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夹漈草堂古砚奇缘

    夹漈草堂古砚奇缘

      □文/图  阮其山

    1.jpg

    2.jpg

      图一、图二   荣宝斋(上海)丁酉年冬季艺术品拍卖会〔宋〕郑樵、〔清〕纪晓岚款抄手端砚。

    砚侧为纪晓岚款,砚底有“夹漈草堂”及“郑樵记(篆文)”铭文

    3.jpg

      郑樵款的南宋绿端砚

    4.jpg

      郑樵砚铭文“徐穉山侍郎遗予修史  绍兴辛巳之春  夹漈郑樵”

      清乾隆间,著名学者、《四库全书》总纂修官纪昀(纪晓岚),来兴化府拜访郑樵夹漈草堂,瞻仰郑公遗像,作《题夹漈公遗像》三绝,高度评价郑樵的治学成就与学术渊源,表达对郑樵的敬仰之心怀。诗云:

      半搜书籍半研经,正学从公始证明。

      不到程门称子弟,家传原自郑康成。

      题字模糊一研存,土花曾是手头扪。

      于今别处人珍惜,何必流传付子孙。

      夹漈仍留古草堂,匆匆来访郑公乡。

      今朝画里瞻遗像,便似亲焚一瓣香。

      诗中“题字模糊一研存”句,是指他奉诏续修《通志》时,恩师、《清令典》总裁裘曰修,知其嗜砚之好,便把所珍藏的一方古端砚赠予。此砚是西江农人掘地所得。径八寸,广半之,厚三寸许。原有三乳,今俱缺,墨锈斑斑。左镌“元祐”,右篆“郑樵”名,皆模稜有椎凿迹,底有“夹漈草堂”四字,可证为郑樵所用的旧砚。裘遂以稻谷三斛换得。因纪昀奉诏续修《通志》,故而赠之。

      砚左侧有书法家邵齐然题识,曰:

      晓岚受诏续《通志》,漫士(裘曰修号)先生以夹漈旧砚赠之。闇谷居士(邵齐然号)为之铭曰:“墨锈斑斑阅人几,觚棱刓缺字不毁,夹漈有灵式凭此,六百年后侍吾子。”时乾隆丁亥(三十二年,公元1767)正月。

      邵齐然,字光人,号暗谷,江苏常熟人。乾隆进士,官杭州知府,修学校,纂志书,文教一新。因与巡抚监司龃龉,惋愤而卒。閤谷尤工书,学苏轼,时与河东运使沈君拭齐名。

      纪晓岚受赠后,于宝砚上铭曰:

      “唯其书之传,乃传其砚。郁攸乎予心,匪物之玩。”

      意思说,只因郑樵的书传世,才传下来他的砚。心里感到暖洋洋的,它并非供人玩弄的器物。说出一位史家学者内心的真实感觉。

      话说清乾隆年间,莆田孝子郑文炳孤身一人千里寻父,从滇南背负父亲骨骸回乡安葬,里人称之“郑孝子”。时任礼部尚书的纪昀深为感动,提请乾隆皇帝恩建孝子坊旌表。此坊建于莆田城郊圆智庵东侧的驿道上。纪昀亲撰联题刻:“少寻父长负骸两度滇南殚子职;行格天书传世千秋道左合工评。”落款“礼部尚书河间后学纪晓岚拜书”。

      郑文炳孙郑远芳,字朝红,莆田县涵江人,郑樵裔孙。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举人。诸生时以诗闻名,拜纪昀为师。其《和纪晓岚题夹漈草堂原韵》云:

      绛帐堂前旧授经,管窥螽测未分明。

      都因试罢匆匆去,悔不三年学有成。

      通志传书古本存,读书得研喜重扪。

      等间余事空珍袭,我愧人前说裔孙。

      日月精华井上堂,云山杳渺古蒲乡。

      先公有待求夫子,赤管浓分带草香。

      郑远芳在纪师总纂《四库全书》时,献出家藏的宋版郑樵《通志》。远芳登纪师书堂时,获睹郑樵草堂砚,感而赋《夹漈草堂研诗》云:

