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致敬木兰溪

    致敬木兰溪

      □蔡建财

      01

      千百年来,木兰溪水滔滔向东,奔流不息,哺育了仙游东西乡和莆田南北洋,溪水润泽之处,稻谷飘香、万物蓬勃生长。纵观木兰溪流程,木兰溪可分为上、中、下三叠。

      北宋庆历名臣蔡襄《春野亭待月有怀》诗云:“山气郁苍苍,江流去漫漫……”宏大的声音响彻云霄。瞬间,一幅全景式莆阳木兰溪壮丽画卷铺展眼前。

      木兰溪,如同一条巨龙,龙头舞向台湾海峡,龙尾盘在戴云山脉余支笔架山万山丛中,其间,巨龙又生发出无数条支流,形成巨大网状水脉,莆阳水乡由此形成。木兰溪,化水为乳,滋养出“文献名邦”,滋养出莆阳文明;木兰溪,以血为脉,造就了“壶兰雄邑”,造就了文明新城。

      木兰溪源自仙游西苑乡仙西村黄坑里涓涓细流,细流恍若少年郎,过山寨,出山涧,一路欢歌前行,山鸣谷应,其间与其它山寨流出的多股泉水汇合,清流继续前行,一路山花烂漫,一路欢歌不止,行程落差750多米,直至山下,此为木兰溪上叠。

      木兰溪开始流经仙游西苑、度尾等9个乡镇,在城厢华亭俞潭入境,自西向东横贯华亭镇、城郊,行程直至木兰陂,俊秀木兰溪,此为木兰溪中叠。至此,我会联想到,农耕时代的鱼米之乡,河面上舟楫连着舟楫,船工的号子接地连天、此呼彼应着。东来西去的货物,南来北往的客流,木兰溪熙熙攘攘、活力无限……

      02

      海水倒灌、盐碱灼地的年代里,因为溪水淡咸不分,无法灌溉农田,洪水泛滥时又“泻卤弥天”,百姓苦不堪言。

      第一次筑陂,长乐女子钱四娘在木兰溪将军岩(今樟林村)前拦溪筑陂失败;第二次筑陂,钱四娘的长乐同邑进士林从世在前次陂址下游温泉口再度筑陂,又因港窄流湍再次失败。

      第三次筑陂,侯官(今福州城内)人李宏奉命来莆,得僧人冯智日相助,在钱、林遗址上下游间选址筑陂,历时8年终告成。木兰陂建造先后经过3次营建,历时20年,经受两次严重的失败,至第三次建陂始获成功,治水先贤们前仆后继建陂。木兰陂的建成,成功拦截了倒灌盐卤水,驯服了水患,解决了第一个大难题。高空俯瞰之下,木兰陂就像一把密码钥匙,找到这把钥匙,成功将溪水与海水分离。木兰陂就是一座精神富矿,建陂近千年,至今仍发挥着“排、蓄、引、挡、灌”等水利综合功能,魏巍古陂散发着文化遗址古老的芬芳,清清兰溪水孕育了世世代代的莆仙儿女……

      木兰陂建造之后,木兰溪水患仍没有完全排除,水患仍不断,小灾年年有,十年一大灾,水患频发,木兰溪沿岸百姓谈溪色变。1999年第14号台风过境,天降暴雨,海水倒灌,阔口附近河道弯多河道狭窄,旧城区排水设施滞后,洪魔肆虐,溪洪暴涨倒灌入莆田旧城区,顿时低洼地带一片汪洋。洪水过后,我曾参与过梅山街民房清淤,民房地板上留下厚厚的淤泥,水淹过留在墙体上的痕迹清晰可见。

      木兰溪后经裁弯取直、软基筑堤,克服了一个个难题,实现了成功治理。木兰溪终于“变害为利、造福人民”。莆田也结束了城区不设防历史。从此,木兰溪洪水归槽,未再造成重大洪涝灾害,如今,木兰溪流域系统治理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的成功范例。

      “树高千尺不忘根,水流万里总思源。”抚今追昔,无不感慨良多、感恩在怀。如今,沿溪两岸的兰溪公园、绶溪公园、玉湖公园、木兰陂水利公园、九龙谷国家森林公园、九鲤湖水利风景区等铺陈而出,焕发出迷人的魅力,母亲河两岸犹如一幅长卷,健步道上全是健身者矫健的身影,聚焦木兰溪,聚焦母亲河,沿溪两岸高楼大厦接连拔地而起。木兰溪已然成为莆田建设宜居城市、创建美丽中国示范区的流动风景线。

