天,是仙游山游玩最好的季节,这个季节的仙游山有众多的风景值得你一游。龙过隔瀑布、观音山、麂翻跟斗瀑布群、银山坑遗址等地,都是自然风景与人文记忆共同构成的景区,为仙游山的全域旅游留下可以驻足欣赏的美景。

      冬天的仙游山别有一番与众不同的风景,如果有一场浅浅的雪花漫舞,那仙游山就像一片雪白的童话世界令人流连忘返。但仙游山的冬天一层洁白的薄霜,那是大概率的风景,足以安下所有流浪的灵魂。

      老屋风情,那是仙游山冬天奇妙的风情,二十座古旧而又沧桑的官宅府第,是仙游山最具文化特色的风景,也是仙游山不可多得的历史风物。在“七乡”中的每一个“乡”,都有明清时期留下的老房子和这些规制特别、门楼高大、门基厚重的府第,构成了仙游山特色的人文旅游资源。那一座座破败的院落,仍不失气势恢宏的建筑布局,两进或三进,中间用天井与廊屋隔开,二三尺高的石阶,几乎都布满了苔藓或雨痕,门当石仍高昂地守卫着破旧的大门,以不同凡响的官本位价值证明主人的身份和社会地位,而户对依旧委屈在逼仄的屋檐下,沉默地诉说着曾经的风光无限。

      郑纪祖屋,是仙游山明代最具特色的官宅。虽然老屋破旧、压仄,甚至不甚“高大上”,但这座典型的具有官方身份的府第,门楼、庭院,三开间宽的主屋仍然有着比普通民宅更高二三尺的地基。因为这里出了个明朝著名的侍郎郑纪,“抱芋上书”的故事传遍了仙游,也传遍了八闽,甚至传遍了大明王朝的朝野,郑纪还是整个兴化府,乃至大明朝主张生态文明的鼻祖,在他致仕的二十多年间,在仙游山、在度尾植树造林,绿化木兰溪两岸的土地,开了生态文明的先河。

      从仁山村穿过茂密的森林,有一条千年的古道,直达山下的木兰溪停顿或缓慢的地方,叫石碑前。在这条长达二十里的古道,有一段古幽、陡峭的石狮岭,是整个仙游山千年的生命线。在漫长的岁月里,一代又一代的仙游山人要走出封闭而又安静的老家,石狮岭是必须翻越的一个山岭,无数的读书人正是来来往往中实现人生的梦想,一步步走过石狮岭。石狮岭古道或已经成为仙游山不可缺少的一个景区,它是深山蜿蜒的古道,它是千年人文的积淀,从中会感悟出无尽的生命哲理。

      在整个仙游山,最让人叹服的是那座百米长的纪氏府第,百廿间大厝,是仙游山的唯一,也是整个仙游县很罕见的。幽幽的古井,高大光滑的旗杆石,既单独建筑又浑然一体的府第,是清代莆仙民间建筑的活化石。据纪氏后人介绍,这是一个姓纪的秀才在清代中期华丽转身,去山外做生意发大财后,捐官纳金,用这个候补官衔的资格创建了这座气势恢宏的古建筑。这座府第的主人还珍藏十二扇屏风,由清朝著名的政治家、学者、书法大家纪晓岚撰写,由此可见这家族的显赫与光荣。

      见贤桥影,是仙游山二十座古厝府第之外最具文化特色的人文景区,从古老的桥墩、斑驳的条石上仍然可以读到创桥者的善心、苦心、热心。木兰溪第一桥,仙游山人不仅把这第一桥的称誉留给见贤桥,而且在千百年来一直用心维护这座桥的天长地久。时间如流水,木兰溪水从这里流过了多少年,见贤桥见证了无数的仙游山人从这里走出,走向山外,走向人生的辉煌。

      仙游山,木兰溪源头,一幅山青水秀的山水画,一部人文积淀深厚的史诗,展开在木兰溪水深深浅浅流淌的土地上,起伏的山脉,陡峭的山峰,悠久的山寨,清澈的溪流,古老的山村,千年百年的老屋,香烟萦绕的古宫古庙古殿,花开花落的田野,叶枯叶荣的山坡……仙游山,一幅全域旅游的生态文明画卷铺陈在时光的封面上。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