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莆阳唐代刺史许稷(中唐莆田诗人)

    莆阳唐代刺史许稷(中唐莆田诗人)

      许稷,字君苗,大约生于唐代宗大历年间(766-779),稷与欧阳詹为学友,詹生于大历三年(768),俩人年纪相伯仲,稷为清源军莆田县沿海人。

      唐玄宗开元年间(713—741),许辅乾官泉州刺史,后卒于泉州任上,迁葬莆阳,其子懋文、懋武即家莆阳。东井群盗掠莆,懋武起义兵剿除之。余盗复来报仇,懋文复家于泉。许稷为辅乾之孙也,其裔聚居于沿海东峤、许厝一带。莆田许氏源流为:高阳—汝南—安陆—莆田,其门联为“太岳家声大,高阳世泽长。”李俊甫《莆阳比事》“乌石官职莆阳朱紫”条载:“上林许,唐刺史稷之后;仙溪东许,员外尚之后、御史搏之族;松岭上许下许,同出员外尚后;仙游许仓巷许,都官祯之后;跫桥许,滁守巽之后。”许氏为莆阳望族,簪缨世第,宋代尤隆。

      许稷少年,美凤仪,善谈论,警敏能文,性喜漫游。尝谒九鲤湖,知何氏兄弟九人之初至也,止于南山而炼丹于湖,丹成饲鲤化龙,乘之而去,故此山名九仙,湖曰九鲤,总名曰何岩,皆以何氏始。稷诗兴勃发,口吟《九鲤湖》五律一首:“道是烧丹地,依然云水居。山空人去后,梦醒客来初。溪雨飞沙霁,石门隐雾虚。高歌对明月,松影落扶疏。”许诗力大思雄,乍看平淡,但仔细品味,读者会在平中见奇。诗之首联为虚写,谓九鲤湖为九仙炼丹之处。颔联、颈联为实写,笔锋一转,指的是乞梦之人来往不绝,其梦多么灵验。面对瀑布飞雨,雾气迷茫,诗人置身其中,顿觉仙山神秘莫测。尾联道出诗人远离世俗独处,对着明月高歌,抒发无限宽慰之胸中豪情!眼前的青松在明月的映照下,显得高低疏密有致,分外挺拔可爱。此诗构思奇巧,章法跌宕腾挪,独具风采,别有情趣。

      许稷与欧阳詹、徐晦、陈翊、林藻友善,早年尝会聚一起,在徐彦伯创办的莆阳延寿溪陈岩琉璃院(今景祥寺)读书,少年尚志,慨然奋发。德宗贞元七年(791)辛末科省试,清源军举子惟林藻擢尹枢榜进士。许稷虽年青即登上仕途,但在科名和仕途上却和徐晦一样不顺利,屡屡受挫,也属怀才不遇者。贞元八年(792)壬申科省试,欧阳詹擢贾稜榜进士,为一甲第二人,是榜所取多天下孤隽伟杰之士,韩愈亦在其中。而许稷与徐晦得来的却是落第的悲叹和奔波于道途的辛酸。

      俗云:“安求一时誉,当期千载知。”黄璞撰《闽中名士传》载:“许稷挟策入关,遇舍人陈翊(字载物,福州闽县人,官终户部员外郎,知制诰,工诗,以文章名于时)、四门助教欧阳詹(字行周)、校书郎邵楚长(字待伦、待翰,闽县人,工诗)、侍御林藻(字纬乾)。在京师,闽川举子醵酒食,会诸先达,詹以稷为乡人亲故,特与之。藻酣,乃戏曰:‘今日之会,子何人斯,辄冒其间。’稷投杯愤悱(形容冥思苦想而言语不能表达),曰:‘男儿患不能立志霄汉,其有扃鐍(加在门窗或箱箧上的锁),王侯出处岂必常耶?叨此一飧,稷之过矣。’遂噦(呕吐)酒而去。深入终南山隐,学三年,出就府荐,遂擢第。”

      贞元十七年(801)辛己科省试,礼部侍郎高郢知贡举,试题《乐德教胄子赋》和《闰月定四时》诗。许稷与徐晦俱久困名场,今日又参加省试,稷作《闰月定四时》诗云:“玉历穷三纪,推为积闰期。月余因妙筭,岁偏自成时。乍觉年华改,翻怜物候迟。六旬知不惑,四气本无欺。月桂亏还正,阶冥蓂(瑞草)落复滋。从斯分历象,共仰定毫厘。”(见《文苑英华》卷一八一《省试二》)。可惜这一年,孤立无援而有真才实学的许稷与徐晦,乃被排斥于及第者行列之外,“困苦饥寒,踣而未能奋飞者,诚有说也。”

