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崩爆米花

    崩爆米花

      □李福生

      时光倒回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社会物质匮乏,大部分家庭生活拮据。老街上,大人小孩基本没有什么零食和小食品,也只能在过年过节的时候,用大米崩些爆米花来当零食。小孩们口袋里都揣着爆米花,走几步就往嘴里放一把。写作业的时候,也是一边吃一边写,那爆米花香喷喷,又甜又脆,真好吃!

      每逢过年过节,老街上总能遇见吆喝“崩爆米花来啊,崩爆米花来啊”的矮个子大叔,一根磨得溜光的扁担架在肩上,一头挑着一口两头小、肚子圆的黑乎乎的大圆转锅、风箱,一头挑着架转锅的铁架子和火炉子。听到吆喝声,见到从远处而来的“崩爆米花”担子,馋虫被勾起来的孩子们便飞快跑回家,缠着父母拿上二毛钱,端上一大碗大米去崩爆米花。

      崩爆米花的大圆转锅很简单,前端有个手柄。大叔就地架起转锅,倒进一大碗大米,拧紧盖子,把转锅鼓起的位置架放在火炉子上,就一手拉风箱,一手摇着熏得乌黑转锅的手柄开始转锅,孩子们站在一旁屏声屏气地等候。十分钟后,气压就足了,大叔就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把烧得肚皮白亮的转锅从火炉上取下,锅口对准上一个黑乎乎的麻布袋,大喊一声“响了!”一大群小孩子就捂着耳朵,赶紧四处而散。大叔用一根铁撬杠稳稳地插进锅口的阀门开关,身子微微后倾,然后突然用力一揣。“崩!”一声震响,黑麻袋便在这一瞬间被气浪充起,鼓囊囊,饱涨涨。与此同时,老头的脚下腾起一阵白云般的缭绕气雾,一股浓烈的芳香便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老头迅速地解开麻袋尾部的绳子,把爆米花倒进铁盆中。不少爆子花洒落在外头,性急的小孩子们争先恐后,一拥而上,你挤我,我推你,抢着散出麻布袋外的爆花米吃。

      听到“崩”个响声的人们,从家中带着大米走过来,来到“崩爆米花”大叔跟前排好队,有老人、孩子、男的女的。大叔一锅一锅的崩,炉火呼呼啦啦的烧着,大叔不断地摇着大圆转锅的手柄,人们在围站在旁边聊开来,孩子们围着“崩爆米花”的炉火边跑来跑去。真是一道风景线。

      那时候,每到崩爆米花的大叔来时,老街上都会热闹一时,崩一锅一二毛钱,加糖精的多一毛钱。其实还是加糖精的好吃,又脆又香甜。虽然爆米花味道香甜。但大人们更多的是喜欢爆米花机那“嘣!”的一声巨响的感觉。

      岁月变迁,过去的老街变成了大都市的繁华商业街,国产进口的零食和小食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现代机器生产的爆米花,颜色好看,还有着奶油的香甜味。但人们吃起来,却总觉得缺点什么,全然没有我们童年时排队期待的那种热闹和欢欣,没有听到小伙伴们那种令人振奋的喜悦声音。

      那些年,爆米花陪着几代人走过了童年。时光流逝,岁月变迁,现在繁华喧闹的大城市,再也难觅旧时崩爆米花担子的身影。那些年,在老街上生活过的人们,对着爆米花自然也都有记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