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清朝仙游徐家“四小龙”

    清朝仙游徐家“四小龙”

      □游心华  文/图

    1.jpg

      精美的抱鼓石(下徐)

    2.jpg

      顶徐大门口

    3.jpg

      下徐大门口

    4.jpg

      顶徐古宅

    5.jpg

     

      下徐古宅

      清康熙时期,沉寂的仙游城里雨后春笋般崛起了“内徐”、“璀馆徐”(又称:西门徐)、“下徐”、“顶徐”四座豪宅,坐北朝南,面向蜿蜒如练的木兰溪。

      “内徐”位于仙游西街,与尚书巷郑纪府第毗邻,璀馆徐位于西门外(原七级堂前),下徐、顶徐位于“内徐”、“璀馆徐”两地之间。这四座豪宅的主人是仁德里(今龙华镇)金沙乡绅徐南的四个儿子,人称“四小龙”。有关徐家发家致富的传奇故事更是沸沸扬扬,满城皆是。前些年还有人在台湾《莆仙会刊》上撰文,称仙游城里有个徐百万,早年孤苦伶仃,后来因缘际会邂逅闽南海盗首领,从此时来运转,出海捞金,拥有海上运输队,从事水上贸易,富甲闽中。故事虽然编的离奇,但也令人不得不信,就连徐家后裔也坦诚他们从小就听腻了这些八卦。

      前不久,我在搜集仙游古民居图片时,特地去拍摄并探望这几座徐氏老宅,遗憾的是曾经显赫一时的四座豪宅深院如今被拆了大半,只剩下胜利路(郭岭)原县农械厂对面的下徐及顶徐的半座老屋。我寻访了几位徐家后人,都说不清祖先究竟是哪一位,就连谱牒也荡然无存了。幸好,经知情人指引我找到了蜗居在顶徐老宅里的徐洪海先生,他向我展示了一份压在书架里二十多年的旧报纸,里面有篇文章介绍了被称为“徐百万”的来历。文章的标题是《徐百万传奇》,说 “徐百万”当年在县城开延寿堂中药铺,因为遇到一位潜伏来到仙游城里准备劫狱的海盗首领并蒙他提携,才转身从事海上贸易,“生意兴隆,积资数千万,晚岁子孙满堂,人皆以徐百万呼之。”这个故事与新旧两种县志的记载有某些相似之处,但1994年新编县志与乾隆三十六年老县志相比,又有许多不同之处,“徐百万”其人其实就是徐南父子的精华版,我更相信乾隆县志,史料拣选更加翔实。

      翻开乾隆时期《仙游县志》可以看到:徐南,字培政。性孝,小时候父亲徐君璋在一次海氛(旧指海上风云变幻或借指海疆动乱的,如明清之际,倭寇侵扰,海氛未靖)中遇难,母亲愁苦伤悲,过早离世,小小年纪的他就挑起生活的重担,靠艰辛创业,才有了一点积蓄。后来,有幸遇到了泉州都督施韬(字文起,号菜溪,晋江人,从施琅征台湾,晚年隐居仙游菜溪岩)。康熙四十一年(1702)施韬捐资修建金凤桥。当年施韬发心建桥时,就看重了徐南的人品,遂将建桥资金交付给徐南保管,徐南不负重托,管好用好这笔资金,深得施韬的信任。徐南殁后,赠官奉政大夫,户部广东司郎中。雍正九年(1731),三院以“孝友端方”合词奏请祀乡贤,特允所请。时尚书漳浦蔡世远弁其《乡贤录》,以风世云。

      徐南有四个儿子,分别是:

      长子徐万安。志载:“徐万安,字祖恭,南之长子也。南食贫教授,安谨厚醇,笃孝事二亲,悉力经营。后家渐裕,友爱诸弟,延师训课,俾各成立。父南性好施,安将顺其意,邑中诸事南欲为者,咸悉为之。遂修文庙、建朱子祠、筑双塔、濬堰池、复尊经阁、建宗祠、置义田以收族。邑中诸大桥及闽县、莆田、泉郡共建十五,所费不赀。至赈济穷困,施惠寒饿,见无不为,为无不力。复捐义仓社谷三千石备荒,又存万余金生息以备日后施予。

      前观风使刘师恕以其实上闻,奉旨加封朝议大夫。三宴大宾,年七十八岁。卒之日多惜之者,总督那苏图、巡抚张嗣昌题叙,赐建“乐善好施”坊于邑治黄桥(即今拱桥头鲤城卫生院对面)。”

