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塘边,一个有故事的村庄

    塘边,一个有故事的村庄

      □帜旗

    1.jpg

      01

      近日,我的老家塘边村又在当地狠狠地火了一把。村里标志性景物一一   一口古老大池塘的清淤、筑堤、绿化、造景工程正在紧张施工中。这个项目的展开不仅牵动了全村人的心,也引发左邻右舍村庄的关注,还惊动了秀屿区电视台的记者。记者们到现场进行采访、录像,并在区电视台及时作了一番报道。紧接着省市电视台也都作了相应报道。犹如平静的湖面掷入一块石子荡漾开层层涟漪。塘边村一时热闹非凡,名声大噪。

      这口池塘位于村庄的中央位置,占地约三十六亩,南宽北窄呈梯形状,颇为壮观。池中的水来自村头芝山脚下的涌泉,一年四季汩汩流淌不尽,池水清澈不腐,鱼肥虾壮,岸柳依依,是村里一道靓丽的风景。池塘蓄着的水灌溉着下游一百多亩耕地,是村里的一座小水库,乡亲们丰收的保障。我们曾在池中游泳堤上垂钓,女人们常在池边纳凉闲聊、浣洗衣裳。乡亲们世代傍塘而居,“塘边”村名便由此而生。

      这口池塘名叫鳌塘。鳌是传说中海里的大龟或大鳖,具有神话色彩。为什么要叫鳌塘,这里曾经上演过怎样离奇醉人的往事?可惜池塘的故事已在岁月的流逝中残留无几,它的身世由此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由于池塘改造修缮工程浩大,需要大额资金。村财有限,村两委、老协会等决定在本村微信群里向全体村民发起募捐倡议,并以身作则率先带头大笔捐款。这一号召立刻得到了广大村民的积极响应。你一千他二千甚至上万元的捐助纷纷汇入池塘清治小组的账户。几十万元的资金很快筹集到位,基本上保障了该项目的顺利开展。村微群就象一座大礼堂,把四面八方的乡亲聚拢在一起。他们在群里互致问候关爱家乡,与家乡息息相通,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村两委、老协会的倡议既解决了资金短缺的棘手问题,还激发了广大村民热爱家乡的浓浓乡土情怀。

      这次清淤改造犹如给池塘动了次大手术。池塘已经几十年没有疏浚了,淤积了不少泥浆杂物。村里租用三台挖掘机同时作业,十余辆拖拉机接力运输挖出的塘泥渣土。池边的堤坝用石头砌墙也一道开工,几十位工友加班加点垒筑石块。为保质保量完成好改造工程,村委会、老协会主要骨干都亲临施工现场,监督每个细节,解决临时问题。他们早出晚归,脚踩塘泥,尘染衣袖,虽然是义务出工,但他们都乐此不疲。大爷大妈们能帮忙的就帮忙,帮不上忙的也喜欢在池塘边走走看看,俨然就是自己家里的事,迫切与期待之情溢于脸上。经过近两个月的合力奋战,共挖出一万余车的泥渣废物,垒砌石块一千多立方。现在工程基本上大功告成,整个池塘面貌大为改观。村民们看见了都露出满意兴奋的笑容。

      02

      其实,塘边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起已经声名远扬。

      塘边村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但这并非上苍恩赐的得天独厚的天然环境资源优势,而是父辈们那一代人发扬愚公移山精神,通过艰苦卓绝的围海造田硬拼硬干出来的劳动所得与汗水回报。

      塘边过去也是人多地少,被饥荒所困扰。为解决温饱问题,解放后在上级的组织协同下,塘边与相邻的几个村庄合作在海滩的浅窄地段填土筑堤,向大海要地。在那个缺乏车辆与机械的年代,靠肩挑手铲来移山填海,筑一道上千米长宽大高凸的海堤,填平上千亩盐咸滩并把它改造成三季收成的良田,这需要动用多少劳力付出多少艰辛血汗,我们无法用苍白的语言和数字来表述,只有心怀无限的感恩与深深的敬意。

