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聪明花开何处发 春风吹到读书窗

    聪明花开何处发 春风吹到读书窗

      □游荔生

      聪明花开何处发,春风吹到读书窗。古代,关于读书,莆田流传着一个优美的聪明花的故事。

      莆田人爱读书。格调今犹在,挑灯读父书。不论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是富人还是穷人,莆田人对读书的看法基本一致。

      在古代,只要家里有条件,莆田的男孩子的第一选择,自然是读书。现代人不必对这种观念的一致性感到奇怪,因为,在古代的莆田,家贫子读书不仅是一种传统,也是平民家庭的子弟通向政府给予荣誉、官职与金钱的正统的光明大道。

      读书,也是青年人头脑中的狂热梦想得以最后实现的一种方式。细读新诗消息好,聪明见花更无疑。读书,里头有梦想所要实现的一切东西。

      在莆田壶公山下,有一些称作私塾的学校,比如黄石书院。聪明花开何处发,春风吹到读书窗。私塾里,有一种美妙的梦想,那就是有一天,那个被寄予重托的男孩子的头脑,因为读书,聪明花开了。

      一人聪明花开,全家人肺花开。

      事实上,在古代的莆田,男孩子除了上学以外,其余的生存发展道路也都敞开着。他可以经商挣钱,也可以购置田地成为地主,以自己的财富出人头地。可是,如果他这样做,所能得到的尊敬是十分有限的。

      一个男孩子放弃读书,就意味着,他永远也不能踏进充满魅力的开放着聪明花的园地。这个园地,显然是高贵的。

      还可以这样说,一个读书人即使再穷,才能平庸,无所作为,但是,读书人依然拥有崇高的地位,面对众人的评头论足,他依然可以比一个有钱的商人多显出几分自负。

      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一个古代的莆田人,如果被认可作读书人,那么,他的权力就会相当大。莆田的老百姓,甚至连老太太,都一致觉得,读书人就是有本事,至少也比别人更加通情达理。如果他不曾做官,只是因为他运气不好。

      逢人不喜谈时事,养性惟读聪明书。开着聪明花的脑袋上有光环,这种光环是老百姓无偿赠送的。

      在古代,莆田人对私塾校舍的要求是不拘一格的,只要符合传统观念,就允许存在下去。

      桌椅摆放得很整齐,墙壁上悬挂着孔夫子慈眉善目的画像。帝德乾坤大,天聪日月光。在令人精神振奋的屋子里,孩子们充满信心地开始学习。青云直上路初通,白凤新词入圣聪。辉煌的前程,在前方等待着他们。

      读书是艰苦的。不过,孩子们可以享受到许多人的真诚的关注,有的还有一些物质的方式加以补偿。

      孩子的母亲们以莆田女性特有的柔情,关心着她们的下一代。她们以无私的炽热的期望,等待着孩子们的身心,能够通过读书得到升华,等待着传说的聪明花在自己孩子的脑袋中,美丽的开放着。

      聪明花开何处发,春风吹到读书窗。这种等待的漫长过程,对大多数的母亲来说,是甜蜜的。

      私塾的窗户上,钉了许多笔直的细木条,既可通风,又可透气。透过窗户,孩子们可以感受到夏日里习习的微风,冬日里温暖的阳光。在黄石书院中,甚至还可以看到水池和池中流动的小鱼。

      即使就今天看来,古代的私塾也是很幽雅的。美,常常是简朴的。

      塾院的周围也别有一番风景,从打开的屋门或窄小的窗户向外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些枝叶繁茂的树叶,那些数不清的枝丫,永不褪色的深绿色的树叶,占据了院子的的一部分空间。

      对那些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孩子来说,树木应该是他们永久的快乐源泉。春风秋月,夏日冬雨,树木永远是孩子们忠实的伙伴。塾院的生涯,是他们永恒的记忆。

