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实用抗肿瘤本草图谱与验方》出版感言

    《实用抗肿瘤本草图谱与验方》出版感言

      □范育斌

      草木有灵,人间有情。八闽大地闽中广袤的莆田山区,那里属于戴云山支脉,“僻在万山之中”,山峦起伏,堆翠叠嶂,满山树木,藤蔓缠绵,芳草萋萋,野花怒放。这里又是藏宝之地,满山遍野处处蕴藏着可以“疗疾病、起沉疴、养性命”的青草药,俯拾皆是。其实,“诸药所生,皆有境界”,在中华大地上,千百年来本草与中华民族休戚与共,勤劳而聪明的中国人利用本草治病养生的作用,赋予了本草生命的温度,深度展现了中医药文化的奥妙神髓,成为世代守护华夏民族繁衍生息的秘方。

      “细考虫草笺尔雅,广收草木续离骚。”我的老家位于莆田越王山北麓,与宋朝著名史学家郑樵青少年时求学的“南峰书堂”毗邻而居。郑樵先生不仅在史学方面成就卓著,亦对草木、虫鱼等知识注重实地考察,深稽愽考。以家乡崇山峻岭为中心,辐射至千山万壑的八闽,丰茂的植被,生物的多样性,为他的著作提供了广阔的舞台。我常流连于此,既被郑樵仿佛与世隔绝处变不惊的不平凡故事所吸引,又被这么一个高蹈千古风采、凝聚超常意志的学者所感动。但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郑樵先生的才德让我高山仰止,在我人生那些不管是著书还是生活中最艰难的时期,他的精神传递的“坚强”总是安抚着我内心的焦虑,尤其让我在困境中坚持追求的脚步不曾停歇,先生与我仿如超越时空的忘年之交与良师益友,彼此心意相通。

      诚然,我的命运注定要与本草结下不解之缘。本人少儿时代,“文革”辍学,曾随“言师采药去”的伯父范金标(莆田著名青草医)于“云深不知处”的越王山中、夹漈溪畔、望江崖壁、青云岩壑……翻山越岭,跃涧攀岩,深山采药,让我初识了五颜六色草木的面目。老家大山的一草一木与伯父的教导,给了我最早的心灵启迪。或许是家庭熏陶与药香氤氲,我有幸成了一名“生命相托,健康所系”的医务工作者。在学期间,老师解惑答疑,使我了解“万物之生意最可观”的本草,从而逐步揭开了千姿百态生意盎然的本草世界,领会了华夏文明薪火相传之真谛。

      “春晚带云锄芍药,秋高和露采芙蓉。”我在泉州实习的老师柯金林,一生钟情本草,广泛采集并自制了六册近千种以泉州、莆田地区为主的青草药标本。在他身上,还隐敛着本草人的至臻境界——对生命的敬畏。在他晚年,亲手把心血凝成的标本郑重赠送给我,语重心长嘱托我,并面提耳命:“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希望我能把本草发扬光大,造福人类。这份特殊“厚礼”,千钧重负,使我理解老师对本人的更高期望,那就是希望我能有使命担当和境界追求。

      父爱如山,厚重深沉;父亲教诲,刻骨铭心。我的父亲——范金阶,作为行政干部,不是望子仕途成龙,而是赠给我一套明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希望我怀仁德之心,习岐黄之术,能在医疗业务上有所长进,并告诫我:“古代知识分子‘不为良相,便为良医’,良相与良医同样造福人民。”慈父用先祖范仲淹提倡的良医故事谆谆善诱,望子成才,用心良苦。转身回眸时光深处的父亲,他的爱如春风化雨,滋润着我的心田。父亲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轰动全国的“晋江假药案”中,恰任泉州市卫生局局长,他极力制止生产假药。父亲保障人民用药安全的责任担当,让我体会到了本草——它蕴含着对生命的非凡意义。

      铁肩担道义,恒心著本草。每每念及医圣张仲景的“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面对当今癌症横流的世界与病痛折磨的病人,我感同身受。于是,我过滤了一切浮躁,迸发出潜藏于生命中那种“过五关斩六将”的勇气,汇平生之所学,集本草之大成,心无旁骛,全神贯注于书稿的字里行间,著书便成为我生命中的高度自觉。我在书的海洋中遨游,披星戴月,上下求索,尽心竭力,披沙沥金。凭着本人的热情与坚韧,那一段时光,我把对人生孜孜不倦的追求诉诸笔端,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也“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只有日复一日、躬身撅腰的耕耘,历经八年,终成此书——《实用抗肿瘤本草图谱与验方》。

      人生有缘草木情,探寻本草治癌症。在诊疗中,我用先辈留传给我们的礼物——本草,筛选出良药效方用于临床,治疗各种各样的癌症病人,收到了效果。春去秋来,花开花落,我为减轻病人的痛苦而努力,为延长病人的生命而尽心,为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而劳神。面对一拨拨的就诊患者,我为不少病人能够治愈或长期带瘤生存而由衷欣慰,也为晚期病人无法救治而仰天长叹……我想,尽管本人才疏学浅,能力有限,但我愿意做拨亮烛照癌症及所有患者的一盏灯,且让这盏灯拨得更亮,照得更远。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写作是寂寞难耐的,但出书是为大众的。倘若本人的拙作,能给广大医务工作者带来裨益,或给肿瘤患者带来福音,或为呼之欲出的《中药肿瘤学》添砖加瓦,乃遂余之心愿。值此出版之际,此时此刻,最能表达我的心情的是本人曾赋的一首诗:

      《七律·生日感怀》

      有幸今生入杏林,千方百药虑安民。

      身经国盛振医志,眼见躯危济世心。

      霜送晓寒无落寞,笔连墨韵有知音。

      喜生桃李花开日,笑对人生处处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