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蔡襄农学名著《荔枝谱》

    蔡襄农学名著《荔枝谱》

      □阮其山 文/图

    1.jpg

      《荔枝谱》书影

    2.jpg

      附语:蔡襄为北宋四大书法家之一。其生前尝全文手书《荔枝谱》并勒石以传世。千年之后,我辈在品读其《谱》的同时,又可品赏其高超的书艺,虽是拓本,亦大幸至趣也。

      莆阳北宋名臣、邑人蔡襄,不但是一位精于吏治的政坛重臣,同时亦是位享有声名的农学家。宋嘉祐四年(1059),蔡襄于泉州知州任上,撰著《荔枝谱》一书,为中国古代论述荔枝的经典之作,亦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荔枝农学专著。

      蔡襄撰《荔枝谱》的动因

      蔡襄为何作《荔枝谱》?蔡襄在其首篇(第一《原本始》),对作谱缘由作了明示,曰:

      夫(荔枝)以一木之实(果实),生于海濒岩险之远,而能名彻上京,外被重译,垂于当世,是亦有足贵者。其于果品卓然第一,然性畏高寒,不堪移植,而又道里辽绝,曾不得班于庐桔(枇杷)、江橙之右,少发光采。此所以为之叹惜,而不可不述也!

      可见,蔡公作荔谱,旨在为品质“足贵”而少发光彩的闽中荔枝,求得应有的地位与名声,显示其强烈的家国情怀。对此,蔡公《荔枝谱》有进一步的阐述。其一,中国荔枝,唯闽粤、南粤、巴蜀有之。汉唐贡荔,分别来之于岭南、巴蜀。名曰“鲜献”,实已腐烂,色、香、味几乎丧失,闽中的鲜荔枝,京师、中原未始见之;其二,唐时词人张九龄、白居易咏荔,二人虽见过鲜果,系南粤、巴蜀所出,大多早熟,肉薄而味甘酸,其精品仅及闽之下品。此二人亦未看到真正的荔枝;其三,闽中四郡荔枝,福州最多,兴化军最为奇特。列品虽高但冷落缺少记载。不是昔日无此尤物,而是未遇到识别它的人;其四,本人故家莆阳,二临泉、福二郡为政,往还道经乡国,每得其尤(优异)者,命画工写生,粹集既乡,因而为题品评,以为倡始。

      由此可见,蔡襄作《荔枝谱》,不但欲为荔枝正名位,尤其要消除世人将实际上已腐变的“鲜献”视为“生荔枝”,将肉薄味酸下等品质的南粤、巴蜀鲜荔枝,与“真荔枝”等同的偏见,进而为品质优异的闽中“真荔枝”褒扬推介,改变其质高品优却默默无闻的不正常境遇。总之,就是为了“评其品,正其名,尊其位”,仅此而己。故《四库全书·荔枝谱》“总目提要”谓之“为闽中荔枝而作”,是切中蔡公作《谱》之本意。蔡襄《净众院尝荔枝》诗云:“霞树珠林暑后新,直疑天意别留春。京华百卉争鲜贵,谁识芳根著海滨”。后二句,正可为其作《荔枝谱》的动因的注脚。

      蔡襄《荔枝谱》的核心内容与价值

      譜者,按事物类别编排记录也。蔡襄《荔枝谱》的核心内容与价值,即在于对闽中荔枝作了系统的记载和科学评价。书中《标尤异》《别种类》二篇,为全书的核心内容与价值所在,压卷之亮点。

      荔枝为亚热带果品。闽中沿海福、莆、泉、漳四郡,因水土气候适宜,五代之后,荔枝种植迅速发展。《荔枝谱》称,“福州种殖最多,延迤原野。一家之有,至于万株。城中越山(屏山),郁为林麓。暑雨初霁,晚日照耀,绛囊翠叶,鲜明蔽映,数里之间,焜如星火,非名画之可得,而精思之可述,观揽之胜,无与为比”“兴化军风俗,园池胜处,唯种荔枝”。

