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在木兰溪源头忆木兰溪

    在木兰溪源头忆木兰溪

      □李海

      近日“木兰溪”一词上了热搜,随着《变害为利 造福人民--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在福建木兰溪的先行探索》视频在中央电视台热播,这条“最美家乡河”更是吸引了祖国各地的人们去关注她、探访她。在这股探访热中,我们也到源头开展了一堂“走进木兰溪源头,2020实干笃行再出发”的主题党日活动。

      腊月廿六日,在度尾供电所与莆田供电公司的同仁们汇集后,我们驱车直奔母亲河源头--戴云山麓的仙游县西苑乡仙西村。车子经石牌兜爬惠格岭穿苦竹村向西北逶迤挺进,沿途天高云淡,清风拂面捎来阵阵野花的芬香,使人心旷神怡。据同行的供电所同事介绍,自去年5月份起苦竹至仙山的道路扩宽改造,全程硬化,由于临近年关,暂停施工,前面有一两段的路会颠簸一些。但我们车子驶过,丝毫没有感觉道路不好走。“以前没这么多的车,过年啦,外出的山里人开车回家,所以车子多了。看,都是些挂”粤“”桂“车牌的。”负责仙游山片区的同事指着与我们会车的车子,骄傲地说:“如今山里人走南闯北,回来开的都是豪车啊”。

      是呀,改革开放40多年了,农村早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山区群众出行靠的是汽车摩托车,住的更是洋楼别墅,层峦叠翠中随处可见一幢幢崭新的楼房昂首挺胸屹立在冬日暖阳里,一座座钢筋水泥铸成的新村庄仿佛在向世人诏示什么叫社会主义新农村。闲置的田园长着绿茵茵的青草,是牛羊的天地,它们怡然地漫步吃草,偶尔有赖皮的牛犊躺在冰凉的地面,护犊心切的母牛急得用犄角顶它起来,一时小牛撒娇的低吟声和母牛严厉的哞哞声交汇出爱的旋律,在原野上飘荡。还有前方淘气的小山羊,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还是看到客人进山了,人来疯,刷存在感,好斗的本性让它们一言不合就开架,“啪啪”地两角相顶,轻易就把友谊的小船撞翻啦……

      车子继续前行,车窗外可谓移步换景,我流连于山村的景色,不觉已到仙西村部。早候在这里的村志愿者热情地把我们迎进木兰溪全流域系统治理教育基地,通过视频图片向我们展示近年来莆田市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治理木兰溪的重要理念”,一张蓝图绘到底,让木兰溪变害为利造福人民的做法。在他们的介绍中,我欣喜地发现经过20年的治理,木兰溪已成为生态文明的样本。稍微遗憾的是在治理方面,城乡统筹还是不平衡,我们线上查看了几个观测点的数据,莆田城区龙桥段达到Ⅰ级标准,属于饮用水标准,可以饮用,仙游城区玉田段仅为Ⅲ级标准,而在盖尾石马却是Ⅳ级标准,属于污水类。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共饮长江水”。我很好奇源头的水到底会是怎样的?“等下你就能体验到的。”志愿者小纪故意卖个关子,邀请我们先去吃午饭。

      在村支部书记家用过午餐后,我们终于踏上了探访木兰溪源头的路程。车子停放报芋上书处的广场上,在一块镌着“木兰溪源”四个红色大字的水滴形巨石前合影之后,大伙儿弃车步行。当下虽为隆冬季节,仍见山上一大片的香樟、红豆杉、桂树等树木郁郁葱葱,道路左侧竖立一圆形大石头,上刻“清源林”三个红色大字,原来这片林地是2012年在京莆籍商界人士为回馈桑梓捐资100万元营造的,面积达24700平方米。穿行在弯弯曲曲的林间小道,踏着满地褐红色的松针,我仿佛踩在柔柔的地毯上,心底涌起了莫名的庄严感,不觉放轻了步伐,生怕吵醒了山里的精灵。尽管山路不长,但缺少锻炼的我还是有些许气喘吁吁,加上树叶缝隙落下的斑驳阳光竟然让徐徐登山的我额头沁出汗珠。我正抬腕拭汗,瞅到前方有一“源”字石碑,随行的志愿者告诉我们,这里就是木兰溪的源头。

