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朱熹“半亩方塘”考(节选)

    朱熹“半亩方塘”考(节选)

      □文/俞宗建

      绪  言

    image002.jpg

      ▲  朱熹(1130—1200年)

    image004.jpg

      ▲ 福建莆田黄石谷城山麓林回年横塘别墅门前国清塘、濯缨池(半亩方塘)

    image006.jpg

     

      研究价值及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于2018年3月20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引用朱熹《春日》诗句“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人民日报》2018年4月2日发表社论,也引用朱熹《观书有感二首》著名诗句“为有源头活水来”,署名“宣言”,引人深思。

      习总书记曾提出:“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对保护和传承历史文化遗产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大计,是中国梦的重要内容。

      《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时指出:“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故,当下探考朱熹《观书有感二首》笔下的“半亩方塘”和“源头活水”的真实景观所在地,追溯其哲学思想的真实意蕴,有着极其重要的现实保护价值和指导意义。其为学界揭开“半亩方塘”之谜,破译诠释朱子绍兴辛巳(1161年)春“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这一时期的哲学思想演变和飞跃,有着极其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和现实借鉴意义。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中华文明成果根本的创造力之源,也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近十年,笔者致力于中国传统优秀国画艺术研究,尤其对“闽中画派艺术研究”更加着力,已在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出版“闽中画派大师精品系列丛书”八部。其中在《吴彬研究》专题“吴彬生平与家学渊源”考证时,笔者前往“画仙”吴彬家乡莆田黄石进行实地考察,得到挚友陈文宁先生的热忱相助,并告知笔者在其老家黄石,发现有朱熹、赵孟頫、文徵明、戚继光等名家题刻,引起笔者的高度重视。在陈先生的引领下,笔者多次前往黄石采风,写下《谷城名人墨迹何其多》在《莆田侨乡时报》发表。令笔者最感惊奇的是,居然发现一块故老相传为朱子所书的“天光云影”石额,其承载着惊人的秘密和重要的学术讯息。基于此,笔者开启对“朱子《观书有感二首》创作时间地点考索及艺术价值”的探索。2018年年初,笔者把研究成果总结成文,在《莆田侨乡时报》“文献名邦”栏目,以七个专版给予连载。

      近三年来,笔者全身心投入到朱熹笔下 “半亩方塘”的探索和考证,且查阅大量文献史料,并到全国多处所谓“半亩方塘”所在地现场考察和访问,相继发现人们对朱子《观书有感二首》诗意有各种解读和猜测,以致朱子笔下的“半亩方塘”也有多个版本。报纸、电视以及百度百科等媒体,因难以甄别谁对谁错,致使许多错误的观点先入为主,给人们造成深刻的印象和永久的记忆。所以,为了探究历史真相,钩沉史实,正本清源,笔者把有关对朱子《观书有感二首》的思考,提出以下十个主要问题:

      1、朱子是否在真实观书?

      2、若是在观书,又是在何时(哪个季节)何地(具体位置)观书?

      3、朱子《观书有感二首》感什么?是否感同一主题,同一现象?

      4、朱子《观书有感二首》之一“半亩方塘”是否真实存在?其真实景观位于何地?是否有真实的“源头活水”?若有,其又位于何地?如今是否尚存?

      5、《观书有感二首》之二:“溪舟自行(按:笔者暂为之取名)”是否源自生活中所见所感?若是实景,其具体位置又在何地?其真实景观是否依然可见?

      6、朱子《观书有感二首》究竟是景物诗抑或哲理诗?还是二者兼之?

      7、朱子《观书有感二首》与《春日》创作于同一时段,《春日》中的“泗水滨”究竟是指“山东泗水”,还是另有所指?

      8、朱子何时“胜日寻芳泗水滨”?其依据何在?

      9、朱子诗句“为有源头活水来”的真实意蕴指什么?有何艺术价值?

      10、朱子作《观书有感二首》时,是否反映其哲学思想有一次演变?

      笔者为了破解以上十个问题,从以下十个方面展开对朱子《观书有感二首》及其笔下的“半亩方塘”进行多角度、全方位的探索和考证:

    image008.jpg

      一、据“实物文献”考

      二、据“方志史书”考

      三、据“朱熹行踪”考

      四、据“莆阳诗文”考

      五、据“观书诗境”考

      六、据“创作时间”考

      七、据“朱熹著作”考

      八、据“创作背景”考

      九、据“理学渊源”考

      十、据“哲学思想”考

      笔者在此抛砖引玉,希引起专家学者深入研究和探讨,以期最终解开“半亩方塘”之谜,正本清源,还原历史真相。

      笔者发现:朱子《观书有感二首》既是景物诗,又是哲理诗。既有作者现实生活所见的实景描写,又有其哲学层面的思想意蕴和艺术价值。

      笔者深入实地调查察、访问,收集相关史料,甄别论证,发现朱子笔下真实的“半亩方塘”,它既不在朱子的出生地——福建三明尤溪,也不在其成长地——武夷山五夫里或居住地南平建阳,而是在朱子“胜日寻芳泗水滨”的游学地——福建莆田。朱熹笔下真实的“半亩方塘”就在莆田二十四景之一“谷城梅雪”所在地黄石。具体位于黄石谷城山西麓国清塘旁,系宋时慈善家林回年所构林氏宅(横塘别墅)门前的一块面积半亩见方的池塘——濯缨池(第1页)

    image010.jpg

      ▲ 宋·朱子六十一岁  自画像

      按:“朱熹对镜自画像”,为半身写生图,两手插入袖中,拱于胸前,面部慈祥微笑,须发及右颊七颗北斗痣。画像碑刻内容:从容乎礼法之场沉潜乎仁义之府是予盖将有意焉而力莫能舆也佩先师之格言奉前烈之遗矩惟闇然而日修或庶几乎斯语”。落款有两行十七字:“绍熙元年孟春良日熹对镜写真题以自警”。

      1974年4月7日,高令印教授在建瓯田野调查朱子遗迹时发现朱熹自画像。

      这颠覆性的考证发现,源于《朱熹集》《朱子语类》《兴化府莆田县志》《仙游文雅堂》及《群仙书社记》朱子诗文和莆阳历代方志史书文献所载,以及笔者多次前往实地考察收集实物史料所得,笔者深知本文论证过程和行文论述或有欠缺,不太完美,但本文的论点和结论真实可信,绝非一时兴起而为之。

      笔者认为历史文化遗迹和史学考证研究,应当尊重历史事实和科学证据。本文意在弥补学界对朱子《观书有感二首》研究的缺陷,匡正人们对朱子笔下真实的“半亩方塘”所在地的误读误解。

      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大地上,通过认真、细致、准确的考证,找到朱子笔下真实的“半亩方塘”所在地,破译并解开“半亩方塘”之谜,洞悉朱子创作《观书有感二首》的时间、地点及创作背景,解读朱子确有一次哲学思想的演变、转折和提升,纠正中国学界个别专家对《朱文公文集》卷三十九《答许顺之》书(信)十一写于乾道二年(1166年)秋,误读误判认为朱子《观书有感二首》也是作于同年的错误结论。此诗实乃朱子于辛巳(1161年)暮春,在其游学地莆田谷城山麓国清塘濯缨亭(观书亭)听南宋著名理学家“南夫子”林光朝讲道后有感而作。

    image012.jpg

    ▲ 南宋名相陈俊卿撰理学家“南夫子”林光朝像赞

      笔者对朱子《春日》《观书有感二首》诗作的全新解读,诸如《春日》诗中“泗水滨”,并不是指山东泗水县,而是喻指享有“海滨邹鲁”“海滨洙泗”之称的福建莆田。《春日》诗中“等闲”并非小学语文课本解释的“谁”“随意”,而是“平凡”“普通”的意思,此处“等闲识得”意蕴系指“朱子谦指自己晓得的意思”。《春日》诗中“万紫千红”并非单指美好的春色,百花齐放,色彩艳丽;而且尚指朱子在莆田访师求学时,所见所闻的理学观点和儒学思想丰富多彩。《观书有感二首》诗中“半亩方塘”乃指福建莆田谷城山西麓国清塘之“濯缨池”,其水与木兰溪(源头活水)相灌注,上有亭(观书亭),系南宋莆田黄石慈善家林国钧(林回年)所构,朱文公(朱熹)匾曰“濯缨亭”。《观书有感二首》诗中“源头活水”:一指真实的源头活水——木兰溪;二指哲学思想层面的“源头活水”,比喻人的思想观念需要不断的更新和吸收,不断积累,与时俱进,才能使自己永葆先进和活力,就像活水要有源头一样。《观书有感二首》组诗既是景物诗,也是哲理诗(详细解读见笔者《朱熹“半亩方塘”考》第一章五“据观书诗境考”)。本文目的在于匡正中国教科书(全国小学语文课本)、中国各类诗词选集及中央电视台主办的“中国诗词大会”特邀嘉宾对朱子《观书有感二首》和《春日》诗义、诗境及其真实意蕴的误读曲解。

      笔者经过缜密考证得出绍兴庚辰(1160年)仲冬(十一月下旬)至辛巳(1161年)春(三月)间,朱熹来莆访师求学,听著名理学家“南夫子”林光朝、方翥(方次云)讲道之事,填补了《朱熹年谱》这个时段“朱子行踪”研究的空白。

      辛巳(1161年)春,朱熹哲学理想有一次重大的演变、转折和提升。对于当今学界关于朱子哲学思想的研究迎来新的研究轨道,既要研究李侗对朱子哲学思想的影响,也要高度重视及深入研究著名理学家“南夫子”林光朝对朱子哲学思想的重大影响、积极作用和深远意义。以及林光朝和红泉学派对中国理学的历史贡献和何等作用,给予一个公允的正确评价和准确的历史定位,此乃当今学界研究之一大新方向、新课题。

      笔者呼吁朱子研究专家学者,不仅要关注朱子的祖籍地、出生地、成长地、居住地,也应该把研究视野聚焦到朱子当年“胜日寻芳泗水滨”——莆田,这个享有“文献名邦”“海滨邹鲁”“海滨洙泗”誉称的游学地。沿着朱子当年“寻芳”的足迹莆田红泉义斋(今黄石文庙红泉书院)、群仙书社、壶山书院、南山广化寺、木兰陂、谷城山松隐精舍、国清塘、濯缨池(半亩方塘)、濯缨亭等进行实地考察和调研,以期最终解开朱子笔下真实的“半亩方塘”所在地,解决之前全国各地所谓多个“半亩方塘”之争议。

      笔者《朱熹“半亩方塘”考》一书的观点、论据,希望能对朱子哲学思想的深入研究,产生积极的影响和推动作用。其核心要点如下:

      一.创作时间:朱子《观书有感二首》组诗的创作时为辛巳年(1161年)暮春(三月)。

      二.创作地点:福建莆田黄石谷城山西麓国清塘之濯缨亭(观书亭)。

      三.朱子行踪:朱熹创作《观书有感二首》时身在莆田:(1)据朱子自己所言所述收录在南宋黎靖德编《朱子语类》八册﹒卷一百三十二, 3177页。

    image014.jpg

      ▲ 莆田南山广化寺(朱熹1161年春在莆田南山广化寺听林光朝讲“曾点言志”等)

      云:某(朱熹)少年过莆(按:1160年仲冬下旬至1161年暮春),见林谦之(林光朝,字谦之,号艾轩)、方次云讲一种道理……

      又云:在兴化南寺(莆田南山广化寺)见艾轩(林光朝)言“曾点言志”一段……

    image016.jpgimage018.jpg

      ▲ 清·翰林院编修张琴编纂《莆田南山广化寺志》,收录朱熹《倡学祠堂题壁》诗

    image020.jpg

      ▲  1160年11月下旬,朱熹在壶山藏修精舍(壶山书院)作四十行长诗《群仙书社记》

    image022.jpgimage024.jpg

      ▲ 仙游文雅堂尚存五册清光绪十年(1884年)朱丝琴手抄全本,其第四篇《群仙书社记》

    image026.jpgimage028.jpg

      ▲ 朱熹《群仙书社记》,款识:绍兴三十年十一月,熹书于壶山藏修精舍(莆田壶山书院)

      四.朱子题匾:朱熹《观书有感二首》笔下的“半亩方塘”,其创作诗境取自莆田黄石谷城山西麓国清塘之“濯缨池”。据明代旅行家林登名《莆舆纪胜》“濯缨池”条载:“濯缨池,在谷城山之麓,名国清塘,亦名姑青。木兰(溪)水(源头活水)相灌注,澄碧百顷,壶山、谷城倒影其中。上有亭(观书亭),朱子(朱熹)匾曰:“濯缨亭”,宋时林回年所构也,故老相传……”

      据莆田清代学廖必琦《兴化府莆田县志》古迹中载:在国清塘上,朱文公(朱熹)书“濯缨亭”及“天光云影”二匾。

      另据清代水利专家陈池养游城山国清塘《题濯缨亭》诗句:“当时(1161年)紫阳(朱熹别称)闻风至(莆田),尤爱于渊饶理致。况复澜回木兰陂,更得影倒壶公翠。”

      五.创作背景:

      绍兴庚辰年(1160年)冬(10月),朱子第三次至延平(南平)见李侗后正式受学,逗留数月(十月、十一月中旬),在仲冬节作有一诗云:“顷以多言害道,绝不作诗,两日读大学诚意章有感,至日之朝,起书此以自箴,盖不得已而有言云:神心洞玄鉴,好恶审重莸。……”朱子此年仲冬仍感困学,把自己近年来所学所惑化成诗《困学二首》。之后,朱子于壬午(1162年)三月九日,所作熹书《再题西林可师达观轩》中有语记其事:“绍兴庚辰(1160年)冬,予来谒陇西先生(李侗),退而寓于西林院惟可师之舍,以朝夕往来受教焉。阅数月而后去。”

      朱子此“阅数月而后去”之“而后去”究竟去哪儿?笔者据《莆田朱氏通谱》《莆田黄石井埔村志》《仙游文雅堂》族谱收录有朱子自己所作四十行长诗《群仙书社记》皆载:“莆阳山水冠四方,气毓水南(黄石)龟屿庄。储才挺秀不易得,今昔往往皆流芳。……莆人说此小瀛洲,群仙跨鹤来倘佯。壶山巍峨兰水沧,先生之风同其长。

      款识:绍兴三十年(1160年)十一月,熹书于壶山藏修精舍(莆田壶山书院)”。

      据朱子自己所作诗文《再题西林院惟可师达观轩》和《群仙书社记》分别款识时间:庚辰年(1160年)冬(十月、十一月中旬)在延平(南平)谒李侗,十一月(下旬)在莆田壶山藏修精舍作《群仙书社记》可佐证:朱子“阅数月而后去”是去莆田游学,聆听著名理学家林光朝和方次云讲道。

      著名理学家林光朝自绍兴十年(1140年)始,在莆田黄石红泉义斋(红泉书院)讲道,弟子众多,影响巨大,享有“南夫子”之誉、其学世称“红泉学派”。故邑人明代探花林文作《红泉讲道序》中曰:“吾莆在陈、隋(按:另说“郑氏三兄弟”为唐朝人)郑露、庄讲学于南湖。在唐,则吾祖(林)蕴、藻、欧阳詹读书于泉山。至宋,艾轩(林光朝)讲道于红泉。由是文风大振,遂有‘海滨洙泗’(即‘洙泗之滨一一泗水滨’)之称,其甚矣哉!”

    image030.jpg

      ▲ 明代探花林文著《淡轩稿》第二册《红泉讲道序》载:“莆田自宋林光朝讲道

      于红泉,文风大振,遂有‘海滨洙泗’之称,其盛矣哉。”       图/吴国柱

      因此,朱子于宋庚辰(1160年)仲冬(十一月下旬)至辛巳(1161年)春,

      (朱熹)专程前往莆田拜访著名理学家“南夫子”林光朝,访师求学。朱子在莆田黄石红泉义斋(红泉书院)(庚辰仲冬)聆听林光朝、方次云所讲儒学、理学观点耳目一新,1161年春,又在兴化南寺(莆田南山广化寺)湖山书堂聆听“南夫子”林光朝讲“曾点言志”(按:曾点系曾参之父,是孔子三十多岁时所收的弟子。“曾点言志”即孔子与曾点对话时,曾点所答内容,孔子听后曰“吾与点也”(见《四书五经》先进篇第十一:孔子与《子路、曾皙(曾点)冉有、公西华侍坐》)一段及《林艾轩作文解经》等,朱子聆听林光朝讲道后,心情愉悦,作七绝诗《曾点》:

      “春服初成(1161年春)丽景迟,步随流水玩晴漪。

      微咏缓节归来晚,一任轻风拂面吹”。

      朱子表达自己当天聆听林光朝讲“曾点言志”后归来虽晚,但“南夫子”林光朝作文解经,所讲的道,实在好,本来易晦难懂,在“南夫子”这里却说得精神,极好听,似轻风拂面,如沐春风,自己废寝忘食,好之,念念而不忘。《朱子语类》亦载“这道理易晦难眀,某(朱子)少年过莆,见林艾轩、方次云讲一种道理,说得精神,极好听,为之踊跃鼓动!退而思之,忘寝与食者数时。好之,念念而不忘。”

      朱子在兴化南寺听道后,还跟随“南夫子”到黄石谷城山松隐岩精舍、谷城山麓国清塘(辛巳春)作《伐木》《春日》诗中朱子表达自己对“南夫子”“殷勤若解当时意,此日那容不尽欢。”的愉悦和欢快心情。

      朱子结合自己在莆田所见所闻,聆听南夫子所教所感,故化为《春日》诗“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此“泗水滨”意指“海滨洙泗”“海滨邹鲁”莆田。并非之前被某个别专家望文生臆断“泗水滨”系指山东泗水县,后有史学家考朱子一辈子未北上山东,且山东已经被金人侵占,故个别专家曲解引申“泗水滨”是指孔子曾在“洙、泗”之间弦歌讲学的地方,臆想朱子人虽未到泗水滨,但这是一首哲理诗,朱子就是描写自己神游到泗水滨游春咏赏,听孔子讲道后,脑洞大开(如“中国诗词大会”特邀嘉宾解读《春日》,见笔者《朱熹半亩方塘考》第一章五),这是在误会解读朱子此诗的本意,与史实不符。

      事实上,朱熹因受到林光朝和方次云的教诲和指点,轻风拂面,如沐春风,所以即景吟赏《春日》诗的第三句和第四句:“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因此,《春日》诗既是一首真实描绘春日景象(在莆田谷城山、国清塘所见所感)的景物诗,也是一首借景喻理、哲学意蕴深长的哲理诗。

      六.创作诗境:

      朱子在莆田游学时,受到理学名贤林光朝、方次云等人的教诲和指点,心情愉悦,豁然开朗,乃有自由自得的感受,收获颇丰。故其欣然为南宋著名理学家“南夫子”林光朝族叔、黄石慈善家林回年在谷城山西麓国清塘旁所构林氏宅(即林光朝所记横塘别墅)门前半亩见方的池塘取名“濯缨池”(见清刘章天题《濯缨亭古迹》)。半亩见方的濯缨池与唐时人工开挖宽阔六十丈(约一百六十六米)之国清塘连成一体的湖面上,所构之书亭取名并书“濯缨亭”匾,款识:“新安朱熹为承奉郎回年林先生书”(见民国学者宋湖民著《南禅室集》)。

      朱子在观书亭(濯缨亭)上观书学习期间,望见半亩见方的濯缨池(半亩方塘)与气势恢宏的国清塘之水相灌注,天上的彩光与白云的影子倒影在广阔的湖面上,随着湖面波光潋滟不停地徘徊,兴至而作《观书有感二首》(其一):“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按:朱熹还为此濡染大笔书‘天光云影’匾,挂在濯缨亭上)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因为林回年所构的半亩见方濯缨池之水,东面有来自谷城山上的谷城岩穴泉水,此据朱子莆田得意门人陈宓(宋名相陈俊卿之子)曾游黄石国清塘,登上谷城山松隐岩精舍,俯瞰谷城山麓国清塘濯缨池时作《松隐岩精舍》:“谷城岩穴似飞来,十里水光镜面开。”另“半亩方塘”西面还有国清塘之水,其与来自南面源源不断而来的源头活水木兰溪水相灌注(见笔者《朱熹“半亩方塘”考》“半亩方塘”位置所在图),永不枯竭。故南宋诗人李丑父来国清塘游览时亦作《城山国清塘》诗云:“平田一水自潆洄,汇入方塘亦壮哉。”因为濯缨池的“半亩方塘”之水与宽阔的国清塘湖水连成一体,因此宋时林回年横塘别墅门前由人工开挖半亩见方之濯缨池(半亩方塘)之水可以“自潆洄”,“半亩方塘”之水所以“清如许”。另朱子在观书亭(濯缨亭)上所见东面的“半亩方塘”与西面宽阔的国清塘之水连成一片,气势恢宏,故谓当时所见的情境“半亩方塘”“一鉴开”,望见湖面上的“天光云影”“共徘徊”。