      上世纪七十年代,塘边村的后海农场经过多年土壤改良与反复不懈的改造,已经变成一片环境优美粮食高产的特殊农业景区,是村庄一张闪光的名片。整个农场经过精心的规划设计和科学合理的布局,宏观上是一个棋盘式的格调。道路纵横交错宽敞笔直,路的两旁均匀整齐地种上二排木麻黄。木麻黄高耸挺拔枝繁叶茂,人行走在绿荫遮蔽的路上,好比穿梭在绿色的隧道里。冬天木麻黄抵御了沿海寒风的强势吹刮,夏天它铺展阴凉给人清爽;每条道路一侧都挖出一条约三米宽的水沟,沟与沟相通相连构筑一个完美灵活的水系,保障沟边农田的就近灌溉。沟里养着鱼,自在嬉戏,多少能给辛勤劳作的农民带来些许慰藉和快乐。农场出色的管理与成功建设给塘边村带来了无限的风光和名气。它是东庄人民公社的一面红旗,是本地版的“大寨村”。这里人来人往,时常有领导或团体前来参观考察。塘边村仿佛一颗璀璨的明珠,光彩夺目。

      一九八0年塘边大队部决定给全村几百户人家免费拉电线安电灯。大队自己购买一台大功率柴油发电机,率先实现照明电器化。每晚天黑就送电,资金全部由大队集体负责,不收社员一分一毫。这在当时还处于人民公社集体所有制经济模式的沿海农村,无疑是个疯狂的举动,就是全国也没有几个村庄有这等福利。

      它吸引周围四邻八乡无数羡慕的眼球,自然也引起当时新闻媒体的关注和报道。莆田县广播站作了长篇广播,据说省报也上了新闻。东庄人民公社的电影放映队专题制作了一组幻灯速写胶片,配上生动形象的解说词,在电影放映前先把塘边村的农业学大寨先进事迹用幻灯进行放映宣传。放映员用莆田方言跟着屏幕上的图像内容念着一段段乡音押韵的颂词,常常会引发阵阵欢呼和喝彩。电灯亮起来的那一夜,我和村庄一起幸福地失眠。

      往后的日子里在初中读书的我傍晚放学回家的路上,远远望见家乡的电灯明亮闪烁,一股暖流瞬间直涌心头,自豪之情油然而生。祖祖辈辈从黑暗到点黄豆粒大的煤油灯,风风雨雨不知经历了多少年。而今村庄竟然用上了电灯,这是跨时代的进步,必然要载入村史的历史性事件。电灯照亮了村庄的夜晚,也照亮了村民的心坎和希望。

      谈到这些成就,我们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村里的老支书乌顺。“羊群走路靠头羊”。是他和当时的支部一班人带领全村人民众志成城,克服种种困难改造耕种环境,兴修水利和基础设施,初步解决温饱问题,树起一面面红旗,创造出村庄的辉煌业绩。如今步入耄耋之年的他依然关心着村里的建设,池塘修缮施工现场就有他的身影。只是很少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大家始终亲切地称呼他的俗名一一乌顺。他就这样被人亲切呼唤一辈子,被人尊敬惦记一辈子。

