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妈祖平安符

    妈祖平安符

      □陈国金

      静下了车就匆忙的上楼,推开自家的入户门,看见母亲坐沙发上看电视,也没打招呼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母亲站在门口看女儿从衣柜里拿了衣服就往旅行箱里扔,女儿平时是很在意自己的衣服,都是自己叠和挂的,自己要做,她都不肯,怕会弄皱掉。看她这样匆忙和随便,母亲不安了:静,你这是干啥呢?

      静把露出来的衣服往箱里收齐后拉上拉链说:妈,这段时间我要在医院里住了。

      母亲看了女儿有些冒汗的脸:干吗要在医院住呢?

      静往客厅走,母亲就跟在后面:你一直不在医院住的,

      静倒了杯水坐沙发上,虽然不能告诉母亲自己要去哪里,但现在至少要让她不必为自己担心:是这样的,妈。医院这段时间可能会很忙很忙,领导怕万一,特别是夜里有突发救治的事,值班人员不够,再通知其他人会有耽误,所以要求全体医护人员没什么特殊情况,都必须在医院住宿待命。

      母亲坐下来:全部在医院待命,没有安排到别的地方去支援?

      静心里想这母亲也特厉害,我可不能让她看出来。她就边剥桔子边说:支援啊!我还不知道,还没通知到。给。

      母亲接过剥好的桔子:静,看电视新闻,我估摸着还要派人去那边支援。你们医院肯定也会接到任务通知的。

      静不得不服母亲的判断力,但她还是不想把自己已要去支援的事告诉她。静看下手机,心里有些急车子怎么还没到,再等下去就怕自己会禁不住母亲的七绕八绕的给绕出真相来。她站起来走到窗口往楼下看,空空的没车在那,只好转回来坐回沙发上。

      母亲看她焦急的样子,已觉察到什么了,很想对女儿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母女俩一时也无话,就坐在沙发上。过了片刻,楼下就响起了车嗽叭声,静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边拉着旅行箱边对跟着站起来的母亲说:妈,没事就别出门,出门要记得戴口罩哦!

      母亲在后边跟着说:这事我知道,电视里和小区喇叭天天都在说呢。你!母亲略停一下说:静你在医院要小心啊!来到门口,母亲还要送她下楼,静说妈,你就别下了,我去了。母亲也就不下了,但站在楼梯口一直看着静走下去才回屋。

      母亲回屋后又来到窗前往下看,静正往车里钻,车里已经坐了个女的,应该是同事。静拉车门时抬头往这边看,正好看见母亲站在那也往这瞧,心里忽然觉得被什么东西给堵了似,她深呼吸了一下,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模糊,用手背轻擦了下。边上的同事看到了,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

      母亲直看到车开的看不见了才揉揉模糊的眼睛回沙发坐下,望着墙上丈夫的遗照轻语着:老头子,咱们女儿哪,也要象你这老党员那样去为国家做贡献了,我就按你的嘱咐不阻拦,但你要答应我在天有灵保佑她平安归来啊!

      静怕小弟等会儿下班会告诉母亲自己要去支援,虽然自己已嘱咐过他了,但她还是不放心,于是在车上又发了条微信过去,要他一定不要告诉母亲。小弟没有马上回复,静知道他在社区当志愿者现在也忙的很,可能没空看微信,等会儿有空了就会看。

      这时,静的手机响了,她打开耳机接听后轻声的说:我也快到了,你就在那等会。

      同事转过头来问:你男朋友也去吗?

      静点点头,有些骄傲的说:可他不是正式党员,预备期中。

      同事有些不解:那他干吗现在就去,这可是去冒险的。再说了,你俩都去了,万一。同事不想把不吉利的话说完,就停下来看着静的脸。

      静知道她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其实那天她也把这种担心跟男朋友说了。现在她就把他说的话重复给同事听:我也说了,可他说他虽然不是正式党员,但这个时候正是组织对自己考验的最好时候,他要拿出一个正式党员的标准来证明自己,让组织考验。至于万一的事,他不会去想的。

      司机在前面由衷的说:你男朋友真好!

      静听了心里可乐着,但嘴上还是说:他呀就那样!罢了转过头来问身边的同事:都跟家里人说好了?

      同事点点头:嗯!我爱人挺支持的,但不放心我的安全,把我婆婆给他随身带的平安符硬是要让我带上。说着从手机后套里拿出一张金箔卡片给静看。

      静看了眼说:是妈祖平安符啊!

      同事把平安符放回后套,说:我爱人说妈祖娘娘大慈大爱,一定能保佑我平安无事的。

      司机在前面肯定的说:你们都是好人,娘娘都会保佑你们平安归来的!

      车子已到了总院门口,静和同事一起下车,都拉着旅行箱往门诊大楼走去。静也看见男朋友往自己走来,知道他已把行李拿到8楼会议室边的房间暂放着,等院领导给大家开完会后,就马上乘车到省城与其他医院的救援人员会合后去机场。

      男朋友接过静的旅行箱,和她边走边说:跟阿姨说了吗?

      静也边走边说:暂时不告诉她,怕她会过于担心,血压升高了我更放心不下。你呢?

      男朋友跟一位熟悉的医生打了声招呼后说:我爸鼓励我要加油,拿出党员的风格。我妈呢只一个劲的坐那抹眼泪,我和爸都劝不住,为赶时间,我也就先走了,让我爸再开导开导她。

      静点点说:是啊。时间太紧迫了,说走就走,没办法给家人都说明白的。

      两人来到电梯口,电梯正往上行,男朋友按完下行键,就有电话来,他掏出电话一看屏幕后对静说:是我爸。说完就接听。静在旁边模糊的听到他爸说妈已经想通了,要安心的去,努力工作等。静心里不由得为男朋友的父母点赞。

      会议很快就结束了,也正好到了下班吃饭的时间。支援人员吃完饭后稍作休息就要启程,时间并不多,因此大家就把行李箱都带下来放车上,人往食堂吃饭去。

      吃饭的时候,静收到小弟发来的微信说是母亲让他给自己带份东西,他没吃饭就往这边赶,要她在门口等他。静认真想了想,想不出自己有什么东西落在家里忘带了,那母亲会这么急要小弟送过来,到底是什么呢?

      静吃完饭就和男朋友赶到院门口,等了一会儿就看见小弟的车子往这开,静向他挥了挥手,小弟把车停在边上下来,对静的男朋友点点头,然后把静拉到一边说:妈全知道了。

      静有些不相信:她怎么会知道?

      小弟轻哼了一声说:你以为咱俩保密起来,妈就不知道了。我刚换班回去妈就去宫里妈祖娘娘那给你请来平安符。说着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个红布包来,静接过来打开一看,里头有好多纸质的平安符,对小弟说:请这么多干吗呢?

      小弟抬腕看了下手表说:时间不早了,我要赶回去眯一会,等傍晚换班。说完就要去开车门,忽然又象是想起了什么,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回转身身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姐说:你看我这记性。妈说这平安符她多请了些,给你一起去的同事们,求娘娘保佑你们都平安工作平安回来!

      静听了眼泪一下子就不由的模糊了双眼,哽咽着对小弟说:这个时候,我怕妈已经午睡去了,就不打电话给她了。你回去就跟咱妈说,有妈祖娘娘保佑,我们一定能平平安安的。要妈放心好了!

      在往省城的车上,静把母亲请来的妈祖平安符分给大家。她以为有了金箔卡平安符的同事不会再要,没想到她也虔诚的合什接过去。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