      七.景物诗与哲理诗交融互含。朱熹《观书有感二首》笔下的“半亩方塘”诗前二句:“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系作者在莆田黄石国清塘观书亭(濯缨亭)上所见所感,系其即景描写,诗境取自现实生活场景,具景物诗特征。该诗第三和第四句“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系借景喻理,故本诗也是一首意蕴深刻的哲理诗。系朱子自问自答:第三句为设问句,第四句笔者理解朱子在明知故问而自答。因为辛巳(1161年)春,朱子在莆田“况复澜回木兰陂”时,其理应晓得国清塘之水与木兰溪水相灌注,濯缨池(半亩方塘)之水又与国清塘湖水连成一片,所以,国清塘濯缨池(半亩方塘)的源头之水,系来自其南面方向,上游木兰陂南渠木兰溪水而来,是朱子在现实生活中所见所感,若朱子在本诗第四句“为有源头活水来”之“活水来”改成“为有源头木兰溪”之“木兰溪”,虽只“三个字”之别,那么,朱子《观书有感二首》之一“半亩方塘”诗,就是一首通俗明朗的景物诗。如今,全国也就不会呈现多处“半亩方塘”之争议,我们现在也无需再来探究“半亩方塘”考的必要。

      但是,南宋朱子是位杰出的哲学家,思想家,著名诗人。诗言志,其把“为有源头木兰溪”后三个字巧用“活水来”,虽只三字之别,但此诗也因此而成为借景喻理的著名哲理诗。几百年来,深受人们喜爱、传唱和诵颂!脍炙人口,耳熟能详,家喻户晓!但因此“半亩方塘”在莆田所在地,倒成了易晦难懂之谜。

      所以,笔者才会如此钟情,并致力于“朱熹半亩方塘考”,从十个方面、全方位、多维度深入探幽详考,希能对揭开朱子《观书有感二首》笔下的“半亩方塘”之迷有所启迪和帮助。只要相信科学证据,相信学术良知,相信朱熹本意!相信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半亩方塘”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笔者观点:“半亩方塘”即福建莆田黄石谷城山西麓国清塘“濯缨池”,相信时间老人和历史是最公证的裁判,它会告诉世人“半亩方塘”真正所在地的真相……

    image032.jpg

      ▲ 莆田黄石井埔村显济庙内“群仙书社”墙壁石刻朱子像及其所作《群仙书社记》全文

    image034.jpg

      ▲ 壶公山  朱文公过莆时栖息壶山书院,望见壶公山,曰:“莆人物之盛,皆兹山(按:‘兹山’即指‘壶公山’)之秀所钟也”(见《八闽通志》卷之十一?地理,页208)。

     

      《朱熹“半亩方塘”考》序

    image036.jpg

    image038.jpg

    image040.jpg

      ▲ 木兰陂 “木兰春涨”景象   图/俞宗建    2017年拍摄

    image042.jpg

    image044.jpg

    image046.jpg

    image048.jpg

     

    image049.jpg

      ▲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之一“半亩方塘诗”,启功书。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半亩方塘”遗址考证

      文/俞宗建

    image051.jpg

    image053.jpg

    image056.jpg

    image058.jpg

      图1  国清塘、濯缨池(半亩方塘)、濯缨亭(观书亭)、木兰溪(源头活水)

    image059.jpg

      图2  福建莆田黄石谷城山麓国清塘一隅

    image062.jpg

    image064.jpg

    image066.jpg

      ▲ 莆田木兰陂、木兰溪全景图         图/许武    2017年拍摄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创作时间地点考索及艺术价值

      文/俞宗建

      朱熹生平及深远影响

      朱熹(1130~1200年),字元晦,一字仲晦,号晦庵,又号紫阳,晚称晦翁,谥文公,世称朱文公。世居徽州婺源县万安乡松岩里,小名沋郎,小字季延,行五十二。南宋高宗建炎四年(1130年)10月18日生于福建南剑州尤溪县(今福建省尤溪县),宋宁宗庆元六年(1200年)4月23日卒于建阳考亭。

      朱熹是南宋杰出的学者,卓越的思想家、哲学家和教育家。朱熹系北宋周敦颐创立的“濓学”、二程创立的“洛学”及张载创立的“关学”之集大成者,其继承和发展濓、洛、关之学,形成独具特色的朱熹“闽学”,世称朱熹理学(新儒学)和朱子文化。

      故朱熹是中国历史上继孔子之后,又一位伟大的文化巨匠。其在理学思想与教育实践方面皆有卓著的建树,而在文学领域,朱熹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朱熹在潜心于理学著述与书院讲道的同时,辛勤创作了大量堪称珍品的诗歌与散文。其中朱熹《观书有感二首》《春日》是其最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千百年来,深受人们的好评和传诵。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

      《观书有感二首》之一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观书有感二首》之二

      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

      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朱熹此首组诗巧用“观书”为题,纵情抒发观感,实乃借助其在现实中所见之艺术形象,来演绎诠释生活中的哲理。第一首诗借助半亩方塘(濯缨池)水清,因有源头活水(木兰溪水)源源不断地注入活水的缘故。比喻人的思想观念和各种知识等要不断地接受和充实新鲜的东西和内容,才能保持其思想观念的突破与飞跃,与时俱进。

      第二首诗借助艨艟巨舰(木兰溪舟)无人推动却能在溪中自由漂行,比喻知识艺术灵感创作需要积累和储备,从量变到质变的道理;“艨艟巨舰”指在木兰陂[1]下游的大船,当海水退潮搁浅在泥滩上时,任凭人们使劲去推,也白费力气,朱熹亲临其境时油然而生。其寓意:当条件不成熟,不具备的时候,往往事倍功半,或徒劳无益;而当条件成熟具备时,事半功倍,犹如“昨夜江边春水生”(按:“春水生”即“春潮水生”,意指木兰陂“木兰春涨”,朱熹挚友、南宋良相龚茂良题《木兰陂》诗:“‘木兰春涨’与江通,日日江潮送晓风。”南宋莆田木兰溪即有“木兰江” 之称,木兰陂亦有“木兰春涨”现象之说)[2],木兰溪水漫过(从量变到质变)木兰陂堤坝,冲走搁浅在泥滩上的大船在溪中自行漂移,涌现“艨艟巨舰一毛轻”和“此日中流自在行”的自然景观现象。(见本文33—34页图)

      《观书有感二首》之一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image068.jpg

    image070.jpg

      ▲ 莆田黄石谷城山倒影国清塘,国清塘含半亩方塘(濯缨池)  图/陈环   2011年

    image072.jpg

      ▲ 林氏宅濯缨池,国清塘,谷城山遗迹。2011年1月6日福建电视台来莆采访莆田市

      政协委员陈春阳呼吁保护当代国清塘时,现场所拍《国清塘》影像     陈文宁供图

    image073.jpg

      ▲ 莆田黄石谷城山国清塘及宋林回年横塘别墅濯缨亭(观书亭)濯缨池(半亩方塘)

    image076.jpg

    image078.jpg

      ▲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中“半亩方塘”和观书亭(“濯缨亭”) 所在位置图

      及朱文公所书观书亭上的 “濯缨亭”和“天光云影”二匾所在位置图

      白话译文:

      濯缨池的半亩方塘之水像一面镜子一样,天上的彩光和白云的影子似在镜面中一样徘徊。

      要问那“濯缨池”方塘的水为什么会如此清澈?因为有那永不枯竭的源头木兰溪为它源源不断地灌注和输送活水。

      词语解释:

      “半亩方塘”:指福建莆田黄石谷城山西麓国清塘之“濯缨池”,国清,一名姑青,唐时所建,系宋时林氏[按:林氏指林国钧(1081~1175年),字公秉,号回年,慈善家,系南宋著名理学家林光朝族叔)]宅濯缨池,是水与木兰陂相灌注,澄碧百顷。壶公[5]、谷城[6]倒影其中(见明代何乔远著《闽书》?卷之二十三,页557)。

      “天光云影”:据莆田清代学者林岵瞻(1799—1883年)修《莆田县志稿》古迹中载:在国清塘上,朱文公(朱熹)书“濯缨亭”及“天光云影”。“天光云影”:天上的彩光和白云的影子倒映在池塘之中,不停地变动,犹如人在徘徊。徘徊,来回移动。

      鉴:一说为古代用来盛水或冰的青铜大盆;另说为镜子。朱熹在福建莆田城山国清塘濯缨池所见湖水如一面镜子清澈。

      渠:它,第三人称代词,这里指方塘(濯缨池)。那得:怎么会。那:同“哪”,怎么的意思。清:清澈。清如许:如此清澈(壶公山、谷城山倒影其中)。

      为:因为。源头:是因为“濯缨池” 方塘之水有谷城山上的“谷城岩穴似飞来”,又因其与上游木兰溪之水相灌注,故“半亩方塘”之水为活水:比喻知识需要不断的更新和发展,不断积累,才能使自己永保先进和活力,就像活水要有源头一样。

    image080.jpg

      ▲ 莆田木兰溪 “木兰春涨”    图/蔡昊  2017年拍摄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诗境“半亩方塘”及“溪舟自行”的真实“源头活水”一一莆田木兰陂,木兰溪水, 诗境灵感取自莆田二十四景之一“木兰春涨”现象。

      《观书有感二首》之二

      昨夜江边春水生,

      艨艟巨舰一毛轻。

      向来枉费推移力,

      此日中流自在行。

      白话译文:

      昨天晚上木兰溪边因春潮水生,滚滚洪水漫过木兰陂堤坝,冲走搁浅在泥滩上的大船看似羽毛一样轻盈。原来去推搁浅在泥滩上的大船白费力气,今日因溪流大水冲走船儿在那自行漂移。

      词语解释:

      本诗首句“昨夜江边春水生”之“江边春水生”乃朱子“况复澜回木兰陂”所绘莆田木兰陂“木兰春涨”现象。“木兰春涨”后被评为莆田二十四景之一,

    image082.jpgimage084.jpg

      ▲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诗句“昨夜江边春水生(源头活水)”(左上图),

      导致“此日中流自在行(溪舟自行)”(右上图)的诗境      图/俞宗建

      木兰陂上游为溪水淡水,木兰陂下游则为海水咸水,当海水退潮时,各种船只搁浅泥滩上,此独特现象全国境内唯莆田方可见之,盖因北宋元丰六年(1083年)莆田木兰陂筑成所致奇特景观!故2017年秋,笔者陪同著名学者陈传席教授前往木兰陂参观,陈教授亲临其境时有感而发:“朱文公《观书有感二首》之二:‘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诗句,系其游览时触景生情而赋之,今日来此深信不移。”

