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莆籍民主人士林汝良先生传略

    莆籍民主人士林汝良先生传略

      □陈鸿宾

    1.jpg

      出身与觉醒

      汝良先生祖籍莆田县平海镇,全家定居莆城金桥巷。他出生于1913年,曾与解放后中共十二大设立的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尹林平,以及1937年6月牺牲于福州的闽中特委书记王于洁结成生死之交。逝世前任湖南省政协两届常委。其父系基督教牧师,英年早逝,遗下六男三女。其大兄汝藩追求南洋华侨小姐往马来西亚,漠视大家庭贫困,很少汇款接济。其二兄汝汉系文盲,在马来亚作苦工维持自己生活,无法接济大家庭。汝良是老三,因家庭贫困在哲理中学初中部毕业后,改学当时新兴的无线电通讯技术,以此作为他终生职业,并以其收入维持家计。

      1931年他在驻漳州的国民党军新编49师师部任无线电报务员。1932年4月毛泽东同志率领红一军团红军,从闽西出发袭击漳州,击溃49师,占领漳州。师长张贞亡命逃走,汝良也糊里糊涂逃难回莆城。不久后莆田军阀何子扬在莆仙收编民军,成立伪剿匪指挥部于莆城。汝良受聘为伪指挥部无线电报务员。我因一共青团员泄密暴露我的政治身份而被捕。伪指挥官何子扬长子何尚志早已同情我的革命活动,与其母共同要求何子扬释放我。何子扬顾忌莆田各界说他包庇共产党,提出释放我后不得在他统治的莆仙二县再活动。我经过莆田中心县委书记王于洁同意后答应这个名存实无的条件后,由莆城虎头监押解去伪指挥部暂时拘留。汝良因漳州逃难,对红军如此神奇地击溃新编49师,心存好奇,访问拘留在伪指挥部的我。我借此机会扩大宣传。他有问我必答,答必详尽透彻。经过4个月的二人倾谈,成为同龄情如兄弟的挚友。因此他了解我党革命纲领,和红军根据地水乳交融的军民关系,以及红军为何能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游击战术,共产党员为何不惜牺牲自己以求革命胜利的宗旨。他说:“我少年念哲理初中时,听说哲理高中有一位老师陈国柱是共产党员,他教导的学生陈天章、吴承斌、张如琦、王纪修、戴梦泽等也是共产党员,但我年少爱玩不感兴趣,糊里糊涂地过这几年,现在我明白了,决定和共产党成为朋友,追求革命真理。”

      继续接受我党教育

      我被拘留4个月回仙城,他想与我再聚也由莆城到仙城。我招待他于我二兄主持的仙游红十字医院宿舍。这个医院是仙游县委地下交通站和重要干部免费长期医疗院。在这里长期住院的有共青团省委书记蒋声(化名)和仙游县委书记小邱(原名邱清泉)以及经常来汇报工作的团仙游县委书记许彧青(许国经)等。空余时大家谈论民族危机,我党已号召全国抗日,红军即将北上创造敌后根据地抗日,以及必胜的抗战战略及战术。汝良在侧旁听,觉得大家谈论条条有理,因此他更加觉悟,决定自己一生作革命同路人。

      与党干部结为生死之交

      1934年春,福州中心市委在召开会议时受敌逮捕,唯一逃脱的莆田中心县委书记王于洁,逃回莆田后建立闽中特委,冒着敌人通缉他的危险,急忙来厦门寻找上级组织。他先来厦大宿舍找我,我招待他膳食但宿舍不能留宿外人,于是我带领于洁去汝良处住宿,以便找上级。汝良明知于洁是“要犯”而胆敢留宿他十几日,又供应他伙食,还关心他有没有找到上级。于洁没有找到上级要回莆田时,汝良怕他在厦门汽车站会被捕,于是同他拐道到集美才让于洁上长途汽车直达莆田。这是二人间深有感情的生死之交才能做到的。

      1937年5月,汝良从报上看到于洁等同志被叛徒秘密诱骗,在会议地点被预先埋伏的宪兵全部逮捕的新闻,焦急得像热窝蚂蚁,一面电告流亡南平的同志,希望他们以侨团名义营救于洁等同志,一面自己请假上福州,希望以美国基督教势力营救他们。最终营救无望,他欲哭无泪地回厦门,遵照于洁警告,坚决离厦,转往香港,当中国航空公司机上报务员。

