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长得闻诗欢自足 会看春露湿兰丛

    长得闻诗欢自足 会看春露湿兰丛

      □游荔生

      莆田,妈祖的故乡,文化发达。东风洒雨露,汇入万户春。新时代的东风,洒新思想的雨露,在莆田引来万紫千红的春天。

      美丽莆田,一直有诗的。“诗言志。”莆田诗的历史源远流长,诗也在莆田的社会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不学诗,无以言。”唐代以诗取士,读诗成为儿童必修的内容。适应这种需要,莆田出现了诗歌的启蒙读物。

      宋代莆田的刘克庄编《千家诗》,选录唐宋诗人作品,影响大。长得闻诗欢自足,会看春露湿兰丛。其所选的诗,有五绝、五律,也有七绝、七律,诗句明白浅现,富有时代气息,琅琅上口,洋溢着“韵律”美。

      《千家诗》语言流畅,句式整齐,许多作品都是优美隽永、意境深远的名篇佳作,脍炙人口。少陵老杜独怜才,长句还如铁马来,《千家诗》也是学习“韵律”的好教材。

      美意分明道已光,春游湄洲胜仙乡。湄洲岛,给台湾人展示“先进文化”的一个美妙绝伦的窗口。明朝便是春来处,暖律丁宁著眼看。湄洲岛妈祖祭典,祭文很重要。祭文,“韵律”美,须是可以朗诵的。

      水中花散文,文字对仗,言辞优美,语言节奏疏密有致,缓急有度。在严格的格式中,内容完整、集中,格调阳光、稳重,音韵铿锵、和谐,文字简洁、清楚,完美传递妈祖的声音。春风随律入花海,三月湄洲诗意长。写水中花散文 ,要有一点点“韵律”的知识。

      清和时节天气佳,绿树莺簧律新诗。语言是有节奏的,人们说话声音的高低、长短、强弱都有自己的节奏。汉语声调的抑扬顿挫,赋予音节优美旋律,读起来很美。

      汉语的字音包含声、韵、调三个部分。汉语拼音字母的元音都是乐音,每一个音节中都少不了元音,单个字音有音乐美,而两个音节构成双声、叠韵关系,更具有音乐美。古人作诗联,利用汉语的双声或叠韵作为修辞手段,增强诗的音乐性,以达到美的艺术效果。

      汉语有四个声调。古四声分为平、上、去、入,文人将其作“二元”分类,谓之“平仄”。平声归入“平”,上、去、入读起来不平,统统归入“仄”。声调的变化会产生抑扬顿挫的节奏,语言学家谓之“韵律”。

      志因言以发,声因律而成 。讲求韵律有着悠久的传统,诗、赋、骈文、词、曲,散文,都很讲究韵律,因为韵律是汉语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何人忘律韵,为子辨诗声。诗歌,更能体现汉语韵律之美。

      细知诗律析秋毫,况是天然笔力高。唐律体诗,讲格式和韵律,对平仄的要求严格,体现了汉语的韵律之美。律诗的字数、句数固定、整齐,增强了诗的韵律与节奏。律诗要求只押平声韵,而且一韵到底。除首句押韵自由外,要求隔句押韵。

      律诗讲究平仄,在句式构成上遵循“声调双叠,平仄相间”,构成律诗的基本句式。凤律年华到尚新,九重气象已成春。律诗按照“粘”“对”“押韵”的规则构成。格律在句中表现为,一般每两个字为一“音顿”“节奏”,现代汉语称之为“音步”。

      “仄仄”与“平平”的交替变化,偶句最后一个字音为韵脚,用平声字,声音可以拉长,有一种乐音的美。平旦薰风随律变,露华山色满神州 。

      一首诗中同一联出句与对句的每个音步的平仄要“对”,上一联的对句与下一联出句的音步平仄要“粘”,韵脚的平声与其出句最后一字的仄声相对,韵律起伏变化,也产生一种强烈的节奏美。长得闻诗欢自足,会看春露湿兰丛。“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节奏点上的字,平仄不能随意变换。

      阳律初回七日春,谁将灵品占佳辰。律诗中间两联必须对仗,如王维《山居秋暝》中“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和“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两联,对仗工整,韵律和意境都很美。

