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布衣余怀轶事

    布衣余怀轶事

      余怀(1616——1696)字澹心,又字无怀,号广霞、曼翁,又号壶山外史、寒铁道人,晚年自号鬘持老人。福建莆田黄石人。作为明末清初一位特殊的人物,余怀未食明朝俸禄矢忠故国,不士清廷且遗嘱后代。以一介布衣遍交江左公卿达臣,名媛大家。史载:余怀所至之处,无不倒屐相迎。他风流倜傥,多才多艺。诗词文史,琴棋书画,戏曲歌舞,茶道杂艺,无所不精。一生创作达六十八年之长,“自少至老,杂著数十种”,可谓著作等身,留有《甲申集》、《江山集》等,为当时文坛上旷世奇才。

      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七月十四日,这位未来的莆阳才子,江南名流降生在莆田一个书香门第里。曹溶《送余澹心远金陵歌》言:“余子闽中名士族,几年移住长干曲。”证实了余怀出生在殷实的家庭里。“瑶岛移来自八闽,却依京国寄闲身。藏万卷儿能读。酒泛千锺家不贫。”。(方文《余先生六十》)清楚说明了余怀的确是在“书藏成卷”、“家不贫”的环境中长大的。作为福建莆田的书香望族,崇祯十五年余怀举家迁居南京。

      优厚的经济条件和家教环境,年方弱冠的余怀已经在江左文坛上初露头角。他博览群书,才情艳逸,余怀成了文坛上少年领军人物。 晚明的金陵呈现一种回光返照的浮华景象,“当时是,东南无事,方州之彦,咸集陪京雨花、桃叶之间,舟车恒满”。红豆诗人、复社领袖吴绮在日记描述了少年余怀的风采 :“我闻主人年少时,胸中万卷蟠龙螭,无双风度张思曼,第一才名杜牧之。”时金陵巷陌俚语把余怀、杜浚和白梦鼐三大家戏为称“鱼肚白” 。吴梅村对少年余怀的风采更是赞不绝口,有词为证:

      绿草郊原,此少俊风流如画。尽行乐,溪山佳处,舞亭歌榭。石子冈头闻奏伎,瓦官阁外看盘马。问后生领袖复谁人,如卿者?鸡笼舘,青溪社,西园饮,东堂射。捉松枝麎尾,做些声价。赌墅好寻王武子,论书不减萧思话。听清谈尾尾逼人来,从天下。

      国破家亡,兵荒马乱。明末清初的战乱,余怀妻亡家散,沦为明朝遗孤。“乡里小儿皆得势,白头老翁无一钱”。面对国破家亡的深痛巨创和被迫剃发改服的奇耻大辱,这时余怀的诗文宛然凄绝,时年五十二岁的余怀重返金陵,物是人非,黯然神伤,悲怆写下了百余首“看花诗”:

      楼外春云淡欲无,海天残角挂珊瑚。

      西窗一榻孤山雨,梦里全家入画图。

      (《戊申看花诗》)

      这首咏梅七绝应该是余怀这一时期的力作。金陵故都,画图难足。睹物思情,余怀把深深的哀思,淡淡融入了看似山水景致的描摹,别具匠心。我想,这是余怀沥血心灵的写照。 就写梅而论,绝不逊色于陆游的“一树梅花一放翁”。

      清攻入明都北京,弘光皇帝出逃,钱谦益、 赵之龙和王铎等人献城投降。明亡后,余怀流离两浙三吴等地,积极参加抗清活动并写下了大量的爱国主义作品。清入关后,采取怀柔政策,吸纳名士,科举取人。余怀目睹昔日高官雅士竟奔功名利禄,感慨万千,发出了“古道日亡”的悲叹。他不与清廷妥协,纵情山水,凭吊古迹寄托故国哀思。他到了三十多处名胜古迹,每处各赋一绝。

      晚年的余怀对现实的不满,更放浪形骸。他年老名盛,自称“狂奴”,畅杯访友,寻幽探胜,足迹遍及三吴两浙多地,留下许多名篇佳句和文人轶事。后客居姑苏和诗人剧作家尤侗交情甚笃。余怀同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亦有唱酬,传世的《玉琴斋词》为曹寅珍藏的“三绝本”。红学家研究认为,贾宝玉艺术形象塑造中有余怀的原型。好友尤侗说:“余先生曼翁者,系出莆阳,为三山之文士;侨迁白下,似六代之词人。”“溯及汗血之年,老空千里;当尔挥毫之日,名满三都。造门则宾客班荆,入座则公卿倒屐。酒旗歌扇,到处逢迎;艺苑骚坛,同时唱和,岂不壮哉!”过不久,余怀驾鹤西去,享年八十整寿。尤侗八章诗哭之,“赢得人称鱼肚白,夜台同看党人碑。”

      清代大才子袁枚有一对联,我想是对余怀这位三都名士一生最好不过的评价:“不作公卿,非无福命都缘懒;难成仙佛,为爱文章又恋花。”(李志阳)

      附:余怀部分著述

      《余澹心集》、《余子说史》《砚林》、《茶史補》、《味外轩零拾 》、《四莲华斋杂录》、《东山谈苑》、《玉琴斋词》、《江山集》《五湖游稿》、《枫江酒船诗》、《甲申集》、《茂苑诗》《武塘诗》《西陵诗》、《山阴诗》、《明月庵稿》、《擬古十九首》、《律鬘》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