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旗之袍

    旗之袍

      □游荔生

      风破绮霞祖庙出,人歌春叶岛花飞。执一程春月我播洒湄洲岛春的梦想,当鸽子在蓝天上快乐的飞翔,当幸福的歌声像风一样的在手指间流淌,旗袍的春天是烟波荡起的和风,催开的绿色的雨雾,是妈祖庙响起的悠悠钟声,启开的“hello。台湾”的两岸花朵。

      清脆的海鸥的鸣叫,正呼唤我心底,我不知应该歌唱什么。春曲从心里悄悄涌起,我能看见那蓝蓝的天空。旗袍的春天,我爱你。一春梦雨常摇扇,吟浪和风诵乐多。“hello。台湾”吟唱的浪花,唤醒我沉睡的朝阳,彩霞千里涌动的虔诚春潮,翻滚天涯海角的承诺,将大海的随心琴弦奏响。

      墨云含雨江空蒙,岛屿细琐连烟空。拥一份夏热我尊享生命涌动的夏日激情,当天色收尽波涛汹涌的盛宴,当晨钟拂过风平浪静的海面,旗袍的夏天是最自由的风姿,踩着的新一轮阳光的阶梯,是妈祖庙素净清晨中生长的愉快小草,步入夏日的幸福门扉。

      湄洲岛,唐诗里的轻歌曼舞,宋词里的低回缠绵,水中花散文里的一咏三叹,日日轻吟浅唱在我的梦里。旗袍的夏天,我爱你。六月湄洲百里晴,千帆一道带风轻。“hello。台湾”洗礼的坚韧碣石柔美靓丽,昂起圣洁的头颅亲吻热烈的潮头,张开有力的双臂,将你从未褪色的蔚蓝拥入怀里。

      妈祖蓬岛花无限,八月银河路更长。望一川秋水我沐浴岁月的灿烂与辉煌。当宁静寥廓的天空从清爽的风中醒来,当锦绣广袤的大地弥漫着菊花的花香,旗袍的秋天是踏着如歌的节奏,迈向庄严的时钟脚步,是一面横扫苍茫猎猎飞扬的旗帜,开启了东方的新纪元。

      诗词歌赋描绘不尽你的辽阔壮观,起舞弄影媲美不了你的美丽自然,挥笔落墨只为你——啊,旗袍!旗袍的秋天,我爱你。岛月不知我心事,秋风空落眼前花。皎洁的月光,将我带进酣睡的梦。一轮明月牵动美丽的潮汐,满天星斗倾听大海的诵读,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妈祖飞过传闻后,蓬岛移来想像间。藏一片冬雪我静寂生命的云水年华。当海藻一样深情的思念缠绕着台湾,当一截书签拆不断历史的书页,旗袍的冬天是涛声依旧的赞歌,放飞年华烂漫的畅想,是一朵浪花招展的女神的大气磅礴,是一片徜徉的云展示的壮丽山河。

      ——啊,旗袍!喜悦的经典,醉人的诗篇;前进的方向、壮丽的启程。旗袍的冬天,我爱你。暖日映岛调正气,东风入树舞冬寒。“hello。台湾”的小船,载着火红的夕阳。绯红沙滩上的每一颗沙粒,脚下的缠绵,浪漫了一串深深脚印。彻夜难眠的海浪,只为等待“hello。台湾”的心迹。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