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诵旗袍

    诵旗袍

      □游荔生

      天妃路,妈祖的路。秀屿大道,迷你的天妃路,旗袍的路,摄影家的天堂。已是霜凝更雨湿,春其渐起但无痕。我是秀屿大道的三月烟雨,一伸手将旗袍风景揽进怀里。我是妈祖扇,摇起风情万种的天空,把美折成青鸟,飞越唐风宋雨,飞入旗袍微笑。来吧,旗袍花!柔情的风吹你脸,如丝的雨润你心。《八股诵》封面,旗袍秀,房地产广告需要你!

      旗袍花!你是杏花深处的背影,曼妙玲珑,把简约的光阴打动;我是你猫步时的一回眸,在平仄中,找寻纯真与大美。漫漫秀屿接远天,濛濛细雾湿轻烟。桃花在春天亭亭卓立,任由十二瓣的香脉贯穿风起云落的情怀,只为明了,盈盈泪可湿过浪漫的旗袍?春衫湿到明天雨,一梦觉来秀屿莲。公园里白莲,随风摇曳荷塘月色,只问你可否采撷我玉洁冰清的热情?

      夏天,我想乘六月狂飙,去触摸天空那一抹浅蓝,如搏击长空的雄鹰,似勇敢无畏的海燕,让是非幻化成过眼云烟,扣舷独啸歌一曲行路难,让不屈的豪情化为济沧海的云帆。秀屿大道的夏天,展示旗袍秀和房地产广告的梦想。归途检点物华非,黛色随风上柳枝。我搜索一段“小苹果”经典,我嗫嚅着《hello,台湾》的八股诵。

      “小苹果”旋律中,我是轻抚一生情妄的箜篌,为旗袍花弹奏宋朝的琴弦,弦声浓,心思重,遥听水中花。绕梁不去的氤氲,是《hello,台湾》娉婷的馨香。缓歌天妃路,窈窕旗袍诗。物换星移,静静守候,花开花落,月缺月盈。惟愿: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共。低眉:筝一曲高山流水,伴你听悠悠天籁,共赏那片片芬芳。

      秀屿大道,有一种脚步,起落间便描绘出百媚千红;秀屿大道,有一种声音,抑扬顿挫时已勾勒出新时代的风采。啊,旗袍!啊,八股诵。你可曾知晓,我是怀揣着怎样的温情,编织着惟美的人生诗篇。猫步路皆湿,大道日半阴。我用尽心底光辉,默诵缘的眷顾。可相思千年的泪水,终归染透霜林。千年之后的秋夜里,我怅然若失。诗悠悠,情幽幽,梦里飞花思不休。

      秋天,我在秀屿大道,梦与醒的边缘,穿越岁月的浮云,回忆踏过秋的脚步,清影悠悠,无声无息。猫步踏上光犹湿,月照西来一片心。湄洲湾的涛声依旧,荡碎了我皎皎如月的目光,荡碎了纯洁而哀婉的情怀。明日天边一回首,凉风吹来秀屿秋。旗袍,岁月深处的一抹嫣红,在烟雨红尘中风情万种。旗袍,云水禅心间的一抹珠锋,了了几笔勾勒出一帘幽梦。

      美景旗袍出,冬阳也争艳。冬天,我明白为什么会有许多人直奔天妃路,去湄洲岛。湄洲岛是可以洗涤灵魂的,像母亲接纳来自远方的孩子,不问你来自何方去向何处,给你安宁和抚慰。人的一生在路上,不停的寻找和期待。尘世间,谁不是一只小鸟,飞着沉重的翅膀。秀屿大道,旗袍路,可以放下滚滚红尘中的负荷,请跟我来,自由自在。

      优美的颈,千变的领,遗失的梦,星星点亮的笑容,静静把流年倾听。旗袍花是秀屿港口别离时深深的叮咛,是浮光掠影中翻出的一角晴空;是软玉的人生,娇花照月的梦。走进冬天,我想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没有独钓寒江的孤寂,只有天地为证的肝胆。冬日,我把旗袍运作进《hello,台湾》,轻摇成期秀屿大道飞舞之恣,在依旧瓦蓝的天空,回旋海鹰的舞蹈。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