      荔枝产量甚巨,据宋淳熙《三山志》,福州宋大中祥符二年(1009),岁贡荔枝干六万粒,至宣和时较祥符数外增八万三千四百粒;贡圆荔枝较祟宁十万粒新增十万零六百粒,翻了一番。土贡荔枝仅是总产量的一小部分,蔡谱称“一岁之出不知几千万亿”,可推想总产量之巨大。

      荔枝品类更是琳琅满目,不胜枚举。蔡襄《荔枝谱》罗列其优异者三十二品。即陈紫、江绿、方家红、游家紫、小陈紫、宋公荔枝、兰家红、周家红、何家红、法白石、绿核、园丁香;虎皮、牛心、玳瑁红、硫黄、朱柿、蒲桃荔枝、蚶壳、龙牙、水荔枝、蜜荔枝、丁香荔枝、大丁香、双髻小荔枝、真珠、十八娘荔枝、将军荔枝、钗头、粉红、中元红、火山等,并对前十二品排列等次。

      尤其可贵的是,《荔枝谱》还专篇详尽记述其鉴别方法。曰:“今列陈紫之所长,以例众品:其树晚熟;其实广上而园下,大可径寸有(又)五分;香气清远,色泽鲜紫,壳薄而平,瓤厚而莹。膜如桃花红,核如丁香,毋剥之凝如水精,食之消如绛雪(道家仙药),其味之至不可得而状也。荔枝以甘为味,虽百千树莫有同者。过甘与淡,失味之中。唯陈紫之于色、香、味,自拔其类,此所以为天下第一也。凡荔枝,皮、膜、形、色,一有类陈紫,则已为中品;若夫厚皮尖刺,肌理黄色,附核而赤,食之有渣,食已而涩,虽无酢(醋)味,自亦下等矣。”蔡襄以号为“天下第一荔枝”的陈紫为样本,分解出成熟季节、果实形状及大小、香、色、壳、瓤、膜、核、味等九个项目,进行比较鉴别,尤以色、香、味为主要指标,评价其上下优劣。有了这些标准,便可较为精确地从千姿百态、良莠相杂的众多荔枝中,辨其高下,慧眼认珠,足见蔡襄鉴别荔枝的智慧及其深厚功力。据此标准,蔡谱专篇条列闽中荔枝主要品目计三十二种,其中陈紫等十二种特排出等次,并逐一作简介。现摘要于下。

      (1)陈紫(见上文)。(2)江绿(大较类陈紫而差大,独香薄而味少淡,故以次之)。(3)方家红(可径二寸,色味具美。言荔枝之大者,皆莫敢拟,人罕得之。(4)游家紫(种自陈紫,实大过之)。(5)小陈紫(其树去陈紫数十步,其成也差小,又时有焦核者,因而得名)。(6)宋公荔枝(树极高大,实如陈紫而小,甘美无异)。(7)兰家红(泉州为第一)。(8)周家红(独立兴化军三十年,后生益奇,声名乃损,然亦不失为上等)。(9)何家红(出漳州)。(10)法白石(出泉州法石院,色青白,其大次于兰家红)。(11)绿核(颇类江绿,色丹而小。荔枝皆紫核,此以绿见异,出福州)。(12)园丁香(此种体园,与味皆胜)。

      无等次者有:虎皮(红色,绝大,绕腹有青纹,正类虎斑)、牛心(以状言之,长二寸余,皮厚肉涩,福州唯有一株)、玳瑁红荔枝(上有黑点,疏密如玳瑁斑)、硫黄(颜色正黄而刺微红,亦小荔枝,以色名之也)、朱柿(色如柿红而扁大)、蒲桃荔枝(穗生一朵至一二百,将熟多破裂。凡荔枝每颗一梗,长三五寸,附于枝。此等附枝而生。其品殊下)、蚶壳(壳为深渠,如瓦屋焉)、龙牙(荔枝之变怪者。其壳红,可长三四寸,弯曲如爪牙而无瓤核)、水荔枝(浆多而淡,食之蠲渴,出兴化军)、蜜荔枝(纯甘如蜜,是谓过甘,失味之中)、丁香荔枝(核小如丁香,树病或有之,亦谓之櫵核,皆小实也)。大丁香(原壳紫色,瓤多而味微涩)、双髻小荔枝(每朵数十,皆并蒂双头,因以名之)、真珠(剖之纯瓤,园白如珠,荔枝之小止于此)、十八娘荔枝(色深红而细长,时人以少女比之。俚传闽王王氏有女第十八,好啖此品,因而得名)、将军荔枝(出福州)、钗头(颗红而小,可间妇人女子簪翘之侧,故特贵之)、粉红(荔枝多深红,而色浅者为异,谓如傅朱粉之饰,故曰“粉红”)、中元红(荔枝将绝才熟,以晚重于时。蔡襄晚年曾于七月二十四日得食之,喜而赋诗,云:“绛衣仙子过中元,别叶空枝去不还。应是天人知忆念,再生朱实慰衰颜”)、火山(本出广南,四月熟,味甘酸而肉薄,穗生梗如枇杷,闽中近亦有之)等二十种。