      贞元十八年(802)壬午科省试,考官为中书舍人权德舆,试题《风动万年枝诗》等,此科大比,徐晦“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终擢甲魁第一人(状元)。许稷亦“吐言贵珠玉,落笔回风霜。”其所撰《风动万年枝诗》云:“琼树春偏早,光飞处处宜。晓浮三殿日,暗度万年枝。婀娜摇仙禁,缤翻映月池。含芳烟乍合,拂砌影初移。为近韶阳煦,皆先众卉垂。成阴知可待,不与众芳随。”(见《文苑英华》)卷一八七《省试八》)。许稷终于擢徐晦榜进士,是科“二十三人初上牒,百万千里尽传名。”人颂权德舆,“共贺春司能鉴识,今年定合有公卿。”

      宪宗元和年间(806—820),许稷历官比部尚书郎,为政有方,爱民如子,清操如君苗,吾闽少有。宪宗西幸,稷从驾有劳,赐赉(赏赐)甚厚,仕终衡州刺史。稷尝作《江南春》三首,词甚绮丽。莆阳许氏科第自稷发轫于唐,勃兴鼎盛于宋。到了宋宝元元年(1038),仙游县许稹擢吕溱榜进士,官监察御史,至宋淳祐元年(1241),莆田县许一鹗擢徐俨夫榜进士迄,共二十三人登进士第。明、清两朝,莆阳许氏科第逐渐式微,仅有许瀚、许一星、许国器、许侃、许基五人登进士第,加上宋代许恽、许宗成、许可久、许惟高、许韪为特奏名,共有三十四人金榜题名。

      许稷生平事迹可见黄璞《闽中名士传》、李俊甫《莆阳比事》、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七十二人物、卷之八十六拾遗、何乔远《闽书》卷之八十一英旧志、郑岳《莆阳文献》列传五、彭定求《全唐诗》卷三四七、徐松《唐登科记考》卷十五。(黄祖绪)

    ——————————————————————————————————————————————

      中唐莆田诗人许稷

      最早题咏九鲤湖的传世诗作当推中唐诗人许稷的《九鲤湖》:“道是烧丹地,依然云水居。山空人去后,梦醒客来初。溪雨飞沙霁,岩门隐雾虚。高歌对明月,松影落扶疏。”此诗见诸《全唐诗续补遗》,转引自《古今图书集成·山川典》。“烧丹”,一本作“炼丹”;“岩门”,一本作“石门”。我倾向于前者,因为这是一首五律,平仄要求很严格。诗的大意是:传说这里是九仙炼丹的地方,是个自由自在的好去处。如今仙人已经飞升,这里成了祈梦圣地,一批人刚醒过来另一批人又来了。一场挟带溪沙的山雨过后,石门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我对着明月放声歌唱,疏密有致的松影落在地上。此诗透露,九鲤湖是人间仙境、祈梦圣地。

      许稷,生卒年不详,字君苗,号翼丰,唐贞元十八年(802)进士,官至南省(唐尚书省的习称)员外郎、衡州刺史,既有政声,亦有诗名。据有关记载,许稷大约生于唐代宗大历年间(766-779),稷与欧阳詹为学友,詹生于大历三年,俩人年纪差不多。许稷世居莆田东峤(一说莆田梅峰),为莆田东嶓许姓始祖,也是莆田许姓的第一个进士。由于他的建树,“员外家声远;君苗世泽长”,就成为莆田许姓楹联,许多姓许的莆田人把他尊为祖宗。

