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木兰溪水 千年文脉

    木兰溪水 千年文脉

      □文/黄国华 图/王栩

    1.jpg

    2.jpg

    3.jpg

      木兰溪源远流长,积淀了丰富的莆仙古今文化,在莆仙溪流文明史上拥有重要地位,是莆阳“溪流文化”“水利文化”的代表作,莆仙人需用历史的视角、敏锐的眼光、理性的思维去探索木兰溪文化的瑰宝,谱写木兰溪文化新篇章。

      莆田历史悠久,至五代十国末期,连年战乱,兵匪骚扰,割据莆仙山区林居裔势力曾一度兵临泉州城下,州城几乎为其所破,到宋太平兴国四年(979)才被征服,宋太宗“阅《游洋图志》,念游洋地险,欲以德化之”,遂决定在游洋设县治,取名“兴化”,寓“兴德化民”之意,并置兴化军,统辖兴化、莆田、仙游三县,元朝称“兴化路”,明清称“兴化府”。故“兴化”成为莆田、仙游的全称。

      为啥为“莆阳”,古书有云:“水北为阳,山南为阴”,我们以兴化地理环境来看,莆田位于九华山之南,湄洲湾之北,恰好南面大海,北靠丛山,故雅号为“莆阳”。

      莆田境内的山脉为闽中戴云山山脉的一个分支,其山大部分分布在西部和北部,形成重山与丘陵(高丘陵)地带,全市地势从西北向东南倾斜,溪流基本是随山岩涧峡而流,境内溪流有木兰溪、延寿溪、萩芦溪三条,其中木兰溪为最长的!

      木兰溪发源地有三种说法,其中一种说法为可靠的,就是发源于仙游县西北部与德化县交界处西苑乡呈头隔,自西至东横贯仙游县,绕过重重山,冲出条条谷,集合大小溪涧三百六十多条之水,进入莆田城厢俞潭,汇纳濑溪而东行,东至涵江三江口,终注入兴化湾。木兰溪长达105公里,流域面积1832平方公里。

      木兰溪被称为莆田的母亲河,她的历史进程中传承文化主要有妈祖文化和木兰陂文化。?

      一

      妈祖出生于宋建隆元年(960),与北宋建国时期(960)相合拍,真正妈祖信仰应该是163年之后开始赐封,受到朝廷重视。妈祖赐号褒封共36次,在莆田境内得到朝廷褒封有13次,头九次赐封都在木兰溪中下游一带,也就是在木兰溪入海处一直延流上溯到白湖阔口村的顺济庙,在这一带是妈祖文化信仰最早传播地。在宋代有影响的主要妈祖庙即圣墩庙、江口庙、白湖庙、湄洲庙等,它们分别得到了当时朝廷多次封赐,并有力推动了妈祖早期信仰的发展。

      妈祖信仰虽然起源于湄洲,但使妈祖第一次得到朝廷封赐是在木兰溪入海处圣墩庙。时间是在宋宣和五年(1123),位置在木兰溪下游三江口附近的圣墩,赐封庙号为顺济。赐封原因为“保佑路允迪等使高丽(今朝鲜)”安全归国。

      第二次,时间是在宋绍兴二十六年(1156),记载了皇帝出巡京都四郊,祭拜四方山川诸侯,妈祖也列入祭祀范畴,妈祖被封为“灵惠夫人”,首次封为“夫人”地位,地点亦在圣墩顺济庙。