      “艨艟巨舰一毛轻”,其中的“艨艟”也写作“蒙冲”。“艨艟巨舰”:原指古代攻击性很强的战舰名,这里指木兰溪、木兰陂下游的大船。”一毛轻“:昨天晚上木兰溪因春水生而猛涨,木兰陂下游的大船像一片羽毛一般轻盈漂移。

      1127年,金兵南侵,南京、临安相继失陷,主战派李纲致书宗亲李富举义兵抗金(见《白塘李氏族谱》),同时高宗也下诏各地起兵勤王。李富毅然捐献家财,响应招募兴化义兵3000人,自带粮响器械装备,分乘海船战舰(艨艟巨舰)几十艘从木兰溪下游宁海渡、三江口出兴化湾,入台湾海峡,沿海道北上抗金,隶名将韩世忠部,致金兵败退。故1161年春,朱熹来莆田游学况复澜回木兰陂,所见木兰陂下游木兰江海水退潮时,仍有可能见到木兰江“艨艟巨舰”(大船)搁浅木兰陂下游泥滩,导致“向来枉费推移力”的真实景象。因为“昨夜”(时间)下了大雨,“江边”(地点木兰陂木兰江),“春水生”万溪千流,汇入木兰溪,滚滚滔滔,漫过木兰陂下游,所以本来搁浅在泥滩上的“艨艟巨舰”(大船),犹如羽毛般漂浮了起来,在木兰溪中自行漂移。

      “向来”:原来,指“木兰春涨”之前。 “推移力”:指搁浅在泥滩上的大船推移费力困难,即使人们使劲推移,也枉然费力。

    image086.jpg

      ▲“半亩方塘”源头活水,始自莆田木兰陂南渠廻澜桥——木兰溪

      “溪舟自行”源头活水,始自莆田木兰陂“昨夜江边春水生” ——木兰溪  图/许武

    image088.jpg

      ▲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昨夜江边春水生,蒙冲巨舰一毛轻”景观  图/阿钵

    image089.jpg

      ▲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 “半亩方塘”“溪舟自行”源头活水——木兰溪

      “此日”(今日,朱熹来到木兰陂上所见情境的当天),“中流”:溪流的中心。”自在行“:朱熹见到船在木兰溪漫过的洪水中自动在行移漂流”。此句完整的意思:昨天晚上木兰溪水春涨,今日木兰陂下游之中的大船在水流中轻松自在行移。作者在此以“溪舟自行”为例,让读者去体会与学习有关的道理,实乃借助形象而说理的景物诗、哲理诗。朱熹在本诗中突出凡事成功的主因“源头活水”的重要性。《观书有感二首》之一“半亩方塘”之所以“清如许”,因为有来自其上游的南渠源头活水(木兰溪)源源不断地为其输送活水;朱熹《观书有感二首》之二描绘“艨艟巨舰”之所以“一毛轻”“此日中流自在行”,作者该诗首句明确强调是因为“昨夜江边春水生”,“江边春水生——春潮水生”

    image091.jpg

    即“源头活水”。第二其首诗所蕴含的客观意义和其强调艺术灵感创作的爆发:需要储备,厚积薄发,从量变到质变,以使得艺术创作水到渠成,流畅自如,

      驾轻就熟,毫无障碍;也可以理解为创作艺术要基本功夫到家,则可自由驰骋,轻松自在,水到渠成。

      所以,朱熹《观书有感二首》共同聚焦“源头活水来”,表达的同一核心意蕴“源头活水”。

    image093.jpg

    image095.jpg

      ▲  莆田木兰陂入选首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全国文物保护单位,

      全国十条最美家乡河

    image097.jpgimage099.jpg

      ▲ 图一(左):三明尤溪南溪书院内伪作署名朱熹《观书有感二首》碑,因 “问渠哪得清如许?”的“哪”字,宋代根本就没有“口”字旁的“哪”,这显然是当代人创作的“半亩方塘”碑文,假借“朱熹” 署名的伪作。

      ▲ 图二(右):《半亩方塘考》载:朱熹《观书有感二首》作于1166年秋,实误(正确时间应为:1161年春,详见下文)。

      附:福建尤溪南溪书院内《半亩方塘考》碑文

      而纵观全国其他地市所谓“半亩方塘”之说所在地,检阅其皆无此境。即使尤溪“半亩方塘”说,亦仅有朱熹父亲松与郑交好,尝有《蝶恋花?醉宿郑氏别墅》词:“清晓方塘开一境。落絮如飞,肯向春风定。”但此词仅言其有“方塘” 这个地点 [按:朱子在其他地方作诗也用“方塘”,如其在泉州同安时所作《试院杂诗五首》和《晓步》诗句:“长廊一游步,受此方塘净。”“初日丽高阔,广步爱修廊,垂门掩秋气,高柳荫方塘”。故人们不能仅凭朱松《蝶恋花?醉宿郑氏别墅》词“清晓方塘开一境”出现“方塘”二字,即臆断朱子《观书有感二首》之“半亩方塘”是指尤溪方塘。

      笔者考证:“半亩方塘”此词语,实乃朱子1161年春游学莆田,追随南宋著名理学家“南夫子”林光朝至黄石谷城山麓国清塘林回年横塘别墅门前观书亭(濯缨亭)聆听其讲道时,其所见所闻,有感而作《观书有感二首》,“半亩方塘”意指林回年横塘别墅门前 “濯缨池”,池上有观书亭(濯缨亭)。详见下文]尤溪“半亩方塘”说并无解读朱子诗句“天光云影共徘徊”之意境,无法解答“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个现实中真实的“源头之水”究竟来自何处?这是重点也是及其关键之所在?而且此说亦未知朱熹《观书有感二首》究竟作于何时?只笼统猜测可能为朱熹中晚年所作,此与著名学者、朱子研究专家钱穆教授《朱子新学案》和刘述先教授《朱子哲学思想的发展与完成》考证该诗作于辛巳(1161年)春也不相吻合。

      此外,现尤溪“半亩方塘”所在景观乃系朱熹逝世(1200年)后,县令李修于嘉熙元年(1237年)捐资在此修建文公祠、韦斋祠、半亩方塘和尊道堂等建筑,祀朱家父子,经过后人不断再维修而成,以附风雅。

      另尤溪所立的“半亩方塘”碑,款识朱熹系当代人的伪作,因为宋代朱熹绝不可能写出诗句“问渠哪得清如许”中有“口字旁”的“哪”, “哪”字是中国“五四”运动之后才开始使用,所以尤溪所立的“半亩方塘”碑不可信,故可排除。(见本文38页图)

      故之前个别文史工作者仅凭朱熹父亲松所作词中“清晓方塘”而推测“半亩方塘”在尤溪之说,显然证据不足,事实不清,难以信服。

      同样,之前,全国各地多个所谓的“半亩方塘”说,皆无法提供实物铁证或史学论证,故至今学界学者并无形成一个科学史实并令人信服的定论。

      那么,朱熹诗中所描绘的“半亩方塘”究竟位于何地?《观书有感二首》究竟作于何时?

      近日,笔者由挚友陈文宁先生引领再度赴谷城(按:陈老家福建莆田黄石,古称谷城)其地著名古迹寻踪探幽,欣喜发现朱熹、赵孟頫、文徴明和戚继光等名人题刻、书画真迹和文献史料。

      其中朱熹所题“天光云影”匾尤为珍贵。其驱动笔者开启朱熹《观书有感二首》诗中即景所在地“半亩方塘”和“溪舟自行”的发现之旅,进而研讨其诗文的艺术价值。

      笔者多次前往谷城山,木兰陂和木兰溪实地勘察,结合历史图片、实物史料和大量史书文献记载,由表及里深入调查访问、分析研究、梳理考索,考证发现: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诗中取景和创作地点皆在福建莆田。时间:绍兴三十一年(一一六一年)春。

    image101.jpg

      ▲ 朱熹笔下的“半亩方塘”(濯缨池)位于莆田二十四景之一“谷城梅雪”

      (清早期莆籍画家杨舟作)     图/黄镜源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首句诗所绘诗境皆为清代莆田诗人林尧英所选定的莆田“二十四景”之所在地:其第一首诗中的首句“半亩方塘”位于福建莆田著名的“二十四景”之第廿二景——“谷城梅雪”[按:含谷城山、谷城宫、国清塘,参见本文清代莆籍画家杨舟《谷城梅雪》插图]所在地——莆田黄石,具体地点:莆田黄石城山国清塘所在地之“濯缨池”。

      第二首诗“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诗境取自莆田二十四景之十一景的木兰陂一一“木兰春涨”。

      朱熹于绍兴三十年(1160年)十一月下旬至翌年三月来莆期间,其跟随林光朝到兴化南寺(莆田广化寺)。朱熹在兴化南寺参观“开莆来学”郑露、郑庄、郑淑三兄弟的“湖山书堂”时,题下了《倡学祠堂题壁》七绝一首,诗曰:“倡学功高泽且宏,庆流奕叶盛云礽。三贤文献俨然在,云案薪传夜夜灯。”(按:清代翰林院编修张琴《莆田广化寺志》收录《倡学祠堂题壁》)

    image103.jpg

      ▲  1161年春,朱子在莆田南山广化寺,为湖山书堂作《倡学祠堂题壁》

      据《朱子语类》卷一百三十二:

      《论林艾轩作文解经》曰:“……尝见九经口义,先说一段冒子,全与所讲不干涉。其说是言‘巍巍乎惟天为大,唯尧则之’。‘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而不与焉’!人看时,都理会不得。某(朱熹)却曾见他口说来,乃是说道:‘巍巍乎者,世上有恁地大底事,惟天有之,惟尧则之。下面又说个巍巍乎者,言此大事,只是天与尧有之,舜、禹都不与此。’”盖是取奉光尧,不知却推倒舜、禹。又云:“在兴化南寺(莆田南山广化寺),见《艾轩林光朝言曾点言志》一段,‘归’自释音作‘馈’字,此是物各付物之意”。

      某(朱熹)云:“如何见得?”艾轩(林光朝)云:“曾点不是要与冠者、童子真个去浴沂风雩,只是见那人有冠者,有童子,也有在那里澡浴底,也有在那里乘凉底,也有在那里馈饷馌南畝底。曾点见得这意思,此谓物各付物。艾轩甚秘其说,密言于先生(朱熹)也”。