      物以人重古有云,遥遥相待尤奇事。

      龙尾凤咮与碧玉。岁久及今将安寄。

      我公兹砚何以传,骨苍理腻诚足异。

      中间沦落饱星霜,依然稜角见初制。

      椎凿刀锯不能伤,定知默默有司契。

      国家文运方光昌,河图洛书纷献瑞。

      矧兹一研出大儒,穷年心血膠墨渍。

      九天三泉发奇光,鬼神有知宁终秘。

      当时得自尚书手,天假其缘非人致。

      装以宝匣袭以锦,与结为邻同国器。

      一旦纶音中使宣,珥笔续编夹漈志。

      河闯夫子旧绩学,便便倾倒五经笥。

      尚书属望意独深,以兹古砚重相遗。

      六百余岁宋迄今,见知闻知若相企。

      载考我公筑室年,辞诏归山辑略始。

      安知兹研非其时,夹漈草堂留几字。

      夫子遇合千古稀,得研续书良非易。

      小子登堂几席亲,手泽依然此昭示。

      我公家传绍述难,抚研摩挲增感愧。

      记述郑樵夹漈草堂研的易手奇合,叹天假其缘:纪昀续编郑樵《通志》,又遇合夹漈古砚。自宋迄今六百余年,遥遥相待,择主而归。夹漈后裔既进献《通志》助纪师续志,又于堂上获见夹漈宝砚。如此这般,生出如此一段《通志》千古奇缘来。

      然而,纪昀并非郑樵夹漈草堂砚的最终藏主,几十年间又几经易手。据清梁章钜笔记小说《归田琐记·宋研》,可知此方郑樵夹漈草堂砚,早年尝在福州出现过,后又辗转至江苏扬州,于道光中为梁章钜所购得。

      梁章钜为福州府长乐人,是晚清一位著名大臣,道光间尝任江苏巡抚等要职,又是一位卓有成就的学者和文学家,一生著述多达七十余种。值其携家寓居扬州时,巧遇夹漈宝砚而得手,可谓知遇也。时为道光二十二年(1842),距纪昀受赠宝砚整整七十五年矣。其对夹漈草堂研的来龙去脉,有详尽的记述,曰:

      近于扬州购得吾乡郑渔仲先生研,底镌“夹漈草堂”四字,左边有纪文达师铭云:“惟其书之传,乃传其研。郁陶乎余心,匪物之玩。”右边有邵闇谷齐然铭云:“晓岚受诏续通志,漫士先生以夹漈旧研赠之。”闇谷居士为之铭曰:“墨绣斑斑阅人几,觚棱刓缺字不毁。夹漈有灵式凭此,六百年后待吾子。”时乾隆丁亥(三十二年,1767)正月。按,此裘文达公所遗吾师纪文达公物,余童时似在里中见之,未知即此研否,又不知何缘转入江南也。

      梁章钜是否就是夹漈宝砚的最后藏家?非也。时序更迭,历史变迁,一百七十余年后,公元2018年,郑樵草堂砚居然出现在大上海的荣宝斋丁酉年冬季艺术品拍卖会上。

      据行家鉴定,此砚材为广东端溪宋坑石,石材甚美,石质华润,细密若绸。制作端正大方,朴雅古泽。尤其砚底有“元祐”“夹漈草堂”及“郑樵记(篆文)”通体铭文。“夹漈草堂”及“郑樵记”当是郑樵得砚后所刻其铭款。

      “夹漈草堂”是绍兴二十八年(1158),郑樵荣受宋高宗召见后,衔命归莆还山编抄《通志》,于远隔人烟的夹漈山中新建的草堂,郑樵在此呆了三年时间,终于完成二百卷,五百七十余万字的通史钜制。“元祐”系北宋哲宗赵煦年号,比郑樵蜇居夹漈草堂修史早70余年,故当为此砚制作年代的标注。据此可以确认,此砚乃是出自夹漈之草堂,实属不可多得的郑樵遗物。后又几经邵齐然、纪晓岚、梁章钜诸名家收藏、易手,可谓集美材良工、文人传承为一体,复见夹漈先生之手泽,似亲见先生其人其貌,实后世之珍宝。

      这方夹漈草堂宝砚初估价原80余万元,经竞拍终以138万元成交。显示郑樵草堂砚的文物价值,和人们对史学大师郑樵的崇爱和怀念。

      纸笔墨砚历来为文人书房佳物,端砚尤为文人雅士所钟爱。夹漈草堂砚作为郑樵的故物,倾注了史家的毕生心血,凝结着大师的伟大精神。千百年来,历经多位大师之手,北往南来,辗转流传,蕴含着浓厚的文脉,实属世之珍玩,弥足珍贵,其价值绝非金钱可以衡量也。

      笔者既为上海的这位郑樵夹漈草堂砚新得主而庆幸,钦佩其见识和魄力。同时亦为文献名邦莆田的夹漈草堂纪念馆,失之交臂而深感惋惜!???