      尹林平,江西苏区兴国县人,贫农出身,年青参加红军,由战士升至营长。红军攻占漳州时,他留下作为支援白区游击战争的军事干部。1933年领导安溪、南安、永春、德化边境活动的抗日游击支队,化名尹利东,任司令员,运用游击战术,多次击败敌人“围剿”。厦门各报几乎每日有尹利东和他抗日支队的战讯。敌人气急败坏地悬赏银元1万元购尹利东头颅,活捉尹利东的,赏给银元2万元。1935年夏因叛徒出卖情报,抗日支队受敌人大军包围袭击后失败。尹利东安置好失散游击队员后,化名林平来厦门找中心市委。但中心市委领导人有的已经被捕牺牲,有的是台湾人逃台湾隐蔽。林平无法,只好到厦门大学,通过助教任伯君找到隐蔽在厦大作旁听生的我。我通知王于洁由莆田来厦,介绍于洁与林平接头,此后林平与肖林建立厦门地下工委,和以于洁任书记的闽中特委,形成平行的党组织关系。我因为已在厦大隐蔽一年,已经暴露,怕影响厦门地下工委的安全,转移往漳浦当小教,并拟专心学习马列理论。往漳浦前为了林平与于洁在厦门联系时较便利和安全,把林平介绍给汝良。此后于洁多次来厦与林平共同讨论国内政治形势,交流两大组织的工作情况及经验,都利用汝良海后路宿舍作为联系地点。厦门地下工委如肖林等也利用汝良宿舍为联系和讨论工作的交通站,群众救亡团体领导人要向林平汇报和请示工作,也先来汝良宿舍找。这期间出入汝良宿舍的人员,如旅社旅客那么密集;与汝良同房的同事陆北鹏(上海籍)也因此同情革命。汝良明知林平就是敌人悬赏要消灭的赫赫著名的尹利东,却用自己的生命掩护他安全和工作,不怕受株连遭逮捕,反认为自己与尹利东是共患难的同志。

      1937年汝良就业于中航公司,任机上报务员。林平转调往广州任广东省委军事部长。两地邻近。汝良下机后即赶车去广州找林平。林平因公赴港时也往九龙中航公司招待所找汝良,二人像兄弟般时时团聚。广州沦陷后,林平复姓复名一一尹林平,奉派往广东东江任东江抗日纵队政委,东江纵队之下还有港九支队,尹林平因公到港时,住进中航公司九龙招待所,汝良以美味膳食招待老尹,又让老尹放松指挥作战时的紧张精神。东江抗日纵队军费经常困难,尹林平已与他爱人余慧结婚且已生育子女,生活更加困难,汝良时时予以接济;还特地在香港买一架高倍数望远镜,作为尹林平指挥作战工具。

      1941年底日寇南进,香港沦陷,大批民主人士滞留香港,若遭日冠逮捕,非常危险,而且是国家巨大损失。在重庆的周恩来急电尹林平,要求东江纵队想尽办法营救这一大批民主人士撤离香港。尹林平也急如星火地直奔沦陷后的香港,指挥港九支队,分水陆十几条路线日夜保护何香凝、邹韬奋、郭沫若、茅盾、柳亚子等100多位民主人士安全离港后,又护送他们顺利抵达桂林。中央为此给尹林平和东江纵队记了一笔大功。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共谈判和平建国方案时,蒋介石否认我党在敌后根据地发展起来的抗日武装,还否认南方存在抗日东江纵队坚持抗战五年的事实。周恩来来电令尹林平去重庆作公开演讲,以堂堂正正的政委身份列出战胜日寇的累累战果,揭穿蒋介石阴谋。事后还密约重庆的汝良会面。1945年冬毛泽东在关于广东工作的批文中另加批示:“林平的历史、能力,请查明告我,此人似很有办法。”此时的尹林平,不仅是东江纵队政委,还可以列入祖国抗战英雄之一。解放后党十二大成立中央顾问委员会时,林平因为营救许多著名爱国人士立了大功和毛泽东关注而成为中共许多英勇将领之一。因此被选为中顾委委员。英雄和英勇将领之功不能抹煞,但汝良十几载辅助林平之功也不可没。