      朱熹在莆田广化寺见《艾轩(林光朝)言曾点言志》一段:《论林艾轩作文解经》并为《倡学祠堂题壁》题诗应为朱熹第七次过莆期间所作。

      笔者综合以下史书史实考证:朱熹(一一六O年十一月下旬至一一六一年三月)来莆跟随林光朝学习期间,曾于绍兴三十年(1161年)春至南山广化寺、木兰溪木兰陂,黄石谷城山松隐岩精舍,游国清塘濯缨池而作《春日》《春日偶作》《观书有感二首》。

      1、据著名学者、朱熹研究专家钱穆《朱子新学案》所述:朱熹《曾点》《春日》《春日偶作》《观书有感二首》诸诗创作时间为辛巳(即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春。

    image105.jpg

      ▲ 钱穆著作《朱子新学案》第三册, 35—36页载:《曾点》《春日》《春日偶作》《观书有感二首》此数诗大体均在辛巳(1161年)春。

      2、朱熹第一次拜见林光朝、方次云时间:

      朱熹访林光朝、方次云为第七次过莆,时间1160年十一月下旬至1161年春详见俞宗建《朱熹半亩方塘考》之《朱熹十次过莆时间事件记》)

      据《朱子语类》卷一百三十二,3177页载:“某少年过莆田,见林谦之(指林光朝),方次荣(按:当作方次云)说一种道理,说得精神,极好听,为之踊跃鼓动!退而思之,忘寝与食者数时。好之,念念而不忘。及至后来再过,则二公已死,更无一人能继其学者,也无一人会讲了”。

      3、南宋史学家郑樵《谷城山松隐岩》

      青嶂回环画屏倚,晴窗倒入春湖水。

      村村丛村绿于蓝,历历行人去如蚁。

      新秧未插水田平,高低麦陇相纵横。

      黄昏倦客忘归去,孤月亭亭云外生。

    image106.jpg

      ▲  莆田黄石谷城山顶“松隐岩精舍”所在地

    image110.jpgimage109.jpg

      ▲ 郑樵亲临城山俯瞰国清塘作《谷城山松隐岩》 “青峰回环画屏倚,晴窗倒入春湖水。”

      郑樵生于宋徽宗崇宁三年(1104年),卒于宋高宗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据郑樵生卒年和其诗作《谷城山松隐岩》获证,黄石谷城山松隐岩精舍1162年[按:此证宋高宗绍兴三十一年(即1161年)]已存在。查考林光朝宋隆兴元年(1163年)五十岁才考中进士,未上任。故朱熹于一一六一年春随林光朝在莆田黄石谷城山(青山)“松隐岩精舍”听其讲学,明代何乔远《闽书》、周瑛和黄仲昭《重刊兴化府志》及朱维幹《莆田县简志》皆载,时间与记载史实相吻合。

      南宋著名诗人刘克庄撰《城山三先生祠记》:(谷城山)山绝顶有精舍(松隐岩精舍),新祠(即“三先生祠”)在其左。俯瞰(往下看)国清塘,水光山色,横陈于前(谷城山西麓)。乃像衣冠,乃集衿佩(青年学子)。

      从朱子诗文洞察其思想转变痕迹

      据朱子研究专家,著名学者刘述先(1934~2016年)教授著《朱子哲学思想的发展与完成》第一部第一章六《由诗文中看朱子思想转变的痕迹》,页42一43载:“庚辰(1160年)冬,朱子见延平正式受学,逗留数月之久。”在仲冬(十一月)有一诗云:

      顷以多言害道,绝不作诗,两日读大学诚意章有感,至日之朝,起书此以自箴,盖不得已而有言云:神心洞玄鉴,好恶审熏莸。云何反自诳,闵默还抱羞。今辰仲冬节,寤叹得隐忧。心知一寸光,昱彼重泉幽。朋来自兹始,群阴邈难留。行迷亦已远,及此旋吾辀。

      《困学二首》

      一

      旧喜安心苦觅心,捐书绝学费追寻。

      困衡此日安无地,始觉从前枉寸阴。

      二

      困学工夫岂易成,斯名独恐是虚称。

      傍人莫笑标题误,庸行庸言实未能。

      前一首说的是舍弃禅学,为求安心苦觅心,指的是达摩与慧可的故事。后一首说在日用处下工夫,庸言庸行乃是中庸之教。

    image112.jpg

      ▲ 刘述先的著作《朱子哲学思想的发展与完成》,43—44页载:辛巳春(1161年春)朱子有下列诸诗:《曾点》《春日》《春日偶作》《观书有感二首》。

      辛巳(1161年)春朱子又有下列诸诗:

      《曾点》

      春服初成丽景迟,步随流水玩晴漪。

      微吟缓节归来晚,一任轻风拂面吹。

    image114.jpg

      ▲ 朱熹《答许顺之》(书信十一)  图/陈国代

      刘述先教授在《朱子哲学思想的发展与完成》77页中载:朱熹《答许顺之》书(信)十一:“此间穷陋……更有一绝云:“半亩方塘一鉴开……”(朱子)此书(信)所提及之有名绝句(按:“‘半亩方塘’诗)实成于辛巳(1161年)春,朱子三十二岁时,距今(1166年)已有五年时间。(《朱熹集》卷三十九,1777页)。”

      据刘述先教授考述,明确朱子《观书有感二首》中的名句“半亩方塘诗”作于1161年春。

      笔者引自朱熹“半亩方塘诗”另一出处朱熹《答许顺之》书(信)十一。

      笔者观点:朱子该信述及自己曾作过“半亩方塘诗”,兹择录其中核心内容,并直接在其关键词语旁注解、注释如下:

      “秋来(1166年秋)老人(朱子母亲)粗健(身体健康),(朱子)心闲无事(心间没有闲事)。(朱子)得一意体验,比之旧日(1161年春日),渐觉(越来越觉得)明快(明白通畅),方有(才有)下工夫处(践履之实)。日前(往日,以前)真是一盲(“一盲”:朱子此指自己盲)引众盲(朱子在此反省自己,日前错误引导众弟子皆盲)耳,其说(说法观点)在石丈(石子重)书(信)中。更(gèng,念第四声,副词:再)不缕缕(我不再重复),试取观之(你可试着到在你家乡同安任县丞的石子重处取该信阅之)如何?却一语也(也是代表我想表达的一种观点)。更(gēng,念第一声,动词:经历)有一绝[我曾经(1161年春)作过一首绝句]云“半亩方塘诗”。朱子此封信作于乾道二年(1166年)秋,这是朱子书信给门人许升的时间,并非指朱子该年作有“半亩方塘诗”。

      《文集》卷三十九《答许顺之》书十一,前后用两个“更”字,笔者解读前后读音及字义不同,前一个“更不缕缕”的“更”读第四声“gèng”,表示“再”“复”“又”(见《汉语大字典》“更”字解释①,21页),我不再重复,后一个“更有一绝云”的“更”字,读第一声“gēng”,表示“经过”“经历”之意(见《汉语大字典》“更”字解释⑧,21页》。更有一绝云:“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整句意思:朱熹告诉门人许升(许顺之,同安人),我曾经(1161年春)作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这首诗,您可去找在您家乡任职的石丈(石子重)去看此信的内容观点,我这里不再重复。

      朱子此信并非指该年(1166年秋)作“半亩方塘”诗,而是指朱熹自己曾经(1161年春)亲身经历,亲身体验,有感而作过“半亩方塘”诗,领悟“为有源头活水来”这一哲理思想。告知门人许顺之无论是“观书”或做“学问”“腹有诗书气自华”,凡事成功要践履之实,以致其知,其发端启要,又皆坦易明白。要注重学习,储备和积累,注重在实践行动中体验,当条件成熟时,犹如 “为有源头活水来”,水到渠成,水到船浮,“此日中流自在行”。这反映了朱子“中和旧说”思想的一次提升。

      所以朱熹在此言其更(按:此“更” 意指“经过”“经历”引“曾经”) 有一绝云《半亩方塘》诗。钱穆、刘述先和笔者皆考《观书有感二首》作于辛巳(1161年)春。《观书有感二首》既是景物诗,又是哲理诗,但学界专家学者更多的是关注和探讨其中之一朱子哲学思想的演变,忽视《观书有感二首》是否真实观书?在何地观书有感的考证?故对朱熹笔下“半亩方塘”的考证亦语焉不详。

      由钱穆教授、刘述先教授著作该文所述《曾点》作于1161年春。笔者据《朱子语类》卷一百三十二?《论林艾轩作文解经》曰:“在兴化南寺(莆田广化寺),见《艾轩林光朝言‘曾点’言志》一段,‘归’,自释音作‘馈’字,此是‘物各付物’之意。”

      某(朱熹)云:“如何见得?”艾轩(林光朝)云:“‘曾点’不是要与冠者童子真个去浴沂风雩,只是见那人有冠者,有童子,也有在那里澡浴底(的),也有在那里乘凉底,也有在那里馈饷馌南畝底。曾点见得这意思,此谓‘物各付物’。艾轩(林光朝)甚秘其说,密言于先生(朱熹)也”。

      所以,朱熹《曾点》创作时间为一一六一年春,地点:福建莆田南山广化寺。

      《春日》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春日偶作》

      闻道西园春色深,急穿芒屩去登临。

      干葩万蕊争红紫,谁识乾坤造化心。

      《观书有感二首》

      其一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其二

      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

      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朱子之前困学数年,至此乃有自由自得的感受。据钱穆《朱子新学案》及刘述先教授所述《曾点》《春日》《春日偶作》《观书有感二首》皆作于1161年春(见刘述先著《朱子哲学思想的发展与完成》,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5年,页43-44)。朱熹所作《春日》《春日偶作》《观书有感二首》被收录在《朱熹集》卷二?诗,页88至89。这三首诗,第一首诗的标题就是《春日》,第二首诗的标题《春日偶作》,诗的首句“闻道西园春色深”之“春色深”,洞悉其时间已进入暮春,第三首《观书有感二首》之二,从诗句“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之“春水生”获悉,本诗作者也是在描写自己在春天的所见所感。作者本首诗的诗境是在描绘莆田木兰溪“木兰春涨”现象。

      所以,这三首诗皆为春天所作。笔者考证其创作时间与朱子研究专家钱穆、刘述先教授所考证时间相符,皆为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春,属朱熹早期诗作,与《朱熹集》所载这三首诗为一同时期创作亦相吻合。

      综上所述,朱熹《观书有感二首》《春日偶作》《春日》《曾点》四首诗皆创作于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地点:福建莆田。《观书有感二首》之一“半亩方塘”具体地点位于福建莆田黄石谷城山西麓千年国清塘之“濯缨池”;《观书有感二首》之二“溪舟自行”自然景观具体地点位于福建莆田城南千年木兰陂所在地;《春日》诗句中的“胜日寻芳泗水滨”之“泗水滨”,本诗乃指“文献名邦”福建莆田,莆田自宋代已享称“海滨邹鲁”及“海滨洙泗”——“泗水滨”。