      第三次是江口庙,不是现在的江口一带,是在木兰溪入海处周围,时间为宋绍兴三十年(1156),朝廷赐封事由是驱除海寇胜利,赐封妈祖为“灵惠昭应夫人”。

      降至宋乾道三年(1167),朝廷连续六次在木兰溪中游白湖庙赐封妈祖。白湖是宋宰相陈俊卿故里。在绍兴二十七年(1157),“莆城五里有水市,诸船所集曰‘白湖’。岁三秋,神来相宅于兹。章氏、邵氏二族人共梦神指立庙之地,丞相俊卿陈公闻之,验其地果吉,因以奉神”。过了十年(乾道三年1167年),莆田发生大瘟疫,在白湖附近掘井救疫,朝廷再次封赐妈祖为“灵惠昭应崇福夫人”。这算第四次赐封。又过十五年,到了淳熙十一年(1184),因追捕温(州)台(州)海寇得胜,朝廷又在白湖庙封妈祖为“灵惠昭应崇福善利夫人”,而称为“善利夫人”。这是第五次。到了宋绍熙三年(1192),莆田大地大旱,妈祖神示天上降雨,朝廷又封妈祖为“灵惠妃”,妈祖从“夫人”升格为“妃”。到了宋庆元四年(1198),妈祖显灵,“救闽粤水灾”,朝廷又赐封妈祖为“助顺灵惠妃”,地点也在白湖庙。

      到了抗金时期,妈祖成为战神,大发军威。在宋开禧三年(1206),家乡兴化军子弟兵北上抗金,参加了克复安徽寿春的战斗,而后兴化子弟兵退守真州(扬州附近)。在合肥(庐州)被围时,兴化子弟又被调入参加解围之战,胜利地解了合肥之围。兴化子弟兵将此次当作妈祖的军威功绩。上奏朝廷。于是,朝廷于嘉定元年(1208)为妈祖晋封号为“显卫”,妈祖的神号便成了“灵惠助顺显卫妃”,封号又传报到白湖顺济庙上来。

      在白湖最后一次,也是连续的第六次,时间是嘉定十年(1217),古书有载:嘉定十年抗亢旱、祷之,雨、海寇犯境,祷之获息,封“灵惠助顺显卫英烈妃”。妈祖被封“英烈”号之有关事项,即祈雨、击退海寇及为运粮船送来顺风。这三项大事主要都发生于莆阳兴化大地。

      综上,妈祖在宋后期共得到九次封赐,也是头九次,她的封号落脚点都在木兰溪畔。她从夫人封号向妃封号进爵,妈祖的信仰走出了兴化大地,逐渐传播八闽,东南沿海直至长江一带的民众信仰,也可以说木兰溪中下流成为宋代妈祖文化信仰传播区。

      说木兰溪文化,应提及这些人。妈祖首次受封,涵江白塘李振与李富力挺上奏,圣墩庙得到“顺济”庙号。状元黄公度要赴任岭南之前,应重建圣墩祖庙者白塘李富之邀,诣庙参观感赋《题顺济庙》诗,其中“万户牲醪无水旱,四时歌舞走儿童。传闻利泽至今在,千里危樯一信风”。是第一首歌颂妈祖之诗。还有仙游人廖鹏飞,宋绍兴十二年(1143)特奏名进士,他作了迄今所见有关妈祖身世及信仰起源的最早记载文献《圣墩祖庙重建顺济庙记》。丁伯桂(1171-1237),莆田人,嘉泰二年(1202)进士,出守杭州,他著文《顺济圣妃庙记》。李丑父(1194-1267),莆田人,端平二年(1235)进士,著文有《灵惠妃庙记》。刘克庄,著名诗人,他留有好几篇文章和诗词,如《风亭新建妃庙》《协应钱夫人庙记》以及诗《白湖庙二十韵》等,其中在《协应钱夫人庙记》中提到宋代已有白湖妃(妈祖)和钱四娘在木兰溪畔合祀的现象。这是一条重要的文化信息,说明了在宋代后期林默娘与钱四娘合祀的民俗活动。其在《白湖庙二十韵》留下“灵妃一女子,瓣香起湄洲”,将白湖与湄洲连线在一起,诗中对妈祖信仰源流及宋代民间祭俗的描写颇具史料价值。

      陈俊卿是宋代副宰相,白湖这个地方是他的故里,他对妈祖文化传播功劳最大,没有他,朝廷不可能一下子在木兰溪中下游有九次赐号褒封,在宰相故里白湖庙一下子连续六次,这在中国信仰史上没有先例。

