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中秋拜月怀旧

    中秋拜月怀旧

      □陈文銮

      时光匆匆,又快到八月十五中秋节。经历过不同的年龄段,总有对过中秋节日的不同感受。人间有千种的感叹,也有万般的祝福。

      去年中秋节,驾校放假一天,学员没来驾校练车,想想,我还是回老家过节吧。山间村庄古树犹存,松风竹韵,环境清幽,令人怡然悦胜的胜境。我老家村庄,历史上有宋代史学家郑樵、又有书写《巩溪诗话》十卷被录入《四库全书》的宋代诗人黄徹等历代文人,曾经在此栖居写作,拜月饮酒;这里,有草木的气息,朴实里有几分认真……风和树叶在交谈,月光和涧水在交谈,万物都在各自地欢呼、自由地荣枯,生活中无尽的痛苦、悲伤都可以和明月诉说、陈述。临离城区,去超市买了月饼、水果、酒水等,不经意之间,想起曾经在一家单位上班时,知悉单位附近有一座莆田唯一的供奉月老神明的月老祠,便多买一份供礼品,先去拜拜,再回老家。我眼看月老雕像神态,似乎面上略显一丝笑容。月老祠的正对面也有一座小神祠。离开公园开小车经过从前原单位大厦门口,眼望我曾经的宿舍就在三楼南则,此时,心酸之感倍增……

      十二年前的中秋节,母亲已经去世了。那个中秋节,我在上班时,与人发生纠纷,年高87岁的父亲没有心情过好中秋节,他花钱请律师为我作辩。数个月后,他脑血栓突发,闭上双目离开我们,再也没有回来了。父亲年轻时,是一名闽中游击队员,新中国成立后,他在莆田工作。经历过战场上血雨腥风的人,总是注重与家人的团聚。每到团圆节,父亲总是回家。那时,交通客运莆田至新县镇的班车,每天只有上、下午各一次,客运汽车站班次按时发车。中秋这天,我都是提前沿着村庄小路跑步3里路程,至村外的公路客运停靠站,等待父亲乘坐的班车,帮父亲拿行李,跟父亲走一段回家的路。晚餐时一家人围成一桌大团圆,吃月饼、尝山里白粿,品味板栗炖猪肉汤,赏月,听母亲讲动听的中秋故事,在明月下,我诵读起古诗词,徜徉在诗意般的童年,天伦之乐融融。母亲年轻时毕业于莆田咸益女子中学,勤劳又有文化素养。每年中秋节,母亲总给我们做一道菜,即用她耕种收获的大米,经自家石礳上磨成米浆,使用山里的柴火灶具,深山纯净的泉水,采用她耕种收成的花生经压榨成品花生油和绿色青菜,再添加父亲从城里带回家的新鲜海蛎、海虾肉等调味品,所做成锅边糊,真是可口好吃。母亲去世后的十多年时间里,我们过中秋节,再也没有吃到那种美味纯香的锅边糊了。

      夜幕降临,明月初升,自家楼房四层露天阳台,是临时拜月祭坛。搬来一张八仙桌,排好供礼品。明月从东方的天空越上夹際山巅峰,露出明亮、丰满圆盘,冉冉升起,又穿过层层云峰,挂在半空,洒下柔和的光网。此良宵美景,酷似是一幅人间美丽的山村画卷,给人们以无限遐想和美好祝愿。远山青,月华明,举杯邀明月,天涯共喝彩。我手持酒杯凭栏眺望,口诵宋代苏轼《水调歌头》词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默默伫立,黯然神伤,思念亲朋旧友,天涯共此时,你们在哪里?

      此时,已是深夜,村庄周围的灯光渐次熄灭了,四周无声,远处山头,一片澄明,这么美好的中秋月夜,不就是归来的温馨和快乐吗?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