      所以,《观书有感二首》之“半亩方塘”所在地考证,我们要充分考虑作者朱熹当时创作《观书有感二首》之二“溪舟自行”(按:笔者暂为之取此诗名)真实地点所在地,不能只考虑《观书有感二首》之一,而故意规避《观书有感二首》之二“溪舟自行”的创作时间和地点,因为这是一首组诗,创作于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诗境取自于同一个城市。这首组诗“源头活水”——皆来自“木兰溪水”,它有现实生活中的的真实景观源头:福建莆田木兰溪,千年木兰陂所在地。

      同时根据朱熹研究专家、著名学者钱穆教授、刘述先教授所述结论:朱熹创作《观书有感二首》《春日偶作》《春日》《曾点》四首诗文时间皆为辛巳年(1161年)春。但钱穆教授、刘教授只述其创作时间,而具体创作地点由笔者详细考证皆在福建莆田,时间地点更加详细,清晰明朗,史书史料丰富详实。史学考证尊重历史事实和科学证据。尽管目前全国有多个“半亩方塘”之说,但事实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半亩方塘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事实证明:《观书有感二首》两首诗的源头活水皆来自于福建莆田木兰溪,木兰溪于2017年荣获“全国十大最美家乡河”。

      《观书有感二首》所蕴含的真实意蕴和艺术价值

      朱熹《观书有感二首》所蕴含的道理和艺术价值亦属于美学原理范畴,第一首诗说哲理,从欣赏美的角度纵情抒发。第二首诗寓哲思,从创作美的角度阐理抒发,这种美学原理是带有一定的哲学思想和其广泛的普遍性。艺术创作恰似需要“木兰春涨”和木兰溪水这样的“源头活水”,从量变到质变的突破和感悟等等。

      我们可以将“观书”理解为“书本”。“观书有感”:其一,“半亩方塘”“清如许”(知识新)要有“源头活水”(不断学习),腹有诗书气自华;其二,“溪舟自行”(木兰春涨)需要“江边春水生”(量变至质变),事物成功水到渠成。《观书有感二首》(其二)寓意一个人要取得成就,应该重视自己平时的储备和积累,厚积薄发,当条件成熟时,会从量变到质变,马到成功,功到自然成…

    image116.jpg

      ▲  2011年9月,由朱清作序,张建光任编委会主任,方彦寿任执行主编的《朱子文化大典》出版,该书695页载:《春日》《观书有感二首》作于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

      附录一

      林回年所构“濯缨亭”位于横塘姑青塘(今黄石七境下庄)考略

      明代周瑛、黄仲昭《重刊兴化府志》载:林回年,莆之姑青人。

      古有国清山,唐有国清塘,宋有国清里。濯缨亭位于姑青塘即国清塘(属国清里),今黄石七境下庄自然村。

      明代周瑛、黄仲昭《重刊兴化府志》,1140—1141页载:林国钧,字公秉,莆之姑青人。……年九十,齿发落而复生,作亭名曰:“回年”,陈俊卿为书其扁,因以自号。

      《重刊兴化府志》1357页又载:“(莆田)县东南国清里,塘一,国清塘,一名姑青塘。”

      明代状元林环曾亲临谷城山下姑青塘。据林环著《?斋先生集》卷之八记《耕读轩记》载:谷城林学可氏作二楼于姑青塘(国清塘)上……倦而休坐,余于“濯缨亭”(观书亭)上。……国清塘又名姑青塘。

      林国钧,字公秉,号回年,系国清林氏始祖林昌之九世孙。至其曾孙林师古、林立人,仍居谷城山下,国清塘上,此据南宋陈宓为林师古、林立人作墓志铭,可以确证。

      林国钧(林回年)九世祖林昌,林国钧及其曾孙林师古、林立人的墓地皆在谷城山麓,林回年墓园系其生前自己所选定,位于国清里西林壬丙子午向。此据林光朝为其作《承奉郎致仕回年林府君墓碣》,陈俊卿亲临谷城山麓国清里林回年墓园,见墓前有亭,为之隶书“回年亭”。

      国清始祖昌公墓在国清里。谨录国清历代本支祖墓昌公国清始祖,夫人余氏墓在居里(国清里)东国清塘上……(此据莆田市图书馆藏《塔山康氏家谱》,36页,藏书号:030006456361,原本为福建省图书馆藏。)

      南宋莆名士陈宓《复斋先生龙图陈公文集》卷二十一墓志铭《处士林公墓志铭》载:“公讳师古,字子平,兴化军莆田县人。其先自长城徙居国清。曾祖国钧。

      朱熹莆田门人陈宓为林回年曾孙林立义作《承奉郎林公墓志铭》载:“君讳立义,字子宜,兴化军莆田人也。曾祖讳国钧,承奉郎致仕,赐绯鱼袋,号回年居士。艾轩(林光朝)先生尝铭其墓,称其盛德。子孙多从艾轩游。……回年暨君四世(按:林回年第四世曾孙师古、立人),皆以林泉自适,无汲汲进取意。故肯堂考室时花植竹,岁美月新,暨君益张大之。谷城、国清为莆邑山水绝胜处,君家(林国钧至林立义)独据其要(仍在谷城山下国清里国清塘居住)。详证如下:

      一、林回年系国清始祖昌公九世孙

      林国钧,字公秉,号回年,系国清林氏始祖林昌之九世孙。林国钧生于北宋元丰四年(1081年),卒于南宋淳熙二年(1175年)八月三十日,享年九十五岁。

      (一)据《晋安林莆田长城金紫族谱》载:

      1.林氏入莆启族林恪

      林氏入莆启族林恪之十四世孙法幔,字惠宽,唐玄宗朝以明经登第,因安史之乱,不出仕,隐于莆田五侯山。

      2.长城始祖沙公

      法幔之子沙公,字用淘,唐举省元,官台州知州,其自(莆田常太)莒溪迁居长城(北高张城),为长城开基祖。

      3.国清始祖昌公,林回年系林昌九世裔孙

      (二)长城始祖林沙生三子:昌、宝、旻。

      1.昌公,字思光。唐官通判,沙公长子。自长城徙居谷城山下,国清塘上。(见《晋安林莆田长城金紫族谱》,莆田长城金紫族谱编修委员会2006年编)

      2.宝公,仍居长城,后又迁居珠墩[(今属秀屿区东峤镇),宝公十世孙林光朝,1114年出生于兴化军莆田县合浦里珠墩东萧村(今秀屿区东峤镇珠川东萧村),卒于1178年5月6日,享年65岁。]

      3.旻公,分埭头梨岭。

      二、林回年,莆之姑青人(今黄石七境下庄村人)

      南宋慈善家林回年是兴化军莆田县国清里姑青(今黄石七境下庄村)人。

      (一)周瑛、黄仲昭《重刊兴化府志》卷之四十四?礼纪三十?人物列传十一?文苑,第1140-1141页载:

      林国钧,字公秉,莆之姑青人。……年九十,齿发落而复生,作亭名曰:“回年”,陈俊卿为书其扁,因以自号。

      (二)林国钧,字公秉,莆之姑青人(见清代陈池养《莆田水利志》下,597页)。

      三、国清塘(即姑青塘)在国清里

      (一)明代莆籍著名学者、方志学家周瑛与黄仲昭两位乡贤合著《重刊兴化府志》卷之五十三?工纪二?水利志上,1357页载:

      “县东南国清里,塘一,国清塘,一名姑青塘。”

      《唐书》云:“贞观中置。”

      (二)清代廖必琦《兴化府莆田县志》38页: 国清里

    image117.jpg

      ▲  清代 廖必琦《莆田县志》38页:国清里

      国清塘,一名姑青塘,唐贞观五年凿(即公元631年,人工挖掘开凿),周回三十里(木兰陂至黄石七境下庄国清塘周回三十里),元废(填塘为田,至2011年1月6日福建电视台所拍莆田市政协委员陈春阳呼吁保护唐代国清塘时,只剩9.6亩,见福建电视台采访《时代先锋——陈春阳》,视频尚存),即林氏(林回年)宅前“濯缨池”是也。水与木兰相灌注(源头活水),澄碧百顷,壶公(山)、谷城(山)倒影其中。郑监簿耕老(林回年长女婿)诗:“涌金门外尽菰蒲,四月行人客上都。今日国清塘上望,依稀身更在西湖。”上有濯缨亭(观书亭)。

      (三)现代莆籍著名学者,福建师范大学朱维幹(1893—1991年)教授在其所著《莆田县简志》第六章水利建设(一)堤塘28页,国清塘条目:国清塘,一名姑青塘,在县东南国清里。

      (四)《新唐书?地理志》云:

      国清塘,唐贞观中置。

      宋志载:塘深六丈(深约20米),阔五十丈(国清塘至宋时湖面阔约166米)。

      (五)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與纪要》载:(莆田)府东二十里,其水与木兰陂(木兰溪水)相灌注,澄碧千顷,壶公(山)、谷城(山)倒影其中,唐贞观中置。

      四、国清亦名姑青,国清塘即姑青塘

      (一)明代何乔远《闽书》载:林氏宅“濯缨池”

      “城山,在壶公山南麓,黄石市主山也。本名国清山,以在国清塘上,好事者以其北有黄石,乃傅会张其事,改曰谷城,亦名青山……,下则国清塘在焉。……

      国清,一名姑青,唐时(唐贞观年间)所建,今林氏宅(林光朝撰‘横塘别墅’)濯缨池,是水与木兰陂相灌注,澄碧百顷。壶公(山)、谷城(山)倒影其中。”

      据何乔远《闽书》获悉,城山在莆田黄石。城山、谷城山、国清山、青山系黄石同一座主山,名山。

      城山下有国清塘{国清塘座落于黄石古横塘姑青,故何乔远《闽书》载:国清,亦名姑青[国清塘即姑青塘(大塘)]包含濯缨池(小池塘)}。古有国清山,唐有国清塘,宋有国清里。国清塘和国清里皆因国清山(即谷城山、城山)而名。

      (二)明代周瑛、黄仲昭在《重刊兴化府志》把“谷城山”山下的“国清塘”准确记载其位于“国清里”,但在同一部志书中,又把“城山”记载在“景德里”,以致,后来的个别史家学人有误判“国清塘”都归“景德里”的现象,希能明辨,以免再以讹传讹。

