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回味往年莆田元宵闹一月

    回味往年莆田元宵闹一月

      □郑银华 张碧华

      回味往年元宵节来了,莆田城乡处处张灯结彩。灯火家家有,笙歌处处楼。白昼为市,热闹非凡。

      在古代,元宵节又叫“上元节” 或“灯节”, 至今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传说元宵节是天官赐福的节日,由于天官喜闹,所以元宵节是一个喜庆热闹的佳节。

      莆田的元宵节与全国各地不太一样,有着浓厚的地域特色。从正月初四开始一直到正月二十九文峰宫“尾暝灯”。 各村居、里社、宫庙都在不同的日子闹元宵,其间二十多天,天天有人闹元宵,村村轮流闹元宵。整个正月,莆阳大地,“龙街火树千灯焰,香车宝辈溢通衢。”到处热热闹闹,处处喜气连连。从城区街巷到农家小院,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灯树千光照,花焰七枝开,呜炮放铳,锣鼓喧天。大游灯,跳棕轿,划旱船,踩高跷,舞龙舞狮,行傩巡游,跨马妆架……枫亭游灯,七步村掷铁球,霞皋村板凳龙圈灯,锦墩泼砂花,壶公山名山宫“摆菩萨” 等,更是吸引了四邻八乡及省内外各地游客前往观看。闹元宵已成为莆田民俗文化旅游的一张名片。近年枫亭游灯、沟边九鲤舞、后洋十番等还先后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古时闹元宵寓有驱邪祈福的含意,所以行傩巡游便成为莆田城乡闹元宵的一项主要民俗活动。行傩巡游就是把宫庙的神像抬出来绕境巡游,驱邪祈福,保境安康。有的是一个村,一个社庙单独轮流行傩,有的是几个村联合行傩。如枫亭麟山宫正月初六出游,就是境内38个自然村联合出游。出游持续3天,参与人数达2000多人,巡游路程100多公里。联合出游后,38个自然村又各自举行游灯活动,掀起了枫亭游灯的第一个小高潮。

      再说壶公山名山宫黄帅爷行傩巡游,规模之大,涵盖范围之广,堪称典型。黄帅爷是南宋抗元名将黄孔应的俗称,江西吉水县人氏,南宋都统大元帅。临安都城被元兵攻破后,他带着三十六营兵马,一路护卫皇帝赵昺南下,由于殿后抗敌,与护送皇帝的陆秀夫、张士杰等人失去了联系。当他行军到壶公山时,听到陆秀夫与皇帝赵昺在崖山殉难的消息后,悲愤交加,在壶公山脚下投井殉国。后人称他为“抗元扶宋名山帅,护国庇民忠烈魂。”他麾下的三十六营兵马,看着主帅忠贞殉国后,就在壶公山周围隐姓埋名,繁衍生息,逐渐形成了莆田界外有名的三十六乡。所以名山宫黄帅爷行傩巡游要绕境三十六乡,后来由于路线太长,便改成靠近名山宫的上十八乡轮流行傩闹元宵。地域跨新度、笏石、灵川三个乡镇。当神像进入每个村的祠堂或宫社驻驿时,都要举行黄帅爷升堂仪式,还有武将兵马操练仪式,俗称“摆菩萨”。

      黄帅爷升堂仪式,由头戴礼帽的经师喊喧,八班站立两旁,关闭大门,敲响三通鼓,号令兵双手捧着进见神牌,低眉遮脸跳跃上堂。在乡佬的引领下,四位“福首” 头戴礼帽两边插着“金花红布” 拈香从偏门入堂进见跪拜,祈求来年五谷丰登,阖境平安……升堂仪式也成为三十六乡乡佬议事的平台。据说辛亥革命时,出生在三十六乡硋灶村的农民起义领袖黄濂,就是以经师身份为掩护,利用黄帅爷升堂仪式,举起黄帅爷的帅旗,呐喊:“为国之道,在乎安民,安民之道,在于使民复生,而非驱民死。”而后串联组织了三十六乡贫苦民众,发动了震惊八闽的壶公山起义。在莆田近代革命史上画上浓彩一笔。

      武将兵马操练仪式(俗称“摆菩萨”), 更是热闹非凡。呜炮放铳,锣鼓喧天,转灯转碰,人头窜动。三尊文身坐镇村头路囗把风观战,三尊武将轿扛相叠转圈操练。据说转得愈快愈圆,来年全村运气愈顺,万事愈圆满。“摆”一场后,经师就要抽签“卜杯”, “三圣杯” 就可圆满结束,进宫布宴。否则继续再“摆”。 若连续“摆” 三场还没有“三圣杯”, 就要在二月份再来一次行傩,俗称“重行傩”。 “重行傩” 比元宵行傩更为隆重,仪式更复杂。晚上绕境巡游时,家家户户要门窗紧闭,小孩衣兜里还要放上“护身符”。 傩舞中还要加上戴枷,锁脚链等表演。深夜吹起螺号,伴鬼哭狼嚎叫声……另有一番驱邪祈福的民俗画面。

