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遇见苦竹

    遇见苦竹

      □许涓

      唐会昌年间,千灵法师背着厚重的行囊,从河南嵩山少林寺出发,云游四海,徒步几千里,寻觅归隐之地。无意间来到莆田九华山下,抬头拭汗间,环顾四周,突然,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这里地僻山幽,苦竹丛生,花落叶败,杂草蔓长。他顿时悟出慧能师父在他临行前给的偈语:“逢苦即住,遇竹且居”。

      千灵法师决意创建苦竹寺,然此地有山魈作怪,千灵饮铁针斗法,山魈遁入九华山顶,化成燕子钻进山洞。从此,在九华山下,多了一座窄小幽深的苦竹寺。

      苦竹,是一种丑竹,从竹笋幼竿,到竹鞭竹节,皆寒苦。《齐民要术》云:“竹之丑者有四:曰青苦、白苦、紫苦、黄苦”。苦竹,实能攘尽天下竹之极苦。世间之灵物,多以艳娱人,以甘悦人,少以素示人,以苦自居。世人都盼“苦尽甘来”,而苦竹,不住富贵之庭院,不居世间之喧嚣,在荒僻处以清苦自守,苦尽一生。

      千灵法师遇见苦竹,似陶渊明遇见了菊,周敦颐遇见了莲。从物的品性可以窥见人的心境,千灵法师或许正在遭遇一场苦的捆痛,他在世间被拥挤得无法呼吸的魂灵在这里得到安放。从此他开山辟林,种兰植竹,晨耕晚植,挖掘出一条自我救赎的活路。

      历史没有留下这位开山鼻祖千灵法师的痕迹,我也没有见过千灵法师的画像,但我猜测,从气质上,他应该像沉郁顿挫的杜甫。恰好杜甫也写过《苦竹》:“青冥亦自守,软弱强扶持。味苦夏虫避,丛卑春鸟疑……”从苦竹中,寄寓了他为人世疏弃的感伤。苦守僻世的高洁把同朝代的杜甫和千灵法师的际遇联系一起,古竹的秉性和寒士的品性通融神会,我们不难嗅到,机缘巧合下,不经意透出历史某处寒士们的艰难处境下的性情高洁。

      竹林为隐士提供了最闲适的栖居之所,据说明朝建文帝在朱棣进京后剃度为僧,也曾落脚于此。还有智慧豁达的正参法师,一代又一代的隐者逸士在竹篁的荫佑下渡过了心灵的劫难。他们与东晋时期的竹林七贤不同,这些竹林逸士们并没有在苦竹寺里饮酒沉沦,千灵法师将苦竹寺建成一座前有庭院,后有花园,旁边还有几畦菜地,几座厢房的寺庙,寺前院后,青松翠林,茂林修竹,潺潺流水,一片生机。透过飒飒飘摇的竹影,我仿佛看到,虽受摧折,却不取悦世俗,隐忍宽厚,坚守操守的高逸之士们傲然伫立眼前。

      “住进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和湓江一样的苦竹之地,原本偏僻潮湿的西天尾下垞村,有了苦竹寺,并没有增添多少的烟火气息。因为这里,原本就是不需要被打扰的禅寂。苦能解清毒,居苦之人,渴望解去一生贪恋红尘的蛊毒。禅师们每日打坐念经,早课修行,恍然抬头,世间已千年。

      没有经历过悲苦的人,无以谈苦。正像苦竹寺本身,几经兴废,在大灾大难面前,它镇定自若。

      都说苦竹寺文人荟萃,笔墨风流,有清代杨舟的花鸟走兽,有释净庭法师的行草书法,僧人许维凯的人物素描,也有江春霖的笔墨幽香,林金定的手迹真传……东西厢房的收藏,贯通古今,铺垫了苦竹寺的千年历史底蕴。今天,一个庚子年的初秋,我也有幸应邀目睹一场书画笔墨盛会。艺术家们雅兴即发,泼墨挥洒,笔走龙蛇,行云流水。内容和风景相似,思想和意境吻合。

      我寻了半日,象征苦竹寺历史的碑记石块和马槽已被藏了起来,寺庙的东边,是一座禅房,还有几片菜地,能闻见淡淡兰香。东厢茶室的门口,摆满了多肉盆栽,有子持莲华、蝉翼玉露、玉龙观音、雅乐之舞……一棵棵如打坐的佛,如念经的僧。多少世事灰飞烟灭,化为一缕云烟;多少人历经沧桑,归来内心仍是安然无恙。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苦为境,可以明心智,以竹为居,可以解愁苦。

      遇见苦竹,也是遇见内心深处的自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