      濯缨池位于莆田黄石谷城山麓国清塘林氏宅(横塘别墅)门前。

      五、林回年所构“濯缨池”“濯缨亭”(观书亭)在国清里国清塘(姑青塘)

      (一)明代林登名《莆舆纪胜》载:

      濯缨池在谷城山之麓,名国清塘(按:濯缨池位于黄石谷城山麓之国清塘旁,是水与国清塘相灌注,国清塘包含濯缨池,故“濯缨池”名“国清塘”),亦名姑青(林回年,姑青人,国清里横塘今黄石七境下庄村人),与木兰溪水(源头活水)相灌注,澄碧百顷,壶公、谷城,倒影其中,上有亭,朱晦翁(朱熹)匾曰:“濯缨亭”(观书亭),则宋时林回年所构也,故老相传。

      (二)明代状元林环亲临黄石姑青塘(国清塘)濯缨亭(观书亭),在国清里。

      莆田黄石国清塘上“濯缨亭”位于国清里姑青塘(国清塘)的重要史料证据:

      明代莆人状元林环曾亲临濯缨亭(在黄石谷城山麓国清塘)上,林环著《?斋先生集》卷之八记《耕读轩记》载:

      谷城林学可氏作二楼于姑青塘(国清塘)上,名之曰“耕读”“来薰”,……因记,曩余家居时,尝游谷城山下,学可氏之族人刚直伯叔尝邀余舍其家,因获历遍其族居里巷及其先世陈迹,倦而休坐,余于“濯缨亭”(观书亭)上。……

      六、林回年墓在国清里

      林回年墓园系其生前自己所选定,位于国清里西林壬丙子午向。林光朝为其作《承奉郎致仕回年林府君墓碣》,陈俊卿亲临谷城山麓国清里林回年墓园,见墓前有亭,为之隶书“回年亭”。

      (一)国清始祖昌公墓在国清里(上图:右第二行)

      image120.jpgimage122.jpg

      ▲  明代莆籍状元林环著《斋先生集》卷之八记《耕读轩记》载:

      谷城林学可氏作二楼于姑青塘(国清塘)   图/吴国柱

      谨录国清历代本支祖墓昌公国清始祖,夫人余氏墓在居里(国清里)东国清塘上……(见莆田市图书馆藏《塔山康氏家谱》,36页,藏书号:030006456361,原本为福建省图书馆藏)。

      (二)林国钧墓园在国清里(上图:左第二行)

      国钧墓在居里(国清里)西林,壬丙子午向,光朝先生为墓碣,其前有亭,陈公俊卿见之为撰“回年亭”三字揭匾,以张其事。三十三安人朱氏墓在国清里三社庵,名奉思(见莆田市图书馆藏《塔山康氏家谱》,37页)。

      (三)林回年曾孙林师古、林立义墓在谷城山麓国清里

      1.南宋莆名士陈宓《复斋先生龙图陈公文集》卷二十一墓志铭《处士林公墓志铭》载:“公讳师古,字子平,兴化军莆田县人。其先自长城徙居国清。曾祖国钧,故赠承奉郎,赐绯鱼袋。祖充,故迪功郎,南安司户。父浦,从艾轩林先生游,士人称之。……”

    image124.jpgimage126.jpg

      ▲ 《塔山康氏家谱》        ▲  清 廖必琦《兴化府莆田县志》

    image128.jpgimage130.jpg

      ▲  林国钧(回年)墓在国清里西林        ▲  昌公系国清始祖,上图 第二行

    image132.jpgimage134.jpg

      ▲  南宋莆名士陈宓《复斋先生龙图陈公文集》卷二十一墓志铭《处士林公墓志铭》

      2.朱熹莆田门人陈宓为林回年曾孙林立义作《承奉郎林公墓志铭》载:“君讳立义,字子宜,兴化军莆田人也。曾祖讳国钧,承奉郎致仕,赐绯鱼袋,号回年居士。艾轩(林光朝)先生尝铭其墓,称其盛德。子孙多从艾轩游。……回年暨君四世,皆以林泉自适,无汲汲进取意。故肯堂考室时花植竹,岁美月新,暨君益张大之。谷城、国清为莆邑山水绝胜处,君家(林国钧至林立义)独据其要。乡之大夫士有终岁,慕羡不得一至者。君雪舟筇杖日徜徉其间,以考寿终,可谓无憾。……”

      七、林回年庐(房屋)在国清里

      吾(林回年)庐(房屋)在谷城山麓国清里。

      笔者查考林光朝为林回年所作《承奉郎致仕回年林府君墓碣》(见《艾轩先生文集》,林光朝著,林祖泉校注,福建海峡出版集团,191页)记载:

    image136.jpgimage138.jpg

      ▲ 朱熹莆田门人陈宓为林回年曾孙林立义作《承奉郎林公墓志铭》

      “吾(林回年)向者卜(从前自己选择)亲垄(自己的墓地),去吾庐(距离我的住宅)无寻丈之远(没有数十米之远),他日葬我(我逝后归葬),当以我为法(应当按我自己生前所选择的墓地为准)。府君讳国钧,字公秉。回年府君(1175年)八月辛酉卒……三年(1175年)冬十月乙酉葬之。……回年手植之柏已成拱把,望故垄(古坟、祖墓,在国清里西林)可数百步。”

      八、南宋林光朝为林回年作墓碣载“横塘别墅”,在谷城山麓国清里

      回年族侄林光朝撰《承奉郎致仕回年林府君墓碣》:……先是婚嫁裁毕,即以家事属之二子,杖屦徜徉,惟“横塘(今属黄石七境下庄村)别墅”耳。

      据莆田县宋嘉祐八年至宋末(1063—1279年)区划(见陈春阳《宋代莆阳名人志》):

      “国清里”也在莆田县东南(现属黄石镇辖地),辖11村:小横塘、前塘、湖头、塘头、洋城、章桥、坂上、马峰、赤 岺、东津、杨山。

    image140.jpgimage142.jpg

      ▲  南宋 林光朝撰《承奉郎致仕回年林府君墓碣》(一)

    image144.jpgimage146.jpg

      ▲  南宋 林光朝撰《承奉郎致仕回年林府君墓碣》(二)

      据明代弘治时期莆田县区域划分,“国清塘”,属小横塘(古横塘)地界,即今七境霞庄(亦称下庄)自然村,而小横塘(古横塘)系国清里所辖11村之一。

      横塘宋时归属国清里,所以“横塘别墅”位于谷城山麓国清里。

      九、明代何乔远《闽书》载“ 林氏宅”“濯缨池”

      国清,一名姑青,唐时(唐贞观年间)所建,今林氏宅(林光朝撰‘横塘别墅’)濯缨池,是水与木兰陂相灌注(源头活水),澄碧百顷。壶公(山)、谷城(山)倒影其中。”

    image147.jpgimage149.jpg

      十、南宋慈善家林回年所构“濯缨池”和“濯缨亭”(观书亭)位于谷城山麓国清塘(姑青塘)上,属于横塘(今莆田黄石七境下庄村)。

      附:林环著《?斋先生集》卷之八记《耕读轩记》载:

      谷城林学可氏作二楼于姑青塘(国清塘)上,名之曰“耕读”“来薰”,……因记,曩余家居时,尝游谷城山下,学可氏之族人刚直伯叔尝邀余舍其家,因获历遍其族居里巷及其先世陈迹,倦而休坐,余于“濯缨亭”(观书亭)上。

      附录二:

      (一)林光朝《与朱编修元晦》

      前此数得来书,每祝耕老有五,夫便人去,令来取书,因循如许,言之愧甚。去年过黄亭,只相隔得三二日。所欲道者,亦何数,唯耿耿。比承除书之下,此在公论,以为太迟,不知贤者出处自有时。直道之信,善类增气,见教恭而安数语,乃是从根株上说过来。别后对此,如一对面语,但所谓与虞仲达及此一节,更记忆不上。是日说数件话,当不止此耳。林用中闻以馆舍处之,得质正所闻,而求所未闻,甚善。复之到官,已三月。偶痰唾中有血杂出,令人忧悬也(见林煌柏主编《艾轩集》中国文史出版社,2014年10月)。

      (二)朱熹作《答林谦之光朝》

      答林谦之光朝

      兹承袛召还朝,不获为问以候行李。伏奉黄亭所赐教贴,恭审执御在行神相,起居万福,感慰之至。比日伏想已逐对扬,从容啟沃,必有以发明道学之要,切中当世之病者,恨未得闻。至于不次之除,非常之数,则不足为执事道也。

      熹愚不适时,自量甚审,所愿不过力田养亲,以求寡过而已。所谓趋赴事功,自当世贤人君子事,岂熹所敢议哉?过蒙谆譬,荷爱之深,书尾丁宁尤为切至。属数日前巳申祠官之请,闻命不早,虽欲奉教而不可得矣。抑熹久欲有请於门下,而未敢以进。今辄因执事之问而一言之。

      盖熹闻之,自昔圣贤教人之法,莫不使之以孝弟忠信、庄敬持养为下学之本,而后博观众理,近思密察,因践履之实以致其知。其发端启要,又皆简易明白,初若无难解者。而及其至也,则有学者终身思勉而不能至焉。盖非思虑揣度之难,而躬行默契之不易。故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夫圣门之学所以从容积累,涵养成就,随其浅深,无非实学者,其以此与。

      今之学者则不然,盖未明一理而已傲然自处以上智生知之流,视圣贤平日指示学者入德之门至亲切处例以为钝根小子之学,无足留意。其平居道说,无非子贡所谓不可得而闻者,往往务为险怪悬绝之言以相高。甚者至于周行却立,瞬目扬眉,内以自欺,外以惑众。此风肆行,日以益甚,使圣贤至诚善诱之教反为荒幼险薄之资,仁义充塞,甚可懼也。

      熹绵力薄材,学无所至,徒抱忧叹,末如之何。窃独以为非如执事之贤,素为后学所观仰者,不能有以正而救之,故敢以为请。执事诚有意焉,则熹虽不敏,且将勉策驽顿以佐下风之万一,不识执事亦许之否乎?

