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遐思迩想九鲤湖

    遐思迩想九鲤湖

      □吴燕泰

      唐诗人杜牧在《山行》中写道:“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他在行途中见到如此壮丽的景色:秋山、石径、白云、人家、火红的枫林。这些自然景物,构织成一幅生机盎然、壮阔艳绝的画面。杜牧选择在成片的“枫林”面前停下车来,说明这片枫林太美了。因为它没有烈日白光下那般刺眼,也没有月色迷离中那么朦胧,展现在诗人眼前的是辉映在光线柔和的夕阳中的枫林。夕阳用红光把枫林映衬出深红的一大片,显得火红夺目,如烁似霞,比早春二月的鲜花更鲜艳、更爽朗、更灿烂、更柔和。无论是何种春花,她的群体和规模都不能与“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枫林相比。枫林的气势远比群花豪迈。

      “霜叶红于二月花”,我常联想起九鲤湖。这里也有群山、石径、白云、人家,就是没有成片火红的枫林。笔者曾多次陪同省市文化同仁和东南亚归来观光的侨亲游九鲤湖,大家都曾提到过枫林。枫林能美其背景,壮其视野,唤起游人阅读大自然的情趣;枫林是大手笔,能给体量较小的景区扩大景观,渲染气氛,协调色彩;能给游人以难忘的印象和永恒的记忆。美哉,枫林!壮哉,枫林!

      九鲤湖是闽中著名的风景区。这里有湖、漈、洞、滩、泉、潭;有峰峦、山岗、云崖、硝岩;有“飞瀑”“仙鼎”“仙灶”等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有“第一蓬莱”“九天珠玉”“午虹晴雨”“珠帘玉柱”等奇特壮丽的景观;有“九仙祠”“玉帝楼”“龙屺寺”“鲤湖桥”等古代建筑;有“何仙宫”“合竹庙”“更衣亭”“湖光亭”“梅花亭”等遗址;有“玄珠”“万壑笙钟”“天子万年”“液水蓬山”“道家蓬莱”“化龙洞”“古梅洞”“飞雷奔雨”等四十多处历代名人摩崖题刻;有美丽动人的民间传说;有历代诗人墨客留下的著名诗篇。这是九鲤湖灿烂文化的结晶。如果这里有一大片成林的枫树,那将是锦上添花!

      当然,枫林再美只能是客体,而不是主体。一个景区能具吸引力,不断招徕游客,是软硬环境和多方面的因素决定的。旅游业的灵魂归根到底还是文化。地缘文化的长期积淀便产生景区的独特景观。景点不是随心所欲可以创造的,也不是心血来潮时的突发奇想的摆设。枫林也并非随处可栽。九鲤湖的浪漫就在九鲤升天的传说。一个景点的开发,统领者首先要熟悉当地的文化历史,要读懂景区的地貌山形和水魂,形成一个统筹全局的开发意识,亮出景区的灵魂。然后考虑什么是美?怎样才美?是粉妆浓黛,还是轻描淡写?景点的设置和建筑,要有丰富的史学知识和地缘文化的真知灼见,要有起码的美学眼力和创作灵感,要集众人之识,形成几种方案,经过筛选,最后敲定。东施效颦、画蛇添足、人云亦云式的建筑,一则浪费资材,二则伤害景观,甚至会大煞风景。园林建筑不同其他建筑,她永远是人们注目审视的对象。这就逼你不得不慎之又慎呀!

      多年前,因九鲤湖要建造“梦墨亭”一事,曾奉县长之命,与同事一道去苏州横塘唐寅故乡考察。那里建有一处“梦墨亭”。这是缘于明弘治九年(1496年),唐寅来九鲤湖祈梦时,所得梦境是“万锭墨”,决定了他仕途无望,一生与笔墨打交道的前途,应验如神。九鲤湖建“梦墨亭”,它应与唐寅故里的“梦墨亭”同一种造型,可称之为姐妹亭。两座亭中都应树碑纪明:何年何时唐寅到九鲤湖祈梦,梦得“万锭墨”,固建亭纪念。这样两地建立互动联系,让游人在悬念与好奇中一饱两亭的奇观。唐寅自祈梦后,回苏州选址建桃花庵,终日在桃花庵中饮酒作画,自称为“桃花庵里桃花仙”。为此,“梦墨亭”应置于一片桃花坞中,这样才相融成趣。

      九鲤湖可从景区外围扩大背景来扩充体量。在与景区相连的山脚或山坳湿地处,引植四川万县或湖南龙山的水杉。你看过大运河岸边那傲然挺立、丰姿卓绝的水杉,你就知道什么是美。缺水之地可植台湾高山云杉。两种树都姿态优美,能茂其林、美其貌、壮其势、招引人。当然,作为一个景区,体量小也能“招蜂引蝶”。如杭州“九溪烟树”,只是一道不大的山垅,一湾小小的水域,没有太多的建筑物,仅一块清乾隆皇帝题写的“九溪烟树”石碑,水中几处小竹桥、小竹舍以及临水而立的几只姿态各异的仙鹤(雕塑品),总体构图简洁明快,给人一种清幽静谧临仙飘逸之感。当你融入其中,你真正体会到了世俗的渺小与庸愚。只有眼前的山、水、云、树、花才是生命的共同体。

      选好几处山头,发展一派江南枫林,并移来蠡园小叶枫,植于景区的水畔路旁,以“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气势点亮景点。再在合适的地方,发展一片紫荆和凤凰树,阶梯式地种上灌木形花木和草卉,让群花掩映,四季缀红亮艳。在湖区内选择适当的地方,改造水质,蓄水养鲤,仿造“花巷观鱼”。并在入门处与水区分别置立若干鲤雕,以突出景区的文化主题与内涵。

      “梦”文化是九鲤湖的一大特色。建一幢梦幻迷离的“祈梦宫”。宫中置有英国心理学家埃文斯的《夜的风景线》,告诉游客梦是一种对人们精神生活至关重要的功能,有时可以解决人在清醒时无法解决的难题,缝纫机的发明者埃里亚斯·豪就是在梦中见到魔人向他刺来的矛头上有只奇特的眼孔,他找到了答案,把缝纫机的针孔开在针尖上,而不是传统针的根部。让浓厚的梦文化吸引游人过夜祈梦。三餐供以地产的绿色食品,提供各种娱乐设施和优质服务,让游客留连忘返、去而复来。

      再建一座鲤湖工艺美术馆,让仙游博览城的工艺珍品及历代名人的字画诗文陈列大厅,或供观赏,或出售,一则为游客打开一扇窗口,让他们零距离地观察体会文献名邦、海滨邹鲁的文化艺术光彩,二则通过营销,促进仙游工艺美术的发展,增加经济收人,也给游客留下一份珍贵的纪念品。

      “霜叶红于二月花”,让更多的游人上九鲤湖的“石径”,望九鲤湖的“白云”,见九鲤湖的“人家”,在一派火红的“枫林”面前停车止步,尽情地欣赏游览。让他们慕名而来,满载而归。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