      沧海变桑田,顺应自然的治水之道,治水接力代代相承。裁弯取直,软基筑堤,解决了木兰溪水利第二个大难题。二十载接力,“变害为利,造福人民。”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为民情怀的责任担当,莆阳百姓心中树立起了一座百折不挠的精神丰碑。

      木兰溪畔夜色阑珊,徒步于木兰溪畔公园,如同在画中游,悠悠木兰溪流迂回流淌,昼夜不息。每一次的溪畔行走,都有一种滋润心田的感觉,每一次的溪畔行走,都在用心寻找与母亲河的契合点。

      03

      “感潮段”为木兰溪下叠。“感潮段”连着大海的脉搏,和着大海的节奏。“感潮段”每日涨潮落潮,水势汹涌。“感潮段”里有莆阳人“蒲草丛生、逐水而居”性格,“感潮段”里有莆阳人厚重的人文特性。

      三十多年来,无数次行走木兰溪岸,“感潮段”的潮涨潮落曾引发我许多的遐想。母亲河从源头行至入海口,如同一个生命个体的生长过程,一步一步而来,路途越走越开阔,步伐越来越大,江面逐渐阔朗,直至兴化湾,直至茫茫大海。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木兰溪是九十九座山的三百六十条溪涧的无穷无尽流水汇聚成,木兰溪淙淙潺潺流淌着,最后浩浩荡荡成木兰江、木兰河,最后在入海口,壮阔地融入了大海的怀抱。每一回看到木兰入海的画面,我都会有热泪盈眶之感。只有大海,没有小我。只有汪洋,没有小溪流。想到此,母亲河的形象越来越高大,澎湃声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壮观。向伟大的木兰溪致敬!向伟大的木兰河致敬!向伟大的木兰江致敬!向伟大的母亲河致敬!木兰溪无愧与闽江、晋江、九龙江等其他江流并立于八闽大地之上。

      无数次梦境里,重复出现这么一个画面:一个纯朴、勤劳的莆阳女子,在母亲河边的大榕树下推动着石磨盘……溪水昼夜流淌着。木兰溪啊,赋予了莆阳儿女独特的个性,承载了太多莆阳的深刻人文内涵。

      我看见南北洋平原数十万亩的良田,我闻到一年四季的稻香;我看见母亲河和两岸金黄色的稻田、远处的青山相互映辉;我看见母亲河奔腾而下,滋养万物,也滋养了350万莆阳人的心灵;我看见母亲河不断朝大海的方向一路奔去……

      无数次梦境里,我走过一个个地理名词,黄坑头、半岭村、东西乡、虎啸潭、坝下城、石马村、南北洋、木兰陂、熙宁桥、涵坝闸、宁海桥、三江口、镇海堤……同时,走过每一个河湾、每一个码头、每一个堤坝、每一个桥闸、每一个街村……一路而来,我们抒发着对木兰溪的热爱与眷恋。一路而来,我们歌唱母亲河,歌唱我们新时代新生活……

      沿着先民的足迹,沿着舟楫帆影,沿着河流的方向。木兰溪跌宕起伏的历史进程也是我们个体生命过程的一种印证,个体命运与母亲河、与莆阳大地紧密联系在一起。有了母亲河的巨膀依托,木兰溪畔莆田城发展在加快,日夜增长。在我的心中,母亲河是岁月的见证者,是厚重的史诗,是莆阳文化的厚重承载。

      木兰溪,承载着莆阳历史文化的传承,莆阳地域的精神符号,集聚成莆阳地域个性化文化品质。我们都是新时代的“弄潮儿”,在这个急剧转型的时代,我们都是母亲河里的一朵朵小小浪花,时代的激流里,需要有一种精神特性,需要更多的是对社会的责任和担当,将自己的文化思想、精神追求与母亲河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融入到莆阳人的思想深处,融化成为自己的思想内核、思想精髓。母亲河的伟岸形象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莆阳人砥砺前行、奋发图强……来源:《莆田作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