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大宅院

    大宅院

      □蔡柔远

      鲁迅先生说:“家是我的生处,也是我的死所。”他的这一句话,使我更加热爱家的“生处”和“死所”。

      前几年就有人说,莆田学院要搬迁到西天尾镇渭庄村和梧塘镇沁后村。我不以为然,心想,还是等政府的正式通知吧!去年下半年,生产队长给我打电话,通知我回老家办理拆迁协议。通知来后,我心里突然间有种不是滋味:国家要办教育事业,作为老同志必须全力支持。但对一百多年大宅院的感情,我却是无法割舍的。

      我家住在沁后过山一座百年大宅院里,老宅依山傍水。据莆田沁后《蔡氏族谱》记载,明崇祯九年(1636),为了躲避战乱,祖上蔡惟溥(蔡襄后裔)带着两个儿子迁居梧塘沁后:一个叫“南塘”在过山建屋;一个叫“心野”在(沁后)旧蔡定居。

      1853年,惟溥公的第八代之孙高士、义士、文士、成士四兄弟,在过山共建一座大宅院。大宅院是一座双座五间厢两重护厝。房屋面积约一千多平方米。有上、下厅,大房小房120多间,有13个天井,天井底和天井壁四周均用青石砌成,并且还刻上漂亮的图像。就连天井暗孔口都用青石雕刻成“螃蟹”图案的堵孔石。栩栩如生的“螃蟹”被打磨得像肌肤一样光滑。一百多年来,每逢下大雨,13个天井井井相通,从来没有积过水,直至今日,从未发生过因天井堵塞而水患,后人无不赞叹。

      据记载,160多年前,大宅院入住时仅18人。如今发展到了三十几户人家,繁衍子孙500多人。

      大宅院里有两个埕:一个“内埕”,一个“外埕”。“内埕”面积有460多平方米,里边有一堵长26米、高2米的围墙,中间有一座十分气派的大门。大门顶上高悬着“世泽长流”匾牌,门框上漆写着:“四谏家声大,万安世泽长”的红底黑字对联;一对铜质门环像一双圆睁的大眼睛,日夜注视着远方;大门后面挂着一对清脆响亮的铜铃,特别是晚上,一旦有人出入都会引起大家的警觉。

      外埕比内埕长,也比内埕宽,面积约580平方米;古人担心蚁患,外埕围墙只有五、六十厘米,置身外埕,天地显得比内埕更加广阔。一年四季农作物收成,每家每户都在这里晾晒谷子、大麦、小麦、花生、大豆。夏天,各家各户的晚餐也都搬到埕头来吃,大家边吃边聊边乘凉。大宅院里房多、人多、活动场所也多,即使是下雨,我们也不担心没有玩处。每逢雨天,孩子们就去顶厅、下厅练摔跤、翻跟斗、踢毽子;到了晚上,雨还没有停,大人小孩就早早地上床了。夜来风雨,呼呼作响,“嗒嗒嗒,嗒嗒嗒”地敲打着屋脊上的瓦块。

      尽管时光流逝,但百年老宅依然牢固,稍有残缺,族人都会出资请人去修缮。如今还是那么古朴、典雅,富有文化底蕴。

      那些一辈子生活在这里的人,也许感觉不到身在大自然的幸福。如果他们离开这块“风水宝地”,到城市里居住一段时间,就会明白,安静比热闹更具诱惑力,清新空气让人心旷神怡。

      儿时我们家乡的确很落后,连电都没有通,人们的生活还很困难。家家户户别说没有电风扇,就连电灯也没有。房间虽开着窗,但每当炎热的夏天来临,还是感到闷热。因而,凡这季节每晚我都在埕头睡觉。家乡的夏夜,院子里风儿轻轻地吹拂,清凉而柔和,多舒服啊!

      我长大后,参加了工作,走进了社会,在这纷繁复杂的大千世界里,我阅历了人间的人情冷暖,还是感到自己的家乡好。我是在老家结婚的,那新房是我和爱妻亲自布置的,虽没有什么高档家具和名贵的装饰品,可以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但我俩已心满意足。新婚的那晚,当宾客陆续离去,当热闹渐渐散去,夜深人静,淡淡的灯光下,我俩激动不已,敞开心扉,一起编织甜蜜的爱情故事,一起描绘今后共建幸福美满小家庭的蓝图。

      我和妻子艰苦拼搏,上苍给了我丰厚的恩赐——我俩都考上了大学,当上了国家干部,还在大城市建了新居,离开老家五十年了,虽然我现在身处比老家热闹不知多少倍的城里,但我对老家还是一往情深,真真切切地爱着我可爱的老家大宅院!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从小就听惯了雄鸡的啼鸣,从小就看惯了炊烟袅袅,从小就爱端盛满面线糊的大瓷碗,由埕头转到埕尾。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更加怀念在大宅院成长的日子,清晨在小鸟的叫声中醒来,吃完早餐,跟随母亲到菜地里去松松土、浇浇水,回家时摘一把水淋淋的青菜,多么惬意。一路上碰见几个农耕的族人,每个人的面容都是那么纯朴、真实。

      老家地灵人杰,每年夏天,夜幕降临,大宅院里男女老少,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年纪大的老人喜欢谈论出自大宅院里的故事:高士房“一门三秀才”、“万兴房”和“福茂房”是如何把“万兴”、“福茂”的桂圆、烟丝等着名商号打到华东各地的;中年人爱谈论“沁后五蔡”曾经在1926年中考名列莆田县前五名的辉煌;年轻人喜欢“晒”大宅院里的4个厅级干部的成长过程;女人则爱谈天说地,不时地响起爽朗的笑声。小孩子们坐不住,喜欢打打闹闹,穿来穿去,大人不觉得烦,反而感到平添了几分人丁兴旺。

      时光荏苒,风霜改容颜。我在大宅院里生活的那些情景,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去渐远。

      家乡对我来说,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打开电脑与堂兄表弟面对面视频聊天,却近在咫尺。每到下线我才意识到,自己离家乡已经太远了!不过,只要我轻轻地拂去岁月的尘埃,就能在记忆中找到它美丽的身影,回忆起乡亲们的音容笑貌,它给我带来了无穷无尽美好而甜蜜的回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