      03

      塘边是一个有红色基因的村庄。

      在塘边村村口拱门的东侧几米远的路旁竖着一块石碑,碑上刻着七个红色醒目大字:塘边革命老区村。石碑婉如一本厚重的史书记录着那段硝烟弥漫风雨如磐的峥嵘岁月。

      1928年3月莆田创建了党领导的工农革命武装一一 莆田游击队,并在忠门、东庄、北高等沿海一带发动和组织农民开展武装斗争,活动十分频繁。勤劳勇敢的塘边人民以他们的聪明智慧和善良纯朴,默默支持和掩护游击队员的行动。乡亲们为游击队捐款济粮、缝补衣服、传送情报、照顾伤员,为闽中革命取得决定性胜利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在白色恐怖人人自危动荡不安的年月,参与或支持革命就意味着牺牲与坐牢,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胆识。但塘边优秀英勇的青年依然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道路,投身到革命的队伍中去。塘边人民在中国革命斗争的历史进程中以大无畏的精神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万分惋惜的是塘边村一份记录地下党和游击队成员名单及主要事迹的材料在一次意外中烧毁,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留下一个令人痛心的缺憾。如今村里当年的游击队员和地下党员都已去世。其中还有二位当年地下党通讯员的遗霜还健在,国家每月都给她们发放抚恤金,党和政府没有忘记这些功臣和他们的家人。2008年塘边村被上级评为革命老区村,这是国家给予塘边村的无上荣耀,它将激励广大村民饮水思源,永远跟党走。

      04

      塘边村有悠深的历史渊源和深厚的人文积淀。

      塘边村位于东庄镇的东部,在笏秀公路的南侧。村头最明显的标志物是芝山。芝山的半山腰有座寺庙叫万松寺,不过现在经过翻新重建的万松寺却被冠名“醴泉禅院”。这是因为东庄自古以来也叫醴泉,说明万松寺的胸襟更大了,它要拥抱整个东庄。芝山因其形似灵芝而得名,但现在知道的人不多,大家都习惯称它万松山,大概是因为这里有座万松寺吧。

      芝山上的这座寺庙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明朝以前它并不叫万松寺,而是叫万松庵。巜兴化府志》上也有记载:“芝山,山皆积石,有松万林,远望之苍郁可爱,昔人建庵栖浮屠氏,号万松庵”。至于后来改名“万松寺”,那是哪年哪月什么原因,因无史料记载现在已经无法考据。

      塘边村是吴姓先祖开劈的村庄,一直以居住吴姓后人为主。芝山上原有一座吴氏祠堂,供奉着吴氏先人的牌位。在吴氏先人中先后出现五名员外、六位尚书。这是一个多么高贵而又显赫的光辉家族!又是一个多么令人肃然起敬的名门世家!遗憾的是那些宝贵的族谱、家谍以及庄重的祠堂都在一场文化浩劫中湮灭。现在有史料记载的只有北宋时期进士、诗人、理学家吴世延。世延字季叟,著有《吴季叟文集》十卷、巜吴季叟诗集》二十卷。巜巫山县志》录其描写巫山十二峰的诗歌十二首。他只是五员外中的一个。但仅此一位就足以让塘边的吴氏子孙们拥有满满的骄傲和自豪。在遗传中塘边的后人们继承了勤读圣贤诗书的修养与风骨,心中培积着厚重的文化底蕴,在这块贫瘠的土壤上顽强地生根发芽。

      万松寺在东庄镇是很有名气的。不仅因为寺庙门口有个叫万松岭的山坡异常陡峭,让人印象深刻,更重要的是这个寺庙留传着柯潜状元的诸多奇闻轶事。

      相传柯潜姑姑家在塘边村,柯潜小时候暂寄姑家念书,聘一位赵姓先生传受学业。柯潜那时愚笨,“聪明花没开”,先生怎么教都不会。有次先生想考他一下,出个“天”字让柯潜对答。这么简单柯潜就是答不上来。姑姑见状忙用扫帚击地暗示,不巧扫帚正好指着地上的鸡屎。柯潜便以“鸡屎”应答。这就是闻名全莆田的“天对鸡屎”的历史典故。

      因为塘边村特殊优厚的人文环境,柯潜选择到塘边村读书的理由就不难理解了。

      万宁庵环境幽静,是读书的好地方,柯潜常常到庵里专心念书。明景泰二年(1451)柯潜高中状元。后来官至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他为官清廉,著作颇丰,是明代著名的文学家。他在任时曾重游芝山并留下一首五言绝句《游芝山》:

