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一日江山蒙笔力 百年名字满人寰

    一日江山蒙笔力 百年名字满人寰

      □游荔生

      妈祖文化与楚辞,关系密切。妈祖文化的主要活动,是妈祖祭典。妈祖祭典需要祭文,祭文中最优秀的、最动人的,是楚辞。妈祖文化,最像楚辞。

      《诗经》开启现实主义先河,以稳健的脚步,步入中国文学的辽阔原野;楚辞开创浪漫主义之风,以空灵的身影,飘忽于中国文学的崇山峻岭之间。

      屈平祠下沅江水,月照寒波白烟起。楚辞以“瑰丽的文采、神奇的想象、综合的形式、浪漫的气息、时代的精神”,让人耳目一新;那砥砺不懈、特立独行的节操,逆境之中心怀家国的精神,卓越的人格和悲壮的情怀,感召无数仁人志士。

      志洁高雅,萋萋芳华,屈原低吟浅唱,走在楚国路上。屈处观伸霜后菊,消中见息雪前梅。岁月太长,时光空隔,《楚辞》,一个孤独而干净的灵魂,期待着那些沐浴而歌的心灵,去完成穿越时空的对话。

      抒发情怀、叙写心境的《离骚》、神奇瑰丽的《九歌》、隐含悲愤的《天问》——啊,屈原,千百年来为世人所传诵,立起巍峨丰碑。自古及今,“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可表情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可励志。

      须知爱士何曾泛,屈指应无第二人。屈原的九死不悔、深沉的忧患意识、自我完善的高洁精神、坎坷多舛的悲剧命运和恢弘瑰丽的锦绣诗篇,化为一缕永恒的精神血脉,穿越时空,涌动在中华文化之中。

      游国恩先生(1899—1978),著名文学史家和古典文学专家,北京大学中文系著名的、任期50年、功底扎实的一级教授,一个非常厚道、谦虚的人,一生涉猎广泛,自先秦经子迄近代诗文,均有精深独到的研究。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1926年开始,游国恩在北大中文系工作,专力于楚辞研究,是新楚辞学主要奠基人,其《楚辞概论》的出版,标志着新楚辞学架构的成熟,完成了新楚辞学的奠基,并把楚辞学研究推进到了一个新水平。

      游国恩祖父是前清秀才,宿儒,父亲从事商业,收入所得仅足以维持普通水平的家庭。游国恩6岁读《四书》、《五经》和其他诗文,刻苦、勤奋、谦虚、厚道。以后,一辈子做单纯的古典文学。

      一日江山蒙笔力,百年名字满人寰。游国恩主编《中国文学史》,观点新颖,取材闳富,知识准确,体例恰当,是中国文学研究的规范性著作,在祖国内地、香港、台湾多次再版,已发行几百万套,深受海内外学者好评。

      游国恩是2O世纪研究楚辞时间跨度最长的学者,早岁名高天下士,同时身到楚辞山。 他在1924年读大学二年级时,即着手写《楚辞概论》,1926年,该书由北新书局出版。

      《楚辞概论》从文学的、历史的角度,用综合的方法,以发展的眼光,对楚辞进行了全面而系统的研究,《序》中称赞,“历史的方法和考据的精神便构成此书的价值”。

      1937年,游国恩的第二部《楚辞》研究著作——《读骚论微初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全书包括专论9篇,细目凡22,均为对古今聚讼问题之定实。

      在楚辞的具体研究上,游国恩运用综合方法,如论《九歌山川之神》,分别考论湘君、湘夫人、山鬼、河伯,以民俗学材料相比照,再证之以文献资料,得出结论。

      忠诚所感金石开,勉建功名垂竹帛。游国恩写《屈原》、《楚辞论文选》、《游国恩学术论文集》等,以及凝聚其毕生心血的《楚辞注疏长编》。为新楚辞学的建立与发展,做贡献大。

      新时代,因为“台湾”,有三亿信徒的妈祖文化,得到了高度重视;妈祖文化的主要活动,是湄洲岛的妈祖祭典。研究妈祖祭典,写祭文,游国恩以及他的《新楚辞学》,是值得参考的。妈祖文化的魂,就是楚辞。

      楚辞、游国恩的《新楚辞学》,对中国人取名字,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楚国以善于幻想而闻名,上天入地,腾云驾雾的想象力,贯穿在屈原作品中。一些神话想象以及场面,是中国人取名的灵感来源之一。

      运来楚辞何须问,分定功名不在忙。楚辞对中国人的文学、名字,有一定影响。现代最有语言天分的著名作家,沈从文,受楚辞影响非常大。著名诗人,戴望舒,名字来自楚辞。望舒,神话传说中为月驾车之神,也可借指月亮。《离骚》: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

      一日江山蒙笔力,百年名字满人寰。楚辞对中国人的名字,影响力大。“飞龙”,一条在云雾中高高翱翔、呼风唤雨的神龙,给人以矫健灵动之感,可为网名。飞龙在《楚辞·九歌》里是龙舟,一幅美丽的画面。