      私塾里,通常有来自不同村子的男孩子。他们中,有的大,有的小。小家伙们,这些未来的谦谦君子,脸上永远挂着含羞和胆怯的神情,眼睛因为有了一种神秘的梦想而放着光彩。而另一些大孩子,则精神十足,情绪高昂。

      在莆田这块土地上,读书,是被认可为一种最神圣的活动的。天涯怀友月千里,灯下读书鸡一鸣。有了神圣感,十年寒窗的清苦,当然也就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这些孩子中的最杰出的一、二个,如果有朝一日功成名就,那他平常的举动,就会被老百姓津津乐道,添枝加叶,并一代一代地传下来。其中,明代柯潜的故事有代表性。多年别作一番风,谁料声名达帝聪。甚至于,柯潜的老师也由此而沾了不少光。

      读书的功课,既简单,又深奥。几本薄薄的小书,《四书》,《五经》,中华民族公认的古代名著,一本本地被放到了孩子的手中。

      对这些孩子来说,如何治理国家的问题,无论如何是太复杂了。可是,既然想出人头地,或者想光宗耀祖,就得忍受。

      书中,满是抽象细致的论述,深奥的伦理辩论,还有一些更适合于成年人思考的东西。脚力穷时眼力通,层梯倚石上天聪。事实上,这些东西,照今天看来,专门的学者们花费毕生精力专门去研究,也有困难。

      古代的读书,就只能是如此。那些孩子们,正襟危坐,严肃而镇定,为周围的空气传达出琅琅的书声。

      读书,是漫长寂寞的。清晨,公鸡的啼叫声,大概就相当于敲钟了。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然后,一整天摇头晃脑,翻来覆去的高声诵读,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

      即使是这么艰苦,也并不是每一个男孩子都会开出聪明花的。当然,老派的吟诵,随情转腔,一唱三叹,也可以算是一种娱乐。

      书本第一次出现时,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系列一笔一划拼成的图案,每一个图案都有其特殊的形状和其他区别开来。每个汉字都完全独立,没有任何纽带将它们联系在一起,也不能借助任何方式,对汉字的涵义,给出最基本的解释。

      老师最初的工作,只是教孩子们每个字的读音。单调的识字发音过程,还有把字写得端正的练习,要延续四五年的时间。一心苟有蔽,耳目绝聪明。识字、正字,就是正心。

      讲解课文的意思,老师是十分严肃的。因为,照塾师们看来,课文的意思,也就是老天爷的意思,只有圣人才会给出最精确的解释。自然,塾师须是真正有学问和有父母心的。

      师者,父母心。举手疾声呼先生,为我心孔开聪明。古代的老师,德才兼备,心地好,对于经书的各种解释,可如数家珍。

      有了老师的讲解,整个书本就充满活力,而不只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符号了。孩子们的读书声也变得更加庄重,那些神秘的书本有吸引力了。经书中生动而铿锵的感性,也略有所现。

      渐渐的,一些孩子的理想,开始同那些古人的政治思想发生关系,就好像一棵小树正在成长,在阳光雨露的哺育下,开出智慧的花蕾。辗然一笑若相语,乞得聪明不如鲁。这时,人变了,言语迟钝,举止稳重,聪明花开了。

      聪哲从来简帝心,万方臣子合君临。聪明花的开放,过程是漫长的,浪漫的东西,是不可独立存在的。

      在那些读书的岁月中,孩子贪玩的天性,时常会与枯燥的生活发生冲突。每一个冲突,既短暂又不和谐,因而,所有那些声名显赫的大人物的童年时光,都伴随着枯躁辛苦的回忆。

      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的。君方执笔掌纶诰,愿以此言闻帝聪。至于那个壶公山下的浪漫的聪明花的故事,大概也只是传说而已。

      聪明花开何处发,春风吹到读书窗。

      如果聪明花是真的,那也一定要通过读书的艰辛历程,吃苦耐劳,反复咏吟,潜心体会,千锤百炼,才可以绽放出来的。

      乾坤一苏醒,耳目两聪明。至于那个柯潜与壶公山的故事,不少人估计,还会被莆田人继续传说下去。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