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拒绝跑官躁进的莆阳贤臣

    拒绝跑官躁进的莆阳贤臣

      “世人逐势争奔走,沥胆堕肝惟恐后。”这是唐人讽世俗跑官风气及其心态之诗。跑官求进,历来是官场一大潜规则。北宋首奸蔡京,可谓吾莆跑官高手。竟然以高雅书画艺品,攻破汴京重重宫门,博得宋徽宗欢心,而跃踞宰座。尔后,又成为跑官者追逐的目标。史称蔡京“暮年即家为府,营进之徒,举集其门,输货(贿赂)僮隶(仆役)得美官”。(《宋史·蔡京传》)有次,二人同时上门求官,适有美阙(美差),二人立欲得之,且皆有人荐拔,蔡京无所适从,即谓曰:“能诵卢仝《月蚀》诗乎?”内一耆年者应声朗念,如注瓶水,音吐鸿畅,一坐尽倾。蔡京喜而与之美除(《宋人轶事汇编》)。

      南宋洪迈《容斋三笔》 “蔡京除吏”云:“政和中,蔡京以太师领三省事,得治事于家(在家里办公)。弟(蔡)卞以开府在经筵,尝挟所亲将仕郎吴说往见京,(蔡京)坐于便室,设一桌,陈笔砚,置玉版纸阔三寸者数十片于上。卞言常州教授某人之淹滞(长久未能升官),曰:‘自初登科作教官,今已朝奉郎,尚未脱故职(老职务教授)。’京问:‘何以处之(如何安排)?’卞曰:‘须与一提学(提督学政,教育部门长官)。’京取一纸,书其姓名及‘提举学事’字,而缺其路分(省分),顾曰:‘要何地?’卞曰:‘其家极贫,非得俸入优厚处不可。’于是书‘河北西路’字,付老兵持出。俄别有一兵赍(送)一双缄及紫匣来,乃福建转运判官、直龙图阁郑可简,以新茶献。(蔡京)即就可漏(信封空白处)上书‘秘撰运副’四字授之。(蔡)卞方语及吴说,曰:‘(吴说)是(王)安中司谏之子,颇能自立。且王逢原外孙,与舒王(王安石)夫人姻眷,其母老,欲求一见阙省局(省局官署的现缺官职)。’京问:‘吴曾踏逐(寻访)得未?’对曰:‘打套局适阙(正好有空位)。’(蔡京)又书一纸付出。少顷,卞目吴使先退。吴之从姊嫁门下侍郎薛昂,因馆其家,才还舍,具以告昂,叹所见除目之迅速。昂曰:‘此三者已节次书黄矣(已书好授职的黄纸通告)。’”洪迈善文,写得绘声绘色,可视为当时跑官卖官之实录。

      洪迈的《容斋四笔》,更直截了当指斥“ 蔡京轻用官职”,云:“(蔡京)三入相时,除用士大夫,视官职如粪土,盖欲以大爵市私恩。政和六年十月,不因赦令,侍从以上先缘左降(以前受过降职处分),同日迁(升)职者二十人。”其中难说没有跑官买官者。蔡京以太师总治三省,权与利极大。故虽年过七十,却与太宰争权相倾。馆阁有官员以诗讽之,云“老火未甘退,稚金方力征。炎凉分胜负,顷刻变阴晴。”一时传为笑谈。

      王黼继蔡京相位后,更是公开受贿卖官,且有定价。当时语曰:“三千索,直秘阁;五百贯,擢通判”。宋高宗建炎后,民间俚语云:“仕途捷径无过贼,上将奇谋是受招。”抨击朝廷卖官用人的腐败行径。吾莆南宋名相陈俊卿,出知福州、建康府后,奉命赴阙召对,面对宋孝宗,叹去国十年,都城士大夫风俗大变。直言“将帅当由公选,闻诸将以贿得官。向士大夫奔走曾觌、王抃(宋孝宗宠臣)之门,十才一二,尚畏人知;今则公然趋附已七八,不复顾忌。”痛击朝廷用人之腐败。规谏孝宗“人才进退由私门,大非朝廷美事。”

      蔡京、陈俊卿,乃宋代吾莆两大宰臣,一奸一贤,其亲身所历,见证了官场跑官卖官黑暗现象。这在古代官场乃是司空见惯之事,每于皇朝晚期尤盛,已由潜规变为公则,而大行其道了。若此,这个王朝离丧权灭国亦已经为时不远了。因为,支撑帝国躯体的大小骨胳,已经异化变质、腐烂不堪了。

      跑官之风,历来是莆郡史家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他们在揭露奸佞结党朋奸劣行的同时,悉心搜集、宣扬贤臣志士忠君体国、不求躁进、拒绝跑官的高德洁行,成为史志人物传的一个亮点。使世人在官场跑官卖官的黑风浊水中,看到一股清流正气。面对当下熙熙攘攘奔竞官门、以贿求进的恶风,回顾莆郡贤臣精英们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立身处世圭臬,冷对权力的诱惑,屏迹权门,藐视权势,拒绝跑官躁进,其高洁操行,不禁令人更多一分敬佩之心。      (阮其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