      郑樵毕生以著述为业,山林三十载,著书千余卷。不知磨穿了多少台宝砚,流传后世者当非孤品。无独有偶,十多年前,笔者尝从《中国文物报》上一篇佚名文章获知,该作者藏有祖传的郑樵款南宋绿端砚一方。

      该砚长18.8厘米、宽118厘米,高58厘米。砚材为绿端石,色泽青绿,微带黄色的水坑绿端。砚底部、砚池及砚的边缘稍有残缺,整个砚显得端庄、典雅、古朴、苍老。尤其可贵的是底部刻有“徐穉山侍郎遗予修史。绍兴辛巳(三十一年,1161)之春。夹漈郑樵。”的铭文。可知此砚是徐穉山侍郎所赠,鼓励支持郑樵修史的。

      考史志,“徐穉山侍郎”即尝任户部侍郎的徐林。字穉山,又作稚山。宋和州历阳(今安徽和县)人,徙居苏州吴县。徽宗宣和三年(1121)进士。时其姨夫王黼柄国用事,不肯附丽。高宗绍兴初上书言事,召对改官,累迁太府少卿。〔宋〕龚明之《中吴纪闻》云:“徐林,游定夫先生字之曰稚山。绍兴中,坐赵忠简公所引,忤秦丞相意,罢宗正少卿。又以前任江西运使日,尝案秦之妻弟王昌,秦妇大衔之。俄有将两浙漕节者,密受风旨,诬劾公讥议均田良法,安置兴化军。秦死放还,除户部侍郎。”可见他是一名居官清正,不畏权势,反对秦桧卖国投降路线的直臣。孝宗隆兴初改吏部侍郎。官至龙图阁学士。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人物传》云:“〔宋〕徐林为户部侍郎。绍兴间以迁客寓莆田,于郑樵极敬慕,每闻樵语,必手录之。”记载其对郑樵的崇敬之心和情谊。从郑樵尝欲投笔从政、爱国爱民的事迹看,他同徐林的友情绝非偶然,乃是基于一种共同的政治信念和清正品格。史称徐林工书,以篆名家,自号“砚山居士”,可想必是一位有嗜砚之好的收藏家,所赠郑樵之砚必定是精品。

      值得一提的是,“绍兴辛巳之春”即绍兴三十一年(1161),据《郑樵年谱》,正是郑樵衔命完成《通志》钜制,携书赴临安进献之际。时因宋高宗亲赴建康(今南京)督师,郑樵未能得见而在京都待命。鉴于郑樵修史贡献和才识,高宗诏授郑樵枢密院编修官,并允许郑樵编修《金正隆官制》之请。而徐林于绍兴二十五年秦桧死后便放还,除户部侍郎。似是郑樵在京都待命期间,拜访故友之时受赠此砚的。它凝结着二位朝廷直臣正士的深厚情谊。令人惋惜的是,郑樵不幸于明年春天因病辞世,正值宋高宗下令郑樵缴进《通志》之日。

      今古砚藏主称,此砚是哈一口气就能磨墨写字的宝砚。“十年浩劫”中因置于书橱夹层的抽屉里,故未被“造反派”发现,而免于一劫,实属万幸。虽历经千年沧桑,依然散发出一股浓郁的墨香。伴随这股墨香,可以想象当年郑樵先生奋笔疾书《通志》的情景,其意境实在是美妙至极。

      杜诗云:“苍天变化谁料得,万事反复何所有。”文物流转,犹如江河不息。说不定有朝一日,夹漈宝砚再现奇缘,物归其主,重返郑樵夹漈草堂,续写莆田文献名邦的动人佳话。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