      由上可知蔡襄的分类规则,即凡排列等次者,其味皆美;未列等次者,味多不佳,而以形、色稀异与成熟季节早晚取胜,各显其长,实无可比性,故未排名。元代浙江文人张思廉以诗赞之:“知味何人似蔡襄,方红陈紫与谁尝。”(《画荔枝障》)。张邦侗《蔡端明荔谱引》称:“宋蔡忠惠公入直龙图,出分虎节(指出任福建转运使等)多识草木,宣力海邦。览其荔枝一谱,品题轩轾(高低、优劣),良称能事。……其用心亦勤矣。夫博物搜奇,玄言清赏,予盖有味于兹编耳。”明曹蕃《荔枝小乘》称:“自宋蔡君谟学士著谱,声价顿起。……惟端明学士兴化军人也,生长于扶荔之乡,闻见既真,殿最不爽,一经品题,遂尔增价。”均对蔡襄品荔做了充分肯定。

      我们看到,蔡襄评介荔枝品种时,颇为强调其自然天性,并注意一方水土对荔枝品质的影响。指出:“闽中唯四郡有之,福州最多,而兴化军最为奇特”“兴化军风俗,园池胜处,唯种荔枝”。评陈紫,“平窊(漥)坎而树之,或云厥土肥沃之致”。评水荔枝指出:“荔枝宜依山,或平陆有近水田者,清泉流溉,其味遂尔”。

      同时,蔡襄还重视荔枝的变异现象。所录后二十种,大多属于变异之果。如牛心、蒲桃荔枝、蚶壳、龙牙、双髻小荔枝、钗头、真珠等,是“以果形变态见奇”;虎皮、玳瑁红、硫黄、法白石、粉红等,是“以果色变异为贵”;绿核、丁香荔枝等,是“以核变小、变绿为异”。变异是生物进化的特异现象,正如蔡襄评介“龙牙”时所指:“龙牙者,荔枝之变怪者……全树忽变,非常有也”。蔡襄对荔枝变异现象的探索,具有较高的科学价值。

      蔡襄在推介优异品种时,还注意记载生动引人的相关故实,增加人们食荔兴味,提升荔枝的文化品位。如介绍“陈紫”称:“富室大家,岁或不尝,虽别品千计,不为满意。陈氏欲采摘,必先闭户,隔墙入钱,度钱与之,得者自以为幸,不敢较其直(价值)之多少也。”实录当年采摘陈紫的神秘做法,反映人们的珍重心理。介绍“宋公荔枝”称,树木极高大,“世传其树已三百岁,旧属王氏,黄巢兵过,欲斧薪之。王氏媪抱树号泣,求与树皆死。贼怜之不伐。”写出树主舍身护树之壮烈,及黄巢锄强怜弱之义行。介绍何家红称,“出漳州何氏,世为牙校(低级武官)。尝有郡将全树买之,树在舍后,将熟,其子日领卒数十人,穿其堂房乃至树所。其来无时,举家伏藏,欲即伐去而不忍,今犹存焉。”介绍十八娘荔枝称,“俚传闽王王氏有女第十八,好啖此品,因而得名”。如此等等。这些故典生动形象地反映前人对荔树的爱护,折射出传统的人文精神,使人们食荔时享受文化精神。看来,蔡公是古代一位善于以文化手段,推扬荔枝的高手。

