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金凤桥为何是仙游最古老的桥梁

    金凤桥为何是仙游最古老的桥梁

      □游心华  文/图

    1.jpg

      金凤桥雄姿(左为清代金凤桥,右为1996年新建金凤大桥已撤除)

      金凤桥是南宋时期仙游境内木兰溪三大桥梁之一,三大桥梁为仙溪、安利、石马,建桥功勋首先来自陈姓人,肇庆太守陈可大、监镇陈可久、兵部侍郎陈谠。率先问世的仙溪桥位于县城迎薰门外,旧名“升仙桥”,俗呼“南桥”、“南门桥”,始建于南宋绍兴八年(1138),比安利、石马二桥早建70年,后二桥几乎是在同年动工兴建的,创建者是曾在九鲤湖铭石“天子万年”的开国侯陈谠(1134—1216年,字正仲,号崇清)。

      如今我们看到的金凤桥的前身是“安利桥”,它的南岸是巍峨峻拔的东山塔(俗称东渡塔),北岸是金碧辉煌的中国古典工艺博览城,因其位居仙游东南要冲,自古以来就是仙游通往郡省的重要交通枢纽,虽历经千年坎坷,如今依然雄风犹在。

      “安利桥”始建于嘉定二年(1209),后因火灾,化为灰烬。从自那以后,先辈们前仆后继,历经千辛万苦,重建、移建、重修,反反复复,经过了数十代人艰苦卓绝的努力,才留下了今天的奇迹。

      翻开清康熙年代《仙游县志》发现金凤桥前身“青龙桥”这一词目共用了4540个文字,在古代活字印刷,惜字如金的年代,用如此大的篇幅记录一座桥梁实属罕见,可见其工程之浩瀚,使命之重大。

      清乾隆五十八年(1794)仙游县事吴道萱在《金凤桥碑记》中叙道:

      “邑之东三四里许,旧有青龙、金凤二桥,其始宋开国侯陈公谠所建,嗣是圮复不一,国朝徐绅万安兄弟捐修之功为多,康熙四十一年(1702)泉绅施公韬复于青龙之下,别建东渡一桥,是桥屹峙下游,尤为东流锁钥,以三桥倾圮已久,故俗相沿以为金凤,余亦沿之而不之革,余惟修复是急,崇其实而名可不校也。”

      从历代县志及碑记文字中可以发现金凤桥前后十五次修建的艰辛历程:

      第一次创建起于南宋嘉定二年(1209),陈谠从兵部致仕返乡,肩负起父老乡亲的重托,亲自出征,命和尚守净募捐建桥,初名“安利桥”,共十五个桥墩,桥面长亭覆盖,两侧均有木栏杆。可惜到了永乐年间,被一把无名大火吞灭了,只剩下五座桥墩。

      第二次是在相隔256年后的明成化元年(1465),正值壮年的郑纪尚书(1433—1508年,字廷纲,文贤里人)辞官返乡,是年33岁,邑耆老邀请他共同倡复陈谠所建的安利桥,郑纪欣然慨诺,带领教谕柯添、陈俊民、茅宏赞等36人募资在安利桥旧址上重建新桥,“首尾凡七年”,“上有亭阁,如龙卧渊”,遂改名为“卧龙”。

      成化七年(1471年)卧龙桥告竣,郑纪作记以纪之:

      “夫桥特一利涉之具尔,而山川形胜未必皆由于此。然宋时吾邑衣冠文物甲于闽中,是桥适极完壮,桥之力亦不可诬也。今日之桥,亦嘉定之桥也。余于兹有待矣。虽然崇清(陈谠)公之嘉定至今三百年余,其名籍功载,犹有可考。故今日得以因其旧址而复之。异日视今,犹今之视嘉定也。”

      第三次成化八年(1472),卧龙桥告竣次年,北岸被洪水冲决,于是知县黄璨(广信府戈阳人)又号令倡修。修缮完工后,黄璨恳请状元柯潜为之作记:

      “卧龙桥,在仙邑,为四方往来之要冲,创自宋嘉定间,至明永乐初毁于火,役大费繁,无敢倡为兴复之举者,邑人病涉久矣。翰林院检讨郑君(郑纪)以侍养归山,思欲与民去危,乃谋于致仕柯君长益(柯添)及邑之耆彦茅宏赞、陈俊民、张邦重、郑尚文等,劝义选材干,各厘其事,而总其条纲,使疏密得宜,先后有序,则郑君始终自任其责也。

