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一座寺庙成仙游儒释文化的发源地

    一座寺庙成仙游儒释文化的发源地

      □林智标

    1.jpg

      寺的入口处豁然矗立一块巨石,雕刻着的童子拜观音像,巧妙地组成一个“佛”字,极其形象生动,几分虔诚,几分教化。沿大“佛”碑旁的坑坑洼洼的土坯路,曲折颠簸了约一公里路程,一块刚刚平整不久的工地便呈现眼前,工地之大,以至于中间一座矮小的旧庙宇显得十分孤零,庙宇的石砌围墙大部已被拆除,残留的的一小截凌乱地爬满了不知名却十分熟悉的藤蔓杂草,与黑褐色的墙体一起裸露着岁月的沧桑,一溜儿仙人掌从墙头地蔓延至侧门的瓦顶上,绿色中透着枯黄,枯瘦瘦的,显然长得十分艰难,石阶的缝隙直挺挺地长着一丛小树木,绿油油的倒十分神气,一些杂物胡乱地斜靠着围墙,给本来就十分凋零的景象又刷上浓浓的一笔。侧门的横楣上刻着“香山寺”三字,无疑,这就是香山寺了。

      对深山古寺从来就怀有一颗虔诚的心,从侧门进去,踏着古老的石阶,一脚一级不敢有丝毫马虎,这样的石阶似乎十分熟悉,却又十分陌生,走着走着就把时空走得恍惚不清。站在大雄宝殿前,一种极其奇幻的印记在脑海里倏地一闪而过。“这寺以前叫古院吗?”得到看寺的和尚肯定后早已愣住了。

      记得十二岁那年,学校组织到菜溪岩春游,从老家湖洋出发,下柳溪,上园宅,过仑尾,在古院小憩片刻,再上菜溪岩,将近一天的行走在脑海里留下了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虽模糊却十分美好。长大后,每一次上菜溪岩都任由记忆去找亲拜故,唯独找不到印象中的古院,久而久之,竟觉得这是一场无端的梦境。几十年后,不经意的一次转身便相遇,冥冥之中似乎是某种既定的安排,极力环视碧翠的山野,仿佛看到了一个瘦小的身躯在古驿道上艰难地行走,深深的感慨一下子堵住了喉咙。人生多有沮丧,美丽的相逢总是十分突然,而峰回路转却为何要如此曲折?

      看寺的是位率直人却话语不多,言语所及不过古寺之古,一阵攀谈后便欣然赠送了两本《千年古刹香山寺》,并邀我拍摄深藏于卧室说是唐代和尚的墓塔碑残片。其言之凿凿,激起我对古寺遗址与文物的兴趣,可偌大的工地哪有遗址可寻,被倾倒于寺左侧的一口大石槽,槽沿上的刻字明显可见却依稀难辨,真心希望这些字符果真来自于唐朝或宋代。而供奉于庙宇内的那座形如石墩的佛雕像说是唐朝文物,有一段神奇灵验的传说,倒是十分神秘。更让人唏嘘的是寺前斜坡上的那座古墓,规模应算不小,墓呈塔状,略有坍塌,不见碑文,墓台上孤零零的一口白瓷碗,盛满了雨水,倒是沉淀的较为清澈,碗底集聚了厚厚的黑色沉积物,却显得尤为凄凉与落寞。

      从古寺回来,迫不及待地翻阅了《千年古刹香山寺》,惊讶地发现香山寺竟然是浔阳书院(也说是浔阳书堂)所在地。公元568年“南湖三先生”郑庄迁居清源镇(今仙游古称),定居浔阳(今菜溪),筑书堂授徒训子,从此仙游倡学之风大振,文星灿烂,人才辈出,据资料载,“历史上福建第一批进士就出在仙游”,从此仙游才俊封王出相,“一门两公相,五里三待制”,“仙溪地方百里,科第蝉联,簪缨鼎盛,甲于他邑。”果真如此,则香山寺无疑是仙游儒释文化里程碑式的重要发祥地。于是又草草翻阅了书架上仅存的几本志书古籍,却找不到更多的详实资料。但是也罢,不是也好,以我贫瘠之学识阅历恐也难定是非,就依《千年古刹香山寺》之所言吧,一些事实真相毕竟需要反复去肯定与否定,而后定论。

      但依现存大雄宝殿与古墓的间隔距离推测,该寺庙与书院的规模应该不会很大。想想也是,古代俊才皆好僻静之地,郑庄既择此地筑堂授徒训子,料也不会大兴土木。至于此后规模是否不断扩大,则应以考古与史料为据,就不再妄言胡说了。

      那么,到底是先有书院,还是先有寺庙?据传“郑庄夜梦锡僧乞地建庵,遂在浔阳山西部着手兴建香山寺和浔阳书院”。照此应该是书院寺庙同建,寺庙概以山命名,而书院则以地域之名而命之,此名是否起始名尚不可知,却留有许多耐人寻味之处。浔阳书院可谓开仙游文化教育之先河,泽被后世,香山寺香火尚能绵延至今,而浔阳书院则遗迹难觅,实在令人唏嘘不已!在建设工地上没能看到重建规划图,不知是先修书院?还是先修寺庙?或者两者同修?很是期待!

      但不管怎么说,能据此而弘扬浔阳书院之学风,则香山寺幸也,浔阳书院幸也,仙游幸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