      绿荫环抱中的这上下两个不起眼的鹅卵石砌成的椭圆形水池,竟然是105公里长、流域面积1732平方公里、福建省八大河流之一的木兰溪的源头。只见一股细细的水流从石间缓缓涌出,清澈见底的,不觉探下身子掬把水在掌心,我诧异这水比家里自来水的温度高些,这可是冬季在戴云山脉连绵的山旮旯呀!小纪的一番话使我恍然大悟,“这池水冬暖夏凉。木兰溪是莆田人民的‘最美母亲河’,母亲的怀抱当然是温暖的”。

      站在木兰溪的源头,站在这块神仙游历过的土地上,我想这不起眼的一泓池水一定是仙人的恩赐给我们的甘霖圣泉。

      这不起眼的一泓池水看起来是那样的质朴、简陋,但是她又有那么大的内涵,它化为甘甜的乳汁滋润着仙游县、城厢区、荔城区、涵江区的广袤田地;她是那么的执着,不忘汇入东海的初心,历经落差784米的跌宕,从源头一路豪歌至三江口注入兴化湾入台湾海峡。都说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不,从小喝木兰溪水长大的莆仙人民不也一样的淳朴勤劳执着,如今莆仙人不但早已遍布长城内外,更是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但还是一贯的温恭内敛。而我们的“龙眼、荔枝、枇杷、文旦柚”四大名果,外表很不起眼,但品尝之后却是余味无穷。就连农家养的“本地鸡”,个子不大两腿又矮墩墩的,但即便简简单单地炖成汤吃后唇舌留香,胜过多少珍馐美馔,这一切是否都与木兰溪的圣水有关?

      不怕大家笑我“本地牛吃本地草”。在我眼里家乡的一草一木都是最美的,也许这就是“敝帚自珍”吧。尤其是像我这样活了半辈子始终没有走出木兰溪流域的人,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母亲河,更是充满了一种感激。

      多少年前,我的父辈就是沿城关南门外木兰溪水路外出求学工作的。童年的时候,清清的溪水曽载着我的梦想去远方,虽然后来陆路取代了水路,我的心里仍然流淌着这条溪。初中的时候我是在度尾中学念的,学校在石牌兜,校门前就是木兰溪。那时改革开放的号角刚刚吹响,正适叛逆期的我常做些离经叛道的事,与几个“臭气相投”的度峰糖厂的工人子弟或度尾供销社、粮站的职工子女一道穿着被斥为奇装怪服、学校不容许学生穿的“喇叭裤”,留着长头发,悠哉悠哉招摇过市,学校里疯过了闹够了,木兰溪成为我们校外的游乐园,每天中午我们把“炊罐”带到溪边,吃完饭就用清洌洌的溪水洗餐具,之后铝罐成了戏水的工具,我们变着花样玩,比如把它抛到上游,比赛谁扔的远,或者用它打水漂,看谁的在水面飞的远、漂数多,再任其漂流而下,我们穿着“喇叭裤”趟水追逐或者在下游拦截,不到裤子晒干是不回校的。有时候碰上凫水的小朋友,趁他们开心地戏水,我们还会恶作剧地把他们的衣裤藏起来,等着瞧他们上岸后光腚着急的模样。

      后来木兰溪上游修建多座水库,溪水被拦截发电,某些溪段断流了,河床砾石裸露,渐渐有的成了垃圾场。而县城也在引进外资发展经济,造纸厂、化肥厂、水泥厂、酒精厂等在创造经济效益的同时把生产废水直接排放溪中;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争先恐后地在溪畔开疆拓土,硬是建出了一座八二五(当时的富人区,因其位于八二五大街南端而命名,在龙吟亭路靠近木兰溪岸一侧,原本属于南桥、洪桥街的菜园地),也将生活污水凑热闹地排向溪里。