      桥成自为文,让功于耆彦,勒石以垂久远。既而知县黄君璨至,因劝农出垌野,知桥所成实自郑君,则倡诸彦立碑以颂之,偕请文于余,余诺之久,未有复也。

      今年夏,桥西码头为雨冲啮,黄君又亟鸩工,即崩坏处增为三门,以疏水势,而桥复完。诸彦则又偕来陈黄君功,请并记之。余惟君子为仁专以修己而己,又必推以及人,使乡国天下均蒙其惠利,则体用兼全,而非一偏之学,君子务两尽之,不欲踏为我之讥也,况乎有职位也哉。此二君所以惓惓焉完斯桥也……”

      第四次成化十八年(1482),石墩坏,知县彭昭(安徽太平人)发动群众,募集资金修缮加固。

      明弘治三年陈迁主编《仙谿志》记载了当时县城周边八大景,其中之一为“卧龙夜泊”,“卧龙桥,在县治东,舟人多泊于此。”可见当时金凤桥下的呈现一片繁荣景象。

      第五次弘治四年(1491),码头被水冲啮,知县陈文(广东潮阳人)募修。

      第六次弘治十三年(1500),北岸又圯。因卧龙桥地处在双溪交汇处(即今仙港大桥上游),北岸来水有三尻桥溪,南岸来水有坤溪,所以每逢大水,必有损坏。弘治十六年(1503),兴化知府陈效(南陵人)命知幕何滔(字克济,新涂人)重修,以此桥在县东方,应角亢等七宿,改名“青龙”。桥成构亭其上,为人止息之所。西北一边,随作随倾,随成随圯。何滔“复相其宜,观其水势,斩木平地,边如旧制,水由中流。不数月间,一旦告成。徒行舆行者,两不病涉。”侯之爱民,何善哉!邑人不忘其惠,欲绵其功于不朽,刻石立碑。勒侯名氏,额曰:“兴化府知事何侯爱民父母惠政碑”。

      第七次正德十六(1521)年,知县萧弘鲁重修,时请兴化知府冯驯,给税银充造,又架石一十二条,并新桥亭。

      第八次明隆庆年间(1570)知县关玉成重修,并改名为“起龙桥”。工程告竣时,万民欢欣,立碑颂德,碑曰:“爱民父母关公乘马惠德桥”,边款为“颂曰:廉以律己,惠以爱民,植僵振坠,百度俱新,千载仰德,勒兹贞珉,公讳玉成,字少抑,号念斋,粤之南海人,隆庆五年(1571)仲秋吉旦阖邑士民立石。” (碑石现存东门村三桥肖厝)翰林院编修礼部尚书陈经邦(1537-1615)为之撰记:

      闽中诸桥,迩年来十圮六七矣。尝览其陈遗之迹,而想夫构结之初,修梁跨空、窿址系渊,固如此,其宏且丽也。乃今断落沦夷,凄然于荒溪古渡,沉沙灌莽之间,过者曾莫一省。昔之人出钜费、创大役,宜其甚难,顾宽然而有余。今则因前人之已成,补阙续绝,宜若较易。而每苦不足,此其故何也?予于是俯仰今古,致私慨焉。

      出仙游城东四里许,有长虹垂溪,亘五百六十尺。覆以甍榱、翼以栏楯,行步相接以上者,安利桥也。盖自宋之嘉定建之,所从来悠远矣。入国朝而坏,成化乙酉,尚书东园郑公纪为翰林,赐告,倡里人重修之,更七年乃始就绪,事具公自作《记》中。

      未几,屡坏屡修,终公之世凡四役。而桥之名“卧龙”、“青龙”亦再易云。公殁后稍稍积坏。嘉靖间,周侯希程尝谋修之,弗克。嗣是益大坏,仅存者擎梁数址尔,涉者蹇裳招艇,往往病焉。

      至是关侯(关玉成)来为邑,即怀兴复。已而民有垫于涉者,侯闻益伤之。遂聚民而谋曰:“复是桥,吾责也,顾公无赢赀,奈何?今欲捐俸兴事,若等能共成之乎?”皆顿首受辞曰:“侯不爱己费,以利我民,敢其后命!”侯大喜,遂以事白之郡守徐公,报允。侯出其禄金十有五两,邑博陈君策等,争率钱佐费有差,凡得金百两。

      旧石多沦亡,又得废桥二所撤之,足成之。募工、起役、虑材其物,择耆老、耆民之好义者,分董其役。穹旻佑顺,时旸应祷。始工于庚午(1570)之孟春,至季夏而桥告成。为门十有七、墩十有八,悉复旧观。而轨踵往来,固已忘险履夷,凭虚蹑实,欣然称坦途矣。桥之东岸建亭三间,堂序靓深,庭除爽垲,足以肃宾从而纡眺览。侯载酒往落,易其名为“起龙”,盖深寓作士意也。

