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一门育桃李 家风即教风

    一门育桃李 家风即教风

      每天清晨,家住荔城区麟峰小学旁的古稀老人陈士墉,目送着家人出门上班,耳畔传来校园的上课铃声和琅琅读书声,他的心中浮现出一串美丽的音符。

      这一家子从事教育工作,可以上溯到一百多年前的祖先。“教育”这两个字,在不同的时代赋予不同的含义。到了陈士墉这一代,变成发愤为边远地区农村教育贡献智慧。从青年到中年、又到老年,陈士墉度过难忘的39年时光,身为地道的城区“老莆田”,他却一直坚守在沿海学校教学一线。

      “当时有两个去处,一个是靠近城区的黄石学校,一个则是被称为‘界外底’的原忠门一中。”陈士墉还记得,1960年中专毕业后,他毅然选择了位于北岸忠门的沿海学校。当时书生意气,豪情万丈,他不仅肩负日常体育教学工作,同时也是班主任、生管和学校治保队负责人,学生安全成了他牵挂的心头事。

      “陈老师,我们喜欢上您的课。”“陈老师,可以帮忙给我爸爸捎几句话吗?”……乡村孩子朴实热情,他们对陈士墉的信任和依赖,更坚定了他扎根于此的决心。如今,很多学生还记挂着他,常常找他相聚,畅聊校园往事。

      和陈士墉有着同样选择的,还有他的妻子刘丕妹,两人同在忠门一中任教。投身教学的两人,常常没空回家。彼时,陈士墉买了一辆脚踏车,得空回家,他便载着妻子,踩了30多公里路程。一路上,两人聊的也多是学校的工作。

      两人沉心乡村教育之时,亦是两个儿子成长的关键期。平日无暇顾及儿子的夫妻俩,回到家中也是忙着整理教学总结和教案备课。儿子的生活学习,落在了陈士墉的父亲陈焘义身上。陈焘义也是一名“老教育”,曾先后在南日小学、新塘小学、沟尾小学等学校任教,对教育事业一往情深。

      陈士墉说,大约在清朝末年,祖先就在位于城区后塘家中办起私塾,为周边孩子进行启蒙教育。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秉承这个传统,到了陈士墉这一辈,家族中已有八代人从事教育工作。到他们家作客的人总能看到这样一副对联:“一门育桃李,八代做园丁”,这是父亲陈焘义写的,一笔一划,都是对后辈的一种期许和厚望。陈士墉的大儿子陈志伟,从福建师大毕业后在莆田四中任教,后因工作需要调到荔城区教育局工作至今,曾获得省优秀青年教师、市优秀教师等称号。

      共同的情怀,在一家人当中延续,组成一首动人的歌。陈士墉的大儿媳吴秀民从师范学校毕业后,一直在莆田体育运动学校工作,至今有33年教龄,曾获得“市体委系统先进教育工作者”称号。今年,吴秀民承担高三毕业班的语文教学,自4月份复学以来,便忙着为学生补缺补漏全力备考。

      从私塾教书先生到人民教师,陈士墉家族潜心教书育人。其孙媳林懿毕业于漳州师院,先后在文献中学、荔城区教师进修学校任教,曾被评为“荔城区优秀教师”。

      “教书育人就像苦练武功,偷不得一丝的懒”。陈士墉常说。新中国成立后,祖孙三代从教半个多世纪,他们牢记家训,重教育、重家风,一代传一代,家风即教风。他们用自己的言行影响着更多的家庭,为我市的教育事业兢兢业业贡献才智,也深深感受到教育带给人们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湄洲日报记者 许爱琼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