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再说白湖顺济庙

    再说白湖顺济庙

      □郑国贤

      白湖顺济庙最早出现在典籍中,是宋洪迈《夷坚志》之《林夫人庙》:

      “兴化军境内地名海口,旧有林夫人庙,莫知何年所立,室宇不甚广大,而灵异素著。凡贾客入海,必致祷祠下,求杯珓,祈荫护,乃敢行,盖尝有至大洋遇恶风而遥望百拜乞怜见神出现于樯竿者。……(重建过程)新庙不日而成,为屋数百间,殿堂宏伟,楼阁崇丽,今甲于闽中云。”(《夷坚志》950-951页,中华书局2006年10月第2版)

      洪迈(1123-1202)南宋文学家、学者。字景卢,别号野处,鄱阳(今江西鄱阳)人。绍兴进士,官至端明殿学士。谥文敏。主张与金和议。曾使金,几被拘留。学识渊博,自经史百家以致医卜星算,皆有论述,尤熟于宋代掌故。曾主持修纂《四朝国史》,撰有《容斋随笔》《夷坚志》,编有《万首唐人绝句》(《辞海》)。

      那么,上引《林夫人庙》撰于何时呢?

      尽管《夷坚志》这部宏篇巨著不可能每篇末注明写作时间,但根据写作的基本规律以及作者的履历,还是能够准确地推定其时间和地点,是他于宋孝宗隆兴元年(1163)赴泉州任知府,途次莆田(旧称兴化军)时。

      恩格斯有句名言:“任何社会占统治地位的思想,都是统治阶级的思想。”作为重臣,洪迈只能与赵构保持高度一致:仰襄恶京,颇类今日蔡氏后人。从《容斋随笔》《夷坚志》涉及莆田的篇目看,他景仰蔡襄,不是崇拜襄之书法,而是钦佩他书帖的文字内容,文字中蕴含的高尚人格;而蔡京在他书中则一无是处。他连蔡京的孙媳都不放过,说是京七十四岁时,有个孙媳患花痴病,每日艳装盛服坐在街边招引男人,夜里整夜狂笑不息……找了几十个京城名医都治不好,最后是张道士出面除妖驱邪才完事。洪迈的结论是:“此老稔恶误国家,祸将及,以故变异如是。”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蔡氏大家族,儿子八个,孙子更多了,个别妇人患上花痴不足为怪,何况此病很难治愈。何以把一妇之病隔代联系到“太师误国”的大事上去!

      这就解释了洪迈何以把阔口写成“海口”的原因。林夫人庙位于阔口,就是熙宁桥边。熙宁桥是北宋新党大力推行水利法的产物,桥直接以年号命名,而蔡京是北宋末新党党魁。洪迈恨屋及乌,自然不愿提“熙宁”二字;至于民间称“阔口”,对于大学者来说,实在是俗不可耐,因而下笔时遂称“海口”。莆田百姓至今江海不分,溪海水相混的地段仍然称海。

      同理可证:赐匾“顺济”乃赵佶与蔡京所为(主导权在蔡京),因而,洪迈不写“白湖顺济庙”,仍书“林夫人庙”。

      孤证有强词夺理之嫌。另一佐证材料是被蒋维锬先生称为比“我国第一部妈祖志书《天妃显圣录》版本价值更优”,他主持影印出版的《天后显圣录》。该书灵应部分之“托梦建庙”篇,明确写明这座南宋时“甲于闽中”的“林夫人庙”,建于绍兴二十七年,地点在“莆城东五里许,有水市诸舶所,集曰白湖”。庙建成三年后,流寇刘巨兴等啸聚直抵“江口”,被妈祖显灵阻退;既而复犯“海口”,为官军所获。

      特别说明的是,此“江口”非今江口。今江口宋代官立“迎仙驿”,地名“待贤里”,镇为“迎仙镇”,溪为“通应溪”,以产“通应子鱼”名扬天下。因为它出现在状元黄公度殿试时与赵构的对话中。诸事见于明弘治《兴化府志》。

      《天后显圣录》载:元朝天历二年(1329)遣官致祭天下各庙:直沽庙(天津)、淮安庙、平江庙、昆山庙、露漕庙、杭州庙、越庙、庆元庙、台州庙、永嘉庙(温州)、延平庙(南平)、闽宫、莆田白湖庙、湄洲庙、泉州庙。共十五座。

      朝廷遣官自八月己丑朔日起祭直沽庙,然后一路南下,十月十九日抵莆田,祭白湖庙。御祭文曰:“天开皇元,以海为漕,降神于莆,实司运道。显相王家,弘济兆民,盛烈休光,终古不灭。特遣臣虔修祀事,承兹休命,永赐嘉祉,于万斯年,百禄是宜。”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