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院里派”祖师李珠挂冠

    “院里派”祖师李珠挂冠

      □游心华

      父传子,子传孙,祖孙三代,九对鼓槌,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每天东方既白,李珠一家大小齐聚在自家门口练习鼓艺,年复一年,光滑的石板竟然被敲打出道道凹痕。苍天不负有心人,数年后祖孙三代九人俱各成材,且都能独挡一面,成为当地的司鼓名手,从此院里名声越来越响,戏班人马越积越多。

      据李珠后人提供的族谱记载,1888年至1949年半个多世纪以来叔、侄、孙辈先后组建了九个戏班,最早出现的是李珠的“庆仙楼”,接下去滚雪球似的又催生了聚春楼、宴春楼、庆春楼、胜春楼、赛春楼、赛嫦娥总共九楼。在兴化方言流行的莆、仙、惠三县,哪一村哪一家能上演“院里”的戏,都感到脸上有光。李珠曾自嘲说,我的艺术是梦的艺术,如果说有什么秘诀,那就是八个字:熟能生巧,惯而为师。院里派最红火的看家剧目是大棚戏《目连尊者》,当时莆仙戏剧界公推“院里目连,盖世无双”,并给李珠戴上了“通天教主”的光环。李家大棚戏素以艺术风格粗犷豪放,锣鼓喧嚣、舞台激荡著称。意想不到的是,《目连》这出戏演出成功后,正值盛年的李珠却看破红尘,一反常态,从此开始斋戒,直至1936年寿终正寝,享年68岁。

      李珠常年带领手下的戏班穿梭于城乡各地,深知任何一门艺术如果墨守陈规,停滞不前,缺少创新和突破,就将被时代所扬弃。因此,他从肩负班主重任后就开始搜罗人才,招贤纳士,组建李氏的私家创作班子,大力挖掘剧本资源。他常说:“欲想戏好,先得簿(剧本)好。”故此,他不惜钱财招揽民间饱学多才的文化人组成“院里书会”,专心致志挖戏、写戏。比如,震撼戏坛的“目连”戏就是院里书会最成功的代表作,仅唱腔曲牌就有287首、“双槌”“阴阳槌”“阴阳槌满锣”的锣鼓经300多种,可谓博大精深。1962年仙游鲤声剧团将李珠光绪二十九年藏本“目连”戏搬到省会连演三夜,国内名流云集,评价极高,特别是在“普渡救母”那出戏里“三锤四打”别开生面,鼓手的右手执两只锤打“文鼓”,左手一只锤打“汇鼓”,鼓面还放着一对小钹,按着节奏,敲钹打鼓,又叫“两手示鼓”。据说这是千年前李唐王朝的遗响,经专家鉴定,一致认为这是鼓中“珍品”。1990年鲤声剧团将李珠藏本在“国际南戏暨目连戏学术研讨会”上展演,再次载誉归来。2013年,鲤声剧团远赴重洋将《目连救母》搬到法国首都巴黎演出,受到了异国他乡观众的好评。

      李珠不但是个天生的好鼓手,而且还是莆仙戏音乐作曲家,他腹藏莆仙戏传统唱腔曲牌“大题三百六,小题七百二”,并且能根据人物行当在不同情境里的情感变化而灵活编曲。李家班由于剧本出色、演技精彩、音乐动听,在当时仙游演艺界可谓首屈一指。

      更令人欣喜的是李珠的胞弟李错(又作李错郎,字能盘,1875年—1929年),12岁起随兄学艺,15岁出师,从艺43年,精通各种鼓法,成为清末民初赫赫有名的鼓师,而且还是《目连》戏的主打鼓手。嗣后,李错长子李金华(1910年-1943年)又把“院里派”单传的《目连尊者》锣鼓经和整套演出习俗全盘传授给入室弟子郑牡丹(1913年-1995年)。四十年代末,李家诸鼓师李文豹、李文熊、李金华等相继谢世,郑牡丹成为“院里派”独一无二的传人。1951年他继承“院里派”先师遗志,重拾旧山河,组建了群声剧团,1952年9月正式收编为仙游鲤声剧团,其代表作有《团圆之后》《莲花庵》《追鱼》《寻妃记》等。已故著名戏剧大师陈仁鉴先生曾称郑牡丹是莆仙戏之宝。

      1962年,李珠后人毫无保留地将当年“院里书会”历年改编的传统剧本三百多册全部捐赠给国家,为研究和探索宋元南戏活化石莆仙戏立下了汗马之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