      青灯挑雨晓光凝,岁律回壬万象新。汉语的韵律无处不在,散文中亦有韵律之美。

      朱自清先生的《春》,开头“盼望着,盼望着”,词语的重复唤起饱满的情绪,表达了内心对春的渴望;“东风来了”“脚步近了”前两字平平对仄仄,“来”“近”也平仄相对,读起来有一种旋律的美。另外,全文选择轻柔的平声字,声调的“扬”传达了欢快昂扬的情绪。

      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读来节奏欢快、韵律交错,如“朝而往”与“暮而归”;“前者呼”与“后者应”;“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平仄、节奏、韵律非常美。文中“也”的反复运用,如同一首歌的主旋律,回环往复,使整个文章有了大韵律,强化了一种肯定、愉悦的情绪。

      华历永从新律正,皇恩散作万方春。中国古代一直都是诗文并称,散文看似不管平仄,事实上,散文句中也有抑扬顿挫,篇中也有起承转合。只是对偶、长短、排列等,不那么严格。

      暖风吹律百花新,何处芳菲不动人。汉人的文章讲究平仄节奏的变化,六朝骈体文更讲究声律,唐代古文运动破六朝骈俪之风,但是文气依然有内在的节奏,有抑扬呼应,而且这种文风一直是散文的灵魂。

      《声律启蒙》“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等,汉语叠音的和声美、平仄的跌宕美、押韵的回环美、语词的旋律美,就已萌芽。袖中日日有新诗,正与春风同一律。诗歌的浸润,文化的影响,韵律渗入到每一位汉语学习者与传承者的观念中。

      诗律他年谁可敌,笔头谈笑扫千兵。汉语韵律的美,唐诗宋词明八股有体现,在楚辞中也体现的淋漓尽致。妈祖文化,最像楚辞。

      楚辞是战国后期以屈原为代表的诗人,在楚国民歌基础上开创的一种新诗体,有着浓郁的楚国特有的音调音韵,同时具有深厚的浪漫主义色彩。《楚辞》在中国诗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屈原创作了《离骚》《九歌》等不朽作品。

      《九歌·少司命》有无与伦比的韵律美。形式是诗歌的载体,“青黄杂揉,文章烂兮”,屈原以其独创的诗歌结构和格律,使诗歌具有了全新的韵律,非常美。

      清和时节天气佳,绿树莺簧律新诗。《九歌·少司命》一气呵成,从头到尾没有任何迟滞。

      诗为五个部分,部分之间的过渡平滑,自然完成:第一部分是代表人间妇女的群巫合唱的迎神曲,第二部分是代表少司命女神的主巫独唱的临坛曲,第三部分是人间妇女向少司命女神询问,第四部分是少司命女神回答人间妇女,第五部分是人间妇女合唱的送神曲。

      五个部分一环紧扣一环,如行云流水,而又自如地从第一部分流泄到第五部分,街接间不着痕迹,语言流畅富于回味。

      《九歌·少司命》的诗句或参差或对仗,起伏有致,动感强烈,随语成韵,随韵成趣。

      诗句的参差,表现为五字句和六字句(不包括语气词“兮”),仿佛“嵯峨之类聚,葳蕤之群积”,气韵生动,情趣盎然。

      在《少司命》中,“二二”、“三二”、“三三”节奏的诗句交替使用,“倏而来兮忽而逝”,给人以强烈的动感,仿佛踏着音乐的节拍,悠然地旋转在舞池中。大江深处月明时,一夜吟君小律诗。诗的韵律,起伏大,更加铿锵动人了。

      语气词“兮”的连用,也是生花妙笔。“兮”为基点,其两端的字数如果较少,则这些字的发音用调必然悠长而近于歌唱;反之,两端的字数如果较多,则这些字的发音用调必然短促而近放吟颂。于是,形成了楚辞可歌可吟、如泣如诉的独特艺术效果。

      诗句的对仗,以“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和“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最为典型,它们情文并茂,能充分引起人们的共鸣。

      东风暖入律,楚辞浓胜酒。楚辞符合中国传统持歌的格律,按照字音的平仄做成美的语句,与中华文化发展的轨迹是一脉相承的。

      春得楚辞梦中语,知君句律有新功 。学习汉语韵律,唐诗宋词明八股是非常好的,楚辞也不错。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