      无微不至地支援张兆汉夫妇

      1944年日寇西进湘黔时桂林沦陷,张兆汉夫妇逃难去重庆后,既无职业又无党的接济,生活无着,汝良给予长期接济。兆汉爱人陈冰生下女儿张左燕,为了便利他夫妇坚持地下活动,汝良夫人自愿当张左燕保姆,日夜无微不至照顾左燕,与陈冰像好妯娌一样。夫妇一起支援兆汉夫妻的地下革命。张左燕长大后每次因公去长沙,都要拜会林伯母林伯父。抗战胜利后,兆汉东调去新加坡,参加华侨统战工作,但两袋空空无法南下,急中生智卖掉汝良的小纱厂为路费,事后才告诉汝良。汝良说:“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卖就卖吧,我毫不计较。”这之前兆汉还指示汝良利用昆缅航线,建立我党的秘密空中交通线,飞行时夹带密件,沟通中共与缅共两党关系。当时的昆明,是西南联大等高校和民主教授民主人士密集的城市。汝良以飞机报务员的身份,建立我党的渝昆秘密空中交通线,沟通在重庆的中共南方局与昆明大学及进步教授掀起的反内战要和平爱国运动的情况,使这个大运动形成解放战争的第一条战线。有一次兆汉把宣传品一大卷交汝良由昆明飞往重庆时交给重庆地下党员散发。在当时重庆密布国民党特务和军警林立的环境下,是非常危险的,汝良勇敢地闯过这一“鬼门关”,兆汉事后对此心有余悸。

      回厦门任职和在香港领导起义

      汝良于1948年回厦门,任中航厦门分公司经理。旧地重住,他有沧桑之感。觉得蒋家王朝快要溃灭,新中国诞生在即,但地下党活动方式更灵活更隐蔽,使汝良暗中寻寻觅觅未见地下党的踪影。以他的社会地位可以混进国民党军政要人之流,但他耻于与他们为友,宁愿下班后驱车回寓阅读进步报刊。适逢闽中地下党员林文豪同志赴香港筹款援助闽中游击支队军费,所得的都是美钞或港币,当时通货膨胀之势如黄河决口,法币如同阴间流行的冥纸,只好兑换为金条,但又要闯过厦门海关的检查,于是文豪找中航公司厦门分公司经理林汝良。汝良利用中航公司的名义,帮助文豪夹带金条,顺利通过厦门海关的检查。事后汝良感到这是他回厦门后帮助我党的唯一事件以为自慰。

      1949年,蒋介石收拾残部窜逃台湾,下令所属中航公司及央航公司(前身为欧亚航空公司)所有飞机及全部飞行人员集中香港,或在反攻大陆时运兵,或飞往台湾,不让我方合法接收这二大企业的国家财产。当时正值全国革命已经胜利,万民欢腾之日,被迫流亡香港的二航空公司工作人员郁闷寡欢,无计可施。汝良秘密串联同情我党的同事11人,发起12人领导的起义行动,驾驶全部飞机飞回大陆交还人民解放军,使蒋介石盗窃二大企业国家财产的阴谋全部泡汤。在广州的尹林平见到汝良时说:“我估计你很可能会飞回祖国的。”

      后来,尹林平认为像汝良这样的党外人士应该继续为国家任用,让他可以继续发扬优秀品德,于是向中央统战部推荐,邀请林汝良为湖南省政协委员。福建省委统战部长张兆汉回忆到自己在白色恐怖严峻的重庆,还能得到汝良的无微不至的帮助,同时也向中央统战部推荐。中央统战部认为林汝良被两位要人同时推荐,于是提高一级,请湖南省委统战部,邀请汝良任湖南省政协常务委员,然后连任两届常委,共十年。尹林平和他夫人余慧与汝良一家结为世交,叫自己儿子每年春节去长沙向林叔父和林婶母拜年。

      晚年生活及逝世时的哀荣

      1980年汝良离休后,单位领导以他的政治地位高,分配给他宽敞装修好的住宅,但当时的离休待遇不高,收入少,他只能过粗茶淡饭生活,但他知足常乐随遇而安。

      我和汝良都认为我俩是50年患难与共的老友,友情难得。因此我去信他必来信,他有信来我必复。在长期通信中,有几次他来信中说他有小病痛,林夫人催他住院,她才会安心,他因安慰她才住院。1998年9月28日,林夫人忽然来电话说汝良因高血压脑溢血住院急救无效逝世。这噩耗如惊雷在我头顶上一炸。

      一周后林夫人来信说,汝良逝世,长沙省政协委员们大为震动,认为汝良品德这么优良,为什么不能享受寿星的幸福,留给人间更多的良德。于是省政协在政协会议所设立汝良灵堂,供各界人士告别遗容后开追悼会。出殡时送殡人达到千人,长沙各报记者要求撰写《汝良传》,于是我勉强写下这一篇汝良传略以告慰汝良地下之灵。

      2003年9月中旬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