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一条“妇唱夫随”的支教路

    一条“妇唱夫随”的支教路

    1.jpg

      祖国西部,承载着党和国家的深切关怀;万水千山,融入了闽宁真挚情意。在年复一年、初心如一的“闽宁对口扶贫协作”中,流传着一段夫妻俩先后赴宁夏支教“爱心接力”的故事……

      2001年8月,莆田市涵江区塘头学校教师郑永玉远赴宁夏,来到六盘山脚下的隆德中学开展支教工作,那一年,她的女儿仅有两岁。“每次电话中女儿哭着闹着要妈妈时,我都感慨万千,心里什么酸楚滋味都有。”虽然有千万个不舍得,但是作为莆田市第三批援宁支教队中唯一的女教师,郑永玉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郑永玉所在的中学有学生2000多名,水龙头却仅有一个。“当地年平均气温只有4.5摄氏度,‘六月飞雪’在那里是真实存在的,早上晴空万里,下午就有可能大雪纷飞。”虽然环境恶劣、条件艰苦,但当地学生对知识的渴求,令郑永玉动容。“记得有一个晚上寒风刺骨,我路过静寂的校园,教室里已经熄了灯,而在教室外昏暗的路灯下,我发现有好多位学生仍打着赤脚在温习功课。与现代城市里的孩子相比,他们没有名牌球鞋,没有自行车,没有电脑,没有汉堡薯条,只有土豆和馍馍,只有对知识的渴望和满腔的学习热情!”

      到了隆德中学后,得知学校高中部英语师资力量不足,她主动请缨,担任高一年级两个班级的英语教学。匆匆安顿了食宿,虽然还没适应当地的气候和环境,她就迅速进入角色。凭着对教学的尽心尽责和对学生无微不至的关怀,郑永玉和当地学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2002年春节,返乡过年前,学生们追问:“老师,年后你还会来吗?”,郑永玉开玩笑地说“不回来了”。得知这一消息后,学生们当场哭了。临行前,两个班级一百多位学生集体为她折了千纸鹤,上面写着满满的祝福。“当我接过那装有百来只千纸鹤、百来份祝福的玻璃瓶时,心中有种想哭的冲动。那一只只振翅欲飞的千纸鹤,是孩子们一颗颗跳动的热情友善的心;那一句句各不相同的祝福,是为人师者最大的精神财富。”郑永玉说。

      2001年国庆假期,郑永玉的爱人陈奇峰把女儿安顿好后,匆匆踏上北去的列车。在宁夏隆德,亲眼目睹寒风中妻子消瘦的身影和脸庞上的团团“高原红”,目睹校园里孩子们啃着冷馍馍专心晨读的情景,陈奇峰百感交集,他终于理解了妻子的选择。

      2003年8月,妻子从宁夏支教回来仅一年后,陈奇峰毅然接过妻子的“接力棒”,成为莆田市第五批赴宁支教队的一员,赴宁夏西吉县一个偏僻乡镇的回民中学──白崖中学开展支教工作。当时很多亲朋好友都问他说:“你妻子刚刚回来,你又要去支教,你们的家庭还算一个完整的家吗?”“支教又不仅仅是你们夫妻俩的事情。”……但是,心意已决的陈奇峰在妻子的全力支持下,义无返顾地踏上了服务西部的新征程。

      尽管在出发之前,陈奇峰就有了克服困难的充分思想准备,但身临其境,现实远比想象的还要严峻得多。因为水土不服,他一连几天腹泻不止,可是仍然一边服着从家里带去的备用药,一边坚持硬撑着上课。学校师资紧缺,他主动请缨,跨年段兼任初三和高一的英语教学。学校教室都是简陋的单层平房,一遇下雨就四处漏水,他和学生就搬着课桌与雨水“打游击”,从没误过一节课;10月份后,西吉已是冰天雪地,教室里没有暖气,他就领着同学们围着火炉上课;大雪封路,无法购物,他就陪着孩子们啃馍馍、吃洋芋……

      正当陈奇峰以苦为乐,全身心投入教学工作之际,一个电话传来噩耗——他母亲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了。其实一个多月前他母亲就病倒了,但怕影响他的工作,一直交代家人瞒着他。“自古忠孝难两全”,那天下午,他擦干泪水,如同往常一样准时给学生们上课。

      当地经济落后,屡有学生因贫辍学。当他走村入户家访时,孩子们纷纷袒露心迹:“我们要读书,我们不当放羊娃”。倾听着孩子们的心声,陈奇峰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寒假回到家乡,他放弃难得的亲人团聚机会,举办“一样的年龄,异样的命运”主题图片展,召开“一点一滴总关情,扶贫济困功无量”主题报告会,积极倡导开展“情系西部”捐资助学活动,募集的爱心款全部用于资助当地十多位失学孩子,圆了他们的“读书梦”。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那些在宁夏支教的日日夜夜,直到现在仍让夫妻俩难以忘怀。如今,身处莆田的陈奇峰和郑永玉,每每走进教室,不经意间都会想起千里之外高原地带的那道亮丽的风景线,那儿也曾有着他们的学生……晚报记者 吴林玉 陈开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