      谨此布闻,因谢先辱。馀惟为道自重,以慰后学之望。上状不宣(见《朱熹集》卷三十八,页1725)。

      附录三:

      文献注释:

      1、木兰陂:位于福建省莆田市区西南五公里的木兰山下,木兰溪与兴化湾海潮汇流处,每年春潮水生形成独特奇观“木兰春涨”。木兰陂是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水利风景区。木兰陂始建于北宋治平元年(1064),至北宋元丰六年(1083)竣工,是著名的古代大型水利工程,全国五大古陂之一,现仍保存完整并发挥其水利效用。

      2、木兰春涨:“木兰春涨”,莆籍南宋名相龚茂良题《木兰陂》“木兰春涨与江通,日日江潮送晓风。”“木兰春涨”自清代早期即被莆籍著名诗人林尧英选为“莆田二十四景”之一。其景观位于莆田市城厢区南郊木兰山下,聚焦于一座建于北宋年间的大型古堰——木兰陂。其长一百三十多米,是我国现存最完整的古代水利工程之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每年春季来临,来自木兰溪上游的万千溪流之水汇入木兰溪,一路奔驰而来,至木兰陂时形成巨大洪流,滚滚滔滔越过木兰陂倾涌而去,慰为壮观,故曰:“木兰春涨”。

      3、国清塘:明代何乔远著《闽书》卷之二十三?方域志,页557载:城山(即谷城山)……下则国清塘在焉。……国清,一名姑青,唐时所建(人工开凿),今林氏(林回年)宅濯缨池,是水与木兰陂相灌注,澄碧百顷,壶公、谷城倒影其中。(见明何乔远著《闽书》)

      4、濯缨池:明代何乔远著《闽书》卷之二十三?方域志,页557载:城山……下则国清塘在焉。……国清,一名姑青,唐时所建(人工开凿),今林氏(林国钧,号回年)宅濯缨池,是水与木兰陂相灌注,澄碧百顷,壶公、谷城倒影其中。(明何乔远著《闽书》)

      5、壶公山:莆田最著名的山,主峰高达711.5米,因屹立在莆田南北两洋土地上,所以人们多以壶公山和木兰溪为莆田市的代名词,有“壶兰雄邑”之雅称。壶公山坐落于新度镇之内,距离市区只有十余公里,交通十分方便。

      6、城山,亦名谷城山,国清山,青山,位于今黄石镇(黄石宋时称为市)下庄村、瑶台村,山高146米。黄石古称“水南”。国清山下有国清塘,塘上有“濯缨亭”,有朱熹书“濯缨亭”和“天光云影”两匾。(见明黄仲昭著《八闽通志》,明何乔远著《闽书》)

      7、濯缨亭:南宋莆田姑青(今黄石下庄)著名慈善家林回年在谷城山西麓,国清塘旁所构横塘别墅门前濯缨池上修建一个观书亭(濯缨亭)。1161年春,朱文公(朱熹)游学莆田国清塘“濯缨亭”聆听“南夫子”林光朝讲道,朱文公为林回年在姑青池(即“濯缨池”)上所修观书亭取名并书“濯缨亭”和“天光云影”二匾 。(见清廖必琦《兴化府莆田县志》和翰林院编修张琴《莆田县志》)

      8、天光云影:天上的光亮、云朵映在水中的影子。朱熹曾于绍兴三十一年(1161)春,游学莆田黄石国清塘见林回年(林光朝堂叔)宅前一个方状池塘上所建之亭,兴至为之取名并书“濯缨亭”和“天光云影”二匾,挂在“濯缨亭”上。(见明林登名撰《莆舆纪胜》)

      9、林扬祖(1799—1883年),字孙诒,号岵瞻,福建莆田人。生于清嘉庆四年。(1799)咸丰九年(1859),林扬祖署陕甘总督。岵瞻课余,习柳帖,读史鉴,作《归食日记》,其生前所撰《莆田县志稿》未出版。光绪九年(1883)卒于家中,享年84岁。

      10、林光朝(1114—1178年),字谦之,号艾轩,谥:“文节”。福建莆田合浦里(秀屿区东峤镇珠川)人,南宋著名理学家和教育家,世称“南夫子” ,创“红泉学派”。

      《宋史》载:“南渡后,以伊、洛之学倡东南者,自光朝始。然未尝著书,唯口授学者,使之心通理解”。林光朝由其堂叔林回年延请在家乡收徒传教授学三十载,誉满东南,享称“南夫子” 。(见明代黄仲昭著《八闽通志》,周瑛、黄仲昭著《重刊兴化府志》)

      11、余谦一,字子同。咸淳元年(1265)登进士第,调泉州石井书院山长,召为国子博士,改宗正寺簿,差知化州。著有《文安家集》。(见清郑王臣著《莆风清籁集》卷六)

      12、何乔远(1558—1631年),字穉孝,或称稚孝,号匪莪,晚号镜山,明?晋江人,杰出的方志史学家,著名的学者。辑明朝十三代遗事成《名山藏》,纂《闽书》150卷。

      13、松隐岩精舍:位于莆田黄石谷城山上。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十一:宋林光朝与其徒讲道之所,朱文公曾过之。(见明黄仲昭著《八闽通志》)

      14、林登名:明万历时,莆田人林登名著《莆舆纪胜》十卷。儿子林齐圣、表哥黄起龙各序于戊午年(1618)。民国丁亥年(1947)翁炳星手抄本,莆田市图书馆藏。

      15、林国钧(1081—1175年),字公秉,号回年,晚号濯缨居士,莆田姑青(今黄石七境下庄村)人,著名慈善家,有子二,女儿六人。捐建熙宁桥,助建木兰陂,倡建黄石红泉义斋,谷城山松隐精舍,国清塘濯缨池。

      16、刘章天(1823—1879年),福建仙游人。同治十年(1871)进士,授礼部主事,光绪二年(1876)京察一等。《濯缨亭古迹》收录在其诗集《慕凤岩诗集》,页100。

      17、宋湖民(1886—1967年),宋增矩,字湖民,晚自署南禅,湜老,原莆田城关罗巷里人(荔城区廷寿街人)。生于清光绪十二年(1886),卒于1967年,享年82岁,著作《南禅室集》。

      18、定庄:在黄石景德里。定庄,明代弘治时期(1488—1505年),莆田县划分为7区、30里、205图。其中“景德里”在莆田县东南(现属黄石镇辖地),辖9村含定庄。

      19、承奉郎:文散官名,隋文帝置,在八郎中位第六。唐为文官第二十四阶,从八品上。宋同唐,元丰改制用以代太祝、奉礼郎,并为执政任子初官。

      20、李丑父(1194—1267年),初名李纲,字汝砺,改字艮翁,号亭山翁。德昭从曾孙也。著有《亭山集》。(见清郑王臣著《莆风清籁集》卷六。)

      21、陈宓(1171—1230年),字师复,号复,南宋名相。陈俊卿之四子,朱熹门人。著有《复斋先生龙图陈公文集》23卷。(见周瑛、黄仲昭著《重刊兴化府志》,清郑王臣《莆风清籁集》)

      22、某(朱熹)少年过莆:笔者考证《朱熹十次过莆时间事件》,第一次1153年赴泉州同安主薄任;第七次过莆为1160年11月下旬至1161年暮春三月,在莆田聆听林光朝、方次云讲道,作《群仙书社记》《归乐堂记》《倡学祠堂题壁》《曾点》《伐木》《春日》《春日偶作》《观书有感二首》计九首诗文。

      23、方翥(1111—1175年),福建莆田人。字次云,元宷之孙。登绍兴八年(1138年)进士。朱熹于1160年11月下旬至1161年春,第七次过莆曾拜访方翥,听其讲学。

      24、“国清里”在莆田县东南(现属黄石镇辖地),辖11村:小横塘(古横塘)、前塘、湖头、塘头、洋城、章桥、坂上、马峰、赤岺、东津、杨山。据明代弘治时期 “国清塘”,属小横塘地界,即今七境霞庄(今称下庄)自然村,而小横塘系国清里所辖11村之一。古有国清山(即青山、城山、谷城山),唐有国清塘,宋有国清里。国清塘位于国清里(今七境下庄村)。

      25、红泉东井书院:位于福建莆田黄石镇街道,现黄石文庙与黄石小学所在地。据载:黄石文庙始建于唐朝元和八年(813),初名为观察庙,以祭祀首建莆田东甲镇海堤的唐朝福建观察使裴次元。黄石姑青人(今七境下庄村)林国钧在观察庙前创办“红泉义斋”,后称“红泉书院”“古红院”。

      26、陈池养(1788-1859)字子龙,号春溟,晚号莆阳逸叟。东阳村人。《题湄洲圣母宫》等有关妈祖文章。咸丰九年(1859)病卒。光绪二十九年(1903)入祀乡贤祠。

      27、郑耕老(1108—1172年)字谷叔,号友堂。迁居莆田陂头(今城厢区霞林街道)。宋代经济学家、教育家。(见周瑛、黄仲昭著《重刊兴化府志》,清郑王臣《莆风清籁集》)

      28、群仙书社:位于福建莆田黄石井埔村东北部显济庙内,显济庙建造于北宋中前期。

      29、莆田壶山藏修精舍,即莆田壶公书院。壶山书院位于距莆田市区东南约二十华里的壶公山麓。

      30、朱彦实:朱元飞,字彦实,又一字希实,兴化军仙游县党田乌墩(现福建仙游赖店镇玉墩村)人。朱熹赴泉州同安任时,朱彦实任同安县丞,与朱熹同僚相好,交往甚密。1161年十二月十一日,朱熹为朱彦实作《归乐堂记》。(见尹波、郭斋点校《朱熹集》)

      31、归乐堂:位于兴化仙游县党田乌墩(今福建仙游赖店镇乌墩村),朱元飞,字彦实,又一字希实,朱彦实致仕回仙游赖店家乡所构“归乐之堂”。(见尹波、敦斋点校《朱熹集》)

      32、郑樵(1104—1162年),字渔仲,号夹漈,后又自号“西遗民”。学者称“夹漈先生”。著作达81种,669卷又459篇,但传世之著作仅有《画志》200卷、《夹漈遗稿》3卷、《尔雅》3卷和《诗辨妄》6篇。(其著《溪西诗文集》)

      33、陈俊卿(1113—1186年),字应求,福建莆田人。宋孝宗时期名相、诗人。陈俊卿与朱熹情谊深厚,陈俊卿曾分别于乾道三年(1167)、乾道五年(1169)和淳熙五年(1178)三次向孝宗皇帝举荐朱熹。淳熙八年(1181年)夏,孝宗授朱熹提举江西常平茶盐公事。

      34,龚茂良(1121-1178年),字实之。莆田华亭人。宋淳熙元年(1174)拜参知政事,叶衡罢相,茂良以首参代行宰相职,赏识朱熹其才,多次向孝宗力荐启用,龚茂良卒于1178年,朱熹于1183年11月至莆访龚茂良故居,1190年4月13日专程往华亭山牌村(笔者家乡自然村),访谒龚茂良墓。与蔡襄、陈俊卿、林光朝称为“莆田四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