      总之,从学术上看,《荔枝谱》作为宋代一部荔枝学专著,富有创见,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和实际意义。

      蔡襄撰《荔枝谱》的广泛深远影响

      蔡襄《荔枝谱》推扬的荔枝佳品,对后世产生了良好的品牌效应,深化了人们对闽中荔枝优异品质的认识,进一步坚定了闽中荔枝在全国的优先地位。明闽县(今福州)人徐  的《荔枝谱》,为明清时期诸家荔枝谱之代表作。其《小引》云:“荔枝自宋蔡忠惠公谱录,而其名益著。世代既遐,种类日夥,骚人韵士,题品渐广。”

      从宋代以降的文字记载看到,蔡襄《荔枝谱》对推扬闽荔的积极作用。熙宁末年出知福州的中书舍人曾巩,其《福州拟贡荔枝状》称,闽粤荔枝食天下,“闽人著其名(品种)至三十余种。”显然即指蔡襄《荔枝谱》。该奏状所附《荔枝录》一则,品目达三十四种,除一品红、状元红二种外,均与蔡谱类同,甚至介绍品目的文字,亦明显出自蔡《谱》。名臣文豪苏东坡《和陶归园田居》云:“莫言陈家紫,甘冷恐不如。”《减字木兰花》词云:“闽溪珍献,过海云帆来似箭……轻红酿白,雅称佳人纤手擘,骨细肌香,恰是当年十八娘。”

      南宋参知政事、“中兴四大诗人”范成大《妃子园》诗:“当时若识陈家紫,何处蛮村更有园?”并有题注:“然峡(巴蜀)中荔子不及闽中甚远,陈紫又闽中之最也。”乾道间泉州太守王十朋,作《诗史堂荔枝歌》云:“君谟亦作闽中谱,陈紫声名重南土”。明代福建布政使周亮工主纂的《闽小记》云:“荔枝种类最繁,予在闽中尽饱尝之。当以莆中宋家香为第一。”显然都采用了蔡襄的评定。南宋著名江湖诗派诗人、浙江籍戴复古称:“尝观蔡公谱,梦想到莆中。”竟到了魂牵梦绕的地步,可见蔡谱影响之深。

      明代曹蕃《荔枝小乘》称:“闽中果实,推荔枝为第一。即巴蜀所产,能挟一骑红尘,博妃子笑者,亦未得与之雁行。自宋蔡君谟学士著谱,声价顿起。时运递迁,种植蕃衍,品格变幻,月盛日新,闽人士争哆口(张口)而艳谈之。”杰出的抗倭名将戚继光诗:“累累荔子状元红,占断君谟谱法工,百果相适皆北面,八闽四皆许谁同?”医药学家李时珍,其不朽之作《本草纲目》,亦引用了蔡襄《荔枝谱》。邑人林希哲诗云:“吾莆名果鲜荔枝,君谟有谱世所知。陈紫方红固为贵,宋香品汇尤珍奇。”以上诗文表明,蔡襄《荔枝谱》的广泛流传和深远影响,显示所推扬的闽中荔枝的良好品牌效应。蔡公著《荔枝谱》之初衷,如愿以偿矣。

      在蔡襄《荔枝谱》示范下,历代著荔枝谱者渐多。宋嘉祐兴化军知军徐师闵撰《莆田荔枝谱》,并刻谱置于军厅。该书距蔡襄作《荔枝谱》仅一年,惜亦失传。明代文士更是竞相作《荔枝谱》。明徐 《荔枝谱·序》称:“荔枝自宋蔡忠惠公谱录而其名益著。骚人韵士,题品渐广。爰(于是)傚蔡书,别构兹谱。”莆邑文艺家宋珏撰《荔枝食谱》,杂谈食荔习俗,并专立“术蔡”一章,辑录有关蔡谱逸文轶事。宋珏性好嗜荔,日啖千余,自号“荔枝仙”,人称“荔痴”。上述著述,皆可视为蔡襄《荔枝谱》的续篇,亦显示其深远的影响。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