      每年名山宫行傩巡游时,抬着三尊文身、三尊武将,加上仪仗队,妆架,龙虎旗,彩旗队,伡鼓队,跨马,扫街,熏炉队,八班,转灯,凉伞,伴驾……巡游队伍延续几里长。

      “高烧红烛映长天,底点花炮震大地。”巡游队伍经过时,家家户户门口都要摆上贡品,燃放鞭炮,奉烧贡银,还要焚烧一禾稻草,俗称“为菩萨烘脚”, 主人拈香跪拜。小孩却要成群结队跟在后面,到村口桥头分“丁饼”。 据说“牵跨马” 和“数丁分饼” 的习俗,源于三十六乡民众支援戚断光抗倭的故事。而元宵“掷铁球” 源于黄帅爷麾下的“掷石营”。 为了抗击元兵的骑兵,黄帅爷特训练了一批“掷石手” 组成“掷石营”。 他们隐姓埋名后,仍不忘掷石练兵操练。所以三十乡中灵川沿海一些村庄,每年元宵期间都要举行“掷石” 比武活动。到了清朝截界时,三十六乡民众被迫迁入界内,在他们临时居住地,每年元宵“掷石” 比武,慢慢演变成“掷铁球” 活动,在一些村庄一代一代传承下来。

      元宵行傩巡游衍生出另一莆田民俗——元宵“做头”, 又称“福首”, 俗称“捧手炉”。 每年轮值“福首”, 一般是按辈份生肖排班轮值产生,也有按辈份生肖在社庙抽签“卜杯” 产生。俗称“祈头”。 轮值“福首” 要在自家厅堂设筵接驾,俗称“接菩萨”。 还要大摆宴席宴请乡佬,亲戚,朋友。亲戚朋友要挑盘担或花蓝加上“金花红布” 贺喜。一人做“头”, 一家殊荣,全房喜庆。

      据说“做头” 送“金花红布” 贺喜,源于南宋。邑人陈瓒以布衣之身,舍家财组织民众抗元,夺回府城,南宋南逃朝廷封他“以通判权守兴化”, 但却无官帽、官服以赐。只能以“金花” 插在头上,红布缠在手臂上,以示各级官兵之别。直到明朝,朝廷追封他为兴化府城隍爷时,城隍爷才着官服、官帽。兴化府城隍爷虽是南宋御封的官职,却着明朝的官服官帽。元宵“金花红布” 贺“福首” 也成为莆田的习俗。

      元宵期间还有举行“接炉” 和“起炉” 仪式,都非常隆重。元宵夜里,家家厅堂张灯结彩,明烛高照,贡品满桌,等待迎神纳福。在锣鼓队、八班、仪仗队的引领下,“福首” 头戴礼帽,两边插上“金花红布”, 身着长袍,捧着“手炉”, 到各家厅堂接受跪拜祈福。起驾时,经师还要手持麻绳编成的长鞭,在厅堂门口摔响三鞭,寓意镇宅驱邪,送福进门。

      十里不同风,一村不同俗。莆田闹元宵不仅节期长,内容也丰富多彩。不仅有吃火、踢火、撞火、跳火等旺火求兴的民俗表演,而且有爬刀梯,掷铁球,抬神冲海等精彩项目。还有泼沙花,穿木栏,九鲤舞,“板凳龙灯” ……项目繁多,丰富多彩。有的同一个村,同一个里社,闹元宵的日子和项目都不一样。如新度镇蒲坂村,郑、戴、林、何、朱5大姓,同属灌安里社,但各姓族人却不在同一天闹元宵,闹元宵的形式也不同。正如民间所说:“郑姓游灯走田岑,戴姓元宵过大年。”即正月初四戴姓就开始闹元宵,成为莆田的“元宵头”。 郑姓的“板凳龙” 游灯穿梭于田岑地头也颇为壮观。而新度镇扬美村,二月十四才行傩闹元宵,更是莆田的一个特例。据说这与扬美村的历史有关。扬美村原叫“洋尾村”, 清咸丰三年(1835),洋尾村民众反抗官府迫害,暗中策应林俊领导的农民起义。年后正月十四日,正值元宵迎神赛会时,官府供借剪除乌白旗械斗为名,对洋尾村进行残酷的烧杀镇压。幸亏洋尾村的百姓事先得到消息,扶老携幼逃到西洪村避难。但洋尾村房屋被烧毁三百余间,就连奉祀妈祖的庙宇、祠堂等也被烧毁,几乎灭村。这就是民间所说的“狮(西)无王(洪),羊(洋)无尾”事件。直到二月,洋尾村民众才返回家乡重建家园。因宫庙被烧毁,他们只能把妈祖的神像移到清壶书院。所以洋尾村的妈祖宫不称宫,而称“清壶院”, 乡佬议事的地方不称里社,而称为“聊可轩”。 洋尾村的行傩闹元宵也改成二月十四,成为莆田特例。洋尾村从此更名为“扬美村”。 清林兆粦《禁除械斗议》记载:“地虽然南北二洋,民几分乌白两姓……兴郡用兵,应以剪除乌白旗为先。”腐败的官府以此记载掩盖滥杀无辜,残害百姓的事实。

      “满街珠翠游春女,沸地笙歌赛社神。”整个正月,乡下人蜂拥进城逛灯节,猜灯谜,看热闹。城里人又直奔乡下看游灯,走亲戚,贺“福首” ,吃福钣。进进出出,出出进进,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到处是灯的海洋。喜炮声声,锣鼓喧天,莆田大地处处洋溢着升平欢乐的节日气氛。

      莆田元宵闹一月,不仅节期长、范围广、内容丰富多彩,更是一场全民参与,展现原汁原味民俗文化的“狂欢节”。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