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林麟焻与琉球外交往来

    林麟焻与琉球外交往来

      □金文亨

      林麟焻,清莆田县人。康熙九年进士。历官中书舍人、佥事、贵州学政、布政司参议、四川典试副主考、顺天乡试同考等。他少以诗名,一生著有《玉岩诗集》《中山竹枝词》等。林麟焻作为使臣,在中琉人民友好往来中做出重要贡献。

      康熙二十二年六月,身为中书舍人的林麟焻奉康熙皇帝之命,作为副使,跟随正使汪楫,率领三百多人的使团,出使清政府藩国琉球。

      洪武年间,明太祖册封琉球国国王为中山王,开始了与明朝贡奉关系。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四月,琉球国国王崩殂,其世子尚贞继承王位,向清廷上表,请求册封。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康熙皇帝任命汪楫为正使,林麟焻为副使,率团前往琉球,谕祭老王,册封新王。他们俩人以正一品官员身份,持虎节龙旌,向琉球王递交康熙皇帝“中山世土”撰写手书,完成册封琉球王的使命,推动和加强两地人民友好关系。

      林麟焻在向康熙皇帝的《奏疏》中详细地介绍前往琉球航线。《奏疏》说:康熙二十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在福州谕祭妈祖后,“决计放舟。二十三日辰刻,遂出五虎门,过东沙山,一望茫茫,更无山影……以海道考之,二十四日,当过小琉球花瓶屿、鸡笼、淡水诸山,而是日辰刻,已过彭佳山。酉刻,已过钓鱼屿,不知诸山何时飞越。二十五日,应见黄尾屿,不知何以遂瑜赤屿。二十六日,夜见姑米山,又不知何以遂至马齿山。此时,琉球接封之陪臣,唯恐突如入境,国中无所措手,再拜恳求暂泊澳中,容其驰报。乃落篷而篷不得下,抛椗而椗不可留。瞬息已入琉球之那霸郡,直达迎恩亭前矣。时方辰刻,距开洋三昼夜耳。”

      林麟焻这一前往琉球航线上航行记录,告诉人们航线、沿岸岛屿情况,对考证这一“海上丝绸之路”,是很有价值的。同时,告诉人们台湾诸处与钓鱼屿是连在一起的,都是我国神圣领土。并且又告诉人们琉球是清王朝藩属国,关系密切。他们抵达琉球国那坝后,新王率领群臣到郊外迎接,十分隆重。只是到了清光绪五年,日本乘机出兵侵占琉球,改为冲绳,霸占琉球。钓鱼屿仍是中国管辖。

      之后,林麟焻协助正使在那坝举行册封典礼,完成外交使命,深得琉球王和当地百姓赏识。他们在琉球时,琉球王和群臣赠以丰厚的黄金、白银等礼物。正使汪楫分文不受,“厚有馈遗,麟焻悉却之,并革廪费口粮,中山人甚德之,为立却金亭以志。”在琉球时,林麟焻还和正使汪楫等到久米村上天妃宫祭拜妈祖,感谢妈祖在来琉球的海上护航解难之恩。汪楫为上天妃宫题匾:“朝宗永颖”。林麟焻则以裔侄孙的名义为上天妃宫题写二十三字长联一副:

      累朝叠诰表神功,岳降自鯑江,翊运疑庥,频现红灯宣圣化;重译献琛逢盛世,皇华临马齿,抠衣展拜,永清碧海耀吾宗。

      汪楫、林麟焻从琉球回京后,向康熙皇帝述职。康熙皇帝“询水情,条奏甚悉,皇帝大悦。” 汪楫、林麟焻又向康熙皇帝上了《奏疏》,详细报告来回漂洋过海,化险为夷的经过,说明妈祖庇佑使团脱险,安全回国的情景。

      汪楫、林麟焻奏请对妈祖举办春秋祭典礼,得到康熙皇帝批准。之后,林麟焻升任户部主事。林麟焻在出使清藩属国琉球的过程中,所写的楹联、诗词,记录了当时当地独特的地理、民情、风俗。对今天了解琉球历史与文化是有意义的。

      林麟焻完成外交任务回京述职,又晋升职务,从京师衣锦返乡。他感谢妈祖保护航海安全,亲到贤良港天后祖祠朝拜妈祖及其圣父母,又倡议,支持重建天后祖祠,“遣工置木石整造之”,并奉旨主持春秋祭祀妈祖及其圣父母。他还为《天妃显圣录》和《敕封天后志》撰写序言。林麟焻留芳青史。

      汪楫、林麟焻两位使者在疏球时,在正常的外交礼仪活动后,在等待风向时,考察、参观琉球主要地方,留心收集琉球历史、地理、山川、风物、民情、礼俗等资料。回国后,汪楫撰写了《使琉球杂录》一书,绘制了《乘风破浪图》,林麟焻也留下《中山竹枝词》五十首,以记其事,成为“海上丝绸之路”历史上一重要文化遗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