      据记载,许稷美风仪,善谈论,警敏能文,性喜漫游。他的科举道路却不平坦,且带点传奇色彩。许稷早年经常与欧阳詹、徐晦、林藻等人会聚在延寿溪畔的陈岩琉璃院(今景祥寺)读书,立志以学识博取功名。贞元七年,林藻中进士;贞元八年,欧阳詹中进士;而许稷与徐晦却名落孙山。黄璞《闽中名士传》记载:许稷有一次参加在长安的闽川举子酒会,其中有舍人陈翊、四门助教欧阳詹、校书郎邵楚长、侍御林藻等人。酒酣,林藻对许稷开玩笑说:“今天聚会的都是有名望的人,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许稷掷杯愤然应答:“男儿只怕不能立志,青云路上难道有铁将军把门?王侯将相难道有种?今天我嘬这一顿,悔之莫及!”说罢离席呕酒,愤然而去。这个传说的积极意义在于,自此许稷隐居终南山苦学三年。贞元十八年壬午科省试,许稷选择试题《风动万年枝》,诗写得摇曳生姿,终于跻身徐晦榜进士。徐晦,晋江安海人,系福建省历史上第一位状元。该科进士仅取二十三人,真可谓“二十三人初上牒,百千万里尽传名”。

      许稷的诗词传世不多,除开篇谈及的《九鲤湖》外,《全唐诗》录其二诗,也就是上述的试帖诗,以及收入《全唐诗续拾》的《江南春》。

      唐代试帖诗多是六韵或八韵五言排律,一般要在试题前加“赋得”二字,许稷登龙门的诗题就是《赋得风动万年枝》。诗云:“琼树偏春早,光飞处处宜。晓浮三殿日,暗度万年枝。婀娜摇仙禁,缤翻映玉池。含芳烟乍合,拂砌影初移。为近韶阳煦,皆先众卉垂。成阴知可待,不与众芳随。”万年枝即冬青树,枝叶茂密,树形整齐,四季常青,叶子的两旁有弯弯曲曲的线条,很像剪刀剪出来的花纹,历来作为城乡绿化和庭院观赏植物,现在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冬青的果实,具有在整个冬季都不会从树上掉下来的特性,可以为越冬的鸟儿提供饲料。南朝谢朓诗《直中书省》:“风动万年枝,日华承露掌。”由此可见,冬青树也是皇家园林中的一种点缀。试题既然典出谢朓诗《直中书省》,考生就必须围绕宫廷来写,方为不离题。许稷诗大意是,皇宫中春光明媚春风和煦,万年枝摇曳多姿含芳照影,枝叶葳蕤先于百卉,绿树成荫指日可待。

      许稷诗《闰月定四时》:“玉律穷三纪,推为积闰期。月馀因妙算,岁遍自成时。乍觉年华改,翻怜物候迟。六旬知不惑,四气本无欺。月桂亏还正,阶蓂落复滋。从斯分历象,共仰定毫厘。”同样是试帖诗,我认为考官出的这个题目比《风动万年枝》好。《闰月定四时》谈的是我国农历的高妙之处,对生产生活有实际指导意义;《风动万年枝》只不过是一首歌功颂德的诗,许稷的技巧在于写得不太直露。许稷的《闰月定四时》大意是,三年最少置一闰月,剩下的日子通过精确的计算再置闰(十九年七闰),周而复始与节气相通。猛然觉得自己青春不再,也就感叹草木赶不上季节。人到了六十岁才懂道理,一年四季却不会爽约。月亮缺了又圆,夹阶而生的蓂荚摇落又滋生。从中可以看出律历分明与天象同步,毫厘不爽的历法万民共仰万世同瞻。《闰月定四时》最为人称道的是“乍觉年华改,翻怜物候迟”。读到这两句,不由得想起《离骚》中的两句:“恐鹈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时不我待,少年努力!

      许稷的《江南春》,《全唐诗续拾》(收自《吟窗杂录》)为:“江南正月春花(光)早,梅花柳花夹长道。江南二月春光半,杏白(花)桃红(花)香蕊散。江南三月春光暮,蝴蝶闲飞绕深圃。”不同版本有异文,见括号内。我认为,首句当为“光”,其他两者难分是非高下。许稷的《江南春》,曾被认为是“断句六”,我以为不妥。从清新、明朗、亮丽的语言风格来看,显然具有民歌的特色,是诗人对民间歌词借鉴、吸收、提炼的成果。我认为,这是一首词,每两句白描一个月,合成一个季节——江南春。这首《江南春》六句四十二字,其型制还没有推广开来,可以归入隋唐之际文人采自民间的曲子词。定型的《江南春》是七言绝句诗体词,四句二十八字,分押平仄两种;还有一种是三十字的长短句。无疑,许稷在推动词的发展中占有一席之地。  林金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