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西天尾那条汀林沟

    西天尾那条汀林沟

      □陈红姐

    1.jpg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住在西天尾镇周边的人,都知道扁食富在汀林沟旁边卖的一毛钱一碗扁食,特别好吃。而西天尾附近那条汀林沟也有很多故事历历在目……

      上过西天尾小学或西天尾中学的学子,路过汀林桥的应该都知道,当年有条汀林沟就像户外长长的游泳池一样,一年四季都有人下水游泳。特别是傍晚时分,沟里鱼虾成群结队,大胆的男孩全身伏在石头桥上,把头伸出向桥下探望,一群群的小鱼会在清晰见底的水中左右摇摆着鱼尾,它们好似在迎接欢声笑语的小朋友们放学回来……

      小时候,我经常和弟弟坐在沟边洗衣石坎上玩。春天来了,奶奶和邻居们会坐在沟旁石条上给我们讲百听不厌的故事;初夏来临,我们会和小伙伴们跳到水里进行游泳比赛,或潜入水中捉迷藏;秋天水稻收成了,沟水放空后,村里的小孩还会去沟里摸螺抓鱼;冬天在沟边洗衣服晒太阳很暖和,大人没事就带小孩聚在桥头的榕树下谈天说地……

      在我的记忆中,每年春暖花开时,沟边对面都是大人们在农田里忙碌的身影,有割小麦的,有摘蚕豆的,有梨田的,也有些劳力多的人家提前开始插秧了……我和弟弟及小伙伴们放学后,有在家做饭的,有在沟边打水仗的,也有用竹编的“鸡母笼”提着家里的鸡鸭去沟对面的田里放养的……

      到了大暑时节,沟旁边的荔枝树上微风轻轻吹拂着一串串渐渐火红的荔枝。此时,我和小伙伴们会想方设法到树下假装用竹杆抓捕树上的蝉,然后无意中把熟透的荔枝碰掉在地上。如果遇到生产队长巡逻,那就直接跳到沟里潜水逃走,她如果找不到我们踪影,就会对着沟里骂:“天公婆和死仔你们下次别让我再看到……”等她走后,弟弟又会光着身子像猴子一样爬到沟旁边的荔枝树上……

      我们吃了很多荔枝回到家里时,奶奶知道我和弟弟又去沟边偷荔枝,她会出一些和荔枝有关的迷语让我们猜,如果我和弟弟谁猜到迷底,就不受罚或不用做家务。迷语好像是“白肉床,红蚊帐,一个弥来佛躲在里面看。”我知道这是荔枝。“天上一颗星,掉下亮晶晶,大人要去捡,小孩要去亲。”这是龙眼。弟弟笨猜不出来,奶奶就会罚他去沟旁边拾满一粪箕猪屎才能回家吃饭。我不听话时也会被奶奶罚去拾猪屎,如果肚子不饿心情好,我会在沟边旁边玩水边等猪拉屎。如果在家被奶奶打了又罚我出来拾猪粪,那我就会很生气地用拾猪屎的竹片用力敲打猪屁股,看它拉不拉屎,难道它不知道我要捡猪粪积农家肥。

      立秋季节来临之际,从石盘水库流到汀林沟的水经常会涨到路面上,喜欢玩水的伙伴们,放学回来总要挽起裤腿尽情地嬉水,我有时还会和大人去沟边踏水车让沟水流到田里去灌溉,任务完成的好,大人就会让我去沟边追逐蜻蜓和蝴蝶……

      到了晚上,我们几个业余小演员,吃过晚饭后集中在沟边的乘凉石条边。我头发长扮演李铁梅,和我同龄的玉烟扮演李奶奶,个子比较高大的吓芳表哥扮演李玉和,一场自导自演的《红灯记》经常会引来沟旁边的男女老少和乡亲们围观。

      冬至过后, 特别是快过年时,村里人扫巡后,会把更换的衣物和积满灰尘的家具搬到沟旁边去清洗。到了大年初一,老人们又会坐在沟旁边的榕树下猜这是谁家的女儿回娘家,那是谁家的儿子从部队回来了……乡亲们互相嘘长问暖的笑声和喜庆祥和过大年的炮竹声总是久久回荡在童年的记忆中。来源:《莆田作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