      我念高中的时候,虎啸潭--这个戚继光抗倭遗址畔建起革命烈士纪念碑。每逢清明节,学校都组织学生去瞻仰革命烈士。站在虎啸山上眺望,从会仙到溪吟吴,这段曾经让戚家军因强渡而牺牲300名战士的木兰溪已像条小水沟,羞答答地横亘在县城南郭,河床里除了是沙砾还是沙砾。当然,那些顽强的小草是不肯落下这难得的抢占地盘的机会,它们扎根砂石,倒是营造出了一片片的绿洲。当时正是青春期,这样情景的木兰溪还挺符合自己的幻想,于是吟着“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期待着能与佳人相逢绿洲,于是乎也不去关心环境的变坏。直到南门的垃圾场忽然有一天变成了一座公园,某一天与一班风华正茂的同学徜徉溪畔,“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见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时,才发觉木兰溪水也如粪土般恶臭。

      大学时期,我从木兰溪上游移到下游,每次从莆田回仙游经过濑溪大桥还能见到水面运行的船只,以及岸边的一艘捞沙船忙碌采砂,但恼人的是一到台风暴雨天气市区就内涝,尤其是下花路段,道路被冲毁,得靠舢舨摆渡,赶回学校总是很狼狈,不是浑身湿透就是迟到错过饭点。

      后来参加了工作,参与了九仙溪的开发,即把流向闽江的九溪的水通过隧洞引入木兰溪的一条支流仙水溪,建设莆田市水利界的翘楚工程——九仙溪水电工程,负责宣传工作的我经常下现场、钻山沟,报道工程进度,受建设者的激情感染我还把工地的见闻撰写成报告文学、散文等,得益于仙水溪的灵气,我的报告文学在福建省首届水利水电文化艺术节文学作品征文比赛中获奖,而且散文等也常在本地媒体上登载。

      文字的功底换来的是盛名下的压力,之后的时间常因文牍之累我很长不去关注木兰溪。虽然1998年我就把家安在了她的身畔,偶尔在阳台瞥一眼木兰溪她就一览无遗地进入我的眼帘,但是我基本连正眼都不瞧她的。母亲河却始终不因我的忙碌而责怪我,也不因我的唾弃而自卑,彼此相安无事,各处各的,她流她的水,我走我的路,甚至有时候虽然近在咫尺,我却忘记了她的存在。然而她毕竟负重前行得太久太累了,加上身躯淤泥堵塞,也会闹点脾气,任洪水泛滥倒灌进城,把那些华丽堂皇的民居狠狠地亲吻一遍,并抛下一片狼藉给城市管理者。

      木兰溪的为害终于引起了重视,1999年在闽工作的习近平同志留下一句掷地有声的话:“是考虑彻底根治木兰溪水患的时候了!”他亲自参加冬春修水利建设的义务劳动,为推动整治木兰溪掀起了一个高潮。仙游县水务局在溪吟吴附近修了座橡胶坝,县城从大坪口起的河道得到清淤,渐渐地木兰溪有了“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意境,嗅到商机的仙游人在木兰溪两岸搭起大排档,每当华灯初上,这里一度成为人们休闲交友喝酒聊天的好处所,可惜管理不当,那些厨余垃圾被直接倒进溪里,加上露天烧烤摊的油烟污染,木兰溪又面临了尴尬期,使人爱恨交加。

      好在2014年为践行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仙游县又斥资改造木兰溪,大力建设防洪生态景观工程,取缔了两岸违章搭盖物,在河堤旁开辟绿化道,兴建广场,如今的木兰溪天净水蓝,堤岸绿草红花簇拥,水里有舒畅游弋的鱼虾,水面有肆意飞翔的白鹭,到处都像五代诗人郑良士描绘的“亭阁飞梁跨虬,嘉树左右并列,林丛怪石,池涵清泉,岸入芳草,垂可钓,舟可泛,罗众伶,而丝竹繁,集群彦而壶觞满,倬然也,是亭也。”

      人们在怡静的环境里享受着和煦的阳光、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打打太极拳、跳跳广场舞,听一曲十番八乐,看一场莆仙戏。这些木兰溪带来的变化,我是最大的受益者,因为我就住木兰溪畔。

      站在木兰溪源头,我感恩母亲河、感恩这个时代!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