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莆田:历史研究之乡

    莆田:历史研究之乡

      □林劲松

      历史研究富有架桥修路功能。在中国历史上,莆田进士多,名著多,历史名人多。在这里,人们勤奋好学,历史研究成风,不论是官是民,无不是如此,称得上是历史研究之乡。

      首先,在宋代,蔡襄称得上是个历史研究优等生。《宋史》说,《宋史》说,蔡襄是天圣八年(1030 年)进士,为西京留守推官,馆阁校勘。1036 年,“范仲淹以言事去国,余靖论救之,尹洙请与同贬, 欧阳修移书责司谏高若讷不言仲淹之非辜,由是三人者皆坐谴。襄 作《四贤一不肖》诗,都人士争相传写,鬻书者市之,得厚利。契丹使适至,买以归,张于幽州馆。庆历三年(1043 年)仁宗更用辅相,亲擢靖、修及王素为谏官。襄又以诗贺。三人列荐之,帝亦命襄知谏院。”(《蔡襄传》)

      那时,蔡襄才25岁。面对国家危在旦夕,他心急如焚。于是,他写了《四贤一不肖》,公之于众,誓与祖国共存亡。所以,蔡襄是宋朝的大功臣。

      蔡襄这一招令人叫绝!作品一箭双雕,既批判了高司谏,又敲了当朝宰相吕夷简一下,还拉了宋仁宗一把。这是因为维护廷议制度,确保群臣议论国家大事正常运行,是谏官职责。吕夷简身为宰相,竟然搞一言堂,破坏廷议制度,却没人管,所以,这是谏官失职,工作没有地位,应该问责。在那时,高之所以犯错误,是因为在刘太后“垂帘听政”时,吕宰相长期独断专行,谁也不敢得罪他。刘太后死后,吕江山易变本性难移,继续破坏廷议制度。所以,批判高实际上是敲吕,清算吕,一箭双雕。当时,宋仁宗身为东京天子却被人架空,大权旁落,腰杆子硬不起来,所以蔡这一炮是拉宋仁宗一把,帮了大忙。不打不相识,他两人友好关系正是在这个时候建立起来的。你说蔡襄怎么会有这一手?显然是历史研究让他在对敌斗争中拥有聪明才智和豹子胆。

      其次,在宋代,湄洲墩港口经济繁荣,连那里的神女祠也闻名天下,1123年宋徽宗赐额“顺济”,很不简单。所以,这里的农工商都称得上是历史研究优等生。

      究其原因,时代不同了,种田既要研究现状,也要研究历史,去老祖宗那里请教。这是庆历新政、王安石变法深入人心一大标志。这是因为这些社会变革再好,也还是纸上东西,能否变成现实,却完完全全依靠全体人民的共同努力,去实现,湄洲墩人更是如此,要把港口经济繁荣起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说到这里,有的人可能不赞同,认为参与历史研究的人不多,宋朝郑樵、明朝柯维骐还差不多,他俩才是莆田历史上历史研究优等生。我却认为,有数量才有质量,有广大的人民群众基础,杰出人物才会诞生;因为莆田是历史研究之乡,所以才会出现郑樵、柯维骐这样的大手笔。

      而且这两人和蔡襄相比,他们都有精忠报国雄心壮志,但是嘉靖二年(1523),柯维骐得中进士,授 南京户部主事,未赴,辄引疾归。张孚敬用事,创新制,京朝官病 满三年者,一概罢免,柯维骐亦在罢中。从此以后,他谢绝宾客, 专心读书。

      郑樵呢,则因为1125年12月底乱臣贼子兴风作浪,宋徽宗被迫禅让;紧接着,蔡京被打成“六恶之首”,白色恐怖笼罩神洲大地,只好选择当“隐士”。在那时无独有偶,林国钧,即回年,也是如此。后来他俩人,郑樵是宋朝著名的历史学家,林国钧则是著名的乐善好施者,建桥修路办学校,英雄自寻用武之地。人生道路就是这样,崎岖不平,不那么好走。谁都希望心想事成,一帆风顺,马到成功,但是,客观的现实却不以人们主观意志为转移,实现远大理想,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从中也可以看出,称莆田是历史研究之乡,是因为在莆田,历史研究成为了英雄们自寻用武之地的“贴心人”,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

      更重要的是,在莆田,不论是官,是民,许多人都喜欢动脑筋,摇笔杆,写文章,把自己研究历史的点滴体会整理出来,贡献给祖国和人民。所以,在历史上,莆田历史文化遗产丰富,名著多。

      改革开放后,党中央出台新的文化政策,双百方针得到了贯彻执行,中国史研究焕然一新。人们思想大解放,新观点、好文章不断出现。在今天,建国70多年中国社会科学所取得成就是不是喜人?这是有目共睹的,仅仅是我们莆田,我就觉得改革开放以来,宋史研究异军突起,研究队伍阵容壮大,专著多,具体人名字我就不提了。这就是建国70 多年莆田社会科学所取得显著成绩。莆田作为历史研究之乡,我们今后应该继续努力,争取更上一层楼。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