      次子徐万斗,字祖魁,南之次子。淳厚端朴,孝亲恭兄,合爨数十年。万斗理家政,凡父兄所行诸善事,皆力赞无倦色,躬自建周泽、白马等桥。复遗命子光(徐光,字士值,号蕴庵)建金刚桥、汤泉桥,力可为者,踊跃倡首,乐善不怠。观风刘师恕、抚院赵国麟先后具题,封征仕郎。后子光官云南弥勒州知州,封奉直大夫,卒年八十。

      三子徐万卷,字祖翰。由贡生选授永安训导,修学宫、书院以育人才。待士有礼,去之日,士氏为之立碑。迁如皋盐课司,详豁草荡宿逋,灶丁德之,为立祠。升盛京户部员外郎,调刑部。谓:“刑狱关人身命,稍可矜疑,必得平反乃已。”升户部郎中,年六十九致仕归。自训永安迄陟计部,历官二十载,朴诚将事,无所粉饰。家有善迹,必协力焉。又自捐山收瘗废骼,建莆田磨水桥以惠行者,其轸恤穷苦,在官在家,矢念如一。邑举大宾者四,八十七卒。

      四子徐万宝,(?-1726),字祖宁。漳浦蔡世远(1682-1733年,字闻之,学者称之为“梁山先生”)与之有旧,万宝拜其门,蔡深器之。年十四时母李病,医药罔效,刲胸肉以进。

      雍正乙巳(1725)、丙午(1726)岁洊饥,万宝谋诸兄竭藏以济,米粥兼赈,日不下万人。万宝分筹按给,不命混淆,男奇日、女偶日,无哗者。疲癃老弱别集他所,免致拥挤。虑男女分日恐尚饥,于一日给两日食。寒士以礼送至家,族戚倍馈之。邻邑莆田南日山饥尤甚,复输金购米,令人分给,前后共捐赈八千余石,全活甚众。

      丙午岁散赈,适当偶日,诸妇女毕集,天忽雨,万宝叩祷,须臾天霁,遂各负米归。及暮大雨如注,群惊异,五月三十日事也。竟以溽暑积劳,病作而殁,殁后哭之有失声者。雍正五年(1727)总督高其倬、巡抚常鼐以万宝事闻,奉旨赐坊立庙,额曰“善劳可嘉”。仍荫子锦入监读书。万宝初入国学,后恩赠奉直大夫,又赠中宪大夫、山西潞安府同知。

      2014年新编《仙游县志》“人物志”亦作记载:

      徐万宝,世居仁德里金沙村,清康熙初年(1662)迁城关桥仔头居住。少时家贫,在县城一家药铺当学徒。满师后,因老板病故,子幼不能自立,将药铺出让给万宝经营。万宝向泉州一药商赊销药物,泉州药商病故,万宝诚信不昧,全数归还赊款。泉州药商之子器重其厚道可靠,邀至泉州合伙经营。后重金委托万宝回仙游县城拓展药铺。万宝在仙游除经营药铺外,还将仙游的蔗糖、烟草、木材、土纸、桂元、蜜枣、苎麻布、靛青等土特产运销江、浙、淮、津、京,并在台湾开设店铺。同时,从省外输入豆饼、粮、油、京果、丝绸等,在仙游批零兼营。当时陆路交通闭塞,万宝采取水路航运,运价低廉,获利颇丰。数载积聚,遂富甲八闽,号称“徐百万”。晚年建徐氏祠堂7座,建亭台楼阁数十处,广置店房和田地;亦与父兄一道兴义学、建义仓、置义田,荒年出资济贫,在仙游、莆田、闽侯、惠安、德化等地修建金凤桥、江口桥、濑溪桥、平安桥、林中桥等桥梁15座;花费72万银元在河南、广东两省捐官纳衔;耗资70万银元在仙游拱桥头筑起“乐善好施”的石碑坊1座。

      《清稗类钞》“义侠类”有篇《徐万宝尚义可风》,原文如下:

      雍正丁未(1727年),福建督抚合辞奏曰:“仙游太学生徐万宝敦修累善,岁饥,赈米八千余石,殁于积劳,尚义可风,请建坊立祠。”世宗下其议于礼部,特给帑金建坊,入祠致祭,并赐“善劳可嘉”匾额,荫一子入监读书。”

      据县志记载,徐南的后代徐万安长子徐谟、次子徐上、孙大瑞、大猷、大岩,徐万斗的长子徐光、孙大成、大任,徐万卷子徐华、徐升,徐万宝子徐锦,等等,继承父、祖辈衣钵,乐善好施,继续为省、郡、县多地修建了许多座桥梁,声名远扬,万民传颂,祖孙四代俱成为一代首善。

      令人扼腕长叹的是当年朝廷赐建褒奖徐南父子的两座石坊“乐善好施”“善劳可嘉”,也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相继被下架了。如今人们只能从残存的徐家院落里和零星的文字记载中寻找慰藉,以此寄托后世对徐家“四小龙”的感戴之情。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