      眼底皆亲旧,相邀访白云。

      好山看不了,名酒饮都醺。

      晴旭移花影,轻鸥护水纹。

      莫谈人世事,诗思正纷纷。

      故地重游心旷神怡。柯潜应众人之请挥毫泼墨为万松庵题写了庵名牌匾。可是如此珍贵的文物竟在文革中丢失,令人扼腕顿足,叹息不已。

      谈起柯潜的传奇故事村里的老少都会津津乐道,如数家珍。至今村里人依然尊称他“柯状元”。柯潜励志求学勤奋上进、为官清正体恤百姓的辉煌人生,激励着一代代塘边学子,自觉树立见贤思齐、胸怀家国、笃学有为的人生信念,努力把自己培养成各自行业的状元。尤其是解放后村里出了很多优秀的学生,有许多学生相继考上市里的重点中学,经过努力又考上名牌大学,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材,为自己和家乡增添了光彩。

      05

      在与时俱进中谱写新曲。

      这些年国家经济的高速发展给塘边这个沿海村庄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巨变。莆秀高速东庄出口就设在塘边村的西北角位置;城港大道和莆秀高速分支至文甲的高速公路从塘边村东界平行穿过;经过万松寺门口的笏秀公路拓宽及水泥浇灌于2008年就已完工;黄石至罗屿港口的货运铁路经塘边村西南界内向海滩南向继续延伸。“要致富先修路”。这些交通基础设施的完善极大的方便了村民们的出行和运输,给村庄的快速发展带来了良好的机遇。村庄南端那片广袤无垠的大海滩,如今是石门澳工业园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园区建设已进入冲刺阶段,一幢幢厂房大楼拔地而起,令人振奋。村民们经常在海边驻足眺望,他们相信自己的家乡一定会在工业园区的带动下迈上更高的发展平台。

      在分享国家发展红利的同时,塘边人仍然保留着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优良传统。乡亲们经过自己的努力,现在家家户户基本上都盖上了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小洋楼。宽宽窄窄的村道也都铺上了水泥,雨天出门再也不用被泥泞烦恼。村庄的整个村容村貌焕然一新。那些常年在漂泊在外的游子几年才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都会感叹村里的变化太大,说“快认不出来了,差点迷路了”,然后开心地朗笑一回。

      在塘边村许许多多的发展变化中,最让人印象深刻又由衷感到鼓舞的是,他们视野的开阔和观念的更新。这几年村里忍痛割爱先后关闭了二家大型机砖厂,多家石材加工厂,十余个小型养猪场和一家中型鸡鸭养植场。虽然村里的收益少了,但环境更美更卫生了。时下大家讲话的内涵及穿衣打扮都带着时尚和潮流。现在村里连八九十岁的老人都有手机,有些人还会使用微信,稍年轻一点的就更不用说了。大部分家庭都买了轿车。有些富一点的买的轿车还挺上档次。房子装修都很有特色、很洋气,一幢幢都是造型各异的别墅模样,讨人喜欢。‘'

      和以前土坯瓦房比,那真有天壤之别。但村里的年轻人并不满足于眼前的小康生活,他们有更高的理想和追求。前年村里第五、六村民小组的年轻人倡议大家筹资兴建一幢文体活动中心。这个活动中心占地近700平方米,四层建筑,设置了室内戏台、健身房、棋牌室、桌球乒乓球活动室、孤寡老人救助室等,考虑周全设施完备,设计独特装修豪华,耗费约500余万元。这样的规模与创举目前在全镇仍然是示范和引领,得到大家一致点赞。一些原本都是城里人过的生活方式,如今在村里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比如中老妇女们每天早晚都喜欢集中到村部大戏台前跳广场舞,清晨或晚饭后许多乡亲会自动成群结伴到田野或马路上散步行走。特别是广场舞健身运动吸引着村里大多数中老年妇女。她们不但爱跳,而且还跳出了水准。在2015、2016年东庄镇举办的广场健身舞大赛中,姐妹们以漂亮整齐的舞姿征服了评委,分别斩获二等奖和一等奖的骄人成绩。塘边村的名字再一次火遍了东庄。

      村民们对于更加美好生活的追求,已经成为推动塘边向更高质量发展的强劲动力,它一定会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谱写出更为动人的崭新故事!

      来源:《莆田作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