      陈俊卿仕至宰相之高位,在莆田民间享有较高的威望,陈丞相一直力挺妈祖神女,说明莆田读书人的领袖人物十分认可神女的崇拜,这是将民间信仰提高到另一个层次。

      二

      谈木兰溪,必谈木兰陂创建历史过程。

      木兰陂在全国是有名气的,是北宋王安石变法之后一个伟大工程,它始建于北宋治平元年(1064),竣工于元丰六年(1083),历时近二十年,严格地说,它是我国现存最完善的古代大型水利工程之一,也是当时莆田县最巨大的引水灌溉工程,工程的成功对莆田过去及现在的经济和文化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近千年来,木兰陂以及建陂的创造者、建设者的丰功伟绩,千古流芳,传为佳话。

      木兰陂是在建陂二败基础上才成功的。据载,宋治平元年(1064)长乐女子(一说十八岁)钱四娘集资来莆田,首次发起筑陂壮举。在将军岩前“堰溪为陂”,筑起大坝,但抵挡山洪暴发而冲垮,钱四娘悲愤不已,投水自尽。“捧也十八,抓也十八”以及“香山宫”都是钱四娘美丽的传说。钱四娘死后,她的同乡进士林从世又捐家财十万缗,在木兰溪陂下半游温泉口筑陂,因建于临海而港窄潮急,陂坝又冲毁了,二次失败。

      蔡京、李宏开始登场。宋熙宁八年(1075),在改革家王安石推行《农田水利法》和宋神宗谕准蔡京之奏“诏莆阳协修水利”的促进下,侯官(福州)李宏应诏来莆进行第三次筑陂。

      同时又在僧人冯智日的协助下,经过八年奋战,终于元丰六年(1083)将陂筑成,木兰陂建成后,开发了莆田南北洋平原发展了农业生产,繁荣了当时经济。清代《乾隆县志》说一句十分到位的话,木兰陂建成后,“溉南洋之田万余顷,岁输军储三万七千斛,遂废五塘为田,令民业之,岁可得谷二千五百五十上五石有奇”。当然,木兰陂是我国现存最完整的古老水利工程之一,它具有“排、蓄、引、挡、灌”等水利综合功能,并兼有工农业及生活用水,航运交通及水产养殖等社会效益。

      木兰溪涉及的历史人物很多,但可从中列出几个重量级的人物。远在唐末五代,莆田高僧妙应禅师曾说过这样的谶语:“水绕壶公山,莆阳朱紫半,白湖腰欲断,此时大好看”。朱熹说妙应禅师是“出言成谶,广识天机”。朱熹站在木兰溪畔望着壶公山感叹地说:“莆多人物,乃是此公作怪也”。山川精灵,孕毓人杰。理学家林光朝在《木兰即事》有诗云:“济渡清源颂蔡襄,如京如卞亦同堂,兰水果符兴化谶,功比万安差雁行”。大文豪郭沫若在上世纪六十年代,途次莆田,咏有《木兰陂诗》:“清清溪水木兰溪,千载流传颂美诗,公尔忘私谁创始,至今人道是钱妃”。

      有关木兰陂的古籍书本及其书册有:十四家本《木兰陂志》,是明嘉靖四年(1525),十四家后裔余洛、朱伊等编印的《木兰陂志》,明末清初十四家后裔余飏,朱天龙等编印《莆阳木兰陂水利志》等部分编印出版。清代嘉庆年间进士陈池养《莆阳水利志》八卷本。还有王琛执笔《莆阳木兰陂》,林国举主编《木兰陂水利志》、肖亚生主编《城厢水利》(笔者为副总编,执笔于头四章,即《城厢山川形势》《先民塍海凿塘》《古代筑陂修渠》《木兰陂》)。

      秦汉明月依旧,人间光景常新。木兰溪千百年来承载妈祖信仰最早传播区,又承载千年古陂的历史伟业。活在重点文物的灵魂里,活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中,虽然现代化生活已经大踏步地走进木兰溪两岸的南北平原乡村,却改变不了凝结在历史深处木兰溪文化的精神。

      这些历史的活化石,演绎着木兰溪曾经的历史辉煌,诠释着莆阳先民源远流长崇文尚武的生命智慧!木兰溪是莆阳历史上记载最早、最长的河流,木兰溪就是莆阳人民的母亲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