      初是役也,人莫不窃难之。侯独坚画勇图,鼓一邑士民之和,而集其力。不以铢两干公府,而卒能尽副其志,资用寡而造利博,收功棘而遗烈远。于是向之窃难之者,莫不咨嗟惊顾,乐其成而怪其速也。然则世吏之玩愒忧畏,莫敢一有所为者,睹侯兹举,亦可以洒然迁虑。而嗣侯为邑者,其尚念侯之勤谨。视而增修之,亦无习为玩愒忧畏,委之于涨冲浪啮,以忍堕前烈也哉。侯名玉成、字少抑,南海人。其政洁廉节爱,一出于为民,而身谋独后。如以罚锾蓄谷,几盈千石,又复平政、祝圣两桥,他惠政类此者尚众,不独兹举可书也。隆庆四年,岁在庚午。

      第九次,明万历辛卯年(1591),知县周铎重修。时择任功建里总干郭初泉,率一十三里能干募义,移建于上流数十丈,凡十有八门,改号“登瀛”。北岸盖以高阁,塑祀龙王。南岸盖以高阁,崇祀天妃(遗址今尚在玉塔村桥头黄厝)。完备牢固,极其伟观,周侯念初泉有廉能劳憔之绩,奖以“清白传家”之匾,以彰其先人修职郎君会有佐政之世德也。

      第十次明万历辛亥年(1608)署县事郡推殷宗器(歙县人)捐俸修造。时相度地势,址危者撤之,换地定基,易以巨石,市大木为梁,设板于上,加砖而粘之,凡十有四门。其南北四门,则以原石,渠犹固也。

      第十一次明天启二年(1622),知县萧麐改建。“欲采众论,收一县之水,移建于灵陂之上。”(今仙港大桥上游百米处)因溪势广阔,且中有瀛洲之势,修造两座桥,东桥曰金凤,南桥曰青龙。中筑大墩,构八角巍楼,奉祀梓潼帝君。时工大费繁,仍不便于民涉,惜之者多。明崇祯年间,靠近三桥(鲤城东门三桥村)村的金凤桥被泥沙堵塞,靠近桥头(鲤南镇玉塔)村的青龙桥被大水冲塌,八角楼也由此颓废了。

      清康熙四年(1665年)辞官还乡的兵部侍郎唐显悦(字子安,大章仲子,天启二年进士)捐资造船摆渡,迄今尚留有渡船码头遗址。康熙《仙游县志》载:“青龙渡,旧有青龙桥,圮。官置渡船一只,岁佥渡夫一名。今有梁氏者倡义置租,春夏设船,秋冬设囗,以渡。郑得来记。”

      第十二次清康熙四十一年(1702),泉绅施韬复于青龙桥之下(即今址鲤南下楼村),别建东渡一桥,是桥屹峙下游,尤为东流锁钥。因先前三座桥梁毁于水患,新建桥名仍沿用“金凤”。

      第十三次清雍正八年(1730),由本县绅士徐万安(字祖恭,南之长子,弟万斗、万宝,赐建“乐善好施”坊于邑治黄桥,已废)兄弟筹资重建,共10墩11孔,桥墩为船形,桥全长218米、桥高7.2米、面2.3米,为石头梁式结构。

      第十四次清乾隆庚戌年(1790),仙游县事吴道萱倡议,同僚孝廉陈希紫及兄弟国梁、国栋、国材、国俊等与前朝绅士徐万安之后嗣大植、莹照等踊跃筹资,另有绅士陈廷弼、陈肇基、吴奋南、谢廷元、余科捷、余朝宗、周廷佑、郭广贤、徐成章、江腾凤、游公实若干人带头出资助役、募劝、督理修建新桥。众心协力,不到一年时间新桥建成,计用金钱四千五百两,桥凡十有二拱。东首盖观音亭(1996年已废,旧址翻建新金凤桥亭,额“金凤华严寺”),两岸甃以石路,便于行人车辆通行。

      第十五次清同治七年(1868),金凤桥又进行了一次修缮。仙游县事李锺霖(大兴人)重修并勒石“金凤桥”。(据金凤桥北岸桥碑载)第十六次清光绪癸卯年(1903),金凤桥重修桥脚三墩,由里民刘鹤龄、刘汝梅等募建,游嘉荫督造,起础至完竣历时十载整。民国六年(1917)勒石载募建功德主及工程起议、监理、协理芳名,碑石现存金凤桥北岸桥头。

      随着现代交通事业的发展,大型机动车、农用车辆日益增多,金凤桥已显得拥挤不堪,1996年仙游县交通部门在金凤桥上游百米之外增建钢筋混凝土大桥一座,命名“金凤大桥”,但在运行23年后沦为危桥,2019年撤除危桥并在原址上改建新大桥连接木兰大道,新桥将于2020年底建成通车。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