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古村雅韵今犹在 老街旧巷话乡愁

    古村雅韵今犹在 老街旧巷话乡愁

      □翁志鹏

    1.jpg

      民居大门

    2.jpg

      老民居

    3.jpg

      方信孺故居

    4.jpg

      石碑

    5.jpg

      迂回曲折的小巷

    6.jpg

      古井

    7.JPG

      巽离宫

    8.JPG

      黄仲昭的“读书亭”遗址

    9.JPG

       人工湖遗址

    10.JPG

      霞皋新村

      霞皋原始村名叫“下坊”,后改名为“下皋”,明代理学名臣、地方志专家黄仲昭在该村居住时,改名为“霞皋”至今,其意为紫霞山下,木兰溪畔,一处水边高地。由于霞皋村原始地貌酷似一条卧西朝东的大鲤鱼,极像八卦太极中的“~”形。塘尾是鱼头,后汉、塘东、庙前至下间观音亭一线是鱼脊,草尾至大岑顶是鱼尾。村庄周围有一环由木兰溪、西埔坑、苦溪、下埔坑连成的天然水系屏障,故史称“鲤鱼穴”“八卦胜地”,村中的精一堂与石霞堂就像一双鲤鱼的眼睛,日夜注视和守护着乡民。据当地老人介绍,在霞皋村的后汉、社后、汉巷“鱼腹”地段都曾挖出黑色且大小均匀的小颗粒,神似鱼卵,历史上无论发多大的洪水,一线“鱼脊”从来没有被淹没过,很是神奇有趣。

      龙汲九潭沙出浪,虎腾三岛石朝天。霞皋村南与九龙山隔溪相望,山上九条山脊像九条巨龙盘踞,每逢大雨时,山涧径流恰似九条巨龙奔腾,当地人称为“九龙朝驾”。在当地村民口中,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个故事,相传九条龙经常下山进入木兰溪戏水,腾浪翻沙,天长日久,山下便形成一潭,被村民称为“九龙潭”。“以前在潭边原来有一块大盘石,盘石上怪石林立,有三根约2米高的石柱,直指蓝天,景色非常壮美,但由于历史等种种原因,盘石被炸毁。而村子北面的石斗后有座虎形山,大家称之‘虎头山’,似猛虎拱卫,守护着全村的安宁。在村的周围原有七座小山墩,似‘七星伴月’朝向村中心。”当地老人林加苍告诉记者。

      “我们村就是‘八卦村’,也是‘迷魂’村,如没有村里人带路,很多人都会在村里迷路的,以前很多商贩进村后就找不着北,一直在村子里兜圈,就是走不出去。”采访中,村民郑金祥笑着说道。

      三水环绕,七星伴月。相传,霞皋村的八卦式布局最早出现于宋代。“八卦村”的整体布局是以巽离宫(当地村民俗称“大宫”,由于该宫面朝八卦中的巽、离,故称“巽离宫”)为中心,继之开挖内沟,内沟以七个月牙形的大池塘组成,再用沟渠把周围的淈串连起来,环绕巽离宫一圈,形成“七星伴月”的独特奇观,外沟则是以八个人工挖掘的湖泊为主,同样用沟渠把外围池塘连起来,造就了第二环水系。外围即是西埔坑、苦溪、下浦坑与木兰溪相通,自然形成的第三环,构就三水环绕的佳境。同时,修建八条主村路,呈放射状四面八方展开,民房层层叠叠逶迤向外延伸,千姿百态,纵横交错,组成了99条巷弄,并配套有99口水井。霞皋村的每条巷路迂回曲折,长短、宽窄不一。形成巷中有路,路中有巷,似通却闭,似断却连,虚虚实实,变化莫测。在第二环与第三环水系之间,当初则建有汉巷、下间路、度下等八座石桥跨沟连路,近千幢民居鳞次栉比。

      村民方秋泉告诉记者:“霞皋村建村至今有近千年的历史,村中的巽离宫、积厚堂就像一对太极阴阳眼,以前还有四座镇邪塔和四个烽火台遥相呼应,那个时候如果可以从空中俯瞰,绝对是一幅严谨、逼真的八卦图腾,整个村庄构建气势恢宏、惟妙惟肖。”

      采访中,一路与记者同行,并充当向导的霞皋村村支部书记方俊武告诉记者,其小时候经常听村里老人介绍,四个烽火台具有通讯、报警的作用,要是有土匪欲入侵村子,烽火台上值更的人就可以点燃烽火,看到烽火后,村民们便迅速赶到八座石桥边守护,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即便有部分侥幸进入村中,也会陷入八卦阵中,无法找到出村之路,以此来确保村民安居乐业。

      得知记者采访,很多村民热情地向记者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关于霞皋村的历史和传说故事,在村民们的讲述中,记者了解了该村曾建有四座镇邪塔的故事。原来由于霞皋村属于“鲤鱼穴”,而在该村不远有个陈头村是属于“鳄鱼穴”,在古代两村相争时,霞皋的村民们担心“鳄鱼”会吃掉“鲤鱼”,便在村中的桥顶、港鼻尾、港路、塘尾园顶分别修建了四座宝塔,用于镇住“鳄鱼”,只是由于年代久远和历史的变迁,如今那四座塔也早已消失无踪。

      “霞皋村可谓是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不仅人才辈出,也深受许多文人雅士的喜欢,南宋名臣方信孺就是出生在霞皋的代表性人物之一,此外,明代理学名臣、地方志专家黄仲昭就曾在霞皋居住、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现在村里的紫霞堂就是黄仲昭曾经读书的地方,还有铁面尚书彭韶也是葬在霞皋……”村民方玉芬一脸自豪地说。据村干部彭清介绍,该村共有方、林、郑、彭等十八个姓氏,目前该村的彭姓人家就是当年彭韶葬在霞皋后,留下来守制守孝的彭氏后人,并在这里繁衍生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发展,如今在霞皋已很难直观一窥“八卦村”的真容,整个老村里已鲜有村民居住,与临近福厦路新村的车水马龙、高楼耸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穿梭在老村的小巷里,远离了外面世界的喧嚣,就像穿越在那个刀耕火种的时代;此刻,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一般,周围安静得令人都不敢大声说话,好像生怕惊扰了古人的美梦;跨过一道道布满岁月痕迹的大门,迈进一座座老宅子,让人有一种探寻古人挑灯夜读、秉烛夜谈的感觉;用手轻轻抚摸那早已斑驳的老院墙,那些曾经的历史仿佛触手可及。

      老村,就像是一位历尽沧桑的老者,无需多言,它需要你静静地去品味,它那辉煌的历史和文化,需要你用心去感受它那一个个神奇的传说和动人的故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