      湘水边,人群云集,祭祀湘夫人。舜的妻子,为寻找南下的夫君而远行,人们传说她在洞庭湖成神。一位美丽深情的楚国女子,装扮成湘夫人,对着湘水歌咏,歌声绵延流长,美妙隽永。

      伴随歌声,一条条龙舟劈波斩浪,行驶一碧如蓝的水波上,“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曲曲折折行驶在浩渺无边的洞庭湖上。“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水流在石滩上,白银飞溅,龙舟疾驰,翩翩而轻快。

      “安歌”这名字展示一种状态:神态安详,从容自定地高歌一曲,或者抚琴一曲,再上升到人生恬淡而潇洒的境界。“安歌”来自于《九歌》里的“东皇太一”。

      屈指春风无十日,东君元是旧相知。“东皇太一”,楚国所信仰的神灵,能主宰天地的神灵,也就是昊天、上苍。楚国人每年要举行祭祀典礼,迎接东皇太一。

      这一天,楚人包括贵族和百姓,摆上祭祀用的肉,用香草包裹着,献上甜美清香的桂酒,巫师、巫婆着丽服,翩跹起舞,空气里洋溢着浓郁的香气,“芳菲菲兮满堂”,又衍生一名字“菲菲”。

      神圣的时刻,也有祭祀者弹着琴弦,吹起竽瑟唱起歌曲,神态十分悠闲,“疏缓兮安歌,陈竽瑟兮浩倡”。“安歌”,多么从容,也充满艺术感。

      “扬灵”,是《湘君》里面的“横大江兮扬灵”,有浪漫色彩和灵性。眉联娟以蛾扬兮,朱唇地其若丹,写美女。

      《山鬼》,是楚国人祭祀山神的歌曲。控鹤不来春寂寂,卧龙无底月娟娟。山神,一位对感情,对生活有着期待的女神,因为所期待的人没有来,“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思公子兮徒离忧”。

      明丽瑰奇的画面当中,很多花草,随手摘来,可让名字充满馥郁芬芳的色彩和情调,一看到,眼前就浮现名字所代表的具体形象。娟娟梅树梢头月,不待开花已醉魂。无比优美的楚辞,让人浮想联翩。

      “容容”、“云容”,出自“云容容兮而在下”。涌动的云气,氤氲缥缈,在脚下翻滚,或者说云海在女神脚下涌动,多么高远而充满仙气的画面啊。

      楚辞多用香草,从香草可想到美人,想到高尚的情操。“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蘅”,“山中人兮方杜若”。辛夷、杜蘅、杜若是香草美花。秋花也与药名同,素彩鲜明晓径中。香草美花,可直接做名字。

      香草美花以及珍贵的玉璧佩剑,还可用来点缀衣服,用作时装的材料,很有创意。《涉江》说,屈原从小就喜欢美丽的服装,到老都没有改变,“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

      战国先秦时装的配件,用于名字,有贵族范。例如“切云”,出自“冠切云之崔巍”,本来是楚国王族和贵族戴的帽子,使人有巍巍高拔之感。再如“被明月兮佩宝璐”,披着明月珠佩戴着宝玉。切云溪上年年月,偏照婵娟色最浓 ,诗情画意。

      名在楚辞花会得,即看湘君下天来。花草、衣服配件,许多具体事物,概括人物形象和品德的词汇,也是取名的重要来源。《湘君》楚女美丽而得体,驾龙舟驰湘水上,“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宜修”,是说女子修饰得宜。

      在逆境中惆怅失意,要怀抱坚贞忠诚的品德,这是屈原人格的最大亮点。《涉江》“怀信侘傺,忽乎吾将行兮”。“怀信”这个名字,对人的坚持美好品德,是有期许的。

      一日江山蒙笔力,百年名字满人寰。“正则”和“灵均”,出自《离骚》。原句是这样的,“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寄寓了屈原的父母辈对他深深的期望。

      “正,平也;则,法也;灵,神也;均,调也。言正平可法则者,莫过于天;养物均调者,莫过于地。高平曰原,故父伯庸名我为平以法天,字我为原以法地。”

      遵循公平的法则,效法上天,也就是自然界;遵循施惠的法则,恩及百姓,效法大地也,可达到“言己上能安君,下能养民也”的目的。“正则”和“灵均”,对屈原人格的准确概括,也对取名之人期待。

      《礼》曰:“子生三月,父亲名之,冠而字之。名所以正形体、定心意也;字者所以崇仁义、序长幼也。夫人非名不荣,非字不彰,故子生,父思善应而名字之,以表其德、观其志也。”人非名不荣,非字不彰,取名字重要。

      名字是父母给孩子的第一份礼物,饱含对孩子的美好祝福,名字伴随一生!取名字,用心是应该的。学一点点妈祖文化,读一点点楚辞,对取名字有帮助和启发。一日江山蒙笔力,百年名字满人寰。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